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人生哲理 人生格言
文章内容页

第一次,翻越二郎山

  • 作者:高帅
  • 来源: 原创
  • 发表于2022-07-31 12:07:00
  • 被阅读0
  •   □高帅

      上世纪90年代初,我在某部汽车团当兵。我们团一年的主要任务就是跑川藏线,为驻守西藏的部队运送战备和各类生活物资。川藏线全长两千多公里,沿途地质条件复杂,海拔高,气候恶劣,昼夜温差大。

      我入伍的第二年初春,就跟随连队上高原执行运输任务。初春的内地,已是桃花朵朵,春意盎然了。我第一次上高原,觉得很稀奇,一路上都是东瞅瞅、西望望,竭力想象高原与内地的不同。出发后的第二天中午,部队抵达二郎山脚下的新沟兵站。二郎山险崎雄伟,是川藏线的第一道天险。当时二郎山是单边放行,所以我们必须要下午才能翻过二郎山。但连长在饭前集合讲话时,告诉我们二郎山上可能在下雪,要大家饭后准备好防滑工具及个人防寒物资。我看着外面春光明媚,觉得有点不可思议,想着是不是连长忽悠大家。

      吃过饭后,我一个人在车边溜达。班长回来见到我这样子,就问我:“你的防寒衣物都拿出来没有?”

      “没有,这么大的太阳,应该没事,班长。”我轻松地说道。

      “你懂什么?不知天高地厚,连长会乱下命令吗?”一向温和的班长突然就变脸了。

      我见班长发火,觉得事情不妙,马上小跑着去拿衣物。出发后,班长一言不发,我也不敢发问。走了约五六公里,天空里飘起了小雨,一阵秋凉的感觉袭来。我不由得把车窗摇了起来。不一会儿,天空中居然飘起了雪花,又走了几公里,路边的积雪已清晰可见,天气也越来越冷,我不由得穿上了大衣。

      班长这时突然问我:“你会不会唱《歌唱二郎山》?”

      “会唱,班长。我高中时学习过。”

      “这个歌里反映的二郎山的凶险是真实的。你第一次上高原,不要想当然。高原气候复杂多变,一山有四季,十里不同天。你要多向老兵学习,要多向老兵请教。”班长语重心长地说。

      “谢谢班长。班长,看这天气,是不是过一会还得挂防滑链?”我小心地问道。

      “嗯,挂防滑链还算好的,可不要当了‘山大王’哟?”班长忧心地说。

      越往前走,雪越下越大,挂好了防滑链的车还是越开越慢,像蜗牛一样在山间行驶。我看着外面的漫天飞雪,不由得脱口而出:“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班长笑了笑,对我说:“有文化就不一样,出口成诗。”

      “班长,我们是铁的解放军,就应有这种豪情。”我兴奋地说。

      班长见我如此,笑了笑,继续开车赶路。

      走了不知多久,前方车辆停下来了。过了一会,连队通讯员过来通知,叫班长们到前面去。“你好好守住车,我去去就回来。不要轻易下车,你不知道路况,万一滑下崖去就不好了。”班长下车前叮嘱道。

      “好的,班长。”

      班长走后,我一个人呆在车里,看着漫天的飞雪,感觉整个天空都好像被冻住了,时空也凝固了,不觉有一丝害怕。但我转念一想:有连队、有班长,他们什么困难没经历过,有什么可怕的?我纯粹是杞人忧天!我不由得哼唱:“二呀二郎山,高呀高万丈……”

      “你娃还挺有闲情逸致嘛!”班长的话一下子打断了我的哼唱。我抬眼一看,班长回来了,雪也不知什么时候停了。

      “班长,前面什么情况?”我不好意思地问道。

      “连长刚才开了一个会,告知前方堵车严重。根据目前情况,今晚部队可能要露宿二郎山了。连长要求各班各车做好防寒保护,准备好防滑工具,随时随地准备排险,力争在天亮之前翻过二郎山。”班长面露忧色地说。

      我一听,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班长见我如此,不由一笑:“你第一次翻越二郎山就遇到如此情况,不习惯吧。你们现在比我们当年好多了。我当年开‘老解放’,车况不好,经常在路上抛锚,当‘山大王’是常事。现在车辆都是新配发的,各方面性能都很好了。这种极端天气也难得遇上一回,你应该感到幸运。你放心,连队早有应急预案。一个班长负责前后两台车,连长负责全部车辆,不会丢下一车一人的”。班长顿了顿,又关心地问道:“你这会饿了没有?车上有方便面、饼干,今晚也只能这样了。你今后习惯了就好了!”

      吃完热气腾腾的方便面后,我感觉不饥饿了,心里的恐惧感也一点点消失,看着这险峻的山路和遍地的积雪,我一时竟有些诗情画意的感觉。

      车辆继续走走停停,天色也彻底暗了下来,以至于全黑了。不知什么时候,一轮明月挂在了空中。看着纯洁的苍穹,我不由得脱口而出:

      二郎山的月

      悄然爬上山巅

      这漫天的清辉

      初恋着雪的皎洁

      勾画出祖国的脊梁

      还是边关冷月吗?

      不,这是最清澈的爱

      一半留在车队心底

      一半撒向远方

      又走了不知多远,前方车又停下了。从车上过来了一个老兵,给班长说前面有一个陡坡,上一辆车没操作好,打滑上不去,需大家去帮助推一下。班长叫我拿好手电筒,带好棕垫,走靠近山崖的这一边。我深一脚浅一脚地向前走去,不一会儿就气喘吁吁了,还差一点跌倒。到了前方,我一看已经有许多战友了,连长正在指挥,叫我们把棕垫铺在坡道车辙印上,然后叫班长上去驾驶车辆。大家在后面齐吼“一、二、三,起”,推动车辆前行。车辆也发出沉闷的声音,冲向陡坡。终于,车辆冲上了陡坡,大家松了一口气。紧接着一辆、二辆……车辆全部有序通过了陡坡。

      就这样走走停停,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们终于驶上了二郎山顶。望着天边露出的那一抹朝霞,红日也即将喷涌而出。“三军过后尽开颜”在那一霎,我不由得开心极了。

      自此以后,我随连队一上昌都,二下察隅,三至雅鲁藏布江,跑遍了川藏沿线。见证了怒江七十二道拐的蜿蜒,领略过东达山顶的寒风,遭遇过102道班风景绮丽下的凶险,更感受到了理塘稀薄的空气……

      进入新世纪,祖国的发展日新月异。前年,我有幸受邀回到老部队,看到连队装备已经换成世界顶尖的重载车辆,而战士们的个人防寒物资光品种都有十几样,与我们那时不可同日而语了。川藏线的路况、交通、生活条件也发生了质的飞跃。二郎山隧道,成都至康定的高速开通,缩短了我们与藏区的距离,以前我们跑川藏线,来回需要一个月,现在只需半个月了。这些变化,都见证着一个强大祖国的崛起。编辑:郭梦涵

    【审核人:站长】

      标题:第一次,翻越二郎山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zheli/renshenggeyan/23901.html

      赞一下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