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人生哲理 美丽人生
文章内容页

相遇一条河(外二章)

  • 作者:美文苑
  • 来源: 手机原创
  • 发表于2021-09-08 16:36:28
  • 被阅读0
  •   一个清朗的午后,我与一条河不期而遇。

      那一天,天高,风轻,太阳被云层遮蔽住,使得本该灼热的正午略显清爽。朋友来约我们,说是去一个我们不曾去过的地方散散心,我二话没说跟着她就上了路。汽车在葱绿的田野间奔驰,微风拂面使得整日里呆在钢筋水泥建筑物内的我们,心情格外畅快,恨不能立即终止前行的路程,一下子到达目的地,融入那大自然的怀抱当中。

      汽车七拐八弯地来到了一处树木繁茂的地方停了下来,我与同伴们从车上下来,一起前往我们此行的目标之所。沿着一条弯曲的小路,脚踏着一丛丛碧绿的野草,手抚着一棵棵挺拔的白杨树,几乎是在不经意之间,一条河流已经呈现在我们面前。放眼望去,是如此陌生而又似曾相识!那河水,那堤岸,那葱郁的青草地!哦,那是怎样的一条河啊,是我故乡的那条河吗?

      这应该是一条老河,从河面原始的宽度以及河堤的坡度可以略微看得出来。河里没有储存多少水,宽宽的、裸露着的河床上,水草夹杂着浓密的野草正在勃勃生长着。没有风的午后,让这片宽窄不一、弯弯曲曲的水域,显得那样地沉静和波澜不惊。在一片树阴较浓的水边,一个头戴太阳帽的中年人正在专心致志地垂钓,紧挨他身旁坐着一个胖乎乎的男孩子,看起来这是一个闲不住的孩子,只见他一会儿站起身来来回地跑动,一会儿提起放在水里的鱼篓伸头朝里边瞧,一会儿又趴在中年人的肩膀上不停地晃悠,直惹得中年人一次次地训斥。“这是一对父子吧?”我一边在心里边叨咕着一边羡慕地向他们张望。

      此时正值春末夏初的季节,野草繁茂,树木抽叶,庄稼们也伸长脖子一个劲地往上长,充盈在我们眼睛里的,是那化不开的、浓浓的绿,以至于我们不知道把脚朝哪里放才合适。这不,我们在河床上行走,脚底下满是盘根错节的野草和水草;我们在河坡上流连,踩踏上的不是一簇车前草,就是一丛马兰头,还有一些叫不出名字的野草或野菜;我们循着河岸边走去,用现在我们眼前的是一畦畦的菜垄、一块块的麦地,是一望无际的绿色啊!于是我们想找寻一个地方坐下来,可是,仅只是这满目的翠绿就让我们坐不下去,也舍不得坐下去啊!

      “咕咚,咕咚……”一阵船桨击打水面的声音从河的东边传来,使得这平静的河面有了一丝骚动。这声音惊动了河对岸那只正在寻觅食物的水鸟,只见它展开双翅眨眼之间就不见了踪迹。这声音也惊动了那对垂钓的父子,只见那位父亲轻轻地放下鱼竿站起身来,伸伸臂、扭扭腰,活动着自己的身体,父子二人一起看向桨声响动之处。岸上的我们听见这桨声,不约而同地向远处张望着,欣喜之情溢于言表。带我们来的那位朋友这个时候说话了:“怎么样,还算有点新鲜感吧!”说话之间,那击水的声音已渐渐临近,一条小船缓缓驶来,渐入眼眸。

      这是一条小木船,船体不大,两三米长、一米多宽的样子,船上共有三个人只见他们分工明确:一人掌舵,一人拉网,另一人则手持船桨不停地击打着水面,发出的水声在旷野里回响。朋友告诉我们:这条河连接着附近两个乡镇十几里地,养育了十里八乡好几代人,属于集体财产,现在已经承包给私人管理。这条河是一条古老的河流,河里生长着很多的鱼,有我们常见的鲢鱼、鲤鱼、鲇鱼、鲫鱼,还有虾、蟹、鳖之类,我们平常难得一见的鲑鱼、武昌鱼(俗名“小头鳊花”)在这里居然也能够生生不息,从来不需要花费多少人工。朋友滔滔不绝地介绍让我们了解到这河里的鱼类不仅花样繁多、品种齐全,而且全都是野生的,用时髦的一句话说就是:“纯天然的呗!”正在我们说话之际,一条条鲜活乱蹦的鱼儿已经被船上的几位拉了上来,而且说来奇怪,大多数竟都是那武昌鱼呢!

      这边的我们已然喜不自禁,那一边,那个不甘寂寞的胖男孩儿已经蹦到了小船上,抱住了一条大鱼在哈哈地乐着呢!这眼前的一切又是何等的陌生而又熟悉?我的脑海里禁不住涌现出了一条小河,对,是我的故乡的那条河吧!

      青青河边草

      当天空中炸响第一声春雷,当那蒙蒙细雨润泽大地的时候,杏花盛开了,桃花怒放了,柳絮儿也在天地间尽情地舞蹈着,我们知道,那一个个蛰伏的生命已经被春天唤醒。然而此时,生长得最旺盛、最疯狂的要数小河边堤岸上的草儿们。

      站在春天的河堤上放眼远望,一缕缕清香扑面而来,那是脚底下的泥土送来的芳香,那也是正在拔节的油菜和冬小麦散发出的芳香,那更是一丛丛的草儿们兀自展露的野味十足的芳香啊!

      与循规蹈矩的庄稼相比,草儿们的生长是恣意的、自由自在的,尤其是在这水土丰腴的小河边上,那些有名字的、没有名字的青草竞相从泥土中伸出自己的脑袋来,快速发育着,几乎是一天一个模样,可是它们哪里知晓,人们的眼睛已经盯上它们,双手也在迫不及待地伸向它们。

      打猪草,是我们小时候所上的第一堂劳作课,而这青青的小河边则是我们绝好的教室和实验场。每天放学后,村子里的小伙伴会手拿铁铲、臂挎竹篮相约结伴来到河边,去挖掘能够用来喂猪的野草。野草们生长可不挑拣地方,紧挨着地皮的是那拖着长长藤蔓的牛抵头、长得肥肥胖胖的猪耳朵壳,必须得用铁铲挖;那开着淡紫色小小喇叭花、同样也伸着长长藤子的葫蓝苗,伸手就可以拔出来;还有小鹅草、公鸡尾之类的野草,也需要手与铁铲并用才能够挖掉;此外,那些我们叫不出名字的草儿,是需要大人们的指点才敢去挖的,否则一不小心就把那有毒的草儿也给挖回家了。

      挖野菜,是我们小时候必修的第二堂劳作课,我们同样把我们的主课堂放在了小河边上。在我的印象中,小河边上野菜的品种非常多,荠菜、马兰头是最常见的野菜,它们一片片、一丛丛的满地里疯长;而那长得和大葱的模样差不多、身形细长的野葱(我们习惯叫它“小蒜”),一般都躲藏在杂草里面,需用心去寻找。还有那秧鸡棵、面条菜,它们与麦苗相依相伴,嫩黄的身姿盈盈的摇曳,让人一看见就欢喜不已。我们这帮孩童徜徉在这迷人的大自然当中,心境格外剔透、舒畅。

      积绿肥,是学校布置给我们的课外劳作课。记得那时候还没有什么化肥、农药,更不知道什么生长剂之类的名词儿,给庄稼施用的肥料基本上都是村民们日常积累的鸡、鸭、猪、牛的粪便以及人粪尿,所以,家家户户的门前屋后都有一个大粪堆和大粪坑。记不清是从何时起,人们又在野草身上做起了文章,说是把它们放进粪坑或水田里头沤烂发酵,能够用来肥田。于是,我们这些小学生也加入了积绿肥的队伍里,而且我们的操练场所依然是那野草茂盛的小河边。在一次次的采集当中,我们又逐渐认识和熟悉了很多可以作为农家肥的野草,如刺芥、喇喇藤、老豆秧、土姑娘苔等等。

      伴着一次次的劳作,我们度过了难忘的童年和少年,在我的印象里,天空是那样的湛蓝,河水是那样的澄碧,河两岸葱郁的野草好像从未停止过生长,无时无刻不在吸引着我们找寻的目光,同时把无限的欢乐印刻在我们的心田。

      在夏日里飞

      夏天伴随着冬小麦的成熟款款走来,而在麦收过后,无论是插秧、种豆,还是播种玉米、高粱或者是插种山芋,都离不开水的滋润,于是,整个夏日便成为小河最为忙碌的季候。

      小河里的水仿佛永远没有断流的时候。每年的“三夏”大忙时节,学校里都要放半个月的忙假,好让家在农村的孩子们回家帮忙做些农活,于是,我们又成了父母忠实的学生和帮手。种植豆类和高粱比较简单,只要赶着老牛把地翻犁过来,撒进去种子即可;玉米是需要一粒粒点种的;山芋在刚种的时候有一点费力,要在地里刨围起一条条长长的土垄子,把事先剪选好的山芋苗均匀地插进土里,还得浇足水,才能够保证成活率。最费心的要数插秧了,秧苗早在清明前后就已经撒种育播,家乡人称其为“做秧母”,待到麦收的时候秧苗长到了半尺高左右,即可以移栽,这时候,需要搬来秧板凳坐进秧母田里,一根根地起取秧苗,一把把捆扎好再挑到犁耙好的水秧田里,这才可以插种。可见,这每一种庄稼的每一次播育都需要水的倾力帮助,而那一拨拨的流水又是从哪里来的呢,请不要忘了,是村子北边的那条小河呗!

      小河给予我们的不单单只是淙淙的流水。在漫长的暑假里,孩子们的时光大都消磨在这小河边上,特别是每天上午打满一篮篮的猪草之后,孩子们的游戏活动也正式开始了。几个胆子大一点的男孩子赤条条扑入河水中,扑棱棱地恣意摆动着腿脚,或仰或卧或者来几下狗刨式,你正在哈哈大笑还没有缓过神,他们却一个猛子扎进水里不见了踪迹。女孩儿们的活动范围仅只局限在河岸上,她们有的去采摘一枝枝野花扎成花束,有的在荆棘丛中逮捉蜻蜓,有的挑选一块空地围坐一圈,玩起了丢手绢的游戏,欢快的笑语声此起彼伏。

      小河里还有我们取之不尽的美味——各种鱼类、虾类。因为这条小河是我们的母亲河——瓦埠湖的一条支流啊,所以,每当各级电灌站抽水灌溉庄稼的时候,也会把湖里的鱼儿一起带到小河里,等到河里的水逐渐变浅之时,就可以下河捕捉了。这个时候,我们这群娃娃们依然是父母的好帮手,我们拿鱼网的拿鱼网,提篮子的提篮子,即使年纪小一点的孩子也会帮着大人们看管好捉上来的鱼虾,河堤岸呈现出一片忙碌的景象,喜气洋溢在每个人的脸上。

      与城里的孩子相比,乡下孩子的夏季,自由、单纯而又惬意。他们没有冰水用来解渴,也没有雪糕、冰淇凌可以降暑,然而,他们有广阔的田野,有潺潺的小河,他们在夏日的天地间尽情地飞翔!

    【审核人:雨祺】

      本文标题:相遇一条河(外二章)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zheli/chenggongzheli/2859.html

      赞一下

      网友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点击图片赞助美文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