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今日校园高中作文
文章内容页

洋槐花开

  • 作者:紫扁豆
  • 来源: 原创
  • 发表于2022-06-20 01:08:57
  • 被阅读0
  • 春天到了,又是洋槐花开的季节。一串串白色的小花密密匝匝竞相开放,一嘟噜一嘟噜,状如葡萄压弯了枝头,一朵朵翘起晶莹的翅膀,形似微小的蝴蝶头尾相衔,风轻拂而过,一起翼动,暖暖柔柔的春风霎时有了形。地头渠畔、房前屋后所有的洋槐树,仿佛春有一声号令,齐齐的都开了,填补上桃、梨的空白。尽情的洁白掩盖住了所有的绿色,就像树树雪花一瞬间扮靓了五月,哦!这也是春风的色彩。阵阵浓郁的花香直扑面颊,就像一杯杯甘冽的酒能把人熏倒,摘一朵放在舌尖,清新的、淡淡的甜沁入心脾,哦!是五月阳光的味道,人都醉了……

    洋槐也叫刺槐,是我们这里很普遍的树种,因为它耐盐碱、抗干旱,所以被广为种植。在我们这苦海沿边,它多像一位常年与盐碱、干旱抗争的斗士。虽然野生,没人照管,不施农药,但它天生没有病虫害,枝叶非常干净,花也一样,不仅白的圣洁,而且一尘不染的清洁。大人们喜欢在它的树荫里休息,小孩们喜欢在它的脚下戏耍,它更像一位典雅的公主,让人愿意亲近。洋槐花是可以食用的,味道非常鲜美,但我们这里却少有人吃它,因为洋槐树浑身是刺,不易攀爬,要想大量采摘很费周折。因此,它又像一位高贵的王子,不容冒犯。不过对于蜜蜂来说就简单多了,每当洋槐花如雪的季节,四处蝶绕蜂飞,一派忙碌的景象。尽管洋槐花的花期很短,但当进入了盛花期,还是会引来很多养蜂人到此放蜂,洋槐花蜜色白、透明,散发着浓郁的槐花香,是上等花蜜,故而他们不会轻易放过。小时候顽皮,一放学或节假日就到田野里疯,一来二去也能和养蜂人混熟了,偶尔得一口槐花蜜,一个字:甜,还有一个字:香,那是圣洁者的香,勤劳者的甜。

    不仅蜂蝶喜欢洋槐花,小姑娘更喜欢,采下来编一个花环戴在头上、项间,人也精神了,歌声和笑声也香甜了。我小时候,同伴们家里都会养些家禽、家畜,比如:鸡、鸭、兔子、羊等等,挑野菜、打野草就成了我们到田野里疯玩儿的好借口。那时不像现在,作业留的很少,家长对孩子的业余时间管的也不很严,毕竟挑野菜、打野草也算是帮着他们减点儿负担,总比游手好闲、四处捣乱强。女孩儿们最爱采野花,逐蝴蝶,男孩儿们最好爬树、捉蚂蚁。经常成群结队的背着一捆野草或挎着一篮子野菜,在歌声和笑声中踩着夕阳而归。爬上高高的刺槐树,摘一抱洋槐花,那可是勇敢者的游戏。送给最要好的女伴儿,让她编一个花环戴上,一定遭到男伴儿们的阵阵嘘声,引来女伴们嫉妒的笑声,总会在追逐与嬉闹中度过一个洋槐花季。

    洋槐树下也是故事的天堂,每到盛夏,过了麦收,那一席荫凉就成了甜甜的梦乡。用新麦秸编成的席子,厚厚的、软软的,躺上去浑身懒懒的。闻着麦秸醇香的味道,浴着槐叶沙沙的清凉,听着奶奶古老的传说,那是多么惬意的午睡。摆上小方桌,沏一壶花茶,坐在爷爷油亮的马札上,袅袅的旱烟里幻化出曲折的陈年旧事。也最喜欢在树下一家围坐,一锅手擀面、一桶井白凉、一盆儿蛮瓜卤的大餐,一定要吃到大汗淋漓、弯不下腰才可罢休。奶奶就会说:“不妨、不妨,这面不搪时候,小孩子有活力,几泡尿就没了……”。

    从农家院到打谷场,从渠塘边到田埂间,处处都是洋槐树的阴凉,处处都飘散着洋槐花的浓香。洋槐花是朴素的花,颜色单纯,形状也不出众,但那蕊深处淡淡的甜意,不仅吸引着嗡嗡的蜂儿、翩翩的蝶儿,也给少儿时的我增添了无限温馨。(只要是活着的东西,就算是神我也会杀给你看。)春天到了,又是洋槐花开的季节。一串串白色的小花密密匝匝竞相开放,一嘟噜一嘟噜,状如葡萄压弯了枝头,一朵朵翘起晶莹的翅膀,形似微小的蝴蝶头尾相衔,风轻拂而过,一起翼动,暖暖柔柔的春风霎时有了形。地头渠畔、房前屋后所有的洋槐树,仿佛春有一声号令,齐齐的都开了,填补上桃、梨的空白。尽情的洁白掩盖住了所有的绿色,就像树树雪花一瞬间扮靓了五月,哦!这也是春风的色彩。阵阵浓郁的花香直扑面颊,就像一杯杯甘冽的酒能把人熏倒,摘一朵放在舌尖,清新的、淡淡的甜沁入心脾,哦!是五月阳光的味道,人都醉了……洋槐也叫刺槐,是我们这里很普遍的树种,因为它耐盐碱、抗干旱,所以被广为种.....

    春天到了,又是洋槐花开的季节。一串串白色的小花密密匝匝竞相开放,一嘟噜一嘟噜,状如葡萄压弯了枝头,一朵朵翘起晶莹的翅膀,形似微小的蝴蝶头尾相衔,风轻拂而过,一起翼动,暖暖柔柔的春风霎时有了形。地头渠畔、房前屋后所有的洋槐树,仿佛春有一声号令,齐齐的都开了,填补上桃、梨的空白。尽情的洁白掩盖住了所有的绿色,就像树树雪花一瞬间扮靓了五月,哦!这也是春风的色彩。阵阵浓郁的花香直扑面颊,就像一杯杯甘冽的酒能把人熏倒,摘一朵放在舌尖,清新的、淡淡的甜沁入心脾,哦!是五月阳光的味道,人都醉了……

    洋槐也叫刺槐,是我们这里很普遍的树种,因为它耐盐碱、抗干旱,所以被广为种植。在我们这苦海沿边,它多像一位常年与盐碱、干旱抗争的斗士。虽然野生,没人照管,不施农药,但它天生没有病虫害,枝叶非常干净,花也一样,不仅白的圣洁,而且一尘不染的清洁。大人们喜欢在它的树荫里休息,小孩们喜欢在它的脚下戏耍,它更像一位典雅的公主,让人愿意亲近。洋槐花是可以食用的,味道非常鲜美,但我们这里却少有人吃它,因为洋槐树浑身是刺,不易攀爬,要想大量采摘很费周折。因此,它又像一位高贵的王子,不容冒犯。不过对于蜜蜂来说就简单多了,每当洋槐花如雪的季节,四处蝶绕蜂飞,一派忙碌的景象。尽管洋槐花的花期很短,但当进入了盛花期,还是会引来很多养蜂人到此放蜂,洋槐花蜜色白、透明,散发着浓郁的槐花香,是上等花蜜,故而他们不会轻易放过。小时候顽皮,一放学或节假日就到田野里疯,一来二去也能和养蜂人混熟了,偶尔得一口槐花蜜,一个字:甜,还有一个字:香,那是圣洁者的香,勤劳者的甜。

    不仅蜂蝶喜欢洋槐花,小姑娘更喜欢,采下来编一个花环戴在头上、项间,人也精神了,歌声和笑声也香甜了。我小时候,同伴们家里都会养些家禽、家畜,比如:鸡、鸭、兔子、羊等等,挑野菜、打野草就成了我们到田野里疯玩儿的好借口。那时不像现在,作业留的很少,家长对孩子的业余时间管的也不很严,毕竟挑野菜、打野草也算是帮着他们减点儿负担,总比游手好闲、四处捣乱强。女孩儿们最爱采野花,逐蝴蝶,男孩儿们最好爬树、捉蚂蚁。经常成群结队的背着一捆野草或挎着一篮子野菜,在歌声和笑声中踩着夕阳而归。爬上高高的刺槐树,摘一抱洋槐花,那可是勇敢者的游戏。送给最要好的女伴儿,让她编一个花环戴上,一定遭到男伴儿们的阵阵嘘声,引来女伴们嫉妒的笑声,总会在追逐与嬉闹中度过一个洋槐花季。

    洋槐树下也是故事的天堂,每到盛夏,过了麦收,那一席荫凉就成了甜甜的梦乡。用新麦秸编成的席子,厚厚的、软软的,躺上去浑身懒懒的。闻着麦秸醇香的味道,浴着槐叶沙沙的清凉,听着奶奶古老的传说,那是多么惬意的午睡。摆上小方桌,沏一壶花茶,坐在爷爷油亮的马札上,袅袅的旱烟里幻化出曲折的陈年旧事。也最喜欢在树下一家围坐,一锅手擀面、一桶井白凉、一盆儿蛮瓜卤的大餐,一定要吃到大汗淋漓、弯不下腰才可罢休。奶奶就会说:“不妨、不妨,这面不搪时候,小孩子有活力,几泡尿就没了……”。

    从农家院到打谷场,从渠塘边到田埂间,处处都是洋槐树的阴凉,处处都飘散着洋槐花的浓香。洋槐花是朴素的花,颜色单纯,形状也不出众,但那蕊深处淡淡的甜意,不仅吸引着嗡嗡的蜂儿、翩翩的蝶儿,也给少儿时的我增添了无限温馨。

    【审核人:站长】

      标题:洋槐花开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xiaoyuan/gaozhongzuowen/21845.html

      赞一下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发布者资料

      美文苑 美文苑
    • 会员等级:文学秀才
    • 发表文章:12343篇
    • 获得积分:3631分
    • 访问Ta的个人空间
      给Ta留言 加为好友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