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优美散文节日散文
文章内容页

【八一特辑】庞彩霞:​ 八一节忆父亲

  • 作者:林翠华
  • 来源: 手机原创
  • 发表于2021-08-01 09:25:16
  • 被阅读0
  •   八一节就要到了,不禁想起我的亲生父亲,那个已经去世十一年的老八路……

      父亲是2010年腊月29那天去世的,我赶到的时候,他安静的躺在床上,脸色灰白,紧闭着眼睛一动不动,我拉住他的手轻声说:“爸,我来了”他喃喃地说:“你冷不冷?”我连忙说“我不冷,您感觉怎么样呀?”但是他没有回答,旁边的哥哥和弟弟说,父亲已经一周没说一句话了,这也许是回光返照。我去拿热毛巾想给他擦擦脸,听到二哥喊了一句,“咱爸快出不来气儿了!”我赶紧跑过去,听到他喉咙里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一样,呼噜作响,忙喊弟弟拿吸管给他吸痰,但是已经晚了,父亲瞬间没了呼吸,家里人哭声一片。

      他也许一直惦记着我这个不省心的女儿,才在我赶到时对我说了最后一句话。这么多年来,我经常在夜里梦到他,和生前一样慈祥而忙碌。我也时常想起他给我讲的当八路军时的战斗故事。

      父亲16岁就参加了八路军,当时还没枪杆子高,他虽然因为家里穷没有上过学,但是机灵能干,吃苦耐劳,很快就学会了骑马和双手打枪,成了一名被称作小鬼的警卫员。这一点有村里的一位叔叔可以作证,有一天在院子里闲聊,他对我说“你爸当兵的时候,可威风啦,骑白马,挎双枪,有一次趁着部队修整的时候,来村里看你奶奶,我们一群光屁股小孩子都跟在后面看他,稀罕死了。”

      父亲说,那个时候打仗很多,一个月打过29次战役。有时候刚打完一仗,正要吃饭,连长和政委说紧急集合,战士们立马精神抖擞的整装出发,跑步前进。有一次天都黑了,接到上级命令,有一个叫王高寨的村子被日本鬼子围剿,那个村子很大,村民们利用坚固的寨墙严防死守,伤亡惨重,他们连夜赶过去和装备精良的日本兵展开殊死搏斗,他亲眼看见副连长被子弹打中胸口,背起他走了没多远,人就不行了。他自己也被子弹击中了膝盖,最终这场仗还是打赢了。他讲这些的时候,我会禁不住用手去抚摸他膝盖处的伤疤。部队有时候急行军,几天几夜不吃饭不休息,照样作战。有一次他骑着马送一份重要情报,饿得头晕眼花,都快坚持不住了,在子弹的呼啸声中,看到路边有老百姓被鬼子追赶时扔下的半篮子窝头,他从马背上侧身伸手提起篮子,边跑边吃,顺利的完成了任务。

      父亲说起话来,声音洪亮,铿锵有力,他还会讲起指导员教他认字的事情,讲起我那当儿童团长的三叔被还乡团抓走活埋的事,讲起奶奶饿着肚子做军鞋的事。听大伯说,他在一次战役中负伤住进部队的后方医院,部队给办了军人残疾证。退伍后在矿山工作,养活一大家子人,还要兼顾两个姑姑的生活,时常接济她们。有一位家庭贫困的同乡回老家奔丧,要借用他的残疾证,可以免一部分火车票,父亲心一软就同意了,结果那个同乡回来说证给丢了。邻居都说父亲太实在,拿命换来的东西都借给别人。

      直到父亲离世,他也没享受过任何残疾军人的待遇,他那些亲身经历的战斗故事也没人知道,那个时候媒体不发达,连手机都没有,我也只是当故事听听。

      父亲一生正直善良,勤劳节俭,不畏权势、同情弱小,也很疼爱我,他那光辉的形象在我的心中一辈子也抹不去……

      时值2021年八一建军节来临之际,谨以此文来纪念已经故去多年的默默无闻的老八路

      ——我那慈爱的再也无法见到的父亲!

    【审核人:凌木千雪】

      标题:【八一特辑】庞彩霞:​ 八一节忆父亲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sanwen/jieri/2133.html

      赞一下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发布者资料

      林翠华 林翠华
    • 会员等级:站内管理
    • 发表文章:320篇
    • 获得积分:1476分
    • 访问Ta的个人空间
      给Ta留言 加为好友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