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生活随笔生活感悟
文章内容页

卖菜的

  • 作者:天佑
  • 来源: 手机原创
  • 发表于2022-01-12 09:07:17
  • 被阅读0
  •   一

      她的发,潦草地蜷成个髻子窝在脖子后头。不听话的几绺,在头顶上弓腰塌背,稀稀拉拉携着些花穗子。脸上一条儿一道儿,是抹过的汗渍。她迎面拦住我,眼睛和嘴角殷勤地挂着笑:妹子,买菜不?

      我愣个神儿。

      这是广场里行人散步的小路,她怎么能进来卖菜?菜呢,我从头到脚将这中年妇女打量一遍,葱毛儿都没一棵,是不是人有问题?我没搭话儿,一闪身,继续我的晨练。

      “嘿——妹子,你等等。这儿,这儿呢。”

      我一回头,她似乎是用了魔法,把两个蛇皮袋子从旁边的灌木里变了出来,一边打开一边热切地问:买菜不?自家园子里种的,还有玉米,早起刚掰的,要不?

      我被玉米施了魔法,眼睛伸进袋子,绿棒子们挨挨挤挤,肥硕,健壮,头顶略干的穗子,尾巴新鲜的折痕,真是一群好玉米。

      她迅速捕捉到我不动声色的褒扬,半蹲下身子,麻利地掏出一个,两个,三个排在我面前,又从另一个袋子抖出一大捆绿得发亮的油菜,仰起头,眼睛里满是诚恳的期待:这个,一块钱一把儿,玉米,五块钱仨,你看,中不中?

      菜便宜,又新鲜,可拎上它们,还怎么晨炼?买了送回家去?实在懒得再跑一趟。

      “我……刚来,要跑步,没法儿拿…….先不买了。”

      她很自然地用笑掩饰了失望,低头将玉米们收回去,喃喃地说:“没事儿,我以后天天在这儿,想吃了就来。”

      立秋的清晨,露水很重,沾了湿气潮乎乎的蛇皮袋子,蹭到路边的尘土,滚上一层薄薄的泥浆。她半起身,两只胳膊合力一抡,鼓腾腾的玉米袋子就服服帖帖趴在了后背上。空出一只手,她又吃力地拎起青菜们,拖儿带女地趟进了灌木丛里。

      我看着她转身,搓了搓手,站着没动。

      “喂,那个拐角儿,就十字路口旁边,你去那儿,人多,菜好卖。”我突然补偿式地朝她喊过去,“走,我帮你拎一个。”

      “不用不用……城管的车刚从那儿过,不让摆,我就猫在这儿,他们找不着……”

      她回头给了我一个胜利似的笑,还狡黠地一眨眼,凌乱的髻子松松垮垮地沿着脖颈垂下来。

      我不知如何回应,也笑了笑。其实,我很想伸手过去,替她捋捋凌乱的头发。

      二

      去菜店的路上,正遇见她吆喝:菜花儿,菜花便宜了……

      我刚一搭眼儿,她右手从三轮车的前梁下一划拉,就顺在我身边刹停了。

      我又没说要买。她见我要走,急切地推着车贴过来:“三块钱一个,便宜了,买菜花不?”

      我摇了摇头。

      她继续挨近我,随手把棉衣的帽子摘下,口罩褪到下巴上,露出一张褶皱的核桃一样的脸。她眼睛里满满都是恳求的神色,微微地说:“就剩两棵,你买了我就能早点回家。五块钱俩,你看你要不……”

      两坨菜花从盖着棉被的筐子里摸出来,蔫蔫巴巴,又瘦又小,像个营养不良的娃。白网兜着的花朵上,明显都是擦蹭的锈迹。人家挑剩的,能好么。

      可她聪明地戳中了我的软肋。今天,是三九的第一天,是冷风烈烈的傍晚五点钟,是一个脚踩人力三轮车的老妇人和赶着回家的急切的心。

      我买,开心地买,痛痛快快地买:

      “大姨,我要了,你赶紧回家吧,多冷啊。”

      她感激的话我并没有挂在心上,看着老人家骑上车,一歪一扭满足地拧着屁股走远,我心里暖烘烘的。路过菜店门口,大喇叭正欢快地嚷嚷:菜花,菜花,两块一个,两块一个!

      我一看,那白净、圆润、水灵,发育饱满的大大大大的菜花哟!可,能跟我买的比么?

      我不屑地往前走,去远处水果店门口逛一逛,又看见了她!大姨正拽着另一个“我”,扬起褶皱的核桃一样的脸,神情恳切地重复:就剩两棵菜花,卖完我就能回家……

      我……忍不住笑了,又觉心酸酸的。

      三

      有一条街,我很喜欢,因为卖菜的老头儿多。

      菜多是农家小院儿里长的,新鲜,便宜!

      老头儿也多是农家小院儿里长的,朴实,大方!

      我就爱逛。买一块钱的香菜我也去,天晚了我也去。

      “大爷,这西红柿有点小,还三块钱!这一趟街都两块,两块卖了得了,我多买点。”

      我凑过去,两个煮妇正挑挑拣拣。西红柿的确很精神,我也没忍住:“两块卖不,我也要。”

      老头儿斜眼儿看着我们仨,搭在两条腿上的胳膊肘带着两只大手伶俐地往外一撇:“走走走,不卖不卖。这柿子,甜着呢!爱买不买,就三块!”

      倔老头!煮妇翻着白眼走得义无反顾,我留下了。我信他,甜柿子,能不贵么?菜好,就卖这硬脾气。

      买上一兜儿,半个都没多给,秤杆也不是我想的那样一撅,把秤砣顶得坐滑梯。

      回家,我赶紧洗一个咬一口,酸死了,换一个,换一个,都酸死了。

      我……亲大爷!

      四

      一行青菜里,一堆橙黄的早杏儿格外耀眼。

      卖杏儿的大叔掰开一个,让我尝完再买,先别问价儿。哟,看着都甜,柔软肥厚的果肉里缠络着细小的纤维,熟透了,浸过蜜汁儿一般。

      大叔隔壁卖茄子的大婶儿瞅了我一眼,现身说法:“我跟你说,他这杏儿,我昨天买的,那个好吃,早起一大筐,看,卖没了。你要来晚点,这也没了,多买点儿,好吃不贵……”

      侧面烘托是对正面描写恰如其分的补充!买就完了!尝了那是不信任!

      我敞开塑料袋,任凭大婶圆滚滚的胖手在杏儿堆里熟练地一抓一放,大叔也跟着一抓一放,满载而归!

      虽然没轮到我上手,但我心里有数儿。人家挑杏儿的手艺,指定比我好,都是卖菜的行家,那大婶儿,自己的茄子都没吆喝,帮着邻居赚生意,多热心!

      欢快地招呼一家大小,来吃早春第一颗杏儿哟!

      儿子说,杏儿咋没味儿?

      儿子他爹说,咋一点不甜?

      我尝,我再尝,清汤寡水一般,哪怕,哪怕你酸一点儿,也对得起你的“杏”名!

      暗暗挑个拇指,大婶,神助攻!

      五

      庄户人,地是天,菜是命,挣日子,容易么?

    【审核人:站长】

      本文标题:卖菜的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suibi/shenghuoganwu/7921.html

      赞一下

      网友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点击图片赞助美文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