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人生哲理 美丽人生
文章内容页

乐观地活着(散文)

  • 作者:鲁芒
  • 来源: 原创
  • 发表于2022-10-28 10:37:55
  • 被阅读0
  •   时间过得真快,看看自己的诗和文章,好像都是昨天写的,但看日子,则一个多月或好几个月的事了。

      解封了,好像鸟儿出笼一般,早饭后驱车去了鸡龙河南岸。那里有一个大花园。每年的春天和秋天,那是我光顾最频繁的地方。春天,那里的花儿次第开放。这段时间,我每天都到那里去一趟,好像植物学家们观察他的实验对象一样,用相机给花儿们照相。特别是晚春,落英缤纷,飞花飘飘,这动人的景象令人心旷神怡。原来我从来没见过樱花怎样落,这回可见景了,那简直像下红雨一样,而李子花落的时候像下白雪一样。看着这景,用手机听着聂耳的《飞花村》音乐,不知怎么,生出了“伤春”的情绪,想起晏殊的“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的诗句。但这也是一刹那的事。晚春的风景太美了,让人迷离恍惚,如进入神仙世界,“惜花常怕花开早”,我不怕花开早,但怕花谢得太快。然而辩证法是无情的,几场风雨,绿肥红瘦,落红满地,始觉春空。

      今天来到这里,已经是暮秋了。暮秋风光之美,不弱于春光。站在沿河路上往那花园一望,立刻心荡神驰起来。这里虽然还有些绿意,但基本上被金黄色和红色压倒了。进了花园细看,那樱花的叶子变红了,经过炎热的夏天,它又一次显出美丽的风姿。李子树、白蜡树、栾树等,也是朱自清黄,斑驳陆离,在阳光下反射着炫目的光彩。不用说,这里又呈现出一个仙境。

      我忙不迭地捡着好的镜头咔哒咔哒地按着快门,手指都发麻了,还是不过瘾,恨不得把一切美的东西都装进相机的贮存卡。

      但是,当我注意到满地的落叶时,心里顿然产生了“悲秋”的感觉。这可能就是人说的“乐极生悲”吧?那落叶横着竖着,重叠枕籍,上面还带着泪水般的露珠——它们似乎不忍离开人间。然而新陈代谢是自然界的普遍规律,对此谁也没有办法改变。

      每年的这个时候,也就是秋冬交替的时候,我总是忧郁一会儿。我也说不出是什么原因。记得1974年,我在朋友水涛家玩,两人合唱起电影《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的主题歌。那歌儿中有这样的句子:“白杨树叶飘落在地上”。这电影主调是革命的,但不知为什么我们唱得那么悲伤。

      此时此刻,我又有点那样的感觉。

      读过好多哲学著作,脑子里理性的东西多了。我用辩证法驱除了我的悲哀。花开花落,月圆月缺,海水潮汐,这不是自然辩证法吗?人为什么见花开而欢喜,见花落而伤感,见叶茂而喜悦,见叶落而悲伤呢?也许这是对生命过于短暂的感伤。但世界上一切事物都是有生有灭的,包括伟大的太阳系、银河系和更大的星系。一个人的生命再长,最终也会从地球上消逝。这是自然规律。既然是不可避免的规律,人就不应该感叹生命的短暂,像秦始皇一样期望长生不老。简言之,人应该乐观地活着,乐观地过好每一天,不要为不可改变的客观规律而多虑。

      傍晚,我散步的时候,在公园南墙外遇到Y女士。她似乎有些消瘦,但脸上还是带着笑,就跟九年前拍电视剧《秋兰》时一样。

      “好久没见了。”她说。

      “我也好久没见你了,你还在商城干活吗?”我问。

      “有一段时间没干,最近又开始干了。”

      看她脸上的表情不大自然,我有点疑惑。

      她可能看出我的疑惑,主动跟我说:“别人我没对他们说,我前些日子到济南做了个手术。”

      我惊讶地问:“什么手术,你身体不是很好吗?”

      “别说了。我做的是甲状腺手术。”她撕开领子叫我看。我看到了她脖子上的刀痕。

      我立刻想到,我应该劝她乐观,不要叫她有过大的负担:“不要紧的,甲状腺是个小手术。”

      谁知她又告诉我,她这病是阳性的,十年前就做了一次手术,当时好了,可是今年又犯了,不得不再做一次手术。说着她微微低下头。

      人也太奇怪了!只记得Y女士身体很棒,万没想到她会得这样的病。她说,2012年她做了手术,2013年跟着我拍《家之风》,后来又拍《秋兰》,一直没有感觉,真想不到这么长时间了,病又犯了。“唉,随它去吧,活一天算一天。”她略带伤感地说。

      我想起那年拍电视的时候,Y女士是最活跃的一个。她扮演的都是带有滑稽色彩的角色,对于调节气氛吸引观众起了很大的作用。她是深受观众喜爱的角色之一。真想不到,这样一个乐天派竟然得了这样的病。我该怎样安慰她、劝说她呢?如果只是像哲学家那样向她摆一些哲学道理,那样的说教中用吗?但不这样又有什么办法呢?

      Y女士似乎看出我心中在想什么,便主动说出自己的感想:“我也想通了,得什么病不是人说了算的。病得了,你难受发愁都不管用。我现在的态度就是,过一天高兴一天,不考虑过多。”

      是呀,Y女士文化程度不高,讲不出多少哲学理论来,但是她讲的不就是我一直说的乐观主义吗?

      乐观主义是一个人最高贵的素质,辩证唯物主义是乐观主义的基础。世界上的一切都有自己的规律,生老病死,祸福寿夭,迷信说法是命由天定,唯物的说法就是客观规律。而规律是不可改变的,只有按照客观规律行事,人生才能顺利,精神才能乐观。懂得了这个道理,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有烦恼,也不会得意忘形。你会懂得,你春风得意,飞黄腾达,也只是暂时的,也没有什么可骄傲的,如果不警惕,你将会遭祸罹难;处在灾难之中,你也不会过于痛苦,你会懂得,这也是暂时的,灾难会过去,代替它的将是顺利和光明。这就是辩证法。一个人懂得了这些,就会对人生持一种乐观主义的态度。

      想到这里,我说:“你说的对。疾病这玩意儿也是客观的东西,既来之则安之。只要持乐观主义的态度,有个良好的心态,积极应对,病是会变好的。要是被疾病吓住,天天忧愁苦闷,病情就会越来越重。我们学校有好几个人得了癌症,手术后都好了,他们都很乐观。我想你这乐天派的性格,一定会恢复健康的。”

      Y女士笑了:“你说的对,我也是这么想的。”

      2022.10.26——10.27

    【审核人:站长】

        标题:乐观地活着(散文)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zheli/chenggongzheli/43629.html

        赞一下

        阅读记录

          关注美文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