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爱情文章 网络爱情
文章内容页

乡村记忆·雪野

  • 作者:水连山
  • 来源: 原创
  • 发表于2022-01-03 21:01:44
  • 被阅读0
  •   上世纪六十年代的农村,还保留着古朴的单一和简约——简约单一的生活方式,简约单一的农事生产。这种简约单一到了冬季,就连田野也一派萧瑟的单一了。再逢雪天,人们蜷家里,没有谁外出,也没有什么事要外出,何况路都是不通汽车的小路,此时的日子,就尤为单一了。可是有一次,十岁的我因病,需到邻村的公社卫生所去就诊,于是由舅舅领着,不得不踏雪出了家门。

      走过整个街道,出了村子,竟是完全一新的景象,皑皑的积雪,白净的天地,一色的格调,开阔净朗,很有气象。雪很厚,绿油油麦苗不见了,其他一切色调没了,可见夜里一直下得没停。而眼下,积雪反射着初晴的阳光,很有些耀眼,也或许,因病见不得强光,有一阵我不得不微眯了眼睛。那时候的农业,只有庄稼的种植,麦子和玉米轮番更替,一年一年,无数岁月都是如此,最多,间以棉花和一点够村人吃的蔬菜,再无其它,也就没有大棚支架突出碍眼的东西;那时候的村子,统一的砖墙瓦屋,偃卧在平原之上,远看环着一片蓊郁的树木,村子间隔着好几里地,彼此是不可相望的;那时候的寒冬,地里除了麦苗还是麦苗,麦地单一的相接,就连电线杆也没有一根。因而,这大雪之后,不乏磅礴的气势。积雪从脚下平展开去,一无所碍地绵延到远方。而那里,天地相交之处,形成了一道平而直的线条,即使这道很长的线条,也没有些微可以聚焦的突出物,真正将空茫和虚无,表现到了极致。落雪保留着夜里初始的模样,没有任何踩踏的印迹,除了风痕,除了源自地貌的微微变化的韵律——柔化了的更显美妙的韵律。这样一种韵律,在广阔的背景中,又使单一变作了繁复。空旷,寒彻,放眼不见人影,也不见了野兔、越冬的大雁和其他鸟兽。需知,那个年代,大地充满了灵性,年轻母亲般丰美,不仅草木庄稼随处保有自然多姿的风采,鱼虫鸟兽也留有各种身影和许多奇妙的传说。而这场雪,将一切隐没了,藏匿了。这样一种藏匿,这样一种隐没,在空旷中将持续数日,一直到积雪完全融化为止。周遭没有一丝声息,寂静在田野间弥漫,再沉落下来,就和积雪一样的厚重。往日里挖猪草,也曾有独处田野的时候,望着远处,想象中的声音是存在的,而眼下,一切,不只是踪影,连声息也深埋在了雪下。除了太阳,天空一色的广大;除了积雪,地面一色的广袤。两人踽踽行进其间,既感到作为主体的明显放大,也感到自身的无限渺小。

      单一而丰厚,简约而深邃,那个年代的乡村,不仅生活如此,自然环境也如此。它常于不经意间,以不同季节不同天气变化中极其鲜明生动的景致,给人以深心的触动和陶冶。可如今,几十年过去,一切大变,再要寻找那样的风貌,体验那样的感觉,根本不可能了。

    【审核人:站长】

      本文标题:乡村记忆·雪野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aiqing/wangluoaiqing/7586.html

      赞一下

      网友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点击图片赞助美文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