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人生哲理 美丽人生
文章内容页

【晓荷·奖】爱的饺子(散文)

  • 作者:何叶
  • 来源: 原创
  • 发表于2023-01-19 21:52:31
  • 被阅读0
  •   一

      十岁那年的大年初一,母亲和老婶一大早包完饺子,奶奶就命令父亲和老叔去院内放炮。

      放完炮回来,饺子也煮好了。饺子刚一上桌,我就问奶奶啥馅的?奶奶说,猪肉芹菜的。奶奶还说:“今年的饺子呀,特意多放了肉,保准咬一口是一个肉丸的。”

      听奶奶说一个肉丸馅,我兴奋地坐在桌前夹起一个狠狠咬了一口,果然是肉多菜少,肉丸包裹着芹菜,香浓可口。一连气吃了五个饺子,在吃第六个的时候,突然我前门牙被什么狠狠硌了一下,我“哎呀”一声把嘴里的饺子吐在桌上。

      吐在桌上的是一个五角钢镚,它险些没把我的牙硌掉。我捂着嘴,哭了起来。

      平时从不爱生气的爷爷此时发火了,他冲奶奶喊道:“你说你办的啥事呀,这多亏是硌着牙了这要是卡着孩子,你,你就后悔吧!”

      父亲一边看我的牙,一边也说:“妈呀,不和你说了嘛,别那么多穷讲究,放这个干嘛呀?”

      奶奶低着头一改往日一家之主的霸气,小声嘀咕着:“我这不是寻思图个吉利吗?这小妮子也是嘴快,就一个钢镚还让她赶上了。”

      老婶走上前,给我擦着眼泪,说:“牙没事吧,接着吃饭吧,要不好吃的饺子都凉了。”

      母亲也说:“对,吃饺子吧。”

      吃着饺子,爷爷还不时说着饺子里放钢镚的事,说奶奶放钢镚时老婶和母亲就不应该让放。母亲没有说话,老婶小心翼翼地说:“本来我说别放那东西不卫生。妈却说,钱洗过了,不碍事的。”

      话音刚落,奶奶就翻着大白眼珠子吼道:“闭嘴吧!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你这个儿媳妇我还没认呢,你穷叭叭啥!”

      老叔看奶奶生气了,忙走过来给奶奶倒饮料,夹饺子。老婶低着头,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转。

      二

      老婶的家在隆化一个偏远农村,从小家里给定了娃娃亲。男方家有点钱,一直出钱供老婶在市里读书,老婶师专毕业,男方家就张罗让老婶和男人办喜事。办喜事当天,老婶发现男人是个鼻涕邋遢的傻子,就趁男方家不注意慌张张逃了出来。无目地的逃跑中,在火车上遇到老叔。老叔是一名火车司机,他看老婶可怜,就把带的饺子,给了她吃。两人在交谈中,老婶还把自己的身世告诉了老叔。老叔觉得两个人挺投缘,就邀请她来到我们这里,并帮她在镇上托人,在一所民办学校做了临时代课老师。

      老叔第一次领老婶来家里,奶奶就对老婶说:“你和我老儿子处对象可以。他在家是老疙瘩,不会做饭。你会吗?”

      老婶低着头实话实说:“我一直在外读书,也不会。”

      奶奶一听急了喊道:“什么?你也不会做饭。那你俩以后喝西北风呀!”

      奶奶当即就表示不同意。那天本来家里准备包饺子的,菜肉都买回来了。奶奶眼睛瞪着老叔说道:“今天家里吃饺子,如果你想娶这个女人,你就让她剁菜、剁肉、揉面,包饺子。”

      老叔听奶奶说,唯唯诺诺答应着,不敢再说别的。奶奶说完就要出去逛街了,临走之前把母亲叫到一边说道:“茉莉呀,就让她一个人干!你整的馅我可知道啥味,你包的饺子我也知道啥样。你不许帮忙!”

      奶奶嘱咐完,就夹着收音机放着歌出去了。

      老婶把菜洗好,开始剁菜。母亲走过来把她推到一边说:“你先歇着,一会我把菜肉剁好,先教你咋调馅,再教你揉面,包饺子。”

      母亲麻利地干着,一会功夫就剁好馅和肉。然后舀好面,教她开始和面。说是教,其实几乎都是母亲干的。因为教了她半天,她就是领会不了和面这个要领,再磨蹭一会,奶奶就回来了,饺子她更不会包了。

      母亲揉好面,放上面板,手把手教起她擀皮,包饺子。包饺子这个活,看着很简单,但是实际操作起来,对于老婶是难。饺子皮在她手里拿好,放馅一会放多了,捏半天把四周的皮都沾上菜了,怎么捏都捏不上不说,菜都露在外面。折腾了两个多小时,她总算在母亲的帮助下学会了。

      奶奶回来,说肚子饿了,让煮饺子。水开,饺子下锅。老婶几次用勺子搅动,结果有许多饺子都煮漏了,煮成了片汤。端上桌,奶奶气得就差把桌子掀了。奶奶一边吃着,一边说白瞎了包饺子材料。

      吃过饺子,奶奶对老叔说:“这个女人我不认,她爱去谁家去谁家!”

      三

      老叔有自己的主见,他才不管奶奶认不认,照样每天领着老婶回来吃喝住。反正他是老儿子,奶奶比较溺爱他。没扯结婚证,两个人还公然住到了一起。老婶说她不在乎那张纸,只要两个人在一起就好。

      “你不在乎那张纸,我们正经人家可在乎!还在一起就好,你那是给我们老何家抹黑!”

      奶奶扯着嗓子,怒吼着老婶,恨不得把房盖挑个窟窿。

      老婶脾气也好,奶奶怎么使白眼,怎么指桑骂槐她也不在乎。时间久了,奶奶对老婶没了脾气,不得不默认了,只是对老婶态度不咋友好。

      老婶为了能让奶奶认可她也是拼了,她听母亲说奶奶爱吃饺子,无论遇到多大愁事,生多大气,吃上饺子就忘了。所以,只要在家的日子,她就去集上买肉,买菜。缠着母亲学包饺子,给一家人做饺子。也别说,竟然有一天她真学会了包饺子。

      奶奶虽然爱吃饺子,但对老婶隔三差五大手大脚花钱买肉,也是极不满意。每次吃着饺子,她还嘴里阴阳怪气骂老婶胡造她儿子的钱,不知道俭省,是个败家子。但老婶对奶奶的骂,只是笑笑,依然我行我素,就只当耳旁风。

      每次学校开支,老婶都会把钱一部分交到奶奶手里,另一部分邮寄给隆化家里,让家里替她给傻子家送去。老叔也支持她这么做。老叔有时工资开得多,还会多给老婶加一些。他说:“人家供你上学,本以为娶你做媳妇,结果你还跑了。这点你对不起人家。咱们不能忘恩,要把钱慢慢还给人家。”

      奶奶爱钱,见到有人送钱哪有不开心之理。慢慢的也就同意了老叔和老婶的婚事。

      几个月后,老婶怀了孩子。老婶怀孩子时嘴馋,就喜欢吃虾仁馅饺子。虾仁在我们这地方那时候老贵了,但老婶喜欢吃,医生把脉又说是男孩。老婶回家说给奶奶听,重男轻女的奶奶高兴呀,就发狠心托人从外地买了不少虾仁,让母亲三天两头给老婶做虾仁馅饺子。她还振振有词地说,这是她孙子想吃虾仁。

      一个冬天的中午,母亲又给老婶包了饺子,煮好送到房间,就出来了。我蹑手蹑脚趴着老婶屋里的窗户往里张望,只见老婶拿起一个饺子放进嘴里,随后把饺子全部装进一个饭盒里。然后,她把饭盒揣进怀里,就匆匆出了门。我跟在她的身后,看见她七拐八拐拐进一个小胡同。她看四处没人,就闪进一个破旧院落。我紧紧跟着她,只见她进了房间。

      房间里脏乱,光线很暗,只见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躺在土炕上。看见老婶进来,他高兴地叫着:“饺子好吃,虾仁馅饺子好吃。”

      我仔细一看,这个男人是我村里刚死了老婆不久的王凯。王凯以前在镇里教书,后来娶了我们村的秀丽阿姨。家里因为他娶了农村老婆,断绝了和他来往。但这不妨碍他和秀丽阿姨的感情,两个人生活恩恩爱爱,有滋有味的,共同赡养着秀丽阿姨瘫痪在床的母亲,把秀丽阿姨的母亲当成了自己亲妈一样。为她擦身,背着她出外晒太阳,两人为了照顾秀丽她母亲,一直没要孩子。直到秀丽阿姨母亲去世,才准备要孩子。没想到的是天有不测风云,秀丽阿姨生孩子时大出血死了。从此后,他也变得疯傻,工作也丢了。每天无所事事的,经常在村里瞎逛,看见女人就哭着喊着叫秀丽。村里人都不待见他,见到他都躲着他,孩子看见他扔石块砸他。

      王凯狼吞虎咽地吃着饺子,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老婶从院子里抱来劈柴,把火炕烧热,烧了一壶开水。做完这些,她对王凯说:“慢点吃,吃完饺子,下地活动,把药吃了,多喝开水。”王凯乖巧地答应着,像个孩子。

      一连几天,老婶都会去王凯家送饺子,干家务。终于有一天,我忍不住告诉了奶奶。她听了,当时脸就变成铁青色,她拿着拐杖,骂着脏话就去了王凯家。

      那天,老婶被奶奶押回家,再也不让出门。老婶背后也和家里人解释了,说王凯病了,一个人发着高烧躺在雪地里。那天她正好看见,就把他搀回家了。结果王凯发着烧说要吃饺子。正好那几天奶奶也拖人买了虾仁,给她包饺子。她就给王凯送了去,又去卫生所给他开了一些药。老婶还说:“王凯不疯时对岳母的孝顺,对家的责任,村里人谁不夸他呀!现在女人走了,病了,我见到了不能见死不救吧?我不管别人咋对待他,反正我必须管!”

      奶奶可不听老婶解释,一个劲说:“孤男寡女的,疯子又没了理智,你这大肚子呢!”

      奶奶说是这么说,背后也和母亲说:“她老婶说的有道理,何况人家还没好利索呢,咱必须得帮帮人家。”

      第二天,奶奶让母亲包饺子时多包了一些,煮好之后,她和母亲一起去了王凯家。结果回来说他家的院子上了一把大锁,等了好久,饺子都冻得当当的了,冻得她来回踱着脚,也没见人回来,不得不打道回府。奶奶让母亲把饺子放锅里热了,她一边吃着饺子,一边骂王凯。

      从此后,村子里再也见不到王凯的身影。

      四

      春天的时候,老婶生了一个闺女。奶奶气得打着嗝说,白瞎了她托人买的大虾仁。

      还一个劲说老婶是骗子,骗家里人相信她肚子里面的孩子是男娃。从此后,老婶在家里的地位直线而下。

      孩子一岁时,老婶想去学校上班,让奶奶给看孩子。奶奶说:“你的孩子你自己看吧。一个小丫头片子,我可不管给你看。”

      母亲看老婶实在为难,就主动把孩子抱到我们屋,让老婶给孩子戒了奶,让她去上了班。时间久了,奶奶也接手过来照顾孩子。但是对老婶还是不冷不热,意见很大……

      我们正吃着饺子,门外传来了敲门声。奶奶说这是有人来拜年了。父亲赶紧去开门,只见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走了进来。老婶急忙走过去,叫了一声:“王校长。”

      男人愣住了说道:“林老师这是你的家呀?”

      男人身后跟着一个穿戴整齐的三十多岁拎着许多礼盒的人。他对王校长说:“爸,她就是那天在雪地救我的人。每天从家里拿饺子给我吃,给我去医院开药。如果那天没有她,我早就冻死了。”

      说话的是王凯,奶奶有些吃惊地望着他说:“你,你病好了?”

      王凯笑了说:“你们那天从我家走后,我父亲就接我回家了,经过治疗我已经没事了。但救我的人,我一直记在心里。今天我和我父亲来你家,一是给你们全家拜个年,再一个就是来感谢你们一家人的。”

      王凯接着又说:“你们有这么善良的儿媳妇,都是你当婆婆当得好。”

      奶奶听王凯这么夸她,心里早就乐开了花。她急忙对王校长说:“既然你们都来了,赶紧脱鞋上炕吧,咱们吃饺子!”

      王校长说道:“好好,好吃不过饺子。正好,我也尝尝我儿子每天挂在嘴边的,你家好吃的饺子!”

      几年后,老婶不再临时代课而是转为了正式教师。奶奶说,这个正式指标是王校长为老婶争取的。

      老婶教学工作开始忙起来,她和老叔也搬到了学校附近住。离家远了,老婶和老叔只有节假日才回来。每次她和老叔回来,都会买许多肉,和母亲一起给我们一家人包饺子吃。

      有时奶奶想老婶了,也会和母亲包了饺子,领上我和哥坐公交车去老婶家送去。老婶家房子不大,但挺干净。老婶每次看见我们去,都会高兴的合不拢嘴。老婶说以后挣钱了,一定买个大点的房子,把我们全家人都接过去住,热热闹闹在一起包饺子,一家人在一起才是温暖有爱的家。

    【审核人:站长】

      标题:【晓荷·奖】爱的饺子(散文)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zheli/chenggongzheli/53935.html

      赞一下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