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人生哲理 美丽人生
文章内容页

官渡河,荡漾北国江南的甜蜜记忆

  • 作者:兰亭书香
  • 来源: 手机原创
  • 发表于2021-11-02 16:19:09
  • 被阅读0
  •   花时间和心思亲近一条河流,慢慢地就听懂她的倾诉,捕捉她的细腻情感,建立彼此的心路联结,纵然离开她的距离再远、时间再长,那条河依旧摇头摆尾鲜活在心中。每当夜深人静,看见她像母亲一样轻轻地走进房间,慢慢地贴近枕边,咬着耳朵诉说心语。这是流淌在生命中的河流,打小我就躺在她温柔的臂弯里,喝着她甘甜可口的乳汁,听着她波澜不惊的涛声,与她奔流不息的脉搏一起跳动,领会她殷切的叮咛。这条河就叫官渡河。

      官渡河是小潢河最顺畅柔美的一段音符。她敏捷地跳下大别山北麓的层峦叠嶂,一头扎进豫南低山矮丘和狭长平地的怀抱,一路上或九曲回肠,或轻舟直下,或金戈铁马,或轻歌曼舞,挽着塝墩塆园①的壮手臂,扯着畈洼冲寨②的瘦衣襟,拽着岗坡围店③的粗裙袖,搂着河湖堰坝的淡云烟。流过龙、虎山后,进入了开阔平缓的地带。她慷慨地敞开胸怀,用清冽甘醇的奶汁哺育两岸的勤劳子民。这一段的河面清澈见底,倒映着天光云影,流速迟缓缠绵,像如歌的行板。水滨沙白树绿,无垠旷野泼碧,多情鹊鸟吟唱,河中白鹭自在觅食,鸳鸯悠然嬉水,鱼鳖竞游沙底。缤纷四季是官渡河奉送的靓丽名片。早春二月,油菜花沿着河岸绵延伸展,人们高一脚低一脚地在霁麦青青的地里放风筝,而风筝们醉酒一般在天上飘摇着,最后一头扎进了油菜花的金黄里。孩子们光着小脚丫,踩着笑声,携着花香,不知疲倦地追逐春天。岸边白杨树的新叶在艳阳里闪亮,生动得像笑脸。一串串素净清香的槐花像淘气的村姑,冰清玉洁般倒挂在枝头上,等着春天来选秀。大片雪白的梨花在河边走着猫步,一场风雨过后,白雪就铺满了大地。蜜蜂们追逐着田野里涌动的紫云英花香。官渡河以繁华和曲线为美,像一条闪着光的花草蛇,正扭动着细蛮腰,由着性子在春天深处一路爬行。而最为人称道的是河岸四季的醉人色彩:暖春红桃、白李、菜花压弯了沿河绵长的风景线,炎夏黛山、绿秧、粉荷填满了两岸阔大的取镜框,爽秋白云、稻黄、金桂铺展开一望无际的丰收景,寒冬红日、白雪、灰兔勾勒出一派静美的素描图……儿时的官渡河向游人铺展开清纯美艳的人间画廊。

      官渡河自古就是“智慧之河”。儿时,后岗的同宗长辈当起了乡村播火人。夏日傍晚,当村办小学院里合抱粗的椿树上倒悬的一段钢轨被敲响时,他匆匆走出教室,从教室门外捎上预备好的秧耙,跑到自家的稻田里薅一会秧。直到半轮太阳沉到燃烧的河水里,他才急冲冲走出秧田,顾不得洗脚,拎上圆口布鞋,一路踩着血色残阳,径直来到塆中家访。他在池塘边的石条上洗脚、蹬上圆口布鞋,沙哑的鸭嗓音缠绕着躬着身子的柳树,学生听到他的声音,纷纷从柴门后闪出来,众星捧月地围着他,他一个个地询问作业完成情况,叮嘱孩子们要好好读书,不然,就对不起门前泛着文化和智慧波澜的圣水。他说,春秋时,大圣人孔子路过,还下到河里,撩起一捧清水,洗尽一路征尘,他的高徒子路曾在河边打听渡口。能一睹中国文化圣人的容颜,这条河有福啊!两个双籍进士司马光、苏轼都是在河北岸金榜题名的。少年司马光破瓮救友,成为家喻户晓的佳话。1083年9月,苏轼因乌台诗案被贬官,在官渡河岸边的净居寺小居,妩媚的波光抚慰了被贬谪的一代大文豪,真乃官渡河之幸啊……他叮嘱:“你们要以圣人为榜样,努力读书成才!”他突然收住话锋,一本正经地问:“呃,有谁知道这河名与‘官渡清波’的来历吗?”孩子拨浪鼓似地摇头,转而盯着他,他笑说,据清代两朝帝师胡煦之子、名仕胡季堂考证,此处埠口系自豫达楚的通衢驿站,从元代起,官府为了解决通行和公文传递问题,在此设立渡口和渡夫,因此而得官渡河之名。河北岸有楼名为“大观”,俗称之为“望水楼”。说到这里,他摇头晃脑,情不自禁地诵起了清代胡季堂的《官渡清波》:

      城南咫尺当官渡,利涉无须问浅深。

      云影四时潆水底,天光一色映波心。

      青陂野墅千村聚,彼岸慈航万众寻。

      试上大观楼上望,南山远黛翠来侵。

      他背完说:“你们记住喽,‘官渡清波’就打这儿来的。”此刻,他混浊的两眼突然熠熠生辉,似乎面前站着这群孩子中将来就有孔圣人、司马光、苏轼和胡煦……

      官渡河见证我苦菜花般的童年。我老家就在官渡河北岸上。河是我童年的中心,围绕着那一泓碧水,就是一抹青山、一片绿野、一头大水牛、两个女人和几个小玩伴。刚记事时,每天妈妈和叔伯大姐带着我和一群孩子,乐呵呵地赶着浩荡的牛群一起渡过官渡河。每当涉水时,妈妈总是让我趴在大水牛宽阔的脊背上,寸步不离地守护在我身边,叮嘱我说:“我儿莫怕,有妈妈守着你呢!”而大水牛既有灵性、也通人性,乖巧且温柔,从容镇定地驮着小主人,慢悠悠地蹚着漫过肚皮的河水,我明显地感觉到一股清水在撩着我的小脚丫,怪痒痒的,这让我很惬意。在妈妈的精心授意下,大水牛有意放慢脚步,还不时地回头瞥我一眼,唯恐让我受到惊吓。等大水牛爬到南岸的沙滩上,妈妈向河对岸沙滩上简捷地一挥手,大姐姐一声吆喝,一群黑魆魆的水牛、淡黄色的黄牛和乳臭未干的牛犊蜂拥着跳下水来,河里立即发出了“扑通”、“扑通”的击水声,吓得河里的鱼虾箭一般地四下逃窜,村里的男孩子们屁股蛋上一丝不挂,像是水猴子般扑进河里,他们前呼后拥,互相追逐着,不停地用小手拨拉着水面,争抢着打水仗,浑身上下湿透。不一会儿功夫,人和牛群都齐聚到银白色的沙滩上。牛群不停地抖动着身体,顿时,沙滩上水珠四下飞溅。妈妈和大姐姐清点了一下人数,沙滩上的牛群开始蠕动,自觉地排成一队,向河对岸的青草坡上走去。稍大一点儿,我和小伙伴们常在河边玩水,河面随着季节时宽时窄地变化着,只有一河清水的颜色永远不变,水绿得是那样的可爱,一直绿到人心中,沿河两岸都是银白细腻的自然沙,双手捧起沙粒,让绵软的沙缕一直从手缝里滴下去,直到细丝线断了,才肯松手,这成了那时温馨的回忆。

      官渡河馈赠童年丰盈的美食。河岸上长满了免费临食。小伙伴们发现长而尖的绿叶草时,立刻围拢过来,“噌”、“噌”地拔出几枝毛尖草,麻利地剥去外皮,把里面嫩绿的东西抽出来,一把塞进小嘴里,边嚼边赞:“喔,真甜,香!”大家正吧唧着小嘴,眼尖的小伙伴在草蓬间找到繁星般散落的野草莓,大家一起蹲下身子,像采摘珍珠一样拾起它,捧起河里的清水,用心洗净,一仰脖丢进嘴里,连声感叹道:“真酸,好吃!”河岸山坡上散布着野桑树,树枝上晃悠着一嘟噜一嘟噜的桑葚。小伙伴们笑嘻嘻地争摘着果子。很快细嫩而黧黑的手掌中堆满了桑果,到河边用水淘洗干净,美滋滋地享用,吃完一瞅小手掌,惊问道:“咋就变成紫红色呢?”大家在河边摘食拐枣、毛桃、野葡萄、野山楂、野板栗、野草根、灯笼果……只要不偷懒,小肚皮很快会被撑得鼓囊囊的。

      早晨或下午,水面上漂浮着灰云朵一样的麻鸭,河面覆盖着“呱呱”的鸭鸣,朝晖夕照下它们不停地拍打着翅膀,矫健的双腿划拉着波光粼粼的水面,贴着一河清水互相追逐嬉戏,想到它鲜嫩可口的肉质,我就忍不住流口水;河水中跳跃着密密麻麻的大青虾,摇头摆尾地游弋着大个儿鲤鱼、大大咧咧的胖头鲢鱼、抖动着大嘴巴的鲶鱼,穿梭着尺把长的青背大鲫鱼、急脾气的肥鳐子;水底爬动着几尺长的黄鳝、粗壮溜圆的泥鳅,最有趣的是那群油头滑脑的老鳖们,到了夏天,他们齐刷刷地爬到沙滩上,在水滨自觉地排成一长队,让又毒又辣的太阳舒服地晒着脊背,一听见岸边有脚步声响起,就呼啦啦地扑进河中,一眨眼就消失在水底。逢年过节,尤其是过生日,活蹦乱跳的鱼鲜就变成了香喷喷的美食,一股脑地摆上了桌面:美味可口的麻鸭、营养丰富的青虾、鲜嫩清爽的鲫鱼汤、秀色可餐的泡椒鲢鱼,尤其是四大名菜,如赏心悦目的香椿炒鸡蛋、口味地道的泥鳅拱大蒜、甘醇肥美的老鳖下卤罐、汤鲜肉嫩的腊肉炖黄鳝招我喜欢,一口气能吃得小肚子滚瓜溜圆。

      我欣赏爸爸在官渡河里捉鳖的绝活,更喜欢瓦罐卤鳖的味道。爸爸将一根细长的白尼龙绳固定在两块木板上,尼龙线上每隔均等的距离就拴着一枚明晃晃的小铁钩。他把从水塘里捞出来的蚌壳用力地一掰,只听得“咔嚓”一声脆响,蚌壳就一分为二地被掰开,他麻利地扯出壳里滴血的蚌肉,用剪刀将蚌肉剪成等分的碎块,又将蚌肉挂上小铁钩,马上闻到一股刺鼻的腥臊味,爸爸说:“老鳖就好这口!”他将小铁钩上缀满蚌肉的尼龙绳一字长蛇阵般撒在河面上,就雕塑般坐在沙滩上等待着,用金黄的麦秸草帽遮住火球般的日头。过了一会,就用一支带有铁钩的长竹竿挑起河中的一个木块,迟缓而有节奏地收拢尼龙线,每当看到尼龙线的小铁钩上晃悠着又大又肥的老鳖时,都会引发我的惊叫。很快笆篓里就会装满了贪嘴的老鳖。而妈妈早就笑眯眯地等在门前,从爸爸手里接过笆篓,熟练地将一个个老鳖剖开、淘洗干净、剁成大致均等的小块,加点油盐和蒜苗,放在油锅里爆炒一下,装入瓦罐中,然后置于灶台下的火灰中温火慢炖。大人们并不急于食用,而是到晌午才分享。这期间,最煎熬的是我,总惦记着灶台下的瓦罐,偏着小脑袋问:“妈妈,老鳖炖好了没,想吃!”在北京有一家出售这道菜的菜馆,门口连个招牌都没有,生意却好得不得了。我偶尔拜访一下,不是为品尝卤鳖的味道,主要是闻一闻扑面而来的馨香,听一听不含杂质的乡音,温一温官渡河畔的流金岁月……

      官渡河见证了我儿时的读书时光。我决定要用读书的办法,像当年的孔夫子一样趟过这条大河。一天早晨,我从自家晾晒场上扛出小半布袋稻谷,沿着官渡河南岸的沙石公路,三步一停五步一歇,挪了十几里地,气喘吁吁来到人声嘈杂闸山店的市场上。一位脸上漾着笑意的中年妇女听说我是要用换来的钱买书读,一把拉过我,在我的小脸上亲了一下,啧啧连声说:“乖,大娘支持你,给你赏钱!”秤完稻谷,她给了我几张簇新的毛票,临了还向我手心中塞了几个亮锃锃的钢镚,说:“孩子,赏你的!”我接过钱,窃窃地说了句感恩的话,一路前行,穿过西拐子鸡肠般的街巷,泥鳅般钻进人流,一路小跑来到了筒子街,看到离光山一高不远处的两层楼的新华书店,象是见到了紫禁城里的金銮殿一样,心快要跳出了胸口,很快我就站在与我一般齐的柜台前,踮着脚尖儿,盯着满架的新书,眼睛里直放金光,不知道要买哪一本好。一位蓄着波浪发、馨香四溢的女售货员乜斜着身旁的小顾客,但还是热心地请旁边的一位戴眼镜、清瘦、中等个儿的老师帮助我,那位老师抚摩着我的脑袋说:“这么小爱读书,将来会有出息的。”听了他的话,我的心里美滋滋的,这位素昧平生的人为我竖起了读书上进的风帆。于是,我顺利地买到了《新华小字典》、《成语小词典》和《唐诗三百首》等几本工具书。为奖励自己,我还用未花完的钱买了一只南大河林场产的鸭梨,那梨个儿大,圆溜溜的,份量足,汁液也多,那是这个世界上最甜的梨。回家的路上我美滋滋地啃着梨,心里却盘算着该如何去消化这几本书。那时,我要承担家庭的一部分生计,所能做是就是到官渡河岸边青葱的秧野的田埂上放牛。晨曦初显,我挽着裤腿,穿过草尖上挑着晶莹剔透的露水珠,两只小脚板踩着瘦弱碧绿的田埂,一只小手牵着勾在大水牛鼻子上长麻绳,让大水牛在芳草萋萋的田埂上悠然地啃着,另一只小手捏着小板砖般的《新华小字典》,在秧鸡的深情鸣唱中不知疲倦地朗读着;大水牛吃饱了,就躺在官渡河里惬意地泡澡,悠闲地晃动着长尾巴,扑打着叮咬它的一群蚊蝇,而我手捏枯树枝,蹲在细柔绵软的沙滩上,不厌其烦地翻阅着方正厚实的《成语小词典》,认真地写着里面的词条;在河畔打猪草时,小背篓里总要装着《唐诗三百首》,歇息之际,我依在小背篓上,双脚沐浴在河水中,振振有词地背诵着古诗名句,有时妈妈笑眯眯地出现在身后,我就央求着她:“妈妈,这句诗是什么意思啊,您教教我吧!”官渡河的潋滟波光清晰地映照着我弱小的身影,温柔欸乃的涛声忠贞地伴和着我稚嫩的书声,而水面上展翅翱翔的水鸟放飞我的诗和远方。

      官渡河时常勾起我对她的牵挂。上初中那会,在家门口的官渡河上修龙山水库。水库横在龙山和虎山之间,正掐住一河的脉门。周末时,我随民工送施工用料到工地,只见干涸的河曲人头攒动,风摇彩旗,机器轰鸣,电线杆上的喇叭群震得地动山摇,呈现一派气吞山河的气势。上学离开时,龙山水库已然修好。我登上山顶眺望,看到了孕妇似的水库碧波荡漾,水面闪烁着耀眼的金斑,点点飞鸟踪迹,道道青山黛影,水库俨然是捏在官渡河手里的一串湛蓝色的念珠,真是美不胜收。离开官渡河多年,总在打听她的情况。族兄在电话中哀声叹气地告诉我,曾几何时,官渡河变得破衣褴褛,千疮百孔,断流的河道上到处都是采砂点,河道深一块、浅一块,凹凸不平,河岸上没有护坡,到处可见养殖场、烧烤摊,挖砂船在河道上日夜不停地挖掘着,往日优美而曲折的河岸线不见了。昔日的望水楼遗迹尚在,但一川清水却没了。闻此言,我不禁为官渡河揪心起来。几年后见到出差的县领导,再次向他打听起官渡河来,他喜形于色地说:“嗬,现在的官渡河美极了!”原来,为管好这一汪碧水,县里相继成立了官渡河建设指挥部和管委会,从京城请来了高端设计院的专家,经过现场深入调研,重新对一带两岸三片区进行了全面的规划设计,筑起了坚固美观的防波大堤,建起了宽阔敞亮的沿河大道,充分整合空间资源,合理调配产业布局,使这条智慧之水焕然一新,古时的“官渡清波”再一次焕发了青春活力,又涌现出了“水巷阡陌”、“曲水芦汀”、“春耕秋实”等特色景点,官渡河已被打造成了名符其实的幸福河。闻此言,我怦然心动。眼前突然浮现一川河水,两岸锦秀,万倾阳光中绵延七彩花海,花丛中缕缕饮烟升腾,我的乡愁也扶摇直上。我心想,真该回去看一看了。

      注:

      ①塝墩塆园,指潢河两岸的村落。建立在山边的村落叫塝,建立在土丘上的村落叫墩,一般没有明显地理环境特征的村落叫塆(湾),而坐落在树林旁边的村落叫园。

      ②畈洼冲寨,潢河两岸的村落命名有鲜明的特色。地处平坦地带的村子叫畈或店,坐落在山凹的村子叫洼,依山边冲田而建的村子叫冲,周围有土或石的村子叫寨。

      ③岗坡围店,人们根据不同的地理特点,对潢河两岸的村落命名。坐落在岗岭上的村子叫岗,位于山坡上的村子叫坡,四周有水池或溪水围绕的村子叫围,而店(或畈)是指处于平坦开阔平原上的村子。

    【审核人:凌木千雪】

      本文标题:官渡河,荡漾北国江南的甜蜜记忆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zheli/chenggongzheli/4623.html

      赞一下

      网友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发布者资料

      兰亭书香 兰亭书香
    • 会员等级:驻站作家
    • 发表文章:112篇
    • 获得积分:614分
    • 访问Ta的个人空间
      给Ta留言 加为好友

      点击图片赞助美文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