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东东
留言 | 短消息 | 加好友 |
 用户昵称:东东
 注册时间: 2024-02-08 07:57:06
 会员等级: 文学秀才
 空间访问:89 次

发布文章

最新日志文章列表

24.04.01

黄建平——简单近乎道

简便和普遍适用才是事物长盛不衰的不二法宝,看看曾经居家必备的电视机,现在的电器产品类别中最不畅销和最不被看好的应该就是它了,因为它近十几年来被肆意地滥用了,如今的电视机很多人都使用不了,更多的人嫌弃它的繁琐杂乱。它是被那些自称是营销大师们和那些急功近利的业者们,在自以为是的所谓杰出的延伸效应中所糟蹋

24.04.01

赵征溶——墓园

墓园,曾经的生命的聚息地,苍翠的松柏守护着一片碑林。中国自古即有勒石纪事、记功的传统,以彰不朽。最是纪念伟大业绩和重大事件的则为令人景仰的丰碑。这里聚息的多是往日的寻常百姓,并无伟业可言,而一块块碑一样的是纪念碑,是儿孙辈对他们先人的缅怀。墓碑上镌刻着逝者的生卒年月,漫长的几十年,却是历史长河的一瞬

24.04.01

王茂常——我爷爷

爷爷是出嗣给其伯父的继子,奶奶是家穷人送给老中医世家的养女。长大成人后的他们,在辛亥革命头年结婚了。爷爷长得英俊憨厚,老实巴交。奶奶长得温存俊美,做事随和,对人和气。二人婚后相爱如宾,男耕女织。奶奶总能夫行妇随,一家人过的和和美美。生活算不上很好,却平平安安,也就心满意足。以后的日子,我的两个姑姑与

24.04.01

刘国霞——烟叶

种植粮食收入不高,集体便种植起了经济作物——黄烟。山村十年九旱,所以烟叶从塑料薄膜底下的菜畦子中,移居到山地里的时候,是需要水分的。干旱之年,用两个铁桶,采用肩挑的办法,从比较远的山沟里,踩着不规则的山坡上的山石路,把极其不易挑来的两桶水,用水勺一勺子一勺子,细心地浇在刚刚培上土的烟苗,又怕太阳暴晒

24.04.01

张伊南——心中,有西安这座城

1983年,我八岁,上小学二年级。刚放暑假,我便和母亲一起,从洛阳回老家了。第二天,教中学物理的父亲,说学校近几天组织去西安旅游,让我赶紧回洛阳,准备去西安。我从小在外婆家长大,刚刚转学到洛阳一个学期。年少的我,对西安这座城市知之甚少,同儿时的伙伴在一起游戏、玩乐,其诱惑力和吸引力远大于去西安。因此

24.04.01

刘晓虹——新的一年写给岁月

按照过年的习俗,过年是最热闹、最隆重的日子之一,也是家长们忙碌的一天。许多地方有着一些不同的习俗。过年,首要的习俗是“掸尘”,也叫“扫尘”,“除尘”,“除残”,“打尘埃”。扫尘民谚说:“腊月二十四,掸尘扫房子”。北方叫扫房,南方叫掸尘。照民间的说法,“尘”与“陈”谐音,扫尘就有“除陈布新”的涵义,其

24.04.01

刘贯平——油菜花开

串串金黄的油菜花在蓝天白云下次第怒放,蜜蜂、蝴蝶在花丛中争相飞舞,一些不知名的昆虫,却在花朵间自由自在的爬来爬去,粘上满身花粉,骄傲地用前肢拨来拨去,可爱极了。如织的游客们,三五成群,拖家带小结伴而来,或漫步于花田间,或徜徉在花海中,尽情享受这诗意般的美景。在成片的花海前,那种铺天盖地的热烈,那种馥

24.04.01

张春秋——广场上那抹余晖

只是我不知道母亲是什么时候发现这座广场的,也许是二十年前,也许是十几年前,也许是一个暧阳初照的冬日,也许是一个艳阳高照的酷夏。总之,母亲与其他老人一样,在这座广场上,在这座广场上的任何一个角落,都留下了自己生命中一段十分宝贵的痕迹,这些痕迹也许还留在树下,也许还留在那些台阶上……如果我们经意地寻觅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