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生活随笔生活感悟
文章内容页

你是我那深爱着的前妻

  • 作者:维维安
  • 来源: 手机原创
  • 发表于2021-10-19 10:34:41
  • 被阅读0
  •   这天下午三点多,诗人作家北野接到了一位朋友的电话,对方是西海制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张继成。:“北野老兄你好,我是继成,听说你来西藏采风,约你吃顿饭”。

      “好啊,几年未见,也想跟你叙叙旧”,北野爽快地答应了下来。

      十月的林芝,美不可言,眺望四周的群山,茂密的植被层次分明,翠绿中裹挟着土褐色、淡黄色、灰白色,最耀眼的当属歌声中的“高原红”。

      在一条宽敞洁净美丽的街道旁,一家大红牌匾高挂的酒家映入眼帘“齐鲁美食园”,二楼一处雅致的包间有声音传出“北野老兄,几年未见,你还是那样精神矍铄,怎么样,高原反应能吃得消吧?”张继成关心地问候几句。“呵呵,高原反应可不是唬人的,刚下飞机时没觉得太大不适,坐车去拉萨市里,麻烦就来了,腹中翻江倒海呀。”北野神情无奈地答道。没等张继成开口,接着又说“这不第二天下午高反现象就偷偷溜走了,我在拉萨游览了大昭寺、八廓街、布达拉宫、纳木错湖,之后也没有休息,马不停蹄赶来林芝喽,哈哈哈!”话毕,摇晃着被张继成紧握的双手开怀大笑。

      二人结束寒暄相对入座,不多时,身着五彩缤纷藏装的女服务员,身材窈窕、娇颜动人的出出进进,偌大的桌面便被鲜亮多彩的佳肴给占领了。

      三循迎宾酒过,张继成双眸含露。

      “北野兄,前不久我见到前妻了,”语调有些凝咽。

      什么?见到前妻?怎么可能?张继成的前妻五年前因难产而逝,产下一女安然无恙,当时他商务在外,未能守在爱妻身边,至今他还悔怨不已、遗恨难缱。

      “你不是在说醉话吧?见到白媚儿,是梦里还是鬼神?”北野惊骇地问。

      “不!不是梦里,也不是鬼神,是仙!千年白狐仙女,我的白媚儿。”张继成坚定不移的回答。

      此时的北野满脸的疑惑,狐疑的双眼看着张继成。

      “老兄我们接着喝,我说你听。”张继成开启了叙述模式。

      初秋八月,张继成带领助理童欣欣、采购部经理蔡友德、司机郑强,一行四人驱车长白山地区采购药材。初秋的长白山,气候虽已渐寒,却是景色宜人。由于张继成 是这里的老客户,人脉广,商务采购指标很快完成。助理童欣欣去长白市与数年未见的大学闺蜜相聚,几位男子汉想法一致,干脆就去了长白山览胜,运气好,说不定会碰到老山参一类的宝贝。几人行至雪山下方半山腰的一处原始森林中,突然发现前方几十米远迎面走来一位身材魁梧、膀大腰圆的猎人,双方在距离十几米的地方,都下意识地停住了脚步,双方互相打量着。几人看向猎人左挎右背,似呼收获不小。猎人也是错愕不已,冷眼盯着面前几位不速之客“我是巡山护山员,你们是干什么的?”巡山人带着不怎么友好的语气。

      听到质问话语,采购部蔡经理向对方介绍了几人来长白山工作之余游山玩水的情况。听过各自释疑,双方打消了戒备,又都迈步靠近。这时只见巡山人右肩背一付雪白粗绳网兜,里面竟然装着一个浑身通体洁白,两眼、鼻子构成三角形点缀着三点黑,白黑分明的稀有仙物——银狐!

      张继成几人此刻顿感震撼与激动,千年白狐,人间少有,欲想面首,终生难求。这是在梦境里神游?还是在仙境传说中?

      就在几人目瞪口呆的时候,“呦呦、呦呦呦!”本是萎缩在网兜中的白狐,打破寂静,狂躁地扭动着身躯,朝着张继成使劲嘶叫,暗淡的双眼,瞬间流出两行晶莹的泪珠。此刻,张继成从迷茫震撼中清醒过来,眼前闪现着前妻白媚儿的一颦一笑,他几步走近白狐:“你,你,难道你是我那深爱着的娇妻媚儿?”急切地话语在林中回荡。

      听到这久违了却又熟悉的声音,四肢颤抖的白狐连连点头,两行情泪更是不停地洒落。在场几人无不有坠入云雾山中的感觉。巡山人不经意间把网兜脱肩放在地上,手还是攥紧网绳。

      端详着比自己小一些年龄的巡山人,张继成有些慌乱的问:“兄弟,你打算怎么安排这只白狐?”

      情况呢是这样的,常常有商贾大佬来我们这里收购奇珍异宝,白狐千年难遇,实属奇珍,卖给他们,至少也值个十万二十万的。巡山人做了直言不讳的处理说明。

      这个白狐是我五年前逝去的爱妻,名白媚儿,她是千年狐仙,并没有真正的死去,她是抛却尘缘回归了大自然,现在请求你把她让给我,我要把她带回家中团聚,家里还有她走时留下的一个聪明伶俐、活泼可爱的五岁女儿,我这有一张银行卡,里面有五十多万,密码是卡号的后六位数,赠送与你,以表谢意!张继成也向巡山人诚恳的做了解释。

      沉默,寻思,寻思,沉默。大约过了三分钟,“她是我用雪地暗套捕获的,身体没有受过伤,只是被惊吓过度,静养一下就灵动如初了。既然你认定她是你的前妻,我不是什么恶人,成人之美还是懂得啦,那就送给你吧,何况你还给了那么多钱!”说着接过银行卡,朝着山下走去,不一会儿就见不到人影了。

      获得自由的白狐,没有一丝犹豫,狂热地把张继成扑坐在地上,抱着他的脖子,疯狂的亲吻着他的额头、脸颊、嘴唇,仿佛要把丟失了千年的爱吻一下子补回来。张继成是个能干的实业家,也是热衷于文学艺术的爱好者。此时,他的脑海中翻涌着记忆中的美文,一幕爱侣情感对话的剧情开始上演:“千年时光,在淡若轻痕里孤独地等待,一转身交错的一次回眸中,轮回的身影终于飘入了眼帘,霎那间,思泪仰面,千般滋味袭上心头,一滴滴孤吟的清泪,从浸湿的眸子里流出,蓄积的疼痛,任冰冷地弥散,偶然的重逢,无语缠绵。”

      “你没有死,你不会死,你是千年转世的银狐仙。你与我相爱相伴整十年,为什么你绝尘而去,留下我与女儿彻夜难眠”……

      “抹不去满怀的相思,轻轻声声紧呼唤,再也是不愿放弃宿世的情缘,眉间的一抹温柔,如烟雨的缱绻,只想为你洗衣添茶,煮酒执扇,好想为你跳一支舞,留恋的深情,纵然是成河,寂寞成殇,仍想握住这仅仅有的缠绵”……

      “只可叹,我们尘缘已了,天意难违,终将分手两世界,痛苦相思在天边”

      ……

      “老板,我们该怎么办?”正当人仙陷入爱河难以自拔的时候,蔡经理略显冒失的问了一句。

      什么怎么办?张继成从犹如梦幻般忘情缠绵中走出来。

      “就是白狐,白媚儿嫂子的事情啊!”蔡经理又说。

      “带回家中,倾情敬奉。”张继成不加思索地说。

      “ 恐怕不妥,老板。家中黄俏俏新嫂嫂能容得下吗?会危机家庭和睦的。”一边的司机小郑赶忙插了一句。

      听了几人对话,张继成怀中的白狐挣脱出来,抬起右前肢指了指远处的雪山,发出“嗷嗷”声音,好像在说:“我们十年尘缘已了,我很知足,我还要千年孤独,千年修行,千年等待,等待下次的轮回,芳心再许。”

      看到白狐的举动,仿佛,亭亭玉立,衣袂飘飘,清雅逼人,冰清玉洁的白媚儿在眼前起舞。

      张继成最后把脸贴在白狐的脸颊:“

      媚儿,遵从你的意愿,安心修炼去吧!”

      张继成的叙述噶然而止。

      半晌,北野没有听到下文,就问他怎么不讲了?张继成说讲完了。北野说结果呢?

      “送她回雪山了,我想邀请你明年秋天陪我去那片森林探望。”

      “好!我一定陪你去。”

      2021.10.17

    【审核人:凌木千雪】

      本文标题:你是我那深爱着的前妻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suibi/shenghuoganwu/4080.html

      赞一下

      网友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发布者资料

      维维安 维维安
    • 会员等级:驻站作家
    • 发表文章:76篇
    • 获得积分:640分
    • 访问Ta的个人空间
      给Ta留言 加为好友

      点击图片赞助美文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