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生活随笔生活感悟
文章内容页

渴望一场雪

  • 作者:天佑
  • 来源: 手机原创
  • 发表于2022-01-12 09:08:18
  • 被阅读0
  •   冬至已至,天冷晴,零星的枯叶随风扑落,簌簌作响。心像空气一样毛糙,想念一场雪,那干干净净的白,那飘飘洒洒的舞,会不会悄悄滋润了肺腑,安抚下浮躁?

      喜欢《你好,生活》中有一句旁白:“一点炊烟孤起,三两牧人,围炉闲话穹庐下,是为家。”严寒里,有什么能比得上亲情带给人的温暖呢。

      记忆里,小时候,冬天里最令我开心的事情,就是晚饭后一家人齐坐在堂屋里,屋子中央就地点燃一堆柴火,多为少烟耐烧的芝麻杆或豆杆。火苗闪烁,屋子里热气腾腾,把寒冷关在门外。火圈周围烘烤着全家人在雨雪天里奔走一天、踩湿的棉鞋,火堆里埋有小块的红薯,或是一把花生,几片馍片,屋子里溢满食物甜腻的香气。父亲常常一边用手臂支撑着潮湿的棉衣棉裤在火苗上方辗转烘烤,一边闲闲地唠着家常,问问学校里的课业、趣事,或埋头翻看几页已借来多天未来得及看完的“大部头”;母亲就着昏黄的灯光纳着鞋底,缝缝补补;我和弟弟趴在火堆旁边的矮桌上,快速而又认真地完成作业后,就在一旁嬉戏,有时候一起哈哈大笑,有时候不知不觉打瞌睡。

      这一幕曾温暖我无数个落雪的冬夜。清代文学家沈复写道:“雪夜里,生暖炉,促足相依偎,静闻雪落无痕。”漫长的冬日,若有一场雪,和家人围炉话家常,浓浓暖意消散了累积一年的奔波劳碌,融化了酝酿一年的酸甜苦辣。心头无积雪,不觉春已到。

      秋收冬藏,寒冬是人情绪最浓烈的季节,若低落则最低落。诗人张岱,在崇祯五年(公元1632年)十二月,住在杭州西湖。那一年冬天很冷,接连下了三天大雪。某天晚上,张岱身披皮衣,带着火炉,撑着一叶小舟独往湖心亭看雪。到了湖心亭上,张岱偶遇两人,他们铺着毯子相对而坐,一旁有童子正在煮酒,酒炉里的酒烧得滚沸。即使素未谋面,那两人也邀请张岱一起饮酒赏雪。当时“湖上影子,惟长堤一痕、湖心亭一点、与余舟一芥、舟中人两三粒而已。”满目尽是幽静深远、洁白广阔的雪景,令张岱顿生人生渺茫之感,可面前来自路人的真情热酒,落寞的心境也变得微热,不会饮酒的诗人,也不禁“强饮三大白”,借船夫之口,喟叹这一份相知:“莫说相公痴,更有痴似相公者。”

      雪景秀丽,撩拨诗意。魏晋时期,王子猷居住在山阴。有一天晚上,突然下起大雪。“夜深知雪重,时闻折竹声”,被惊醒的他,推开窗户,看着窗外的大雪诗兴大发,于是让仆人送来一坛酒。他在院子里边喝边赏,吟诵着古诗《招隐诗》。此情此景,如能再伴有悠悠琴声岂不更妙?这时的王子猷想起了老朋友戴安道,很想跟他对坐谈心,便连夜乘舟前往戴家。大雪纷飞,小船轻快,在天破晓时刻,王子猷终于赶到朋友家门前。他在门口站了一会儿,没有敲门,却甩甩衣袖掉头回去了。他淡淡地说了句:“乘兴而行,兴尽而返。”

      “何必见戴”的王子猷在路上完成了与老友的一次神交,洒脱转身。换一种场景呢?“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古人有多种赏雪的方式,但都会有茶酒作伴。若有一场雪,我们也可以像古人那般赏雪,约出好友,一顿火锅,一次烧烤,一场相聚。趁寒夜,炉火明红,一杯温酒,一壶热茶,两三知己,围炉夜话,忙碌了一年,心事不觉间已被消解。白雪映衬灯光暖,围炉饮酒不觉寒。

      明人吴从先的《赏心乐事》有云:读史宜映雪,以莹玄鉴;读子宜伴月,以寄远神。是说古人读书讲究季节、环境,下雪天就适合读史书。若有一场雪,霜露俱下,苔痕浮白,窝在被子里读些自己喜欢的书,读点和雪有关的文字则是极好的。

      可读《红楼梦》第四十九回。

      (宝玉)出了院门,四顾一望,并无二色,远远的是青松翠竹,自己却如装在玻璃盒内一般。于是走至山坡之下,顺着山脚刚转过去,已闻得一股寒香拂鼻。回头一看,恰是妙玉门前栊翠庵中有十数株红梅如胭脂一般,映着雪色,分外显得精神,好不有趣!

      以花寓人,妙玉如同梅花一般不与世俗为伍,独自在冰天雪地中傲然开放。她的才华如梅花一般暗香浮动,却更沁人心脾!宝玉踏雪寻梅,寻到的是一个被世俗不容的灵魂和一个内心深处在佛与情之间挣扎的美人。

      可读高濂《山窗听雪敲竹》。

      飞雪有声,惟在竹间最雅。山窗寒夜时,听雪洒竹林,淅沥萧萧,连翩瑟瑟,声韵悠然,逸我清听。

      冬已深,夜骤凉,雪落竹身,细碎作响,引人心绪悠远,物我两忘。

      也可读迟子建《额尔古纳河右岸》。

      我是雨和雪的老熟人了,我有九十岁了,雨雪看老了我,我也把它们给看老了,如今夏季的雨越来越稀疏,冬季的雪也逐年稀薄了。它们就像我身下的已被磨得脱了毛的狍皮褥子,那些浓密的绒毛都随风而逝了,留下的是岁月的累累瘢痕。

      文字像河水一样宁静安详。

      也可读三岛由纪夫《春雪》。

      想起那天雪花飞舞的早晨,即使翌日晴空万里,我的心里仍然不停地飘着幸福的雪花。那片片雪花仿佛都浮现出您的面容。我想您,希望自己能居住在三百六十天终日下雪的地方。

      场景与细节描写,交织成迷宫,笼罩住所有人。

      还有余光中的《绝色》,木心的《论幸福》,杜鲁门·卡波特的《圣诞忆旧集》,马塞尔·普鲁斯特《追忆似水年华》,金子美铃《积雪》,亨利·沃兹沃思·朗费罗《雪絮》,席慕蓉《溶雪的时刻》……日暮诗成天又雪,与梅并作十分春。

      冬天已至,春天就在路上。2021还剩下最后一个月,往事不念,未来不惧。和家人,围炉闲话,静闻雪落;和朋友,温酒煮茶,人间清欢;对自己,秋收冬藏,静养生息。纵然冰雪封冻,但我们依旧活得热气腾腾。

      你那里下雪了吗?

    【审核人:站长】

      本文标题:渴望一场雪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suibi/shenghuoganwu/7922.html

      赞一下

      网友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点击图片赞助美文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