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生活随笔生活感悟
文章内容页

马尔康的怀念(5)

  • 作者:傲晴
  • 来源: 手机原创
  • 发表于2021-11-24 00:37:02
  • 被阅读0
  •   格聂南线穿越后,在摄影师眼里,因为天气的原因,有些景区是不能去了,比如措普沟。但如果直接原路返回,就实在是太浪费川西北的大美了。

      过去的我,每次来这边都要去马尔康,现在更是特别的想,因为除了别样的风景,这里还有我永久的怀念。于是我竭力向没有怎么来过川西北的美女们渲染梭磨河大峡谷及红叶的壮美,竭力推荐刷金寺舌尖上的酸菜饺子,以及阿来笔下的卓克基土司官寨的宏伟及藏文化悠久的传承……目的就是,串掇大家绕行几百公里来到马尔康。

      于是,我们绕行出一条看起来非常丑陋的旅游线:巴塘——理塘——新龙——甘孜(县城)——炉霍——马尔康(卓克基)。

      一路的景色还是记忆中的老样子,虽然我很疲倦,但还是不想闭上眼睛休息,还想欣赏这一路的美景。那些碉楼、藏寨、牛羊、寺庙、吊桥等等总也看不够啊,它们依然像我第一次看到的时候一样感动我。

      终于到了马尔康。今日的马尔康已不同过去,变得更大更时尚,城里已经看不到一点藏区的民族特色了。

      因为是路过州城,我努力搜寻着曾经住过的政府招待所,努力寻找着刘华同学曾经招待我们吃过藏餐的步行街,还有马尔康中学,还有梭磨河上的桥梁和河边的步道,以及那些所有留下我们身影的地方。

      是的,这一切都还在,可是刘华没有了。

      这样一路行来,过往的一幕幕浮现在我的眼前。

      读大学的四年,我们是最好的朋友。我们一起学桥牌玩桥牌,甚至参加数学系、班级间的比赛,我们一起学吉他玩吉他,从弹唱到民谣到古典。最后一学期的时候,下午基本上没有什么课,我们经常和李彦康、袁慎明等同学跑到茶店子打桥牌。在他离开学校出发去阿坝州的最后一个夜晚,我是唯一一个为他送行的同学。就是那个晚上,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算改变了他人生的走向。在阿坝州招待所,晚饭后散步,无意中碰到我初高中同学蒋**的表哥卿**,我们很早就认识了,在川师大也有交往。他是川师大中文系的,与刘华一样是申请援藏的同学。“同是天涯沦落人”,彼此相谈甚欢,他说,他是准备到西藏自治区文联工作的,问起刘华同学,刘华说准备到阿坝州最艰苦的若尔盖县去教书。卿同学听了后,沉默了一会儿说,你是敬光的好朋友,我就直接说了,既然阿坝州已经非常艰苦了,那又何必又去阿坝州里最艰苦的地方啊,若尔盖都挨着青海了,不仅偏僻,而且人口稀少,海拔又高,而且基本上是藏族,可以肯定的是,无论生活还是工作,你会不习惯的。这是一辈子的事情,一旦分定了就很不容易改变的,希望你再次慎重考虑考虑。如果是我,我就选择去阿坝州州府所在地马尔康,或者去离成都更近的汶川县,再具体点,就是去马尔康中学,或者威州师范。听了这一席话,我们都有当头棒喝、醍醐灌顶的感觉,都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就是不知道是否来得及,跟谁表达清楚这个意思。卿说,现在,马上,就跟这次带队的州领导说。我犹豫着:如果他不同意呢,如果他没有这么大的权利呢?卿说:现在到处都要人,只要有文凭,“三不要”都可以去攀枝花、克拉玛依等地方的,不要怕,大不了就说,如果不同意,我就将重新考虑自己的工作。于是,我陪着他庚即来到带队领导的房间,刘华同学简单明白地表达了自己对工作地点、单位的意向,希望得到领导的同意和理解。领导也很耿直,当场表态:去威州师范要经过组织部批准,他做不了主,去马尔康中学的话,他现在就可以答应。于是,刘华同学就在马尔康中学工作直到去世。

      他在这里恋爱、结婚、生子,由普通老师、骨干教师到学科带头人到准特级教师,由教研组长、年级组长到教务主任,后来,因为总感觉脑供血不足、头昏,怎么检查都找不到原因,为了不影响工作,他拒绝升职的同时也提出了辞职,最后只教一个七中网班的数学直到去世。

      从他的经历里,任何普通人都能够发现自己的影子,人人都为他的英年早逝唏嘘不已。

      实际上,他的脑供血不足也是他的意外死亡的原因所在。那是2017年暑假的一天中午,肖队从他妻子的微信空间看到他们两口子游览郫都区三道堰的照片,就在微信里跟他妻子说,那是她的老家,每年都要去祭祖扫墓的,他妻子就跟坐在沙发上的他说起这件事,刘华说,是不是啊那么巧,说着说着,就从沙发上梭了下去,再也没有起来。送到医院不到半小时后,医生宣布他因心脏血管瘤破裂造成失血过多休克性死亡。

      从此,每当我想到他在生命的最后一刻都在念叨我们的时候就心如刀绞,情难自已。往事就一桩桩地浮现在眼前。

      我还记得,1985年我们工作后的第一个寒假,他们放得早一些,当他回德阳老家的时候,专门来金堂师范看我,带了那么多新鲜牦牛肉,我则带着他转悠金堂县城、三学寺、云顶山,会我的同学朋友,留下了许多珍贵的镜头,像老韩滩大桥,梅林公园,月亮岛等等,现在这些地方都物非人非,有些几乎消失不见了。

      几十年来,两家人相处融洽,我们的妻子也谈得来,孩子们关系也不错,曾经我们都有打亲家的意愿,怪只怪我家孩子紧都长不大,不懂事,唉。

      以前每一次到这边,我都会来马尔康,都要联系他,到他家里坐坐,摆些天南海北的龙门阵,摆些只有我们两个人的话题。有一年,他邀请我们去阿坝耍,请我们去吃正宗的藏餐,游阿来笔下的土司官寨、览梭磨河大峡谷,去黑水的达古冰川、百里画廊,去松坪沟、理县的坪头村、米亚罗,去古尔沟泡温泉……这些都早已写入了我的记忆里。其中最最深刻的,当数刷金寺的酸菜饺子了。谁能相信,在海拔3000多米的地方,在主要吃牛羊肉的地方,在藏族聚居的地方,能够做出来这么好吃的猪肉酸菜水饺呢。那用高压锅煮出来的水饺,饱满感口,正宗的酸菜味使人食欲大振,刷新味蕾。我推荐给了许多朋友,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人说不满意、不喜欢的。这次也不例外,就连对吃特别刁窍的王美女都一个劲地说好。

      是的,我们之间没有经历那种生死相许的、轰轰烈烈的友谊考验,有的只是和风细雨、平平淡淡的问候和联系,最多的就是些家长里短,就像人们说的淡如水般的君子之交,我们都没有为国家做出过顶天立地般的大贡献,我们两家也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中国家庭,我们就是路边的小草,就是此时天空忽明忽暗的星星,我们之间有的,只是任岁月流逝也不能冲淡的思念。

      夜深人静,我徘徊在梭磨河边,有笛声从土司官寨的碉楼上传下来,凄厉凌冽,旋律是《想你的夜》:

      初秋的天冰冷的夜, 回忆慢慢袭来

      真心的爱就像落叶, 为何却要分开

      ……

      就让秋风带走我的思念, 带走我的泪

      我还一直静静守候在, 相约的地点

      ……

      刘华同学,今夜,因为怀念,我可能又要无眠了。

    【审核人:雨祺】

      本文标题:马尔康的怀念(5)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suibi/shenghuoganwu/5665.html

      赞一下

      网友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点击图片赞助美文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