首页人生哲理 美丽人生
文章内容页

【江山·好声音】我们是一起向前方奔跑的那些人(散文)

  • 作者:大路白杨
  • 来源: 原创
  • 发表于2023-05-25 23:26:56
  • 被阅读0
  •   当文学只有高层的声音,成为庙堂的绝对权利时,文学就此失去民间鲜活的力量,从而遮掩了来自底层的声音。这是文学的失败,也是文学的没落。也许,生长在和平时代的时间太久,心灵的麻木和无聊自乐的文字,早已让我们失去高声尖叫发出内心痛苦的能力,遗忘着对现实的尖锐批评,甚至习惯于某种规定的文字、平庸的风格,甚至是题材的选择。

      这种被动应景、被人驯服的文学,与其说有,不如没有。

      江山文学置身在信息网络洪流的大时代中,与嘈杂热闹充满热度的其它平台相比,似乎注定她只是一个默默无闻淹没于江河的角色。幸好,她的悄然出现和沉默质朴的平凡,吸引着让我感到她对身边现实的敏锐反应,看到她站于潮头却孤独而立的身影。同时,也让我以情怀共感者的身份,在不知不觉间进入其中。随着乡村传统等主题的洪流,陪着来自民间的疾苦冷暖,甚至承受着时代暗器的灼伤,她带着我引着我,我跟随着大批写作者,用万溪聚河的勇气汇成江海,以洪水的汹涌,浩浩荡荡地向前奔去。

      在已经边缘化的文学平台上,尽管很多时候我们发出的声音很小,小到无人理会和关注的程度;尽管有很多时候,我们的文字乏力、虚弱和苍白,甚至无力应对现实的挤压。然而,我们毕竟是朝着理想的方向努力奔跑而去的人群,从而在旗帜的招引下,构成着一份文学温暖的理想,筑起一座文学将来会有的天堂。我不知道将来的结果会怎样,但是,曾经的我、此刻的我、将来的我,都始终身怀着虔诚的心灵,成为这支大军里敢于仰望远方的一员。

      突然间,我觉得有一种被赋予时代寓意的警示,江山文学的背景和时代意义,用民间的文字,用肢体的摆动,让她发出不同的声音,甚至她把乡村的田畦和百姓的灶台气味,沾满在健硕轻盈的身体上,从另一个角度构成了中国当代《诗经》的价值,而我们正是这条大河两岸行走其间、载歌而吟的采风者。

      我个人的江山文学平台网,注册于2013年6月14日,并在第二天就发表第一篇文章,标题是《尊重的礼物》,只有短短1300字,反映着新疆边境地区不为人知的哈萨克人的待人之道。之后,我就一路写下去不再收场,第一篇飘红的文章是当年6月24日的《酒鬼托尔逊》,讲的也是生活在阿尔泰山区的基层生活,第一篇获得绝品文章是当年8月16日的《一块幻想花季的石头》,写的就是我自己身在寂静山区的体验感受和心灵感应。第一部飘红的长篇小说是《卡德的村庄》,全文20多万字,从2016年1月6日开始刊登,完稿于2016年6月20日,写的也是生活在阿尔泰山区边境各族民众的日常起居与游牧定居的生活。截至到今天,我在江山文学先后发表各种体裁的短篇352篇,获得精品推荐252篇,绝品推荐9篇。期间,先后发表长篇小说2部,其中有一部长篇获得精品。前几年,江山文学平台又为我免费出版了内部书籍《有个地方叫新疆》,让我彻底成为忠于江山文学平台的“钉子户”。

      在江山文学11年间,曾先后换过3个文学社团,最后落脚在淡雅晓荷,并成为这个社团名誉社长。平台的机制和文章的更新频率,甚至是奖励机制,让我满心情感地紧跟着时代步伐,和年轻人一起同频共振的写文论诗,其中的绝大多数文章,都是与当时的社会主题、民生热点、政府侧重、心灵世界相关联。上班期间因为工作原因,写作周期要长一些,半个月左右才发表一篇;退休后,有了时间和精力,就保持在每周发一篇的速度,发表数量和文章质量都有所增长,并一步一步地进入平台精品高手前30名行列。其中,有很多发表在这里的文章,经过修改补充后,又在全国的报刊杂志和平台上发表刊登,通过参加比赛获奖,入选各种读本10个,并借助公众号的平台录制发表过的近10篇有声读物。从文学写作的角度来看,非常感谢江山文学网,她让我有压力、有动力、有激情,甚至有目的的开始重新营造一个新式的生活环境,能在年过半百的岁月里,站立在一份新的心境里,消除着老态懒惰的心态,快乐而慎重地重新考虑,在今后剩下的一半生命中,做怎样的一个生活记录者,做一个什么样的文学写作人。

      最先认识并有联系的是晓荷社团发起者何叶,通过她的不断催稿和约稿,深切地感受到这个年轻女孩,对于文学少有的宗教般虔诚和圣徒般热爱;然后,又结识和相逢了很多来自全国各地的同道中人,从而和他们成为精神层面的契合者,并与他们隔着万水千山成为空间上的好朋友。这是一批很有思想和想法的年轻人,尽管生活在不同地域,从事不同职业,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生活敏锐、不甘平庸、忠诚人生、热爱世界。我们之间的得益是共同的收获,是从心灵上共同拥有的一切。通过隔空隔地的网络形式,能及时地一起磋商讨论写作、思考文学和文学以外的诸多问题。然后再用文字方式,表达出对社会的真诚看法,对人生的细致思考、对生活的细致感知,对自我的切身体验,相互间都是互得益彰,彼此得利。我喜欢他们热情的冲动、丰沛的激情,对身旁事物持有的敏锐感知。他们也喜欢我这个文学老人的文字表达,语言叙述和思想唠叨。跟着这群年轻的孩子,我对社会人生、对自我认识,甚至对生活的热情,正沿着写作的道路,不停地向前狂奔。十年风雨十年情,在写作的过程中,我慢慢地提升着岁月的质量,让自己从身到心变得更加深入细致、成熟稳重、低调内敛。我觉得,自己即将成为一枚透明的果实。

      在进入江山文学平台的写作过程中,深知写作虽然是一种个人的事业,同时更是一种社会的责任。从愉悦的角度讲,写作充满着挣扎生活的痛苦,是一种孤独的奔跑。对写作者个人来说,能在别人的生活里重新生活,能在快乐的故事时重新感受多次不同的人生,其实更充满着驾驭生命的快乐和慰藉。从写作的经济角度上讲,费工、费神又费力,文学创作是一件可有可无的劳动,几乎很少有人能够靠写文章养活家庭。可是,从情感的角度上讲,却有一项使人永远年轻、感知快乐,并使人清醒地拥有整个世界的好处。最重要的是从社会角度出发,你会在不断的写作里,让自己更清醒地站在一个空阔的高度,价值生命、俯瞰社会、清醒人生,让自己在唯有的生命中,活的与众不同。

      看着江山网站在时光里慢慢长大成熟,有更多的年轻写作者正进入其中,正成为网站平台的骨灰级粉丝。对我来说,有了一种对文学有着未来的莫大欣慰感。几乎每天都要登陆,不仅看自己社团的文章,也看不同社团的好文字,阅读着越来越好的文章诗句,欣赏着生活展示给人的未来,我仿佛找到一种灵魂之家的感受。很多人的文章写得那么好,有的让人读后掩卷长叹,有的让人心酸落泪,也有让人顿生喜悦之情,急忙去下载再重读细品,用于对自己的写作有些帮助。

      在当代社会的灰色地带中,金钱的巨大作用,仿佛已经成为衡量成功与否的最好标尺,实则是一种对希望的全部丢失,对心灵和精神定力的瓦解。你可以用100万文字,造出一个饱满的情感世界,却无法用100万文字写出的钱,买得起一份菜、买得到孩子的奶粉,甚至买不上一座楼房卫生间。可是,文学最大的能力,就是能让你在离开世界后,精神依然留在人间,仍然拥有你对整个人生的看法,继续着你生命的存在和延续,让更多的人反复体验着你走过的道路。也许,这就是江山文学网和我们一批人,始终共同坚守文学阵地的最大安慰!

      绿荫江山文学城,破风扬帆正启程;

      悠然天地虽无尽,灵魂从心更自成。

      民间的文学,众生的诗句,送给河畔的采荇者,露水上的行走人,还有樵夫悄吟、渔父垂歌飘浮在禾苗梢尖的尾音,他们就隐身在江山文学的网络里,写成一种新时代里激荡饱满的“国风”。穿过杂乱的时代荒地,很多你看不到的群体,踏着步子迎面而来,带着一副灵魂的身子和充满着爱与恨的双足,努力地向前奔跑着。

      幸好,我也成为这个群体中的一员,成为看到太阳、看到远方,看到自己的那个人。

      二〇二三年五月二十一日于乌鲁木齐

    【审核人:站长】

        标题:【江山·好声音】我们是一起向前方奔跑的那些人(散文)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zheli/chenggongzheli/63190.html

        赞一下

        阅读记录

          关注美文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