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今日校园大学生活
文章内容页

似水流年

  • 作者:觅我添色 
  • 来源: 原创
  • 发表于2022-01-15 13:34:46
  • 被阅读0
  •   寒冬腊月,一朵迎春花竟悄然绽放,一片红叶竟孤立枯枝,一棵苦苣竟花果同存。似水流年里,总有些急不可待的来;总有些依依不舍的去;总有些来去自如。2021年,不知在多少人渴盼的眼神中,姗姗而来;又不知在多少人失望的泪水中,缓缓而去。原本指望它的到来,除旧迎新。除掉灾难疫情,迎来国泰民安。

      可自2020年元月始,新冠疫情持续两年,至今还在全球肆虐。继武汉封城后,大连、石家庄、苏州、西安……相继封城。一座座繁华拥挤的城市,顷刻间空荡沉静。大街小巷如水的人流,暂时被困在高楼围堰中,等待疫情平复时。没有自由的生活,生命失去色彩,可为了生命的长久,只有牺牲短暂自由。平凡的日常,在疫情下方显珍贵。2020年春,我足不出户三月,希望疫情在空荡的大街小巷里,无处藏身,赶紧消灭。

      永远记得2020年4月9日,武汉解封上班的第一天,天是那么蓝,街道是那么净,人是那么少,脚是那么轻,空气是那么甜!我从未有过的急不可待,急不可待的想四处走走;急不可待的想看看工作几十年的工厂;急不可待的想听听轰鸣的机器声和火车隆隆的汽笛声;急不可待的想见见相处多年的友人同事;急不可待的想闻闻路边的野花野草……。然而整个2020年,疫情始终笼罩头顶,人人都是口罩脸,熟人相见远处点头,朋友相见隔空喊话,盼望2021快来,生活如常!而我唯恐时间走快,离职早来。

      年年岁岁的更替,从不揣度人心看人脸色,只顾来去自如。2020如约而去,带去我的职业生涯;2021如期而来,带来我的离职伤感。这一来一去中,我是伤感无比,又是幸运非常。伤感无比的是:离职后,心慌无所事事,心忧才能不足,心伤社会嫌弃,心烦收入减少,心酸多年同事难见,心痛离开经年累月工作的大院。那里有我数不清的脚印,数不清的笑声,数不清的汗水!那里的阳光雨露,沐浴我从青春年少,走向成熟衰老!那里的天地,早已刻入我的时光影像,深入骨髓。一旦分离,沉重的伤感失落,叫人心烦气躁。

      那些个昨日光阴,常常随风潜入脑中,经回忆滤镜剪切不快粘贴美好,如画卷徐徐展现在,来来往往的白天黑夜中,感动自己思念不止。让人格外痛恨时光匆匆,年华老去,无才无能!好在似水流年,既能带走欢乐,也能抚平忧伤。走过2021年的365日,我逐渐走出迷雾,找回自己。与其贪恋昨日,流逝当下,不如握手今日!

      幸运非常的是:我很自由!晨间何时起,晚间几时歇,想追剧追剧,想看书看书,都可随心;游遍家门口大街小巷、公园商超,都可随意。年轻时爱唱一首歌《我想去桂林》,“我想去桂林呀我想去桂林,可是有时间的时候我却没有钱,我想去桂林呀我想去桂林,可是有了钱的时候我却没时间……” 年轻时梦想走四方的金钱和时间,2021年的我似乎都有,诗和远方的召唤不约而至。

      2021年阳春三月,应好友相邀畅游贵州。贵州行令人终生难忘,收获情意满满,至今回味无穷。喜百里杜鹃古朴明艳;爱乌江百里画廊碧水青山;恋黄果树天下第一瀑;惊织金洞鬼斧神工岩溶;赞荔波七孔滩林涧瀑娟秀;叹花溪青岩古镇沧海桑田;思友人们情才善意……。曾经,“天无三日晴,地无三尺平,人无三分银”的贵州,得益于党的扶贫政策和科技创新,一座座腾云驾雾的高架桥,变高山为空中平地,畅达四方。如今的贵州,真是山美水美人更美!祖国的大好河山,风土人情,怎么也看不够!

      疫情的起伏令人恐慌,无法畅游四方,收起眺望远方的激情,放眼四周,家门口的绿水青山同样可喜。不惧日晒雨淋,肩挎背包脚踏单车,骑绿道走江滩,逛东湖玩沙湖;爬蛇山登黄鹤楼,观龟蛇锁大江;乘轮渡坐地铁,过汉口到汉阳去武昌;奔大街窜小巷,吃热干面尝油果。迎朝阳待夕阳,看春天的花,吹夏日的风,赏秋天的叶,期待冬日的梅!大自然的每一朵花、每一棵草、每一缕光、每一片云、每一丝风、每一滴雨,似乎都是解忧草,徜徉其中,感受它们日月四季的不同,心思不知不觉平静!

      日子如水,细细长流。2021年7月底,我有幸来到水都-山东聊城学习。奔腾不息的母亲河-黄河,和沟通南北水系的大运河,在这座历史名城交汇。记忆犹新的是,那日顶着骄阳,游览著名的东昌湖风景区。原本雏形于宋朝护城河的东昌湖,经历代改建扩大,如今面积略小于西湖,湖区被分割成大小不一的八个湖面。湖中心是有着千年历史的聊城古城,以建于明洪武七年的光岳楼为中央,沿轴线有四条主大街四面辐射,东南西北各有一座高大门楼,驰名中外的古运河穿城而过。撑着伞独自走在青石板铺就的古大街上,游人寥落,沿街店铺多关闭,白墙灰瓦的民居星罗棋布。走进城角高大门楼,楼内舒爽宜人。脚踩光滑青石地,手摸古墙大青砖,悠远沧桑的历史,忽然在沉睡的楼中,叹出幽幽气息,酸涩味道弥漫空中,飘向身后古运河。

      今日的古运河蜿蜒秀美,风平浪静。但见河边株株苍劲的古槐,沿河青条石垒砌的小码头,不远处河岸上耸立的,建于北宋时期的铁塔,和建于清乾隆年间的山陕会馆,无不显示运河曾经的繁荣昌盛。第一次感悟到,建筑是凝固的历史。历史的面目,隐匿在这些古老的砖瓦土木中,不被流年吞噬干净。司马迁笔下残暴的隋炀帝形象,在这静静流淌的古运河水中,仿佛洗的清白。尘封的历史,犹如古槐叶缝洒落的阳光,斑驳迷离。喜欢历史的我,那刻神情恍惚!

      从聊城返汉路上,正逢河南多地暴雨。道路塌方,桥梁中断,中原大地一片洪涝。庆幸安全到家时,郑州特大暴雨灾难发生,城区陷入汪洋,市内断水断电断行。疫情和灾难像两把达摩克里斯之剑,企图摧毁中原大地。郑州是我人生流淌诗和远方的地方,在她那,我第一次学说普通话;第一次住进有自来水的楼房;第一次泡澡堂子;第一次在教室里看电视;第一次上图书馆知道大仲马,托尔斯泰;第一次全校师生包饺子过冬至;第一次知道腊八节吃腊八粥;第一次在众目睽睽下诗歌朗诵;第一次在小本上写琼瑶故事……我人生太多第一次都交付给了她。尽管时空隔离冲淡情意,却冲不散美好回忆。祈祷灾难赶紧远离那片天地!

      疫情前,我从未细思生命与自然,接连不断的自然灾害,令人深思。我们人类赖以生存的一切,全靠大自然无私的馈赠,而我们人类辛苦经营的一切,却在瞬间被它摧毁夺走。大自然牢牢主宰我们人类的幸与不幸!我们人类所有的已知和未知,它全都了解;而它却将太多不解之谜留给我们人类。我们感恩它的博大精深,又怨恨它的翻脸无情,不将永恒留下!从大禹治水划分天下九州始,我们改造自然,利用自然,却从未征服自然。和谐自然,和谐人类,终将是我们孜孜不怠的追求。走出灾难的我很庆幸,庆幸我生们活在大自然美好时,生活在国家和平安定时!平凡的我们,只有这两项基础安稳,生活才能安宁!

      生命不易,生活更难,理应珍惜。在每日亲近自然中,我用心拍摄令我欢喜的花草人物,霞光云影。不惧手笨眼拙,精选美图妆点微信,放飞心情,记录我平凡的昨日生活。昨日永远年轻,今日永远短暂!似水流年,用心生活!

      都说心越多欲望越强,不知是否如此。而我好像从来都是一颗心。年少时,一颗心只读圣贤书;工作后,一颗心不知所措;成家后,一颗心稳放家中。离职后偶尔会想,年轻时如果将心分成几份,一份放在工作,一份放在家中,一份放在自我,今日的自己会否有点优秀,生活会否更好。想想作罢,平凡的我无力分心,一心一意的生活尚且平常,何况三心二意!

      为了一心一意适应离职生活,2021年里,我断掉不少购物欲望,舍去再就业的念想,离开疫情纷繁的干扰,家中整理得窗明几净,自我梳理得时刻独有,参禅入定望得安宁。然而心有所系,心有所喜,内心才会真正安宁。

      2021年12月中旬,为了方便照顾父母,帮二老搬家。母亲积攒的几大包宝贝,不是什么好物件,都是家人不要的旧衣。她千叮咛万嘱咐的不让丢弃,说是留着有用。新柜子装不下,就塞满床底。柜里一个粉色布娃娃,竟被她嫌弃,说是好看无用占地。儿子几岁时穿的一件毛衣,是我亲手所织,母亲竟收藏如新,激动之余,我一并拾回家,将毛茸茸的布娃娃摆在我卧室飘窗上。

      飘窗上悬挂有白色薄纱帘,纱帘上点缀有只只绿色小蝴蝶。柔和的冬日暖阳,透过明亮玻璃窗照射进屋,辉洒在布娃娃粉色衣裙上,映衬白色轻纱帘。我端坐窗前轻抚毛衣,柔软依旧的小毛衣,捧在掌中轻盈小巧。恍如昨日,儿子屁颠屁颠的跟在身后,不停的喊妈妈。今日,人高马大的儿子,独自在外求学,努力追梦。有人说,如有可能,他愿用所有换取青春。我,绝不!青春虽好,但那时我没有儿子!窗外,几株青竹,细长身姿直冲云霄,一只麻雀绕枝跳来跳去,竹影幢幢,微风起轻纱飘飘蝴蝶飞扬……空中飞来马良神笔,勾勒我眼前水墨丹青,心中唱响一曲粉红色的回忆,赠予我的似水流年!

      人心所好各有千秋,布娃娃是母亲眼中废物,我宝贝它装饰我的窗台;被我毫不犹豫丢弃的旧衣,是母亲手中宝。一大堆旧衣中,她清楚的记得哪件裙子是我的,哪条裤子是妹妹的,哪件罩衣是孙子的……。她从我们的旧衣中,挑选出适合的,改下裤腰,换下拉链,衣服长了剪短,短了加长,肥了剪瘦,瘦了加肥,总能改成她的尺码,穿在身上自觉很好。余下的按面料厚薄分开,留待它用。买来鞋底、滚口、麻线、绣线、彩带等,将厚面料旧衣,剪裁成鞋面,底面,用滚口缝好,用锥子穿麻线,一针针载在鞋底上。冬天的棉鞋,春秋天的拖鞋,做了几大箱,分给家人。耐磨、花哨的衣料,做成椅垫,靠垫。零碎的下脚料,经她巧手拼成婴儿“百家布”屁股帘,幼儿绣花“猫猫鞋”,留给孙子辈。

      母亲眼神不好,针线不离手,忙完家务,她就坐到窗前,佝偻着身子缝补。我们多次劝她别做,不听。沉浸在针线活中,她似乎很安宁。每当完成一件变废为宝的作品,浑身洋溢的喜悦,丝毫不亚于,艺术家完成绝世精品的那种自豪!

      我曾问过母亲,她没上过学不识字,怎么会绣花裁剪。她说,她那个年代的山里女孩,基本没学上,不识字,个个“睁眼瞎”。打记事起就下地干活,不懂什么琴棋书画,只知道:太阳总在起,花总在开,草总在长,风总在吹,雨总在下,母鸡总在下蛋,公鸡总在打鸣,地里总在种庄稼……。每日忙完家中锅碗瓢盆,地里稻麦高粱,湾子里的小姐妹们,就欢聚一起纳鞋底,绣鞋垫,纺纱线,补衣裳。有个姐妹心灵手巧,随便摘朵花,捉只鸟,放在眼前,都能“照猫画虎”的描绣出。她手笨,羡慕不已,唯有用心多练。

      没有老师同学,没有单位同事,不懂诗和远方的母亲,这辈子最遗憾自己是“睁眼瞎”,看电视只能听声看画。常常记挂远嫁他乡的老姐妹们,感叹她们活得就像井底之蛙。如今老姐妹们年岁已高,有的早已离世,有的,此生恐怕再难相见。或许只有在缝补时,她才会依稀想起,那段姐妹们欢聚一起的年少光阴。似水流年,人生百态,每个生命都有自己的美好!…

      屋外,腊梅花又开;屋内,腊八粥喷香。又是一年腊八节,过完腊八就是年,家家户户红灯笼挂,迎新年,去灾邪!年年岁岁,岁岁年年,该来的来,该去的去,但愿,一切来去自如!

    【审核人:站长】

      本文标题:似水流年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xiaoyuan/daxueshenghuowenzhang/8006.html

      赞一下

      网友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发布者资料

      美文苑 美文苑
    • 会员等级:驻站作家
    • 发表文章:2276篇
    • 获得积分:1034分
    • 访问Ta的个人空间
      给Ta留言 加为好友

      点击图片赞助美文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