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人生哲理 人生格言
文章内容页

另一种英雄主义

  • 作者:张大斌
  • 来源: 原创
  • 发表于2022-06-19 10:55:57
  • 被阅读0
  •   如果我要续写《红楼梦》,我就写《妙玉传》。如果在大观园一众女子中找人摆龙门阵,我就去栊翠庵找妙玉,喝她的好茶,听她说话,超凡脱俗。

      因为, 在曹翁笔下一众女子中,着墨最少而又特立独行的,只有妙玉。

      当然,《红楼梦》是万艳同悲的故事,作为十二金钗正册排行第六的妙玉,也不会有好的结局。

      但,妙玉的结局,被强人劫色而终,竟是那么让人挠心,抓狂,恨不得找人拼命而后快。比起黛玉,比起晴雯,比起大观园所有悲惨结局的女子,简直是过犹不及,无出其右者也。我看87版电视连续剧《红楼梦》,妙玉的扮相,那清纯,那高洁,简直让人想犯罪。比起大观园的裙钗,她的美是鹤立鸡群的。

      罗曼·罗兰说:“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认清生活本质的同时依旧热爱生活。”我想,妙玉是最配得上这句话的。

      书上说,她也是官宦子弟,富家小姐,只因家道中落,身子虚弱,便做了个带发修行的尼姑,鬼使神差空降栊翠庵。她的前生就这样隐去了,不念过往,不畏将来,似乎也是空门所需。

      妙玉从小被迫遁入空门,我不知道她心里有没有被抛弃的感觉,至少,她应该算是认清生活的本质了吧。但曹翁没有写她念一句阿弥陀佛,而是写她喝茶,弃壶,联诗。唯一的一次,脱离生活有灵异色彩的举动,是被迫做法寻找宝玉的下落,其实,她的做法和释迦牟尼的微言大义,也没什么瓜葛,不过是我们说的迷信而已,换作他人,如法炮制。

      现在我们来看妙玉对生活爱得有多深情,多执着,多优秀,多精致,多咎由自取不能自拔。第一个桥段,贾母一众人去栊翠庵喝茶。妙玉把贾母等人安顿好之后,便拿出自己的体己茶请黛玉、宝钗二人喝,当然,宝玉这个跟班也不得缺席。喝茶,是对茶的粗暴说法,在妙玉那里,应该叫品。品茶有许多讲究,不仅要好茶,好水,好茶具,还要有好的氛围。四书五经之外,茶圣陆羽有《茶经》。茶马古道上的茶,在日本形成一种文化,叫茶道,程式化得厉害。法国喜欢当街喝咖啡,顺便打望来来往往的时髦靓女。现在也不叫喝咖啡,俗、土,跟着叫喝茶,下午茶,打望就有了品味,有格儿。中国的文人墨客,都是茶人,留下许多关于茶的诗书画。最著名的,是东坡先生的秀口,张口就是:“从来佳茗似佳人”。但他们都没有妙玉对茶,那么极品。

      按理,妙玉的茶世界,应该是涧底拾荆薪归来煮白石。可是,妙玉竟然反其道而行之。妙玉用梅花上的雪泡最好的茶。黛玉因问:“这也是旧年的雨水?”妙玉冷笑道:“你这么个人,竟是大俗人,连水也尝不出来。这是五年前我在玄墓蟠香寺住着,收的梅花上的雪,共得了那一鬼脸青的花瓮一瓮,总舍不得吃,埋在地下,今年夏天才开了。我只吃过一回,这是第二回了。你怎么尝不出来?隔年蠲的雨水那有这样轻浮,如何吃得。”(摘自第四十一回)梅花盛开如火,可以点燃冰雪。那梅花上的雪,可是了得,不但冰清玉洁,而且,还晕染了梅花追魂摄魄的香气,用这样的水,和茶相配,其茶,岂不又添了一份了不得的香味。这还不够,还得用鬼脸青花瓮埋在地下,藏起来,让香气不得泄露。这又让我想起美酒的酿制来。我想,这样的茶,品一口,是不是也像美酒一样,唇齿留香,香到骨子里去了。

      可见,妙玉对生活的热爱,有多么极端!

      看官别慌,还有下文。妙玉在里间招待黛玉、宝钗、宝玉吃过体己茶,贾母等一干人在外面也喝过茶了,“妙玉刚要去取杯,只见道婆收了上面的茶盏来。妙玉忙命:'将那成窑的茶杯别收了,搁在外头去罢。’宝玉会意,知为刘姥姥吃了,他嫌脏不要了。宝玉和妙玉陪笑道:‘那茶杯虽然脏了,白撂了岂不可惜?依我说,不如就给那贫婆子罢,他卖了也可以度日。你道可使得?’妙玉听了,想了一想,点头说道:‘这也罢了。幸而那杯子是我没吃过的,若我使过,我就砸碎了也不能给他。你要给他,我也不管你,只交给你,快拿了去罢。’宝玉笑道:‘自然如此,你那里和他说话授受去,越发连你也脏了。’”

      列位看官,读到这里你我是不是都醉了。好一个洁身自爱的人,俗人喝过的茶杯都觉得脏了,不要了,幸好自己没喝过,若是喝过,就要砸碎它。你看这个妙玉,追求的是什么?释迦讲究的是空,神马都是浮云,世间一切法,皆梦幻泡影,一露亦如电。带发修行的妙玉,心中装的,是不容丁点亵渎的高洁与自尊,哪里有一星半点遁入空门的意思,内心满是对生活的极致享受。

      三五中秋夕,清游拟上元。这是第二个桥段。黛玉和湘云在中秋佳节赏月联诗,这是何等风雅之事,宝钗没来,迎春没来,就是十处打锣九处有他的宝二爷也没来,独独栊翠庵的妙玉来了,三人你一联我一联,趁这月朦胧鸟朦胧时,让思绪托着少女的衷肠,一路飞扬,直联到“寒塘渡鹤影,冷月葬花魂”这样的千古佳句,方才罢休。诗是附庸风雅之事,诗是托物言志之举。你看,独守青灯古佛的妙玉,不是看破红尘的偈语,满是对生活的诗情画意。

      纵有千年铁门槛,终须一个土馒头。在宝玉生日之际,妙玉递来“槛外人妙玉恭肃遥叩芳辰”的贺帖。虽然自称槛外人,给人的感觉她何曾迈过那道坎,连青春少年郎的生日都要来凑热闹,可见她入世之深,用情多狠。这是第三个桥段。

      那么,曹翁为啥要写妙玉这个角色呢?《石头记》是刻在石头上的爱情故事,是报恩还泪的生命轮回历劫,促成这场悲欢离合的因数种种,与妙玉有何相干呢?有人说妙玉是另一个黛玉,身世相同,容貌相同,性情相同,就连名字,都是玉。但问题来了,黛玉是为了宝玉而来的,宝玉也是为黛玉而投胎的。那么妙玉呢?即使和黛玉有诸多相同,和这场分崩离析的爱情过往又有何干呢?文中没有一丝宝玉和妙玉苟且的气息,妙玉是干净的,宝玉对妙玉也没有一丝邪念!有人说妙玉对宝玉有那个意思,那恐怕是他们自己有那个意思吧,宝玉和妙玉,可没那个意思。

      那么,曹翁创造妙玉这个角色何意呢?衬托。推动故事情结的发展。写尽世象百态,魍魉魑魅。黛玉的孤傲,在妙玉面前,那就不是个事儿。用妙玉在栊翠庵的场景,铺开另一层故事画卷,让各色人等,换装登场。曹翁要说的是:“欲洁何曾洁,云空未必空;可怜金玉质,终陷淖泥中。”

      呜呼,苦海无边,回头是岸。佛门大开,尽渡有缘。妙玉与佛无缘,她热爱生活,虽被生活打败,遍体鳞伤,却对生活痴心不改,不愧是罗曼·罗兰笔下的英雄主义。(张大斌)编辑:郭梦涵

    【审核人:站长】

      标题:另一种英雄主义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zheli/renshenggeyan/21819.html

      赞一下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