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生活随笔生活感悟
文章内容页

对不起【作家子音】

  • 作者:杨静
  • 来源: 原创
  • 发表于2021-07-12 16:18:18
  • 被阅读0
  •   我提起笔写下这个标题,眼眶周边的神经感觉隐隐作痛,内心充溢着阵阵酸楚。在此之前我并没有这么强烈的情绪想对我爸说“对不起”,直至我和女儿起了那次冲突。听到女儿不停地数落着我的不是,我甚是震惊。半夜醒来,我认真思量了昨天发生的冲突,内心感觉很彷徨。或许放在放大镜下我并不是一个完人,但出自自己女儿的口中,心中杂陈的味道令人沮丧。这也让我想起了许久不见的老父亲,我觉得我欠他一声“对不起”。

      父亲是个小学老师,在我印象里就剩下“严厉”二字,提起父亲我内心至今还有点惧怕。父亲给我唯一的好印象就是乐观,无论与人起了怎样的冲突,不要一炷香功夫他就能忘得一干二净。这些性格的形成与他年轻时的经历分不开,父亲很长一段时间里在旁的人看来是很“悲惨”的。我出生比较晚,对于父亲那段经历没有印象,他也很少和我谈起,准确的说是我很少认真地听他倾诉这些。后来舅舅说了些关于父亲的事情,我的内心还是被震撼到了。

      父亲曾和我说,那段时间他最怕的是去几十里外的桃水“打碳”(笔者注:用独轮车运煤),到了“打碳”的日子,前一天晚上肯定睡不好,脑海里会作各种假设。这个“打碳”不是一个人能完成的工作,父亲没干惯农活加上脾气火爆,自然没有人愿意和他组队,我能想像父亲那时的孤立无助。我始终很难明白,“打碳”竟然比寒冬里赤着脚修水库,反绑双手戴上高帽游街更让他难忘。舅舅说有一次我爸被押着批斗,他在人群里看得真切。父亲反绑着双手,两个民兵拉着绳子两头,越拉越紧,直到绳子扣进了肉里面,父亲那撕心裂肺的惨叫声,舅舅说至今难忘。我曾听母亲说,她知道第二天父亲要挨批斗,前一天晚上整晚睡不着,旁边的父亲却鼾声如雷。我至今无从得知父亲当时的心态,我想我应该找个机会问下父亲。

      每次我提到接父亲到广州,他总是摇头说,年纪大了,走不动了。前年秋天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来到了广州,也是这段日子发生的一件事情让我深深愧疚。妻子很爱整洁,个人物品分得很清,也在意这个,父亲以前并没有这个概念。父亲到了广州后,我把妻子的担心和他说了下,希望他能注意些。我记得清楚的一点是,我叮嘱他写的那些纸条不要随便贴在白墙上,可以贴在衣柜门上。父亲像个小孩一样聆听着我所说的一切,我当时并不觉得什么,现在想起来,内心竟感觉到深深的刺疼。父亲好几次夜晚上厕所忘记关热水龙头,整夜地开着,在妻子的抱怨下我专门和父亲说了下;还有就是父亲从外面进来经常不换鞋,我也说过他。每次父亲都是歉意地笑了笑说,以后记住了。现在回想起来,我内心真不是滋味,或许父亲今天的境况就是我们的将来。有一次很意外,父亲生气了,弄得我好尴尬。

      那天我从外面进来,不知什么原因我走进了父亲的房间,看到他正兴致勃勃地写着字,再一看,他把写好的字用双面胶贴在了白墙上。我不得不承认,当时我很冲动,大声的说了下父亲,父亲不甘示弱,就说不就一块墙壁吗?我意识到问题严重性以后就立马躲开了,父亲一直在嘟囔着。过了一阵子,我想去看下父亲情绪好点没,眼前的那一幕我至今难以忘怀。父亲背对着我猫着身子用湿毛巾在反复擦拭着墙上的墨迹和留痕。那时我很自责,我想起了我小时候做错事情以后,一边抽泣一边补救的情形。在我湿润的眼珠里,我仿佛看到了父亲抽泣的样子。当时我默默的走开了,就这样过了一段时间父亲回去了。

      很遗憾,我一直没有就这件事情和我父亲说声对不起。如今触景生情,我是真的欠父亲一声“对不起”。记得年前在养老院见到父亲时,他那开心的模样现在还在我脑海里,可想到那件事情,我越发的不安。我想我应该尽快找机会把这声迟到的“对不起”大声说出来,若父亲不在了,那将成为我一生的负疚。

      2019年2月23日子音于广州

    【审核人:雨祺】

      本文标题:对不起【作家子音】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suibi/shenghuoganwu/1881.html

      赞一下

      网友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点击图片赞助美文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