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小说吧中篇小说
文章内容页

变(2)

  • 作者:傲晴
  • 来源: 手机原创
  • 发表于2021-11-22 00:21:11
  • 被阅读0
  •   3波生诡谲

      夜色深沉,心更沉。老吴不知站了多久,也不知自己怎么回到家的,他一头栽到床上,两眼直勾勾地望着天老板,刚才发生的一切像是做梦。长时间等待的煎熬,短暂的喜悦,突其不意的打击……现实将他从卑微的尘埃里刚刚抛到云端上,又狠狠掷下,重重地摔倒在污泥烂沼中,尊严遭贱踏,利益遭剥夺,二十多年的辛苦付出,换不来一场公平公正的职称评定,背后一股无形的力量操纵着一切,轻而易举拨弄旋转着整个事情的走向。而他,除了言语争论几句?还能够做什么?就这样任其揉捏,任其欺辱吗?这样的职场环境,这样的人心诡诈,让他情何以堪?事又何以忍?

      妻子看他灰白的脸色,颓败的状态,吓了好大一跳,忙问老吴怎么了。老吴苦笑着将经过讲给了妻子听,性格刚直暴躁的妻子一听跳了起来,大怒道:这不踩着鼻子上脸——欺人太甚吗?她们敢这样乱来?谁给的熊心豹子胆?绝不能让她这样操作,我现在就找她去!

      老吴无奈道:你找她有什么用,我已经争辩了半天,改变不了重评的事实,咱上头又没人可以说话的。

      妻子:她们上头有人是吧?有人也不用怕,理在咱这儿,拿出证据来,跟她们争下去,我就不信了,没个说理的地儿,哪个单位哪个领导胆敢这样操作?

      老吴:胳膊拗不过大腿的,咱争不过,就认命吧!

      妻子:不行,争不过也得争争,不能让他们随便欺负,不能轻易便宜他们,哪怕争不过也得闹腾闹腾让人人都知道,看看X单位新来的领导在职称评选大事中干的这叫什么。

      老吴又苦笑:你呀,就是太要强,这宁折不弯的脾气吃了多少亏还不知道吗?

      妻子:是,其他亏可以吃,这样明着欺负人的亏绝不能吃,这事你不好意思出面,我来出面。我非得跟你们领导讨个说法不可。

      老吴:别慌,不是还有明一天的时间吗?明天就让他们重评,结果要是有变动,我也可以不认,说他们评的不合理,不公平,坚决不承认第二次的评选,然后再讨要说法不迟。

      妻子无奈:那就等等明天看吧。你们这是什么狗屁领导!不带这样操作的,不带这样明着欺负人的,什么玩意……

      她喃喃咒骂着睡下了,老吴辗转反侧,一夜难眠。

      天亮时,老吴跟上级领导打电话反映昨天的情况,希望争取到领导的英明决策。

      领导含糊其辞道:此事我都知道了,主评委的做法是欠妥当,不该这样操作。但D老师强烈要求重评,评委们也说有几项赋分制度不合理,那重评也未免不可。上午会派个人过去,监督评选过程……

      老吴明白了,他没有可以讨要说法的地方,重评是不可扭转的事实,重评的目的就是,他必须落选,这才是他们上下一致想要的满意结果。

      他想了一夜,想到了事情的关键,上下级领导要的晋级指标根本不是他,之所以昨天能把他评出来,不是因为他的各方面条件足够优越,而是刚上任的女领导对这种事情没有经验,在递交材料后的当天便开始组织人评审,操作失误,大意失算,万想不到把老吴给评了出来。如果换个老谋深算的领导,会搁置一天再行动,会仔细查看两人档案袋里的材料,估算一下两人的优劣,会不知不觉做下手脚,压制他的一些优势方面,及时弥补另一人的不足之处,让他稀里糊涂地落选而又无话可说,无理可辩,无处无伸。

      可就因为她的没经验,这没做过任何手脚的评选才更显得真实、公平和公正。如此看来,这晋级的名额确确实实应该是老吴的,但又不能是他的。不知这是他的运气,还是他的悲哀。

      他吃过早饭,把自己关在书房里,怀着微弱渺茫的希望等待着重评的结果,希望不会有什么变动,名额还是他的。但他没有这么傻,他深知重评的目的是什么。他必须想好应对的方法,不能就这样算了,这单位他已呆不下去了,最好尽快晋了高级走人。如果调离到其他学校,晋高级会更难,说不定到退休都没机会。因此,他必须用行动来悍卫自己的合理利益……

      十点多的时候,电话铃响了,是上级派来监督评选的钱副主任打来的,他道:老吴,评选结束了,你来校长办公室一趟,如果没异议,签个字,这事就算敲定了。

      老吴没问结果如何,不须问,他也能料到十之八九。他简单回道:好,这就去。

      老吴来到校长办公室,昨晚的十多个评委都在场,看他进来都低下了头。现场还多了两个人,一个是钱副主任,一个是三十多岁文质彬彬的年轻人——刚调来不久在当地政府任职的周副镇长。老吴认识他,他却不认得老吴。

      老吴心里嘀咕:他怎么来了?历来教育方面的事儿,政府人员不插手的。是派来坐镇的?来做人证的?威慑人的?谁派来的?上级领导?不会,领导才不愿多牵扯无关人员进来惹麻烦,那么是?老吴心头一亮,明白了。不由暗骂一声:他妈的!这次当真防备得紧,考虑得周到啊。

      钱主任一见老吴进来,递过几张纸,其中有两人的评估赋分表,评议推荐表。钱主任道:老吴你看看,没有异议的话,让评委们都签上各人名字。另外,你也在这份赋分表上签上自己的名字吧。

      老吴接过纸张一看,不出所料,推荐表上的名字不是他的。总分值已有了变动,他由昨天的283分降到262分,而D的却是提升到290分。这差距之大,无论如何是老吴不能追的了。

      老吴强压住怒火,一条条看下去,发现D的教绩分提高了不少,又加了两项辅导奖分十多分,他的教绩分却压了下去,他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造成了两人分值这么快的减加变动。还有,昨天和今天的两次评比赋分中,他的班主任加分一直没有。老吴的副校长干了十几年,这项领导职务不加分也便罢了,制度里有现任领导赋5至10分,他已卸任,此项不加无可辩驳。可是,制度里明明列着前五年担任班主任的老师,每学期赋2分,他该得的20分一分没有。

      老吴越看越愤怒,他“啪”的一声把几张纸重重拍在面前的桌子上,沉声道:这结果我不认,这次评比也不合理不公平,名字我也不会签!

      旁边的周副镇长抬眼看了看他。

      钱主任忙道:老吴别激动,这次是我看着评的,评委们根据赋分规则一项项来的,怎么会不公平了呢?你看,周镇长也在旁边监督着呢。

      老吴冷笑道:公平?哪来的公平?

      他愤怒地直视着主评委女校长,斥问道:这次就公平了?合理了?你满意了?到底做了什么手脚?自个儿不清楚吗?这结果我不会认的。我一定会讨个说法。

      女领导今天底气很足:那你想怎么着?事实就这个结果,有上级领导和政府的干部来监督评的,大家没异议就抓紧时间签上名字,把D老师的档案和几份表格递上去,别耽误下一步工作。

      老吴的男人豪气被激了出来,这些年,他低调谨慎,处处以礼待人,宁愿自己吃亏多干活也不愿招致别人的不满埋怨,不触及底线不轻易发脾气。可从昨天到现在,他一再受到人格尊严的挑衅。如果昨晚一开始没评出是他,吃个哑巴亏,生几天闷气也就认了。可名额明明是他的,同事也向他发出了祝贺,却又立马翻盘,以强硬手段压制,将他踩压挤兑下去,士可杀不可辱,孰可忍孰不可忍。男人要的是面子,是尊严,他如果就这样认了,会沦为一个笑话,成为大家茶余饭后的谈资,这将是一辈子的耻辱,一辈子的窝囊。有人为了一张薄薄的荣誉证还争得头破血流,有时候争的不仅是个人利益,更多是对正义对公平的捍卫。

      他怒不可遏,霍地一下站起来:怎么着?明着欺负人不是?以权压人不是?这结果我就是不认,别把我逼急了!

      说罢,他大步走出去,把办公室门呯地一声狠狠带上,站在外面走廊上呼哧喘粗气。

      女校长一愣,尖声道:吆喝,你厉害啊!

      一直默不作声的周副镇长皱了皱眉道:这老师怎么这样?落选就落选了,为什么不认?这什么素质?敢摔门?

      老实敦厚的后勤主任刚好坐在他身边,悄声道:这事怪不得他,搁谁身上都不好受。

      周副镇长道:不就一个职评吗?评不上说明条件不如人家。准备准备明年再评嘛,何必如此?

      后勤主任压低声音道:说来话长,你当面问问他吧。

      周副镇长道:哦,有什么内情吗?

      后勤主任道:你还是亲自问问他吧,也别怪他冲动生气。

      周副镇长借口上洗手间走了出来,他招手把老吴叫到偏僻处,询问他怎么一回事。老吴也不含糊,先为自己刚才的过激行为道了歉,又一五一十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向他说了,并翻出手机里保存下来的那张图片让他看,又简单介绍了自己在这学校二十多年的工作经历。老吴越说越难过,一个年近半百的男人竟像受了委屈的孩子一般,鼻子发酸喉头哽咽。周副镇长听明白了,合着他是来趟混水的,有人想把他当枪托使了。

      周副镇长对老吴的态度恭敬起来。他不好意思道:事情原委我本也不清楚,只是上面有人打电话给党委书记,让来个人看一下,我就被派过来看看。他们确实做得不妥。我不会插手管,也不会多说话。你看怎么着合适,别冲动,理智解决了这事罢。

      说完,他返回办公室,跟众人打了声招呼,回政府单位去了。

      老吴默默站了一会儿也走了。

      4偷天换日

      回到家的老吴越想越气,他百思不得其解,何以一夜之间末末倒置,能让两人的赋分相差这么多?这是用了什么手段?D的两份辅导奖证件来的可真快,昨天还没有呢。他愤怒的情绪结成了一张网,越网越紧,直达心脏,隐隐作痛。他想就这样算了,大不了明年再评。可是,这口恶气怎么咽得下?明年什么情况?谁又能说得准?今天的事情发生后,女领导会越发看他不顺眼,他能不能坚持到明年?不行,必须得争取,他得找到有力的证据向上面反映情况,即使争不到想要的利益也得争口气。

      妻子下班回来了,得知情况,她比老吴更愤怒:行,她们不仁,我不义,别怪我不客气。下午我去买个喇叭,我拎着喇叭去学校门口吆喝,去女校长家吆喝,去上级单位吆喝。我蹲在领导办公室不走了,不给个说法坚决不罢休。

      老吴烦恼地摆摆手:不行!这法子不行!

      妻子瞪眼道:你懂什么?最简单粗暴的方法往往最有效,讲道理很多时候是行不通的。

      老吴道: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去闹……

      妻子打断他:我看这事儿还真得就这样去闹了!

      老吴想了想,决定给每年职评时都当评委的韩会计打个电话,想摸清重评时教绩分怎会变化这么大,D一夜之间冒出的两项辅导奖,又是怎么个说法。

      韩会计嚅嚅嗫嗫地不想说,被老吴缠得急了,才道出实情:教绩分这一项的换算方式变了,有两份统考成绩表上的名次好像和昨天的不太一样。至于那两项辅导奖,领导说是D老师刚开始没找出来,忘了装在档案袋里,今天找到拿来了。

      末了他又加一句:辅导奖那个,你也知道,只要上面有可靠的人,随时可以办出来的。只要有,就得赋分。

      老吴挂了电话,决定晚上去单位寻找证据,他要做好充分的准备,才有充分的理由去领导那儿讨说法。

      他安排妻子道:先礼后兵,你先别乱行动,将事情搞砸了。

      妻子点点头道:好,这次咱跟他们杠上了,不给个说法绝对不行。

      老吴思索了一会,又打开手机,找到录音标志,点开,开始一个电话接一个电话打过去询问评委老师,对昨晚的评选是否有异议,是否有不合理之处。当然,那几位评委老师均说对初评没异议,也没甚不合理。他们不傻,知道话该怎么说,事该怎么做。

      老吴掌握了第二手证据,第一手证据就是他保存下来的那张图片,这个是最有力的证明。接下来,他要搜集第三手证据——被篡改的考绩名次表和评估制度表。

      晚上掌灯时分,老吴来到校园里。经过昨晚今天的两翻评级折腾,校园似乎更安静,几乎无人走动。他找到住校的后勤主任,要来备用钥匙,来到原来的那间办公室门前,现在成了业务主任的办公室,一些重要资料在这里面保存着。

      老吴轻轻打开门,为不引人注意,他没有开灯,只用手机电筒照着,拉开抽屉找起来。他有一种做贼的感觉,这样的勾当还真没干过,生平第一次,也是被逼无奈。一想起女领导那张皮笑肉不笑的脸,他便觉得恶心,一刻也不愿呆下去。虽然很多事情上他表现的是沉默和忍让,但不代表他就无能,不代表他不会斗争,他也有做人做事的智慧和机敏。

      在黑暗中摸索的人,为的是寻找光明,与其咒骂黑暗,不如燃起一支明烛。此时的老吴,心里膨胀着愤怒和委屈,头脑却冷静地充满了智慧,像一个昂扬的斗士,抱着不成功便成仁的信念,单枪匹马向黑暗中的一股势力宣战。

      借着手机的光,老吴翻找着几个抽屉,业务主任的办公桌抽屉里内容真丰富,竟还有镜子梳子口红指甲剪香水瓶饰品等玩意。蓦地,老吴眼前一亮,找到了他想要的东西,压在了一叠资料下面。老吴先把评估制度表抽出来快速浏览了一遍,果然,有两项内容已与上级传递下来的原材料内容不同了。很明显,这是一份在电脑上修改后又重新打印出来的假材料。老吴拆开来,一张张在复印机上复印了一份。考绩表一时看不出有哪些地方做了改动,老吴对自己这五年来的考绩名次也记不太准确,更不要说别人的。他把考绩表一张张拍了下来。然后把资料整理好放回原位,合上抽屉,锁好门,迅速离开了校园。

      老吴紧接着又联系兄弟学校在领导班子内的同事,要来原始的考绩名次表图。他把刚刚拍下的图和他们传来的原表图一一作比较,查到了两份考绩表的不同,D有两学期的考绩名次作了改动,被拔了几个高度,名次越高赋分越多,再加上赋分计算法的变动,他便远远落后了。

      老吴万想不到刚上任不久的上司女领导竟敢胆大放肆到篡改制度篡改考绩,用这种下作的手段来抬高D,压制他,这可是任何一届领导都不敢做的。

      真够阴险卑鄙!胆大妄为!老吴暗骂。

    【审核人:雨祺】

      本文标题:变(2)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xiaoshuo/rensheng/5596.html

      赞一下

      网友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点击图片赞助美文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