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人生哲理 美丽人生
文章内容页

北大街的铁匠铺

  • 作者:海云
  • 来源: 手机原创
  • 发表于2021-10-29 03:15:28
  • 被阅读0
  •   重阳节午后,天气阴晴不定,阳光穿过几朵棉絮似的碎云缝隙,洒在北大街老青瓦的青石板上,返入眼里的像是无数个小太阳。沿街的老木门大多数关闭着,偶见保存完好的老店面,店面的门头上有隐约可见的毛主席语录“一定要解放台湾”,有些斑驳的大字,立时会让人有穿越时间之感。墙头上几株小草在秋风摇曳中舞动,仿佛它们也是从那个年月一直活到今天。

      我漫无目的地顺着老街慢慢向前踱步,无所思无所念。整个老街褪去了往日的喧嚣热闹,静谧而安宁。

      听老人说原乐清乐成叫城关。乐成应该是个千年古城,承载着丰厚的历史文化和一代代人的乡愁。北大街解放后又是城关行政和商贸中心区,六七十年代这里每天人潮涌动,从早晨五点至深夜,各种商业交汇的声音合成一首交响曲,闭上眼就可以感受到昔日的场景。

      叮当当,叮当当……一串清脆的铁锤敲打声飞进耳朵,循声望去,映入眼帘的是一位穿着泛黄背心的七旬老人。他鼻梁上架着一副老花眼镜,左手拿着一把火钳,火钳上夹着一根前半段已经烧红的铁锥,他的右手握着铁锤在铁墩上敲打,偶尔会有火花溅出,像无数颗星星在飞窜。经过一段时间的敲打,铁锥已经变得很尖很尖。老人放下锤子,把铁锥尖放到水里,听到“刺啦”一声,然后把冷却下来的铁锥放在石槽里,那里已经竖着放了一排。

      老人从裤兜里摸出一支烟,点上,深深地吸一口,吐出几个烟圈,黝黑的脸上现出一顿劳累之后的疲惫与瞬间的满足。吸了两口烟,他拿起小铲子,铲了两铲炭投进炉子里,然后右手打开了鼓风机的开关,炉火瞬间通红。他站在那里继续吸两口烟,约莫一分钟,左手拿起铁铲子在炉火中又夹起一根铁锥子,放在铁墩上开始敲打……

      我往铁匠铺里面看去,墙上挂满了铁锹、锄头、菜刀等农具。这些熟悉的物件儿让人格外亲近,其中一把镰刀,瞬间把我带入童年的秋收场上。

      记得那次是父亲让我回家取镰刀,他要换掉手中不受使的那把。我答应得好好的,可一转身就和小伙伴胖墩玩儿起了泥巴,把取镰刀的事儿忘得一干二净。等我玩够了,才想起父亲的差遣。一拍大腿,自言自语道:糟糕,父亲不得扒了我的皮才怪。于是一路小跑着回到家,这时太阳已经快升到头顶,我一身大汗,找到那把父亲嘱咐带去的镰刀,又急匆匆往地里跑。母亲在后头喊:“慢着,慢着,小心刀嘞。”也许因为心急跑得太快的缘故,眼看到自家地头了,一块小石子把我绊倒。左手恰好扑在刀刃上,血立时流出。我本来怕血,再加上痛,不知如何是好。杵在那儿,大哭起来。

      父亲左等右等就是不见我送镰刀过去,急得不行,循声而来,看到我哭,看到手上流出的血,就知道咋回事儿了。他二话没说,把自己的短褂脱下,撕下一块布条,赶紧把我的手包扎上。我停止哭,等着挨父亲的骂。父亲脾气不好,因为调皮,我是没少挨他揍的。但这次不知为啥,他没有骂我,也没有打我。

      后来我知道,父亲说,他当时一看见我的血就全忘记我的延迟送镰刀的事儿,这是父亲的本能。刀伤好了,留下一个疤。我知道这是难忘的纪念。

      时过境迁,物是人非。

      看见铁匠铺门头上方老木板上的标语,就仿佛看到当年父亲忙碌的身影。

      “叮叮当,叮叮当”,渐渐远去的锤声,在北大街敲响了近百年。有多少农具从此诞生,又有多少和它们有关的故事,叙写我和父亲当年一样的情节。

      只是,父亲们老了,不再使用农具,机械化几乎已经取代了农耕时代。如今只剩下蹉跎岁月里的一些创伤和感念。

      抬头看云,刚才看到的云已经跑过了乐城,到了山那边。

    【审核人:雨祺】

      本文标题:北大街的铁匠铺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zheli/chenggongzheli/4451.html

      赞一下

      网友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发布者资料

      海云 海云
    • 会员等级:文学童生
    • 发表文章:7篇
    • 获得积分:51分
    • 访问Ta的个人空间
      给Ta留言 加为好友

      点击图片赞助美文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