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小说吧小品剧本
文章内容页

【秋】自由的高度

  • 作者:欧阳梦儿
  • 来源: 原创
  • 发表于2022-09-21 20:17:21
  • 被阅读0
  •   (一)

      在阿春的记忆中,阿秋无论站着或坐着,看书或闲谈,身板都挺得笔直。那种直不是普通意义上的直,直得十分少有,直得十分奇怪,不论说话或做事,都恨不能把自己拉成一根直线,僵成一块钢板。在校的时候,阿秋是班长。毕业后,她又回到原来的学校教书。人们无法想像,阿春是怎样跟阿秋这种连说话声音都不拖一丝儿余音,不怒而自威的女生,发展成那种关系的?

      面对众人的猜测,阿春总是呵呵地笑,不置一词。阿秋也笑,神思悠远,目光尽头定格成一幅画。阿春跟阿秋什么关系呢?有时候,阿秋也这样问自己。

      阿秋只知道,自己是孤寂的。在B县借读一年,没朋友没欢乐。舅舅在B县教书,英语远近闻名。阿秋便从A县来到B县舅舅身边,补习英语。舅舅父母去世早,身世坎坷,造就了冷漠,不苟言笑的性格。因教学水平过硬,兼着初三毕业班的班主任职务。就因了这层关系,什么脏活累活,同学眼睛都盯着她。为了不让舅舅为难,阿秋总是身先士卒,不敢有丝毫懈怠。尽管如此,同学们还是背地里指指点点,窃窃私语。谁也不把她当朋友,什么话也不对她说。老师与学生,最常上演的是猫与老鼠的游戏。而阿秋,顺理成章,只能扮演人人厌之恶之的犹大。阿秋内心里流着泪,人前挺直着背。

      大考前夕,班主任舅舅用他无比灵敏的嗅觉,揪出了几对“地下情侣”。初中生早恋,结局很凄惨。写检讨请家长,长辈们苦口婆心,絮絮叨叨,絮絮叨叨,不但那份萌动的美好荡然无存,更无所谓隐私无所谓尊严。

      当余勇因冥顽不化,态度恶劣而将被开除的流言在班里传出之时,一种崇敬之情在同学们心中油然而生。大家不约而同,把怀疑与愤怒的目光,对准了阿秋。白眼、排诉、疏离、指桑骂槐,似乎谁,都可以居高临下,对她来这么一下。

      舅舅头痛,头痛万分。老师都喜欢学习成绩好的学生,余勇恰恰学习成绩好。余勇家境贫困,学习刻苦,这让困苦中长大的舅舅从他身上看到了许多自己当年的影子。舅舅痛心疾首,恨余勇不知升学才能改变命运的重要性。余勇不是马谡,而他武景阳也不是诸葛亮,他不舍得把他就这么“斩”掉。非但不斩,还要舍下一切,去救他。舅舅想出一个舍卒保车的法子,他说肖雪你升学反正也没有希望,你就说是你主动追求余勇的,好不好?肖雪说,不好。从办公室出来,肖雪立马申请了调位,再也不理余勇,表现得像个受害者。阿秋心想,我以前怎么觉得是肖雪喜欢余勇多些,主动些呢?原来这就是谈恋爱?多说几句话,小手拉一拉。是我太迟钝,还是认知角度不同?平时瞧着他俩有说有笑,无话不谈的样子,只觉得好美好美。

      余勇见肖雪这样,愈发狂放,高吟着“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提着书包,头也不回,永别了校园。

      英雄余勇,沸腾了同学们青春的热血,有人提议给学校写抗议书,一呼百应。抗议书写好,同学让阿秋第一个签名,阿秋提笔就签。心想,早签晚签都是签,为什么一定要分个先后?

      余勇走了,肖雪留了下来。抗议书交上去后,舅舅特别和颜悦色地给了阿秋几天假回家。脚没站稳,竹鞭子呼啸而来。原来老妈早收到老弟的长信,信里厉数阿秋的诸多罪状。阿秋分辩说,我没有跟人攀比乱花钱,这帐单只不过是我对未来做的规划,目的是把你给我的生活费从舅舅手里要回来。白日做梦,幻想一下也不行?学习上也没三心二意,他只说排名十五,怎不说七门有六们第一?名次靠后是英语缺考被记了零分。没参考的其余同学,都是参照平时成绩打的积额分。缺考不是逃避,是拉肚子,都拉脱水了,还是舅舅自己送我去医院的。不是我不注意个人卫生,全校同学都拉,医生说是病毒性的。我本来没拉,王军请我喝水,喝完水不到十分钟,我就开拉。王军是余勇的死党,一定是他害我。你问我为什么要随便喝别人的东西?我就要喝,就要喝!别说我不知道水有问题,就算有,我也要喝。我没有朋友,我需要朋友。我不想跟大家不一样。大家都恨舅舅,他自己小时候没钱读书,全靠自学成材,他就巴不得所有人都变成读书机器!大家都说他没人性,私下里总骂他。骂完又担心我告黑状,所以连我一并讨厌!我第一个在抗议书上签名,没想过是不是恩将仇报,只是觉得早恋挺好的,他们既没有耽误学习,也没有祸害别人。开除学籍,对于一个即将参加高考的学生来说,本来就属于……属于……天理难容!

      不分辩还好,一句“早恋挺好”、一句“天理难容”,把阿秋妈气得浑身颤抖,恨不得把眼前这个冤家的狗腿打断。阿秋被揍得死去活来,觉得舅舅简直太阴险,决定再也不跟他好了。

      (二)

      按规定,借读生要回到户籍所在地参考。阿秋收拾书本和行李的时候,大家跟没看见一样,眼色传来传去。去跟舅舅告别,舅舅也是淡淡的。抗议书之后,犹听舅舅跟他姐姐打电话。电话里说,姐姐你身体不好,子女都是黄眼狗,用不着舍生忘死供她们读书。女娃子岁数一大,思想就变复杂,大都是越读越笨,考大学基本没什么希望。

      阿秋再次挺了挺腰板,似乎这样就能不怕孤独和寒冷,凭添许多自尊和勇气。慢慢地,人们发现,阿秋长得实在稀奇,没有生理弯曲。行走时,上半身端着,晃都不晃一下。

      阿秋自己也别扭,总觉身上有许多无形的枷锁,令她动弹不得。去医院,医生看着X光片直摇头,嘴里念叨着:脊柱直化,颈椎直化,奇怪,怎么连肠子也是直的?他觉得阿秋非常具有科研价直,建议留院观察,看看到底是直肠癌引发椎体僵直,还是椎体僵直诱发了直肠癌。阿秋觉得生物学跟哲学怎么可能扯上关系,太玄乎,便拒绝了医生的建议。

      阿春和阿秋虽然是邻桌,倒也没什么交集。发生关系得追叙到几天之后——

      那天,可以说是落荒而逃的阿秋,等火车的时候,与阿春不期而遇。阿春故作潇洒随意地说,正好请假办点事,顺道送送你。见阿秋珠泪弦然,又说,其实我是代表我们班全体同学,大家都挺舍不得你的。阿秋不吭声,也不去戳破这个谎言。阿春拿出一个小本本,很认真地记下了阿秋的地址和电话。

      高考之后的暑假,阿秋收到了阿春的来信。阿春说,他捡到了阿秋等火车时随手写的小诗,哭了。他把这首小诗带回班里,有好几位也读哭了,争相传抄。阿秋脸红了,为这不是她风格的糗事被人知晓。小诗写得朦胧,忧伤、矛盾、缠绵。

      阿秋没敢回信,心里却会时时想起。想B县八中,那个善解人意的小男生。

      来年,阿春出现在阿秋就读的学校。他告诉她,他是为了一个女孩,才翻山越岭,跨县过省,就读于附近学校。阿秋的震惊与感动无以言表。此时的阿秋黑发如云,在这万男丛中一点女的理工学校,倍受宠爱,野蛮生长。

      阿春心里滋味如何,无人知晓。他告诉了阿秋一个女孩的名字,夸得像朵花。阿秋总算吃了一颗定心丸,能坦然接受阿春的友谊。偶尔阿秋问起他追妻计划进展,他表现乐观。只是,从头到尾女孩没有真正出现过。未知风景太多太美,由不得人脚步匆匆又匆匆。阿秋摇摇头不去想,那些疑虑便如春日丝语,钻到泥土里,消失无踪。

      (三)

      高中毕业后,阿春与阿秋失了联。听说,阿春落榜了。听说阿春去了广洲,进了女子集中营,摘得鲜花一朵。听说阿春深得一家医药器械公司老总赏识,升经理,买房子,生孩子,忙得不亦乐乎。

      那年阿秋遇难,手头钱紧。阿春主动联系,送钱上门。此后,每隔一段时间,阿春总要开着自家小车,万里奔袭,组织老同学聚会,喝酒、唱歌、埋单、送行。阿春身着白色休闲裤,浅紫的T恤衫子,阳刚、朝气,热情奔放。夜归途中,车坏,阿秋提议夜宿他老家新修的别墅。轻道晚安,各自安睡到天明。群里,在众人意味深长的起哄声中,两人微笑从容,坦然以待。

      转眼,已是2020。新冠以它莫明神秘而又凶猛迅捷的脚步,席卷全国。在认知有限,谈之色变之初,开车由广东经湖北回归的阿春,不幸与新冠秘密相拥。“不舒服”前,他照例呼朋唤友,约老同学喝酒划拳。病毒很快传给了他的父母、兄弟、亲人、朋友、乡里乡亲。幸而,新冠的可怕性一夜间家喻户晓。十分后怕的某老同学,黑了一张脸,在群里口沫横飞,骂阿春害人精,老鼠屎,明知危险还四处乱窜。

      刚下呼吸机的阿春,面色惨白,喘息着回了一句:“我的妻儿、父母、兄弟,也是生死两隔。何必?!何忍?!”

      阿秋在群里据理力争,骂人的同学覆手为雨,积极倡导大家为阿春捐物捐款,仿佛什么事也不曾发生,正能量满满。

      只是阿春,那个曾经的社交积极份子,深潜入海,再无一语。据说,出院后的阿春总也找不到工作;据说阿春投资了几笔生意,兄弟伙连吃带抢,欺他耿直轻信,隔行隔山,自然是骨头都不肯吐一吐的。

      (四)

      转眼2022,新冠全世界逡巡,不肯滚蛋。时间进入八月,连连四十几度的高温天气令人头脑发晕。一辆越野刮起满地灰尘,在阿秋面前停下。车上走下来两个人,一个是阿春,别一个,是阿春的“朋友”,他们是来播撒福音的——推削一款叫做“百年老鹰”的眼部产品。

      阿春身着白色休闲裤,浅紫的T恤,映衬得整个人灰扑灰扑,让人总是走神,去想失了水的腌菜。他脸上挂着久别重逢的欢喜,眼神却飘浮而涣散。

      老同学,上次听你说眼睛不好,我特意给你寻得一款好产品——刚寒喧几句,阿春直奔主题。

      我眼睛不好?我眼睛一直很好,怎么折腾都不近视,我还曾引以为傲,我怎么会跟他说我眼睛不好?阿秋很奇怪。阿春一口咬定阿秋说过。阿秋说,好吧,也许是看手机过多,有点用眼过度。于是阿春正式开始介绍这款叫做“百年老鹰”的产品。

      有用么?阿秋心不在焉地问。悄悄点开百度,满页骗局骗局的,触目惊心。

      网络上的话能信么?那是因为动了太多人的奶酪。老同学,你我是什么关系?如果产品不好,我能来卖给你?说真,刚开始我也不信。我朋友说没关系,送你一瓶,有效果再给钱。我老婆眼睛近视,你知道的。用了不到一个星期,眼镜取了。她说好神奇,皮肤也变好了。最主要的是没有副作用,它是由几十种货真价实的珍贵中草药研制而成。我弟弟,眼睛看手机太多,突然就瞎了,去了很多医院,没用。我说怎么办呢,就拿这款产品试试吧,经果你猜怎么样?一个月后,好了!……

      他告诉阿秋,他身边这位大神,短短两年时间,月收入已过十万。这个产品是真正的好,非常有市场,通过反复的论证比较,才敢向老同学推荐。你只要卖过一套,立马就能变成会员。推销出去一套,返你X,你的下家,下家的下家,也都变成你的组员,你站在顶端享受所有人的提成……

      没来由地,阿秋一下子想起了老杜《茅屋为秋风所破歌》:“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尽开颜。”一般悲壮油然而生。她笑问,怎么卖?阿春赶快取出一个很袖珍的小瓶子,一边往阿秋眼眶四周涂沫,一边说,你先试试产品,觉得好再买。我们主要目地并不是推销产品,我们是想大家身体都健康起来,共同致富。

      阿秋觉得胃有点不舒服,好不容易缓解的僵直症呈现出复发的先兆。忙打断阿春的话说,不用介绍,我买。阿秋本来想购买一套意思意思,阿春一直强调一次性购买五套才最划算。阿秋咬咬牙,五套就五套,权当报恩了。阿秋说,买是可以买,但一下子这么大一笔数额眼目前我还真没有。如果你们信任我,等过了这个坎我再给你——你知道我家情况,一个尿毒症,一个脑梗,长年长在医院里,今年因我母亲是教师,我老父连大病补贴也取消了……

      临走的时候,阿春和他的经理再三吩咐阿秋要多出去走动,拓展客源,争取早日脱贫。阿秋懒懒一笑,等等吧,等我用过,觉得确实有效再出去推销不迟,否则真的放不下这张老脸,张不开这张老嘴。

      阿春又拿出一些资料,让阿秋认真阅读,否则宣传吃力。阿秋扫了一眼,觉得不过都是一些自说自话,自圆其说,随手扔在一堆杂物里。

      阿春嗔怪地捡起宣传小册子,抚了抚,帮阿秋小心放在桌子上。压低声音对阿秋说,刚刚经理说我没有说服你。阿秋笑,确实,你讲得稀里糊涂,我听得乱七八糟。阿春有点小尴尬,说自己也是刚加入……

      经理忙说,你放心吧,效果很好的,不好也不来卖给你。我们只是想帮助更多人摆脱病痛,毕竟大家好了,才是真好。

      阿秋唇角浮起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其实呢,我的感觉就跟风油精,清凉油差不多。你看,成份介绍里有冰片,难怪。有一些话,我觉得在我面前就不必说了。我说过,不论有效没效,我都会买。我买是因为阿春,他是一个好人。

      经理是个聪明人,乖乖闭了嘴,忙着去下一站。

      (五)

      没过二天,阿春打电话来问效果。阿秋说忙着奔命,还没来得及用。阿春说阿秋太固执,凭她的人缘关系明明可以很快升经理的。阿秋问他战果如何,他说强子和兵哥借口很忙,面都没见。刘儿倒是很热情,但是他说他也正在研发类似产品……

      阿春十几分钟推销五套产品的消息不径而走。短短几天时间,阿春的大表姐,小表妹,堂哥,堂弟,纷纷热情洋溢地打电话拉家常。他们婉转而技巧地告诉阿秋,这款产品,虽说是护眼,其实对美白皮肤,除皱去斑都有奇效。不要仅局限于眼部,大腿小腿,手掌手背,甚至全身用起来,人生难得几回春嘛。

      阿秋心里默算了一下,如果当防晒霜来用,每天至少得花1000块钱。那自己每天起早贪黑省吃俭用老得更快死得更快。

      一周后,阿春问阿秋为什么还没出业绩。阿秋说等我多用段时间,有效果了,用事实说话岂不更好?第二周,阿秋说眼睛没有改善,不好意思宣传。阿春说我给你发了许多视频,一定是你用法不对。阿秋心想刚开始不是说用法特别简单,涂在眼眉四周即可么?后来又加了额头和太阳穴。现在耳朵背后也很重要,还得在头发里寻找许多穴位,真是够繁锁的。第三周,阿秋推说对产品了解不深,无法宣传。阿春有些恨铁不成钢。连声质问我发给你的视频为什么不看?我每次叫你参加讲座为什么不去?每天群会为什么屏敝?第四周,阿春听阿秋说“快用完了”,情绪激动地质疑阿秋没有按时按量涂抹,否则为什么五套还没用完?阿秋说,我真的每天有抹三次。如果一个月就把五套用完,半年一个疗程岂不是让普通家庭无法承受。

      (六)

      第二个月,阿秋把信用卡开通,提了一笔现,付了阿春推销的产品钱。阿春问阿秋产品用完了吗,阿秋没敢实话实说,谎称已经用完。阿春问效果如何,眼睛好了吧?阿秋说老实讲没多大效果,还粘巴巴更不舒服了。想了想又把后半句吞回肚子,补充说道,也许是个体差异吧,我用了确实没效。怎么会!不可能的事!不曾想阿春被火烧了尾巴似的跳将起来。阿秋说,我一直把你当我最好的朋友,我才跟你实话实说。它以前是不是叫“一只老鹰”?被举报多次后,改为现在的百年老鹰。如果真的是百年品牌,岂能轻易更名?

      举报?怎么可能!阿春的语气已然生硬。阿秋截了一张图发过去。微信群的顶部,正是不实推销,被人多次举报后公安部门的红字提醒。

      诽谤!诬蔑!我老婆亲自实践过的,她近视眼,现在连眼镜都不用戴了。我弟,我上次跟你说过,青光眼,医生都治不好,用完这款产品,已经看见了。我姑老花眼……

      阿秋苦笑,我说了,也许是我的个体差异。毕竟,任何一款产品,不可能包治百病。阿春可不这么理解。他认为阿秋是在讽刺他,语气越来越重,话也说得越来越难听。他说,你这人总是这样,什么都不信,什么都不好。视频教你怎么使用,你不耐心学;教你如何宣传产品,教程你不看。讨论会你不参与讨论,你到底想怎么样?

      阿秋诚恳地说,我怎么会不信任你呢?如果不信任你,我根本不会购卖。我讲的是心里话,我争对的也只是这款产品本身。你不觉得这跟传销差不多吗?如果效果真的这么神奇,为什么不去申请专利,国家医疗为什么不作为国药准字加以推广利用?阿春说,我知道你在网上看到很多小道消息黑这款产品,那是因为动了很多人的奶酪。这款产品为什么不走医药途径?因为我们不想让某些机构把钱挣了,你也知道他们的爪子有多深。我们更愿意亲历亲为,把福利撒向人间,与老百姓共同致富广结善缘。

      阿秋反驳:这跟申请专利矛盾吗?好,我们就说产品。很多人都反应,说这款产品用后,发粘发雾,你怎么解释?

      阿春说,这你就不懂了,正好说明产品起作用了,眼部的垃圾正在往外排出!

      阿秋拍手称赞:漂亮,貌似很有道理。很多产品人在出现不良反应时都这么解释。问题是好的产品是让人舒服的,不是让人难受的。排毒有个期限吧?一直用一直排?毒素既然已经大量排除了,后面照理就应当越来越清明了呀,总不见得一直用一直排吧?那我用这款产品还有何用?当然,他们还可以把责任推还给用户,用法不当,穴位不准,个体差异什么的。

      哐噹,从窗户外飞进一张人脸。阿秋定晴一看,正是阿春。阿春用一种怪异的声音,激动地说,我不想跟你这种人争。你说不好,为什么每年公司会创造出几十几百个亿的效益,并且远销国外市场?你以为我们只有一个微信群吗?很多很多!哪一天不卖出成百上万的产品?你自己坐井观天,偏要把无知当个性。我是看在我们老同学一场,关系不错的份上,知道你眼睛不好,家庭困难,想拉你一把,挣点快钱。你居然好心当成驴肝肺。我告诉你,做我们这款产品的,不说日行一善,至少是想把光明带向世间。你快乐,我才更快乐;我发财,我希望你更发财是我们公司的宗旨和理念……

      阿秋心里一痛,阿春,她最好最好的朋友,居然用“你这种人”来跟她讲话。她讶异地望向他,他的脸跌在地上,身子却以一种奇怪的姿势折在空中,就像一个人翘着二郎腿坐在一把椅子上——不同的是,别人坐在椅子上,他是“坐”在地上;别人用屁股坐,他是把脸贴在地面上。他翘着的那只腿,抖动着,传达出一种自由、自在,轻松适意的信息。

      窗外,大片大片的树叶,从树冠不断飘落。阿秋觉得,这些黄衫的老人,象极了善玩水晶球的吉普赛女巫。秋风吹,寒意起。阿秋忍不住一个喷嚏,舌头便不受控制地倾泄而出。好好好,百年老鹰,包治百病!我面前,你不用卖官样文章,微信卖货的我见得少吗?一个二个口若悬河。诓人钱财也就罢了,非要强奸人精神。以菩萨之名,普渡众生,恶心。我不明白,某些人是怎么想的。讨生活,想赚钱,不择手段,说起来大家都能理解。干吗当婊子,还非得立一座贞洁牌坊?!

      话语既尖酸又刻薄,阿秋自己都感受到了锋利。奇怪的是,那种畅吐后的感觉很不赖。微疼之后,一种如释重负,痛快淋漓的滋味游走在全身。她抬头想看看阿春的反应,看到的却是自己阿娜多姿的身躯——光秃秃的一根杆子。啊呀,怎么回事?原来,刚才那个喷嚏太急太猛,自己把自己的脸给摔地上了。

      格老子!把脸狠狠摔在地上,才是自由,才是大自在。阿秋终于明白了。

      秋风秋雨渐渐凉。

    【审核人:站长】

      标题:【秋】自由的高度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xiaoshuo/shehui/33910.html

      赞一下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发布者资料

      美文苑 美文苑
    • 会员等级:文学秀才
    • 发表文章:22023篇
    • 获得积分:454分
    • 访问Ta的个人空间
      给Ta留言 加为好友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