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小说吧短篇小说
文章内容页

薛家的幕后主使

  • 作者:妈爹
  • 来源: 手机原创
  • 发表于2021-11-14 00:38:10
  • 被阅读0
  •   说《红楼梦》是一部百科全书似的鸿篇巨制一点都不为过,书里既有朝廷内部的派系斗争,也有四大家族之间的利益冲突;家庭内部既有长幼之间的争斗,也有嫡庶之间的矛盾。

      在四大家族中,以薛家地位最低。他们家是皇商,又加上死了当家人,薛姨妈对独根孤种的儿子薛蟠未免溺爱纵容,所以,虽年已十五岁,整天斗鸡走狗,游山玩水,对经济世事一概不懂。

      因家里有钱,又有为他撑腰的亲戚,免不了倚财仗势,横行霸道。

      这不,为了争夺一个小丫头,薛蟠竟纵容家奴打死了冯渊。而他没事人似的走路了。他为什么敢如此猖狂?还不是仗着自己背后有人。

      但毕竟人命关天,他不把打死人当回事,一定有人为他撑着,为他罩着,在为他跑门路。薛姨妈一个妇道人家,没办法为儿子的事抛头露面,她只能求着自己的亲戚来帮助处理这么大的事儿。

      这个人就是王子腾,因为王子腾是薛姨妈的亲哥哥,薛蟠的亲舅舅,这事儿他出面来处理合情合理;而且他现任京营节度使,也有这个能力,不用亲自出面,派个人跑跑腿送个信就行了,谁还能不给他面子。

      薛蟠指使家奴打死冯渊这个案子拖了一年没有人接手,冯渊的家人在向贾雨村陈述冤情的时候就说:“小人告了一年的状,竟无人做主。”

      “无人做主”是没有人敢碰老虎的屁股,因为怕得罪薛家,进而也得罪王家和贾家,那样的话在金陵就混不下去了。四大家族在金陵的势力根深蒂固,关系盘根错节,哪个当官的到了金陵,不都得看人家的脸色行事。

      但王子腾也不敢儿戏,毕竟人命关天,必须做到天衣无缝。如果冯渊的家人一直告下去,被和四大家族有矛盾的人或者朝廷知道了,也不是个事儿。

      正在王子腾想方设法物色人选的时候,偏偏赶上了朝廷要对那些已经革职的官员起复委用,而贾雨村又是被林如海推荐过来的。真是需要什么就来什么,贾雨村是最合适的人选。他上次被参就是因为“有些贪酷之弊,且又恃才侮上”“生性狡猾,擅纂礼仪”。这样的人是很容易被拉下水的。

      王子腾就联合贾政一起保举贾雨村到应天府任职,其目的就是来处理薛蟠纵容家奴打死人的案子。这件事连那个小门子都知道。

      但官场的事有些话不能说明,可是不明说如果偏又遇到一个糊涂官怎么办?于是在王子腾的授意下,他们又想方设法买通了应天府里的一个小门子。由他把薛蟠和王家与贾家的关系向贾雨村挑明,然后引领着案子的走向,向着王子腾预想的方向发展。

      为什么能断定那个葫芦僧小门子是王子腾他们买通的呢?我们看一下他做了什么就知道了。

      门子的角色就是衙役,负责衙门的站堂、缉捕、拘提、催差、征粮、解押等事务。我们在电影、电视剧里看到的官老爷升堂的时候,拿着水火棍站在衙门两边高喊“威武”的人就属于这一类。他们在官员审案的时候给审案的老爷呐喊助威,有时候还负责给犯人行刑。

      可是,这个小门子可不简单,他手里不仅有只有当官的人才有的护官符,还知道护官符里所涉及的四大家族的基本情况;不仅知道被拐卖的小丫头英莲的详细来历,还知道为了争夺她打死人的凶手现在何处;不仅知道贾雨村这次升任应天府皆系贾府王府之力,还知道薛家愿意陪给冯渊家银子的底限(薛家有的是钱,老爷断一千也可,五百也可,与冯家作烧埋之费)。

      他一个小门子为什么知道得这么多?只有一种解释,那就是他是被买通放在贾雨村身边帮助贾雨村处理薛蟠案子的。他需要把这个案子的来龙去脉了解清楚,才能让贾雨村在判案的时候听他的,收人钱财替人消灾。

      就在小门子向贾雨村介绍护官符相关情况的时候,人报:“王老爷来拜。”这个王老爷是谁小说里没说,但我们可以推断,这个“王老爷”一定是王子腾派来并且是为薛蟠的案子来见贾雨村的。

      可以肯定的是,这样的事王子腾不会亲自出马,他也不用出面。凭他京营节度使的官职,派一个家人比如王仁来打个招呼就行了。

      贾雨村在小门子地一番忽悠下,竟不知道怎么结案了。只好按照门子的说法虚张声势,掩人耳目,最后草草了事。打死人的主犯薛蟠因“暴病身亡”而逍遥法外。

      “雨村断了此案,急忙作书信二封,与贾政并京营节度使王子腾,不过说‘令甥之事已完,不必过虑’等语。”

      为什么要给贾政和王子腾写信汇报呢?很显然这是贾雨村在报答他们二人在他被朝廷起复委用时的提携之功。

      到了第十六回,因为贾雨村在处理薛蟠的案子上帮了王子腾的大忙,把一个杀人犯薛蟠说成是暴病身亡,从而逃脱了法律的制裁,所以王子腾要提携贾雨村,就“累上保本”,终于贾雨村“来候补京缺”。

      所以说,薛蟠案子的幕后推手就是王子腾。

      我们再说说薛姨妈带着儿女进京的问题。

      当时他们进京的理由有三:一是待选,二是省亲,三是打理生意。薛宝钗待选后来就没有下文了,作者也没写是什么原因。

      按说薛姨妈进京更应该投奔娘家人——亲哥哥王子腾才对啊,不应该把姐夫家当自己家长期安营扎寨,这在情理上说不过去的。

      巧的是,薛姨妈带着儿女进京的时候,王子腾正好“升了九省统制,奉旨出都查边”。

      薛姨妈认为:“咱们这一进京,原该先拜亲友,或是在你舅舅家,或是你姨爹家。他两家的房舍极是便宜的,咱们先能着住下,再慢慢的着人去收拾,岂不消停些。”

      薛蟠道:“如今舅舅正升了外省去,家里自然忙乱起身,咱们这工夫一窝一拖地奔了去,岂不没眼色。”

      薛姨妈道:“你舅舅家虽升了去,还有你姨爹家。”

      薛姨妈曾对儿子薛蟠说:“这几年来,你舅舅姨娘两处,每每带信捎书,接咱们来。”既然王子腾去信让薛姨妈带儿女进京,为什么她们进京了,王子腾偏偏在自己的妹妹带着儿女进京的时候,却“奉旨出都查边”?他选择在这个时候升出去是故意还是巧合?

      我觉得王子腾升出去是故意为之。如果他在京城,薛姨妈理应去投奔他,住在他家,他又不好意思说不行。

      不管怎么说,王子腾心里清楚,无论如何不能收留妹妹她们一家,因为自己的亲外甥薛蟠身上背着人命官司,是已经“死了”的人,如果让他们住在自己家里,这事万一被外人知道了,那就是窝藏杀人犯,自己怎么说都脱不了干系。

      京城可不比金陵,在金陵四大家族可以说了算,但京城是天子脚下,一旦有人多嘴,那麻烦可就大了。

      况且,妹妹家已经处于每况愈下的境况,必须找一个靠山,能够和薛家捆绑在一起,进而挽救薛家于即倒。而能够完成这项光荣使命的人就只有自己的外甥女薛宝钗。如果她能嫁给贾宝玉,实现贾薛联姻,依靠贾府,凭借贾政的国丈身份,只要贾家不倒,薛家也就可以乘坐这艘顺风船继续前行。

      怎样才能实现这个计划呢?于是就有了“金玉良缘”之说。只有实现“金玉良缘”,才能使薛家和贾家绑在一起,形成真正意义上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利益共同体,薛家才能不致于迅速败落。

      这是一招无论对薛家还是对王家都有利而无害的妙棋。

      至于薛宝钗戴的金锁是一个癞头和尚给的这件事,千万不可当真。说不定就是王子腾编的一个谎言,骗人的把戏,所谓:“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经过王子腾的这番运作,薛姨妈带着儿女进京就直接投奔了荣国府的姐姐王夫人家。

      当初薛姨妈来的时候,贾母也曾说过留她们住宿的话,那不过是亲戚间的客气话,没想到薛姨妈住在贾府里就不走了。当“金玉良缘”的话在贾府里传开的时候,活成人精的贾母就看出了问题所在,于是就旁敲侧击地多方暗示,希望她们搬走。可薛姨妈一直就揣着明白装糊涂。

      她们如果在京城里没有自己的房子,那住亲戚家还情有可原。但是薛家在京城有好几处房产,却一直把贾家当自己家住,从来没有要走的意思。

      这恐怕就是王子腾给薛姨妈出的主意,因为一旦她们搬走离开了贾府,那薛宝钗和贾宝玉的联姻就一点希望就都没有了。因为林黛玉已经捷足先登了。

      王子腾出京查边之后,贾府里发生了两件大事:秦可卿死亡,元春省亲。

      秦可卿的葬礼上,来了好多大人物,四王以及和宁荣二公并称的八公中的其他六公,还有很多侯、伯爵位的人,我们可以看到史鼎和薛蟠都参加给秦可卿送葬了,却没有看到王家人的身影。

      而在第二十五回王熙凤和贾宝玉在王子腾夫人的寿诞宴会上喝完酒回家,在王夫人处,宝玉和王夫人的丫鬟彩霞闹,被贾环看到。贾环心生妒意,就故意把烛灯推倒,烛油烫伤了宝玉的脸。

      过了两天,王子腾夫人亲自来看宝玉的伤情,她还没有走,王熙凤和贾宝玉就被马道婆暗中操作,致使叔嫂二人中了魔法。

      第二天,“王子腾也来瞧问”。

      王子腾什么时候回京的,小说里没有交代,但他现在最关心的是贾宝玉的性命有没有问题,因为这关系到薛宝钗未来的幸福以及薛家的前途命运。

      他这点儿小心思其实贾母早就看出来了,这就是为什么贾母一直不同意“金玉良缘”,想方设法撵走她们。面对已经到了及笄之年的薛宝钗,贾母大张旗鼓地给她过生日,就是想提醒薛姨妈母女,你们的女儿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了,不能再在我们家住着了,该搬走了。

      但薛姨妈清楚,一旦离开贾府,王子腾的精心设计就会全部落空。所以,她宁愿揣着明白装糊涂,厚着脸皮一直住下去。

      贾母见她们没有搬走的意思,就在清虚观打醮的时候,和张道士唱起了双簧。张道士要给宝玉提亲,那个女孩儿也十五岁了,贾母就说:“一个和尚说这孩子不宜早娶。”

      贾母的这些操作,都是在瓦解王子腾的阴谋。她才不愿意让自己的孙子贾宝玉和一个已经没落的商人家的女儿结亲,进而成为贾家的累赘。而且她们的儿子身上还背负着一条人命,就像一颗定时炸弹,随时都有可能会爆炸。

      可是,薛姨妈就像一贴狗皮膏药,粘身上想揭下来可不容易。

      我们再看看那个薛家的幕后主使王子腾这段时间在哪儿。

      小说第二十五回开篇就写到王子腾夫人过生日。

      “展眼过了一日,原来次日就是王子腾夫人的寿诞,那里原打发人来请 贾母王夫人的,王夫人见贾母不自在,也便不去了。倒是薛姨妈同凤姐儿并贾家几个姊妹、宝钗、宝玉一齐都去了,至晚方回。”

      王子腾刚回来就借着夫人生日,搞起了高规格“外交”邀请贾母和王夫人,代表尊重贾家奉贾家为首的意思。

      还是第二十五回,贾宝玉从舅舅家回来,在王夫人屋里被贾环推倒烛台烧伤了脸,王子腾的夫人还来看视。

      接着,贾宝玉和王熙凤就因马道婆“魇魔法叔嫂逢五鬼”,第二天王子腾还亲自来探视。

      这样看来,王子腾外任不过三两年,等贾元春省亲后,他们就回来了。他故意搞这样一个外调,就是为了避开薛蟠入住王府。

      到第五十二回,麝月对贾宝玉说:“明日是舅老爷生日,太太说了叫你去呢。”贾母因宝玉要出门,特地送给他一件孔雀裘让他穿。没想到不小心烧了个洞,是晴雯带病给他补好的,因为第二天是正日子还要穿。

      第五十三回,小说里写到:“王子腾就升了九省都检点。”

      由此我们可以判断,从二十五回贾宝玉、王熙凤“叔嫂逢五鬼”到五十三回王子腾升任九省都检点这段时间里,王子腾一直在京城。

      薛宝钗跟着宝玉他们住进了大观园,薛姨妈也一直在贾府梨香园住着,为什么她就没有提出过要到自己的娘家住一段时间?

      这或许就是王子腾给她的主意,无论如何不能离开贾府,否则,一切努力就全泡汤了。

    【审核人:凌木千雪】

      本文标题:薛家的幕后主使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xiaoshuo/youmo/5280.html

      赞一下

      网友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点击图片赞助美文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