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小说吧中篇小说
文章内容页

驻村辅警(上)

  • 作者:兰亭书香
  • 来源: 手机原创
  • 发表于2021-11-17 00:25:52
  • 被阅读0
  •   6年部队生活退伍后,家兴因此特别留恋部队生活,总想找一家类似部队的单位譬如保安公司上班,而故乡城镇保安公司工资低且都是看看门之类的清闲杂事。一番折腾,家兴最终没能如愿。于是南下深圳,在那家很有名气的保安公司一干就是十年,做到了队长职位。然而,2019年腊月,一家人回家过春节,因疫情封城,无法按时到岗从而丢了饭碗。也因此,在镇小教语文的父亲给了他又一番数落,说家中只有他一个儿子,虽然现今政策好,但父母年事已高,自己还有两年才能退休,家中鱼塘及相关诸事全靠他母亲一人,委实有点吃不消,希望他考虑一下留在家里找份工作,以便照顾一下家事。这一次,家兴没有与父亲顶嘴,因为他已听说了公安局在各村招聘“一村一辅警”一事,并到村委会报了名。不久后,他很顺利地应聘上了本村的警务辅助人员。

      因为每天都与一众父老父亲打交道,知根知底驾轻就熟,上岗不到一年,家兴就进入角色并喜欢上了这个职业。虽然每天都很忙,但他感觉很充实,似乎又回到了年轻时候。这不,又周一了,按派出所的规定,今天他得去所里跟班行动了。早晨离开家的时候,老婆还在呼呼大睡,父亲和已十岁的儿子已起床正准备去学校,他问父亲要不要一起走,父亲回说,忙你的去吧!我们骑自行车去学校就行了。

      此时,天刚蒙蒙亮,他跑步赶到村委会的辅警室,换上制服、推出警用摩托启动就上路了。深秋时候的早晨,乡间公路显得格外的冷清,他将摩托车车速定在六十码,任清凉的秋风随意肆虐自己健壮的身躯,一点也不觉得冷。十多分钟就进入了镇区街道,在派出所门口早点摊前停下车,与那个叫桂花的姑娘说了声:“桂花,来碗热干面。”桂花回说:“家兴哥这么早,今天又在所里值班啊!”随后很麻利地将面烫好,盛进碗中放上各种调料,将面条递给了家兴。随后,又用一小碟子装了一个茶叶蛋连同一杯豆浆一起放在家兴的餐桌上,笑说,买一送二,请笑纳。家兴笑了笑也没多说什么,吃完后付了帐,说了声,谢谢桂花。随即将摩托车推进了派出所的院子,来到了办公室。

      办公室隔间的值班室里,民警小万和辅警小张还在呼呼大睡。家兴站在值班室的门口,望了望值班室里乱七八糟甚至还有一股脚臭味的景况,就知道他们昨晚肯定又睡得匆忙,既没脱衣服也没洗脚,甚至灯也没关,帽子还扣在脸上。每次行动都这样,忙很了,瞌睡来了,倒头就睡。家兴心想可能是因为昨天星期天,自己是住村辅警没有通知他,也或者是……。摇了摇头,家兴在心里说,懒得想了,反正有N次机会参加所里的行动。旋即,赎罪一般急急忙忙开始收拾值班室和办公室。

      桂花镇不是很大,辖六个村并一个涉农社区,镇上有学校、银行、集贸市场、超市、旅店等各种行业及相关企业等林林总总,谈不上特别的繁荣,却也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全镇常住人口加流动人口只怕是也有五万余人。派出所人不是很多,还是在一年前才解决了少于五人警力问题,目前刚好有5名正式民警3名辅警并新招了7名驻村辅警。除了所长、教导员再就是小万及两名老民警,小万警校毕业,主要是负责内勤。两名老民警虽然年龄有一点大,仍在外面跑,工作相当辛苦。

      这时,陆陆续续的该上班的人都到了,所长也进了办公室,并很主动地和大家一一打过招呼后开始开会。所长说,昨晚花亭村的驻村辅警小张来电话说,村民家的牛丢了,请求增援,马教去了局里开会、老刘因病住院,只好让小万小张去村上帮忙找了半晚上的牛,才回来一会儿。家兴说,我们村与花亭村相邻,咋不吱一声,让我一起呢?所长听出来家兴有些情绪,解释说,昨天礼拜天,再说昨天又不是大行动,加上是晚上,就没有叫你。家兴有一些不满地望着所长说,你让小万和小张两个人去?他们又不熟悉地形。所长说,是的,我后来一想觉得不妥,就赶了过去,好在天快亮的时就把牛找回来了。

      哦,原来这样。家兴说,所长,我们农村人都很实在,既然招聘了我们做村辅,有事就知会一下,或者直接打个电话,一些小事就会很快解决,免得大动干戈,劳民伤财,你认为呢!

      所长才来不久,虽然早就知道家兴心直口快,办事雷厉风行,在一众村辅中表现突出,但对他的性格毕竟还不太了解,就有点发愣。正不知如何作答时,值班室电话适时的响了起来。所长急忙抢着去拿起了电话,喂!派出所!所长对着电话说。电话里传来了一个女人激越的声音,是派出所啊,我找家兴!听说家兴今天在所里值班。

      家兴,所长将电话递给了家兴。家兴刚说了句,我是家兴。电话那头的女人就气急败坏地说,家兴啊!你怎么不接电话啊!我是月儿嫂,你老表范健那狗东西偷了我的鸡,我找他要,他不给还要打我,要打死人了。

      马上来!家兴挂了电话。摸了摸口袋,手机还真不在,猛然想起放摩托车后备箱了,赶紧就往外走。所长问,是哪里?家兴说,我们村月儿嫂打的电话,在和人吵架,我得回去调解一下。所长说,让老魏同你一道吧,按规定出警得两个人并有民警带队。家兴说,只是民事调解又不是刑事案。不用两个人吧!日常我们在村里调解这些事,还不都是一个人,也不见派民警。要按规定,你还得给我配一辆警车呢!

      所长被噎了一下,脸有一些红。所里是有一辆警车,刚好这几天又送去大修了。

      所长无言以对。

      家兴大概也意识到了自己对新所长的话说得太冲,走到院子里发动自己的摩托车的时候,他又回过头对所长说,你也搞了一晚上了,让老魏在所里值班,你安心睡一觉,我晓得他们的套路,不会有什么大事情的,真有大事情,不用你交待,我肯定会打电话请示你,按规矩来。

      还真是没有什么大事情。

      头一天晚上,月儿嫂在关鸡笼门的时候,发现她家才从二妹家捉来的那只老母鸡不见了,那是准备用来孵小鸡仔的,是只纯种的黑土鸡,捉来养了还不到两周就下了十来蛋,现在却不见了。月儿嫂拿了个手电筒满畈找,旮里旮垴都找遍了,甚至连猪栏屋里的粪坑也搅了两遍,搞得空气中弥漫一股猪粪味恒久弥漫不曾散去,却鸡毛都没有找见一根。月儿嫂因此怀疑是屋后的范健又在作怪,于是天刚放亮就去他家鸡笼查看,果然不出她所料,那只黑母鸡正卧在范健家的大红公鸡的身边,一副相亲相爱的模样。月儿嫂当时就气炸了,不管三七二一,从鸡笼里拎了黑母鸡就准备走。

      可是,范健不晓得么时候站在了她的身后,拦住了她。

      范健不但拦住了他,还一把将月儿嫂手上的母鸡夺了过去。同时发问,你搞么家?大清早偷我家的鸡,要不要脸啊!

      月儿嫂说,我找我家的鸡。

      范老二说,这明明是我鸡笼里的鸡,怎么是你的鸡了呢?

      月儿嫂是又恼又急,平常能说会道的功夫这会儿竟全然没有了。说不出话了就不说,就动手抢。就这样,一来二往的将那只鸡撕来抢去,弄了个一地鸡毛漫天飞舞不说,最后却是鸡飞了,狗叫着去追了,同时惊动了周围邻居围观,有好心人好不容易才将他们劝解开了。月儿嫂因此气愤难平,就给家兴打了电话。

      家兴赶回时,两个人还在对骂。家兴将摩托车靠在月儿嫂屋场边熄了火,取下头盔,将头发捋了一捋,再将帽子从左臂上扯下端端正正戴了,才开始往范家屋场走去。那只追鸡的狗,首先发现了他,冲他叫了几声,随后认出了他,就有一些不好意思,摇了摇尾巴掉头继续追鸡去了。

      有人看见了家兴和他的一身警服,就喊了一声,家兴来了!对骂的两人就都住了声,一齐望向他。

      家兴问,你们又发么子疯?一个个象是吃了枪药似的,骂的那么难听!还这么难闻,一股臭烘烘的猪粪味道,怎么回事?

      两个人争着诉说。

      家兴说,一个一个来,不是哪个先说就有理了。

      于是就一个一个说。都说完了,家兴也听清楚了,然后问,鸡呢?你们争的那只母鸡呢?

      月儿嫂说,肯定在屋后禾场边的竹林里,我家的鸡都喜欢在那刨食。

      家兴说,给我把它抓来,我倒要看看是只么样子的鸡,能这般兴风作浪,一大早就让他们两个闻鸡起舞,搞得整村子鸡犬不宁!

      围观的众人轰的大笑起来。

      黑母鸡被捉了来,递到了家兴的手上,家兴用手摸了摸鸡的头,鸡转动着脖子,啄了一下家兴身上警服右边的胸徽。家兴夸赞说,果然是只好鸡。然后对他们二位说,你们的事我都听清楚了,你们俩都没有错,主要是这只鸡的错,现在我将它带回派出所关禁闭,你们没意见吧?

      范健说,我没意见,把它杀了打牙祭最好。

      月儿嫂却一脸不甘地说,那鸡是我从二妹家捉来下蛋孵鸡仔的,你关了它,我还怎么孵鸡仔啊?

      家兴说,嫂子,你说的对,你怎么孵得出鸡仔呢?!还是把鸡给你孵鸡仔吧。随后,将母鸡给了月儿嫂。

      范健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望着家兴说,你怎么又把鸡给她了呢?

      家兴指着范健说,你个檀木脑壳,还在这里丢人现眼,如果真是你的鸡,你舍得要我捉起走,还说要我杀了,你有这么大方?

      家兴又问围观的人,他范健有这么大方吗?

      周围的人都笑了说,走吧走吧,别扯皮了,耽误做事了。随后,一哄散了去。

      家兴又叫住月儿嫂说,嫂子,你养鸡技术那么好,怎么不上规模?还让老刘在外面工地上干苦力,现在外面又挣不了个么子钱,还不如回来好好养鸡。月儿嫂一连声地应着,也是也是,等他回来与他好好商量一下再决定。随后,抱着鸡欢欢喜喜回自己家去了。

      家兴没有急着走,他让范健给自己倒了杯茶水。边喝边说,你老哥也四十大几了,还这么犯贱,难怪舅舅当年给你起名叫范健,还真是蛮犯贱。和一个女人去争一只鸡,就算赢了,你脸上会有光么?范健说,那婆娘,哼!太强势了,就想治一治她。

      家兴说,好意思,你不觉得丢人,我还嫌有你这么一位表哥丢丑呢,以后千万别这么犯浑了。又问他幺儿的情况。范健的幺儿子去年因为打群架被送去了少管所。春上时,家兴带了范健去探过一次监,父子见面时范健哭了个稀里哗啦。家兴知道他最心疼这个幺儿子,他也很多次劝说过范健,要他给自己的儿子树立一个榜样,莫要一味地宠他惯他。同时背地里也为这事操了不少心,这一切范健都清楚得很,不然他范健绝对不会这么听家兴的话。

      处理好这起鸡毛蒜皮的事儿后,家兴在工作群发了消息,说莲塘村吵架事已调解成功之后开始往所里赶,快到镇上时,手机骤然响起,他只好将摩托在路边停了。电话一接通,他就听见所长在电话里说,你快去芙蓉村,那里有人服毒了,协助好小王做好现场保护,我们随后就到。

      (未完待续)

    【审核人:凌木千雪】

      本文标题:驻村辅警(上)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xiaoshuo/rensheng/5377.html

      赞一下

      网友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发布者资料

      兰亭书香 兰亭书香
    • 会员等级:驻站作家
    • 发表文章:112篇
    • 获得积分:614分
    • 访问Ta的个人空间
      给Ta留言 加为好友

      点击图片赞助美文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