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生活随笔美文欣赏
文章内容页

齐本安的书生气

  • 作者:美文苑
  • 来源: 原创
  • 发表于2021-11-26 13:13:59
  • 被阅读0
  •   不知大家注意了没有,在《突围》这部剧里,针对有些人说齐本安有些书生气的评价也好,批评也好,他回了一句:“书生气有什么不好?”这句话很值得回味。我认为这不仅是齐本安说的,也是剧作者说的。剧作者对这句话是肯定的,借齐本安的口说出了自己想说的、也是想让大家接受的话。

      多年来,我们总是把“书生气”当贬义词来用,习惯地被理解为知识分子脱离实际的习气。说一个人迂腐,读书读愚了,就用书生气来贬斥;认为有了书生气,会被视为不成熟,不谙世事,不能领会领导的意图,锋芒毕露,把现实理想化,不通世故,刻板,教条等等,其实这都不是“书生气”。把这些称为书生气的,是他们的价值观和判断力出了问题,把不能登大雅之堂的潜规则当成了人间正途。

      书生气"是不媚潮流,不盲从权势,保持独立思考,独立人格的骨气,是敢于坚持原则,不与错误思潮、腐败之风同流合污的正气,为了坚持真理,坚守自己的尊严和信仰,宁可牺牲生命,牺牲利益,也决不低下高贵头颅的豪气---,只要具备这些品质的就应该称之为书生气。

      齐本安的书生气体现在哪里呢?

      正直。正直这一词汇,说起来简单,可有几人能做到?这是一个极为宝贵的品质。正直的人也可能犯错误,但他们所犯的错误是卑鄙小人想犯都犯不了的。鲁迅说过,有缺点的战士毕竟是战士,完美的苍蝇毕竟是苍蝇。齐本安虽然只干了几个月的京州董事长,但他光明磊落,一身正气,虽“败”犹荣;皮丹、陆建设可以和他比肩而立,似乎站在了一个级别上,似乎比你还威风,但他们是靠别人扶着的,是靠不正当手段谋来的,就像苍蝇一样,浑身充满着腥气、臭气、媚气、俗气,就像秋天才长出的瓜秧,过不了严酷的寒冬。而齐本安是靠自己正直的品性、独立的人格、过硬的本领而站立着的,不然怎么会被国资委纪委副书记徐长青、中福党组副书记张继英等人看上呢?虽然他可以被免职,正像邓小平也有过三起三落的经历一样,落并不是因为自己错了而是被认为有错。每落一次反而威信更高了,能力更强了。张继英去看望住院的徐长青副书记,两人有个散步谈话。徐书记说,我就看好齐本安,他是不容易被搞掉的。张继英说,齐本安的党性、原则性像你。齐本安的行为不见容于林满江和他们的利益小团体,守住人民的财产,让他们寸步难行。快结束时剧里已经渗透了,陆建设想在财务里预借由皮丹签字的50万,财务人员说,上边已经通知了,没有齐本安的签字不好使。这就等于告诉人们,齐本安已经恢复了董事长的权力。

      廉洁。齐本安的正直与他的廉洁是连在一起的。三件事可以证明:一是在他刚去京州还住在宾馆时,他在上海时一起工作的朋友王平安、李功权先后给他送钱,都被他拒收了。米粒自首时说,我在安放的监控里已经看到了,你没有收他们的钱,我不崇拜权力我崇拜真理;二是他的夫人范家慧和石红杏签的战略合作协议他不承认,等于废纸一张。后来林满江还要拿这说事,认为是假公济私的腐败行为,让陆建设展开调查。看出齐本安还是有先见之明的,不然就会被林满江抓住把柄;三是到云南与靳支援交接之事被人诬告为公款旅游。与齐本安同去云南的办公室主任吴斯泰,有写游记的嗜好,他找网上了一些昆明和西双版纳旅游景点的照片,把自己放进去,写成游记文章,发到了网上,落款两次提到了齐本安。于是,有六封举报信告到张继英那里。齐本安哪能犯这低级错误,让吴思泰写个情况说明,加上自己的检讨,报到了上边,澄清了此事。靳支援在中福高层研究拿掉齐本安的会上,还拎出此事,张继英自然予以驳斥。但从这些事里也可以看出,齐本安不仅谨慎,而且正直廉洁,没留下任何把柄。他不是装样子,他骨子里就是这样。

      较真。如果齐本安想做个太平官,他完全没有必要那么认真地去查林满江的经济问题和腐败问题。他的夫人范家慧,在他就要被撤职的头一天晚上对他说,离任审计你走走过场就行了,谁像你这么较真。为了和靳支援办交接手续,他能从京州跑到云南昆明,可靳支援又飞到西双版纳了,吴斯泰提议他们也去西双版纳。靳支援又飞到了北京。靳支援戏耍齐本安不办交接,石红杏暗中操作,让新任董事长上当。明明是齐本安受了委屈,找林满江诉说的时候,自己反被劈头盖脸一顿批,相反对于靳支援,林满江没有丝毫责备。这里难道还能说齐本安错了吗?如果不把离任审计搞清楚,一旦发现有国有资产流失的问题,经济犯罪问题,腐败问题,谁来扛?齐本安从靳支援的躲避,石红杏的推脱,林满江的袒护,断定这里面一定有问题。张继英在他上任时还嘱咐他,一定要查清京州的腐败问题。他眼睛里确实揉不进沙子。他看不得国有资产流失,看不得林满江与傅明成的幕后交易,他不能容忍三千万的别墅被皮丹据为己有,他也不能容忍高干的家属从小金库里报销个人费用。我们可以看到齐本安到京州中福的反腐脉络:先是搞与副董事长靳支援的离任审计,再是查京丰京胜矿交易,又是查五亿“协改资金”,最后查到了石红杏的“小金库”,导致石红杏自杀,中福集团国有资产流失、林满江大搞权钱交易事情暴露,成了林满江倒台的掘墓人。齐本安确实太“较真”“至察”了。

      齐本安跟林满江在上海中福工作期间,林满江是董事长、党委书记,齐本安是他的副手。当时上海中福投资经理李玉石受贿五万块钱,林满江和齐本安打招呼,说李玉石是可用人才,要求他内部处理。齐本安还是走司法程序,把人给法办了,所以林满江从不敢放手重用齐本安,这个同志太较真,不听话啊!

      从上海中福开始,林满江和齐本安有了嫌隙。本来齐本安可以在林满江升任中福集团副董事长、总经理后,接替升任上海中福董事长、总经理。就因为这事,做一把手的心愿黄了,俩人也渐行渐远。

      齐本安也看不惯用人不公,更不能容忍逆淘汰。林满江把陆建设派来当党委代书记,他认为这样一个他来时还泡病号,党建和纪检共形同虚设、完全撂荒,政治素质、道德素质都极差的人,根本不足以当党委书记,所以在陆建设任职大会上,会场有一条“坚决贯彻中福集团林满江董事长的指示”的会标,陆建设正要作表态发言,齐本安就站起身来,直接宣布“散会”,并让办公室“把这东西给我拿下来”,随后任性地离开了会议室,义愤之情淋漓尽致,没有半点掩饰。他明面上是做给陆建设看的,实际上矛头指向了林满江。石红杏说,齐本安今天过分了,就算装也得装一下,可齐本安看不惯陆建设那副小人得志的样子,装更是学不会。在讨论皮丹接任齐本安的党组会上,张继英对皮丹上位不同意,认为他在京州能源董事长的位置上都没干好,现在让他当京州中福作董事长不合适。人所周知,皮丹就不是干活做事的料,京州能源负债累累,欠薪五亿,他却想着炒房赚钱,不为公司职工想办法解决薪资问题,遇事能躲就躲,能避就避,实实在在一个“佛系”干部。可是林满江不顾张继英、高总等人的反对,违规通过。

      在皮丹任职大会上,齐本安不肯到主席台就坐,林满江点名让他上去。刚宣布完任免文件,齐本安就举手对林满江说我已经不是董事长了,我申请下去。林满江也不好强留。齐本安绝不和你们这个腐败班子坐在一个板凳上。细心观察你会发现张继英书记也没到会,这实际上就是一种态度。散会后齐本安被林满江留下了,问他下步怎么办?齐本安要求继续留在京州。他不认为自己做错了什么,唯一做错的就是不该查林满江的腐败案子,让你们如坐针毡,日子不好过了。试问,皮丹、陆建设敢和林满江这样说话吗?更别说顶撞了?!林满江说,你下来了能干点什么?齐说,我可以当中福集团董事长,林满江气得五窍生烟,这不是挑战自己吗?林满江气得失去了理智,说齐本安太猖狂了,不知天高地厚。没有正义在胸,藐视对手,充满自信,齐本安敢这样叫板吗?

      有书生气的人才敢较真,才敢豁出一切和邪恶势力斗争到底。按理说,不在位置了,再去调查腐败会增大难度。可是,人间正道是沧桑。你的正气也是有感染力的。深藏不漏的深喉秘密打来电话,要提供举报材料;米粒主动找齐本安自首,认为齐本安是真理的化身,是反腐的英雄,主动交代了安装摄像头旳指使人陆建设和幕后操纵人林满江,并答应去岩石调查京丰京胜两个矿的幕后交易问题。钱荣成也找到齐本安,要交出林满江和傅明成10个亿贿赂的录音和录像带----这些都是要害证据,离彻底扳倒林满江、傅明成等腐败团伙的时日已经不远了。这样敢于和腐败分子作坚决斗争的人,我们能说他有书生气吗?这样的书生气,有这种书生气的人,不是应该支持,不是越多越好吗?

      书生气的另一个标志是不计较自己的处境。按理说,才干了几个月就被拿下,处境会很尴尬。但齐本安因为心里坦荡,没做错什么,所以非常淡定从容。他表示,还就在京州干了。虽然降为工会副主席,但他要求参与棚户区的改造工作。市政府把本来应该自己做的与钉子户谈判的事,交给动迁户自己去解决,好吧,齐本安就找了两个帮手,并领着他们去和钉子户谈判。他找陆建设批五万元的办公经费,陆建设不给,他就拿范家慧给的五万块钱,给两位青年人开工资。在和京州市委书记吕德光等商谈棚户区改造问题时,他还提出能不能由市政府出面收购京州能源房地产的房子,先分给住在简易房里的职工,解决过冬问题。这都是林满江想都不想或者想不出来的的主意,齐本安却能做到。林满江还挺高兴,说了一句,进入角色挺快。一个肯负责又对老百姓生活上心的人,他总会去想一些问题的,这是皮旦和陆建设之流永远做不到的。这种“书生气”难道不值得弘扬吗?陆建设、皮丹这些只想自己,整天炒房子、泡病号,不干正事的人,与想干事能干事还能干成事的齐本安相比,相差何止十万八千里?!

      人无完人。要说齐本安的不足,依我看是否有这样几点:一是讲策略不够。在这一点还得向张继英学习,和他们打点太极拳,最好不要正面冲突。张继英为查小金库的事,带人来到京州,临走时对齐本安说了一句,这次我没有查皮丹的别墅问题,就是怕打草惊蛇。硬对硬的干,精神可佩,智慧欠佳;其次,齐本安能去京州中福担任董事长、党委书记,集团原董事长朱道奇和集团副书记张继英是出过力的。但是齐本安去京州之前和之后,并没有见他和朱道奇请示汇报过,朱道奇是否会有所不满的。这样有智慧的人为什么不多请教呢?他不会比师傅程端阳差。多听听他的意见,会得到更多的支持,也会少走弯路;再则,在林满江死后,京州中福的棚户区改造也完成了,齐本安并没有第一时间告诉张继英,而是越过了张继英,直接告诉了徐长青。不知大家是否记住这个情节:张继英非常高兴地走进徐长青的办公室,说要告诉徐书记一个好消息,徐书记说是不是棚户区的事?齐本安已经对我说了,这的确是一个大喜事。可是,张继英会怎么想呢?第四,既然是上级来宣布陆建设的任职大会,还是让陆建设表表态为好,不让他讲,程序上就有问题,你就理亏。石红杏和范家慧批评齐本安不要意气用事,不是没有道理。这样也容易和林满江的冲突尖锐化表面化。为什么第二次林满江要亲自参加皮丹的任职大会,和上次陆建设的会开砸了,难道没有关系?我看了一下,这次大会没有了会标,是偶然的吗?毛泽东在《论持久战》中早就说过,要学会保护自己,在“为人民服务”里也说过,要减少不必要的牺牲。杀敌一千,自伤八百也是不划算的。石红杏劝过齐本安,和陆建设这样的小人一般见识,划不来。还有,没有团结、聚集、挖掘、培养更多的德才兼备的干部。一部电视剧下来,齐满江上任后,就是和牛俊杰、范家慧商量问题,和张继英汇报请示工作,再就是和师傅程端阳唠唠嗑,若大个京州能源再没有支持你的人才了?最后,可以少讲点“过高之理”。领导嘛,总要讲些大道理。但现在这个时代大家还是愿意听些朴实的、有新意的、实际的、用自己的语言表达的、能解决问题的话,我看吕德光讲话就很实在。毛泽东反对讲过高之理,他总爱讲一些生动、有趣、还不乏深刻的话,很受欢迎。邓小平的幽默话也不少。

      瑕不掩瑜,在当下齐本安这样的人才还不是很多,越是出类拔萃的人才,越是孤独,毛泽东曾引用过这样的名言:阳春白雪,和者盖寡。确然。

      2021年11月22日

    【审核人:站长】

      本文标题:齐本安的书生气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suibi/zhuantiwenzhang/5744.html

      赞一下

      网友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点击图片赞助美文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