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原创文学杂文精选
文章内容页

《第99次回眸》,到底在回眸什么?

  • 作者:唐风汉韵
  • 来源: 原创
  • 发表于2021-11-17 21:32:38
  • 被阅读0
  •   【题外话】:首先,请允许我真诚地说一句:久违了,逸飞,久违了,早就熟识或者新近熟悉的兄弟姐妹们!从五月份,老母亲住院查出晚期到现在,我内心所经历的完全不是语言所能表达的波澜!那种痛楚、绝望、无助复无奈的忧伤让作为儿女的我除了日复一日的东奔西走外,就是不由自主地暗然落泪……直到三四个月后,心情才渐渐从无法接受的阴影里慢慢走出——人在世间,还真没有什么无法接受的事儿,不是你接受不接受,而是你无可逃避!老母亲的心情渐渐稳定下来,我们兄妹的生活也回归正常。我迫不及待地回归逸飞,就好像学生向班主任履行销假手续……大约34万字的长篇小说终于在北方文艺出版社出版发行了,面对这个呱呱坠地的新生儿,作为孕育者的我总该说些什么。有些相熟的朋友或网友也不止一次好奇:“《第99次回眸》,好煽情的书名,你到底在回眸什么?”瞬间千言万语,却又似乎没有任何一句能准确地表达小说的意旨。如果非要让我用最简短的话语来概括,那我只能用两个字来笼统地回答——生命。如果句子允许再长一点,那就是——梦想,突围,爱情,最艰苦的岁月,最熬人的挣扎……底层小人物生命的故事。站在五十岁的门槛上,回望走过的路,是不是对人生和世相产生比较清醒或者深刻的理解?看尽千帆,对过往的喜乐悲酸会不会产生更接近真相的认识?但别误会,这可不是什么自传体,连自传的影子都不是!它就是一本小说,取材于生活真实,来源于身边你和我底层小人物的人生经历,通过艺术加工形成的小说。回眸爱情,十七八岁的男女那青涩真诚却又痛苦的初恋,那由朦胧渐次清晰的爱的觉醒,荷尔蒙支配下的生命激情因为某种因素而喷发的火山……苦也罢,甜也罢,那是生命里的第一次恋爱,第一次激情萌动。回眸突围,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农村少年考中专跳龙门的梦想,那梦想后面隐藏着的是突围,也可以说逃离,如果用今天的时尚词儿叫咸鱼翻身,叫逆袭。回眸亲情的恩与仇,最亲近的母女竟然成为一世的仇人,暗恋的情人竟然一夜之间变成了自己的表嫂,韦一巧前一天想把少女最洁白的羔羊呈献在情人面前,几天后就被恶魔夺去了少女的童真,而那恶魔竟然就是自己情人的亲戚……回眸心魔的产生,纠缠与救赎……最终能救赎么?到底要靠什么来救赎?站在五十岁门槛回望十七八岁,这三十多年的岁月里发生了多少生命的故事?小说讲述的不是“这一个”甚至也不是“那一个”,那是一个庞大的群体,一个特定时代特定背景下的生命群体故事。如果你真的爱好文学,这本书不妨一读,世上后悔药难买,但读这本书大概可以省过……附一个小章节,引领大家回忆一下当年考小中专的往事,尤其去学校大门看那贴在墙上的大红榜单,榜上无名,晴天霹雳是一种什么样的经历。(我到现在也没学会在逸飞平台怎么上传图片,无法分享图片,哪位朋友假如有兴趣可以搜索天猫《第99次回眸》,谢谢支持!)

      七月二十八日,那个令我忐忑却又隐隐盼望的发榜日子终于来到了。一大早,我头枕着胳膊,望着发黄发暗的苇子屋顶,脑子里成百上千的念头绞成一团乱麻,心脏跳得简直让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我扭头,目光歪向身旁暗黄色的石灰墙壁,终于决定要起身下床,可内心的虚空让整个身子被抽去了脊柱似的软弱无力,犹疑间,娘的声音从院子里传了出来:“赶紧起啊,今天不是发榜吗,赶紧去看榜啊。”我口里答应着,慢腾腾起身,胡乱吃了几口饭。爹还没有下地,坐在一旁的椅子上默默地抽烟,眼睛却时时地瞧向我,我低头,躲闪着爹的目光,把头几乎埋进了饭碗里。“去吧,看看也就放心了,早去早回。”娘还想说什么,但她的嘴动了几下,终于什么也没说。我推起车子往外走,身后又传来娘的嘱咐:“早点回来,你叔他们几个都在家里等你呢!”我当然明白娘的意思。如果考上,我一定会早点回来,本家的几位叔叔一定会在家里等我的,他们盼着我考上,高兴地喝个痛快酒——这对整个家族来说,都是大事情,我知道。阴天,没有风,厚厚薄薄的云把天空摊成一张发皱的黄纸,脏兮兮得像被岁月糟蹋得发了霉,我怀疑今天很可能又要下雨。我飞快地骑着车子,汗涔涔地从额上从脖子里流淌,我掀起背心,胡乱地擦了把汗,继续往前骑。不知怎的,离学校越近,我的心反而越紧张,忐忑、惶恐中隐着几分期冀,车子的速度渐渐慢了下来。过了这个村,就能远远地看到刷锅中学的影子了,那张红榜是贴在教室外的墙壁上么?那张大大的红榜上,会有辛梦远的名字么?我一边骑着车子,一边忍不住胡思乱想,这时,我远远地看见了老牛,他正从学校方向骑着车子赶过来。迎我么?好消息,还是坏消息?老牛满脸的汗,但他的眉目之间透露的欢喜无法掩藏。“考上了,你?”老牛点头。我的心更紧张了,我呢,我考上了么,可恶的牛三皮,你说话啊,为什么不说话!“我呢?”老牛的脸灰了下来,他摇头,叹了一口气。我的心猛地“咯噔”一下,像被什么东西猛地一击。我盯着老牛的脸,我怀疑这老小子开我的玩笑。可他脸上的神情不像玩笑。但我还是不死心,又问了一句:“没我?……真的没我?”老牛点头,面无表情地“唉——!”了一声,似乎想说什么,但终于什么也没有说。汗一下子窜了出来,一股凉意从腔子里向外透出来,我的身子不由自主地抖了一下,脑子里一片空白,一直燃烧在心里的那把火渐渐地暗了下来,最终完全熄灭,只留下一团灰烬堵在那里。我呆在那里,扶着车子,如一株被风揪扯着的无助的玉米棵子。“几个?”“全乡14个,咱学校9个……”全乡14个,刷锅中学9个,在这9个人当中,竟然就真的没有我!痛苦,懊恼,沮丧完全占据了我的心灵——我可是稳居全乡前三名的学生,很多时候我是第一,第一!怎么就能没有我辛梦远的名字,苍天啊!“她怎么样,她?”沉默了好一会子,我又问。老牛摇头,又是一声长长的叹息。我的心又是一沉,像石头沉在了黑暗的大海里——我不敢想象此时韦一巧的样子,她来看榜了吗?她一定会来看榜的,看完榜之后她会想什么?她正躲在某个没人的地方流泪吗?她会不会在哪个地方等我?如果见到我,韦一巧会不会扑到我的怀里大哭,还是板着冷脸责备我轻浮地闯进她的生命影响了她的学习?“我去看看榜!”“别去了,看了又怎样?万一遇到老吕你能说什么?别去……”老牛劝我——我知道他是怕我难堪,但他又怎么知道此时的我内心里的那千种不信万种不甘啊!我必须得去,让我亲眼看一眼榜单,亲自搜寻一下榜单上有没有我的名字。万一老师们写错了榜单漏掉了我,万一老牛看得不仔细落下了我的名字呢,不行,我得去!即使明知是妄想我也得去。我们调转身,推着车子,谁也不说话,默默地往前走。终于,我站到了榜前。红红的榜,大大的喜字,下面是一长溜黑黑的名字:牛波孟蝶罗蚕马尚啸余小红……我的眼睛一个字一个字地搜索,一遍又一遍地确认,生怕那茶碗大的字会被我漏掉哪个似的。没有我辛梦远,也没有韦一巧!我站在那里,一切如往日那曾反复做过的梦一样——人家考上了,学习和我差不多或者明显不如我的人家考上了,而我没有考上,成了最后的失败者!然而,事实和我所做过的梦却又不完全一样——我没有哭,没有梦中那样激动和癫狂,既没有撕红榜,更没有把它扯碎踩在地上。我只是呆呆地站在那里,眼里空洞洞的,脑子里空洞洞的,朽了的木似的,也许一阵风来,那朽木就会“啪”地倒下,碎成粉末,随风而去。我的泪终于还是流了下来。老牛没有劝我,他紧紧地站在我旁边,搂着我的肩膀,任凭我的泪水放肆地流淌。耳边,有别人的笑声,他们在庆贺着自己的胜利,也有同学和我们打着招呼,我什么也听不见,什么也看不见,我的心里,脑海里,眼前,只有那张大大的红榜,那红榜不像是贴在墙上,倒像是天上脏兮兮的云摊开了铺满整个天空,那榜上的每一个字每一个名字都像山峰崩塌了似的压过来,压在我的心口,提醒着我:“没你!没你……”刹时,红榜变成了马尚啸嘲笑的脸,变成了范子夫疯狂的挣扎,变成韦一巧幽怨而又悲酸的眼神……我两腿发软,心慌如风中的叶子,泪水不停地淌在脸上。老牛一步不离地陪着我,对着打招呼的同学微笑,摆手示意——他不想让我呆在这伤心之处,他不想让我包围在别人的欢笑里舔着自己撕开的流血的伤口。没有什么能比安静更适合现在的我,没有什么能比泪水更能抚慰受伤的心。站了好久,我像失去了灵魂的木偶,呆呆地立在榜前,可我的眼睛却时不时的四处张望。老牛当然知道我在张望什么,看我一动不动,他轻轻地说:“走吧,兄弟,她来过……早就走了……不会来了……”

    【审核人:站长】

      本文标题:《第99次回眸》,到底在回眸什么?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grwj/zw/5403.html

      赞一下

      网友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点击图片赞助美文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