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人生哲理 美丽人生
文章内容页

在深圳的春天里

  • 作者:杨红
  • 来源: 手机原创
  • 发表于2022-04-14 11:56:36
  • 被阅读0
  •   北方的春天,是在爆土扬沙中开启的。那风刮的是大刀阔斧,像戏曲的开场锣鼓,极尽渲染之能事。和着雪的白毛呼呼,能让人天旋地转,天地洪荒。好像不这样,不足以赶走冬的驻留,不足以让春天粉墨登场。

      感觉南方的春天,是静悄悄的,润物细无声。静悄悄的枝头换了新绿,静悄悄的一树树花开。

      南方的深圳,我觉得是没有冬天的,在最冷的腊月,最低气温也在5、6度以上,而且温差小,一早一晚也没有太大的寒冷感,即使有风吹过,也不会刺骨,不及北方的深秋。但深圳人过冬,也是要穿上厚厚的棉服或羽绒服,有的还要带上一顶帽子,像是刻意昭示这里是有冬天的。其实他们的腿上只穿着一条牛仔裤或休闲裤,连秋裤都不穿。若是休息不上班,下楼取趟快递,或就近买点菜,没准就光脚踏拉着拖鞋出门了,由此可见冷的程度。

      深圳的树是常绿的,秋天不落叶,冬天也不落叶。我曾疑惑它们这一身绿装,是终身制吧,绿叶不换新颜吗?看植被,好像深圳的夏秋冬春是一个样子的,春便无所谓春了。

      今年正月初四立春,我是正月十六从塞外到达深圳的。仿佛穿越般,从隆冬就到了初夏。因为,这里阳光明媚,气候温暖,满街碧草绿树,到处花开锦簇,如塞外的初夏一般,不潮不燥。偶有一阵小雨,像街上的洒水车掠过,不疾不徐,让树更绿,草更鲜,空气更清新。我以为这冬和夏直接对接上了,已把春天略过去了。楼院门口的木棉花开的火红,隔壁小区里的凤凰花也在斗艳,天台小花园里的珊瑚花虽小也不示弱。而我最熟识的花当属三角梅了,它是深圳的市花,遍布于大街小巷,门庭楼院,道路隔离带,山坡绿地。在北方我们把它当成大家闺秀宠养,放在阳台最采光的地方,悉心照料,精心打理,绽放时招展的就像待嫁的姑娘。而在深圳,它虽身份贵为市花,却一点也不娇宠。像邻家的野丫头,肆意的生长,无拘无束的自由绽放。长在阳光充足的地方,几乎看不到绿叶的衬托,枝枝叉叉满满的都是花。单朵花型让我想起了小时候的一个谜语:三块瓦盖个庙,里头住个白老道,说的是荞麦粒的外观和荞麦仁的样子。我觉得三角梅在尚未绽开的时候就是由三块彩瓦搭建的小灯笼,花蕊就像是里面藏着的一柱待燃的蜡烛。花开的时候,花瓣与花蕊都玲珑剔透。三角梅的颜色也是五光十色的,有红的粉的玫粉的,紫色的橙色的白色的,还有豆绿色橡皮粉和各色混搭炫彩的,不胜枚举。最有趣的是,有的绿地在高大的阔叶树下,也植几株三角梅,任其绕着树干攀爬开花。起初我误以为是一体的,甚感惊艳。待细瞧是这般端倪,不禁哑然。就好似一身西装的帅小伙,却穿了一双绣花鞋,有些滑稽,有些俗和土气,与一线城市的品味有些不搭。但这模样也有几分喜气,深圳人对这市花的喜爱也由此可见一斑。

      就在我更衣换装倒温差,准备直接过夏天的时候,好像自然天象应景人文气候似的,随着俄乌战争烽烟骤起,全球疫情再度告急,天空也灰蒙蒙的数日不晴,有风掠过,气温骤降。仿佛一夜之间,深圳就从初夏退回到了深秋。昨天还牢牢盘踞在树冠之上的绿叶,有的翠巴巴的就被掀翻在地上了。有的虽百般不舍,万般不甘,在空中盘旋逗留,最终也是折戟沉沙,飘落在地。秋叶尽然落在春天里,颠覆了我这北方人的认知。那几天疫情吃紧,封闭限行,除医护,生活保障人员,一律不得外出,环卫清洁人员也寥寥,只保障生活垃圾的清运。从楼院向外望去,仿佛秋风扫落叶,街道两旁高大的榕树,光秃秃的不留一片绿,树下寂寂黄沙般覆满枯叶无人清扫,更平添了些许晦暗的氛围,让人有种伤春悲秋兀自寂寥的感觉。这还不算,阴雨天也接连上阵,绵绵细雨,潇潇中雨,如瀑大雨悉数登场,一点也不温文尔雅。

      好在疫情管控,足不出户,并无大碍。除哄娃之外,便是刷手机。深圳要回南天了,这词频繁的出现。我这标题党,以为又是疫中闲出的什么梗,不以为意一扫而过。那天上午,天阴却无雨,就带娃准备去四楼天台活动活动,透透风。一出家门,楼道过廊遍地是水,以为清洁工打扫卫生打翻了水桶,可又不像,整个楼道连同墙壁都是湿漉漉的。两个正等电梯的邻居,好心的提醒让拉住小朋友,别滑倒。又说家里厨房和卫生间,凡是有瓷砖的都是这样湿漉漉的挂满了水珠,待会儿正好趁机搞搞卫生。我忙问为什么这样,说遇上回南天了。回南天?我不好意思再问,怕露怯,便静静的带娃等电梯。可小孩子看见水便兴奋,非要下地踩水。我便哄他,说奶奶在墙上给你画个人人吧!顺手在湿漉漉雾蒙蒙的墙砖上,画了一个圆圆的头,刚画上两只眼睛,水珠便往下淌,泪流不止的样子。我心里一颤,莫不是老天爷也在为东航3.21遇难者垂泪?虽然这联想有些牵强。电梯很快到了,我忙收回思绪,不再胡思乱想。电梯间地板,天台回廊到处都是湿滑的,小孩子无法撒开手玩耍。

      中午休息时间,忙上手机浏览,正好深小卫推送了一篇关于回南天的科普文章:所谓回南天,是对我国南方地区一种天气现象的称呼,通常指每年春天时,从南海吹来的暖湿气流,与从西伯利亚南下的冷空气相遇,在南方形成准静止锋,使南方的天气阴晴不定、非常潮湿,期间有小雨或大雾,一些冰冷的物体表面遇到暖湿气流后,就开始凝结、起水珠,这就是回南天现象。噢,原来这南方的回南天和北方的倒春寒差不多,只是表现不同而已。可我去年春天也在深圳,并没有这种天气呀?深小卫也说了,回南天并不是每年都有,深圳最近的一次是在2016年。遇到回南天,要及时关闭门窗,以防潮气入侵。哈哈,又长见识了。难怪儿子家厨卫没有返潮,是我们这北方人习惯阴雨天关门闭窗立的功,不禁沾沾自喜。

      一周的疫情封控解除了,但隔一天还是要做核酸检测,有绿码才能自由行。天气也间或晴朗,走出高楼林立的小区,不由得极目远眺,长长的呼一口气,倍感舒爽。前几日落叶的大榕树,似乎并无空窗期,只几天不见,早已如华盖蔽日,葳蕤示人,前仆后继的无缝衔接啊!

      这就是南方,这就是深圳的春天,亦如夏天,又如秋天的春天。是我视力所及的春天,也是窥一斑可见全豹的春天。这是不同于北方一芽一叶慢慢舒展的春天,是于无声处和波澜不惊的春天。两种不同风格的演绎,都是我的喜欢。

    【审核人:雨祺】

      标题:在深圳的春天里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zheli/chenggongzheli/14007.html

      赞一下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