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今日校园大学生活
文章内容页

第一次“工作”

  • 作者:逸鸿 
  • 来源: 原创
  • 发表于2022-05-11 13:38:44
  • 被阅读0
  •   说起来五十多年了。那时我十三岁,“文革”硝烟还没散去,虽然课是早就停了,但革命没有停。所以当年的我还是非常自觉地到学校去,主要是参加与“革命”有关的活动。

      在从家到学校的路上,要经过长江大桥的引桥,这是一段约有两三里地长长的上坡路。那时经济并不发达,每天大桥上都有很多板车、三轮车拖着货物从桥上经过,而这段上坡路则是车夫们最艰辛的一段历程。每当我去学校的路上,都有意无意地帮路上的板车或三轮车推上一把,这倒不是为了“学雷锋做好事”作什么秀,而是觉得这是一个“革命者”起码的素质。没想到这种思想竟遭受了一次重大的冲击。

      有一次,我看到几个与我差不多大小的街坊孩子拿着绳钩在路边兜揽“生意”,即为上桥的人力车拉套,帮忙拉一趟车,可取得一毛五分钱的报酬。我对他们说:“帮就帮吧,还要什么钱呢?真是流氓无产阶级。”这句话有点伤他们自尊了,一个孩子马上反唇相讥:“哼,看你的样就不是劳动人民!”这句话是很严重的。在那个时代,说你不是劳动人民就象现在说你没有文化一样会让人感到耻辱。我说:“我怎么不是劳动人民?凭什么?”“那你说什么叫劳动人民?”他们进行反攻。我在脑海里迅速把毛泽东的《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搜索了一遍,竟拿不出一个标准的定义,不禁有点脸红。“哈哈,这都不知道。劳动人民就是靠劳动吃饭的人。”就这么简单。我无言以对。孩子们起哄了:“我们现在靠自己吃饭,你呢?你呢?”我大喝一声:“莫叫,老子明天就是劳动人民!”回家以后,我找来铁钩和绳子,自制好劳动工具,还有一双破球鞋,准备第二天上街干活。母亲见状忙问怎么回事,我说了原委,她正要说什么,外婆在一边说:“让他去吧,知道一点社会上的甘难困苦也好。”于是,我也参与了街头的拉车队伍。在上坡时候为人力车拉边套,其实就是城市纤夫的工作,与长江三峡上拉纤是同一性质。在那漫长的坡路上,你才能真正体会到什么叫全力以赴,什么叫一颗汗珠摔八瓣。现在的“纤绳荡悠悠”一类歌词也不知是怎么写出来的,因为如果有人吆喝“瞧你把绳子都拉弯了”,那是在指责你偷懒呢。另外,这种脚踏实地的劳动与那种可做可不做的“学雷锋做好事”也有天壤之别,谁试试谁就知道了。

      这第一次“工作”最舒畅的时候,就是接过那皱巴巴的一毛五分钱的时候。且不要小看那一毛五分钱,当时享有盛誉的武汉热干面只要二两粮票一毛钱,这一毛五分钱除了可以端上一碗热干面外,还可以拿到一个焦黄松脆的油炸面窝外加一碗热豆浆。所以,自参与了这项“工作”,便自豪地在家宣称,从此不要家里提供早餐费及零用钱了。有一次,一个上午连续作战,竟挣了五毛钱,用现在的话说,荷包鼓了起来,而用当时毛泽东的话来形容则更贴切,叫做:手中有粮,心里不慌,脚踏实地,喜气洋洋。有意思的是,那帮与我有些格格不入的孩子们并不因我会抢了他们的生意而与我作对,反而更亲近起来,大家自己人了。这种创造价值的劳动生活只维持了一个月左右便宣告结束了。因为“劳动人民”又参加了“革命”。

      学校的红卫兵战友们老不见我的踪影感到奇怪,一天,有位同学就到家来找我,正巧看到我的纤夫生涯。他大惊失色,问道:你怎么堕落到这种地步?我不以为然:说什么呢?居然敢侮蔑劳动人民!同学急切地说:好了,不和你争了。你知道现在的斗争形势吗?“7。20”事件后,保守派尚未退出历史舞台,而我造反派中“钢新之争”已趋于白热化,这是两条路线的新斗争,你作为一名钢二司战士怎么能够逃离现实斗争去挣钱呢?我犹豫着:我这不也是深入社会吗?同学振振有词:嗐,你这叫倒退。你想啊,劳动人民都纷纷参加革命,工农兵学商,紧跟党中央。你倒脱离革命,像话吗?。马克思说过,无产阶级只有解放全人类才能最后解放自己。你忘了?你的笔杆子呢?油印机呢?我终于又被说服了,决然地说:好吧,明天早上八点,战斗队开会……在回校的途中,我不失时机地向这位同学兼战友宣称:喂,我们虽然同在革命队伍里,但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同学不解。我得意地告诉他:你还属于小资产阶级,而本人已经是劳动人民了。哈哈……这就是我的第一次“工作”。

    【审核人:站长】

      标题:第一次“工作”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xiaoyuan/daxueshenghuowenzhang/18354.html

      赞一下

      网友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发布者资料

      美文苑 美文苑
    • 会员等级:文学秀才
    • 发表文章:9807篇
    • 获得积分:3338分
    • 访问Ta的个人空间
      给Ta留言 加为好友

      赞助商

      长按图片保存到手机

      第一次“工作”

      说起来五十多年了。那时我十三岁,“文革”硝烟还没散去,虽然课是早就停了,但革命没有停。所以当年的我还是非常自觉地到学校去,主要是参加与“革命”有关的活动。 在从家到学校的路上,要经过长江大桥的引桥,这是...

      正在为您获取最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