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生活随笔日记大全
文章内容页

郭治涛:黑水河畔之十四

  • 作者:郭治涛
  • 来源: 手机原创
  • 发表于2022-10-28 10:13:32
  • 被阅读0
  •   在大集体时每年各生产队要派出社员外出参加国家或县域的工程建设,叫做出外工。我第一次出外工是参加县里建的向阳水库,记得是在大河公社,在坝头起。那是夏季去的,每天挖土,推土垫大坝。粮食由各生产队送去,临近秋季粮食青黄不接,旧粮吃完了,新粮没入仓,民工们一天三顿吃白面。一天三顿饭,每顿一个一尺长的大馒头,没有菜,很大的锅,一锅水,放一个冬瓜,熬一锅黄汤,,就像拉肚子的稀屎。每天吃馒头,喝冬瓜汤,吃的人愁眉苦脸,身上乏力。

      熬到了新粮入仓,送来了莜面,那天吃莜面窝窝,饭堂里挤的人山人海,上千人的民工,我低着头从人群的缝隙钻到锅台前,两手从笼里叉起一片莜面窝窝抱在胸前又钻出来,与工友们香的吃了起来,吃完饭觉得手指头疼,一看十个指头肚被烧起了皮。

      坝头起的冬天气温比其它地方低十多度,几乎接近东北的气温,一般的衣服抵不住寒冷,母亲给我捎去一条棉裤厚的能站起来,没法穿。我只能在寒冷中度过了冬天,接近春节才回了家。

      第二次出外工是公社组建的民兵营在东土拉村子挖战备洞。东土拉是距离公社西南二十多里的一个村庄。该村地形较高,远看像是山地,其实走到近前是几个垴包,因为海拔稍高公社就选择了东土拉战备基地。初到东土拉村子下着蒙蒙细雨,我和另两个人被安排到三间房的一个院里。年代久了忘了他俩叫什么名,他俩比我大,个高。夜里他俩睡两边,我睡中间。那天夜里没电,点着煤油灯,每人抽了一支自卷的旱烟,吹灭灯就睡觉。但是我总是睡不着,总觉得有人在头起站着数头发,我吓得钻进被窝蒙住了头。一直忐忑不安的熬到鸡叫了,那俩伙伴也说话了,他们说一夜没睡着,蒙着头出汗。他们说这房里有鬼,鸡叫了鬼走了,咱三个爬起来吧,于是我们都爬起来了。我们都说这一夜没睡成觉,尿憋死呀,咱们点着灯轮着尿。后来把灯点着,开了耳窗子,一个人站在窗台朝院子里尿,两个人看着,防止意外,三个人轮着尿完,一个劲的抽烟熬到天亮起床。

      起床后我们没顾上吃饭,就去找民兵营长,让他与村里协商换房,不换房就回家。民兵营长向村里了解我们住的房子的情况,村里人说两个月前那房里一个女人上吊死了,后来就没人住了,民兵营长与村干部协商给我们换了房子。

      我们挖的战备洞立筒有十米深,下面再挖横筒子,有时候顶子上面就塌了,人们也不懂得塌了会压死人。有一次我与一个工友靠着洞壁在抽烟,前面不远的洞顶塌下来很大一片,把电线也砸断了,洞里顿时漆黑,我爬着向前摸索,突然被砸断的电线电了一下,胳膊又麻又疼。我俩靠着洞壁慢慢寻找到了洞口,告诉上面洞顶塌了,砸断了电线。电工下洞接电线,我们也出了洞。战备洞挖到年底就结束了。

      后来看了地道战电影,回想我们挖的洞根本不行,十多米深的立筒子妇女儿童和老人下不去,没有防毒防水功能,没有撤退的阴蔽出口,假如被敌人发现洞口,那真是死有葬身之地。好的是战争没爆发,地洞没有利用上。

    【审核人:雨祺】

        标题:郭治涛:黑水河畔之十四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suibi/shenghuomeiwen/43594.html

        赞一下

        阅读记录

          关注美文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