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人生哲理 美丽人生
文章内容页

【晓荷·奖】郁闷(微小说)

  • 作者:可言
  • 来源: 原创
  • 发表于2023-01-19 21:52:28
  • 被阅读0
  •   昨天,遇到一件让我很郁闷的事情,真不知道应该向谁诉说。

      大学毕业以后,一直没有找到理想的工作,好不容易进了一家培训机构,做内勤,也不知道什么原因,机构就停了,我又失业了。呆在家里,妈妈虽然不明说,但是话里话外我都听得出来:我这个年龄,不能呆在家里吃闲饭。其实,我自己比她更着急:二十多岁了,站在事业的起点,除了寒窗苦读十多年留下的看不见也摸不着的所谓的知识,其它一无所有;满眼望去,身边似乎也没有一个自己可以投靠的人;真的不知道属于我的路在何方。我现在算是想通了:什么理想、抱负和兴趣全部要抛开,什么面子和自尊全部放到一边去,赶紧找事做,至少要能养活自己吧。半个月前从网上看到这个菜店招聘收银员,也不管它多少钱一个月,先找个事干了再说,总比闲呆在家里强。

      上班的第一天还比较顺利,第二天我就遇到了麻烦。

      “我没有带手机,只能用现金支付了。”

      一位女士立在我面前,一阵压抑向我袭来。四五十岁的样子,脖子上的项链和耳根下面的坠子都很得体,不夸张又不失高雅。一条紫红色披肩很自然得搭在肩上,和她那紫色的上衣搭配得很好。眉宇间透着一股知识分子的气质。她递给我一张一百元的现金,我应找她五块多,但现金抽屉里没有多少现金(现在大多数人用手机支付,用现金支付的人越来越少,现金抽屉里面的备用钱也少了),我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张五元的,还有几张一毛的,递了过去。

      “你这个钱要换一下。”

      一个生硬的声音在说。她用两个指头夹着那张五元的票子,好像票子是从粪沟里捡起来的一样,五元的票子被捏住一个角悬停在空中,像一片即将离开树枝要飘落的,孤苦伶仃的残叶,又像一只被柠住尾巴悬在空中的可伶的小动物。钱的对角似乎有伤,在菜店强烈日光灯的照射下,也很明显。

      我有点慌,赶紧去现金抽屉里找五元的票子,但没有找到。我不知所措,茫然的立着。

      “像这样的钱,你们应该拿到银行去换的。”

      “是的,是的……”我一边应付着,一边在想解决问题的法子,整个脸到脖子根部都在莫名地发热,凭经验我知道自己的脸又不争气地变红了。好像我自己做了天大的错事。我不停地暗示自己:不要这么没有出息。但没有用,脸上似乎烧得更厉害。

      “你是收银员,应该懂财务知识的。”对方见我不好意思,没有丝毫的怜悯,反而越说越有劲。

      “我觉得你应该懂,但是我看你好像不懂。”不管她怎么说,我都不说什么,我希望能以我的沉默来结束这一尴尬的场面。想从自己的口袋里找到五元的票子,但是没有找到。我急得四处张望,像是丢了魂一样,那张五元的票子依然孤苦伶仃地悬在那里,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这样。我感觉周围的空气都凝固了,让人窒息。

      这时,我看到郝姐走进了店子,郝姐是店里的杂工,什么活都干,最主要任务就是在店门打开前,把所有的菜都摆好。红色制服外面套了个黑色围裙,把她那本来很壮实的身体包裹得稍显臃肿。整个人透出一股青菜被压碎后释放出来的味道,我和她还不熟,只是知道她姓郝,周围人都叫她郝姐。她给我的初步的印象就是大大咧咧,身体好,有几分像男人。郝姐进来瞟了那人一眼,然后目光锁定在我脸上。似乎觉察到了这里的尴尬。

      “妹子,怎么了?”

      “这个阿姨说那张五元的钱不行。”我象是捞到一根稻草,向她投去求援的目光。郝姐看了一眼还悬停在空中的票子。马上用左手从她围裙中间夹层里掏出一把钱,右手从中拣了一张较新的五元票子,直接向那个人伸了过去,但那人并不急于接这五元钱,还在一个劲地说她的所谓道理。

      “我是消费者,你们是运营者,你们应该去银行进行兑换,你是收银员。你应该懂这些,但是我看你好像不懂。”

      郝姐见她不肯接那五元钱,狠劲地暼了那人一眼,把钱放在柜台上,走了。

      这个人好像是找到了她理想的猎物一样,还在不依不饶的重复同样的话,眼睛不停环视店里,想引起更多人的注意。她的精力,已不在这五元的票子上,而是在她的这一番高论上,她希望有更多的人能听到她的很专业的说辞。一来显示他的专业性,二来可以进一步打击到我,打击像我这样已经投降缴械,没有任何防卫能力的人。这,能让她产生心理上的快感。面对这咄咄逼人的气势,我却只能不停的憨笑。上班前老板就有交代:尽量不要和顾客产生纠纷,因为一旦产生纠纷,不管谁对谁错,最后都会影响到店里的生意。要是我上班第二天就和顾客吵起来,结果是可想而知的。

      她爱怎么说就怎么说,由她去吧。再说,我自己的准备工作确实没有做好。她说的这些名词,什么“消费者”、“运营者”。我从来没有琢磨过它们的区别和联系,那到底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只知道自己只是为了讨生活,在这店里打工而已,难道我还是什么“运营者”。我更不知道,在钱的使用问题上,还有这么深的学问。我很想逃跑,恨不得有条地缝让我钻进去,我甚至连说对不起的勇气都没有了,或许说,说对不起的资格都没有,我只能一个劲地憨笑。我希望她尽快离开,但她还在重复着她的那些话,一边说一边环视周围。我依然保持着自己的憨笑;那人的脸上连一丝笑意都找不到,伊然像一个教父在严肃的说教。

      “你们是运营者,你们有这个义务,而我只是消费者……”

      我实在是听不下去,她说话的口气更是让我难以接受。我忍受不了这样的气氛了,赶紧拿起柜台上那五元钱,给那人递了过去,那人才肯接了钱,慢慢地走出了店门,像是收获满满的样子,嘴里还在不停地说着,留给我的却是满肚子的郁闷。

      从昨天到现在,我时刻都有唱那首老歌《爱的奉献》的冲动,里面的歌词写得多好呀,“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界将变成美好的人间”。虽不便大声哼唱,我就在心里轻轻地哼着。

    【审核人:站长】

      标题:【晓荷·奖】郁闷(微小说)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zheli/chenggongzheli/53927.html

      赞一下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