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小说吧短篇小说
文章内容页

一“保”难求

  • 作者:玉笛书剑
  • 来源: 电脑原创
  • 发表于2022-11-02 15:22:54
  • 被阅读0
  •   邱生豫记不清自己三年的时间,住了多少次医院,几次都被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几次都从死亡线上挣扎回来。

      不知从何时起,已经六十出头的邱生豫体力大不如从前,经常出现头晕疲劳的症状,直到有一天出现了昏厥的症状,家里人才着了慌。三个儿子都在城里打工,都说没有时间,平常妻子夏兰心很少出过门,只得让小女儿邱菲苼向单位请了假领着父亲到县医院检查。检查结果是血压高、血糖高,最严重的是心脏问题,需要住院治疗。

      多少年间,邱生豫连医院门朝哪里开都不知道,平日里感冒、发烧、头疼脑热的,有时抵抵就过去了。实在抗不过去,跑到附近的药店或者村医疗室拿点药,对付一下也就过去了。一直以来,就是这样。多少年,连身体体检都没有做过一次。这次住院,医生给的结论血压高需要长期用药,血糖高需要调理,最要命的就是心脏问题,已经有了引起其他器官衰竭的征兆。

      都说是病来如山倒,邱生豫在医院治疗期间,病情反反复复,每每到了下通知书的地步,病情又出现了转机,接下来的最佳治疗手段就是透析。

      在农村,仅仅是靠种上几亩田,养一些鸡鸭鹅,捉一些鱼虾,根本无法应付一次次透析的费用。尽管国家的医保政策,给予了最大限度的补偿,还是不能解决一些实际出现的困难。邱生豫就是碰到这样的境地,连续的透析,家里经济很快就捉襟见肘。三个儿子的打工钱都是母亲夏兰心掌管,自然在父亲的治病上派上了用场。小女儿邱菲苼已经出嫁几年,父亲有病自不会袖手不管。

      一病回到解放前,邱生豫自感十分无奈,经常萌生放弃治疗的念头,觉得已经把家里人和亲朋好友连累的够呛。

      最要命是邱生豫的三个儿子,大儿子邱学雷,二儿子邱学震,三儿子邱学霆,目前还都是光棍。邱学雷虽然结过婚,老婆就是在公公生病后,回到娘家,一纸诉状离婚了,一个三岁大的女儿判给了邱学雷。那两位根本就没有对象,归根结底,还是家里的状况,让人家姑娘避而远之。

      有困难找政府,这几年国家的扶贫攻坚,已经让绝对的贫苦户绝迹了。国家制度的优越,老百姓在遇到困难时,毋容置疑想到去找政府解决。

      国家在多少年前就实施了低保政策,让真正有困难的老百姓吃饱穿暖。此时,邱生豫的弟弟邱生源觉得哥哥已经够上吃低保的条件,就和哥哥说起这件事。邱生豫长叹了一口气:“吃低保那么多手续,我哪里有精力啊!没有人烦神,你说了和白说是一样。”兄弟的好意,做哥哥显出了无奈之情。

      做叔叔的当然知道哥哥家的实际情况,看在眼里,急在心中,尤其是对这三个侄子恨不得,说不得。这个三个侄子个个人高马大,不缺胳膊,不少腿,就是没有显示出众的能力,一个比一个平庸,胸无志向,安于现状,不思进取。他们的母亲夏兰心挂在嘴中一句说烂的话:“我是前世没有干好事,今生养了你们几个无用的东西。”说归说,自己身上掉下的肉,该操心的时候还是要操心。做叔叔的只有旁敲侧击,对这几个侄子说一些做人做事的捷径,可这几个侄子好像是商量好了,硬是“酱缸腌石头——咸淡不进”,做叔叔的又能如何,只能帮多少是多少。

      邱生豫这一病,在医院的比呆子家里的日子多,家里的存款全拿出来治病了。三个儿子还光着,焦心的不单单是夏兰心,还有一位已经90岁的的老人,她是邱生豫的母亲,现在只有暗暗流泪的份。生活早就需要子女们照料,看着大儿子的饱受病魔的折磨,心中的挂念,一日一日地增加厚度。

      一个家庭到了这个地步,想到了国家,想到了政府,那三个儿子是指望不上了。邱生源找到了侄女邱菲苼,让她多花些精力,替家里申请一个低保。按照家里的情况,早就符合低保的必备条件。

      这些天,父亲生病的事,一直都是邱菲苼忙前忙后的,三个哥哥不但像是局外人,一个个的都像是甩手掌柜。邱学雷和邱学霆,在父亲住院期间,几乎都没有去医院照过面。因为他们两个都有固定的班上,请假了就会有损失。只有邱学震工作比较灵活。邱生源和几个姑姑连劝带说,邱学震极不情愿去医院服侍父亲。

      将写好的低保申请,送了上去,现在的政府部门办事效率都极高,很快就得到批复,说是不符合低保条件。

      一家人连社会上了解情况的都是百思不得其解。国家政策不是及时解决群众的急难愁盼问题吗?难道只是说说而已。

      别人都是局外人,一时的伶悯,事不关己。而邱生源觉得这样的事不能就这么过去了。因为,他按照村里的已经吃低保的作比较,无论从那一方面比较,都会比大哥的实际情况要好,为什么他们都能吃低保,而自己的大哥就不能,这反映眼下的社会还是十分地不公。

      同时怪怨自己的侄女不上心,引的邱菲苼十分地不快。都说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我这个女儿可是为了娘家操碎了心。上面有三个哥哥,一个个都不管事,否则父亲生病怎么会轮到我已经嫁出去几年的女儿跑前跑后的。父亲生病了,彻底打乱了生活的节奏,孩子交给婆婆了,手头的事也放下了。在医院的大大小小的事都是一个人出面,三个哥哥反倒成了局外人。现在娘家的状况,要去申请低保,又是指望我这个做女儿的,肯定是义不容辞,但是也不能怪我不上心了。心中万般不快,找不到任何人倾诉,即使是在丈夫柳上奎跟前,也不能丝毫流露出心中的抱怨。否则,不但不招来安慰,适得其反是更大的抱怨。柳上奎对这个三个舅子,颇有微词,没有什么本事就算了,三个一个比一个,不懂得尽孝心。

      抱怨归抱怨,父亲的事不能不管。忙了好几天,将娘家的基本情况,整理成材料,写了一个低保申请,先是递交到所在的邱泉社区。社区这边对邱生豫家里的基本情况都是十分了解,工作人员也是认为达到了吃低保的条件,没有拒绝就收下来,交到了上级的民政部门审核。

      既然是国家的优待政策,当然会有严格的审核流程。很快,邱生豫的低保申请没有几天就得到了回复,令邱家人万万没有想到,百思不得其解的是没有通过,答复是不符合申领低保的条件。

      这一结果一家人都没有预料到,不管从哪方面说,这个低保是十拿九稳的事,为什么偏偏上面审核没有通过呐?难道社会上传闻的的低保也是要走后门是真的,难道这个社会一切都是要有关系吗?一时间,一家人都是认为,这个社会实在是不公平了。邱生豫得知这一结果,虽然心中愤愤不平,但比起家里其他几位反而表现出一种淡然的心态,自生病以来,心中就十分愧疚,一场大病,连累了一家人要吃低保的地步。既然没有通过就劝大家说:“没有通过就没有通过,在没有钱的话,我医院就不去了,我这病反正是好不了,一切就顺其自然吧!”说完,心中暗暗叹了一口气,而脸上没有出来。

      在场的人,听了邱生豫的话的,心中都不是滋味,话中的意思,虽然是劝慰大家,其实就是想放弃治疗,一是不愿在被病魔这样像是一个无底洞一样消耗下去,二是不想一直这样连累着家人。邱菲苼可不像三个哥哥一样,听在耳中,都是一副爱莫能助的表情。听了父亲的一番语言,搭话道:“爸爸,你说什么丧气话,吃低保不行,我兄弟姐妹再想其他法子,一定会治好你的病。你只要不胡思乱想,安心养病,其他就交给我们。”

      说归说,做归做,邱菲苼并不甘心低保不予通过的结果,找到叔叔邱生源,和其一道到民政局申诉。到了民政局,民政局拿出一大摞的调查审核资料,给予叔侄二人耐心的解答。原来低保不予通过的根源居然出在邱菲苼的身上。

      民政局在摸排邱生豫一家人的收入状况时,通过大数据和深入调查,那兄弟三人按目前的收入标准,收入并不高,仅仅是自足。恰恰是邱菲苼的丈夫柳上奎被筛查出,是私营股份性质的食品公司的股东,在其名下份额的注册资金100万人民币。食品公司正常运营,每年上缴利税60多万,作为股东的柳上奎得到的分红也有20万元。儿子、女儿都是家庭成员的一部分,国家政策的杠杆,没有人去违规,毫无疑问否决了邱生豫一家的低保申请。

      出了民政局的大门,邱生源只顾低着头钻进侄女的小车内,回程的路上一句话没有说。得到这样的结果,邱菲苼开着车,生着闷气。车内的气氛十分凝重,十几分钟直至到家,两个人都没有搭言。

      回到家,对于邱菲苼表露出来的一脸委屈,反过来相劝女儿:“没有通过,又不是地球末日,干嘛哭丧着脸,你这个做女儿的已经该做的都做了,老爸已经很欣慰了。”

      老爸的夸奖,邱菲苼虽然心里好过一些,还是不愿意接受这样的现实,一直努力和奔波,化了大量的精力,到头来,问题却是出在自己身上。

      连续思考了多日,还是不甘心,按照目前家庭的状况,和那些周围正在吃低保的人比较,完完全全是达到条件要求的。仅仅是因为丈夫柳上奎和人合伙开公司,就不通过,是决然的不公平。再说了,户口已经不在娘家了,并不是这个家庭的成员,为什么还要牵扯上,显然就是托词,找不出理由的理由。找到叔叔邱生源商量下一步还要去申请,为什么人家比自己家条件好的都能吃低保,而我们就不行,难道社会上那些说的一些段子都是真的,而我们恰恰就遇到了。

      叔叔邱生源十分赞成侄女的想法,对邱菲苼说:“看来吃低保也要走后门,真不行的话,我们也去送点东西给审核的人。我已经打听过了,民政局负责审核的是我们村的邱中合家的亲戚,中合和我关系不错,我去找他,你和你爸爸商量好,我们让中合带着去找他亲戚。”邱菲苼说:“不用找爸爸商量,我能做主,送东西还是我花钱,你现在就去找邱中合,这事宜早不宜迟,我等你回信。”

      送东西岂有不要的道理,邱中合满口答应帮忙。顺便还叮嘱邱生源:“现在送东西,可不是大包小包拎着上门,你明白吧!现在国家反腐倡廉那么严,什么事都要巧妙点,这样的事可是担风险的。”邱生源会意一笑,做了个OK的手势。

      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邱菲苼买一家超市2000元的购物卡,让叔叔交给了邱生合。

      主管低保审核的对找上门送卡的邱中合,一顿训斥:“你怎么这么没有头脑,国家三令五申要我们公职人员要廉洁奉公,你这样做是在害我,是要砸我饭碗啊!赶快把卡给人家送回去,以后这样的事,记住了,没有下一次了!”接着又来一句:“这家还有钱送,证明还是不困难嘛!”

      碰了一鼻子灰的邱中合把送卡的经过一说,邱生源和邱菲苼都是十分失望,但还是对邱中合表达了感激之情。

      这条路被堵死了,邱菲苼所做的一起,对于丈夫柳上奎来说,态度是既不支持也不反对。邱家的事,邱家人去解决,天经地义,我一个姓柳的,就是一个局外人,掺乎也起不到多大作用。只有因营业执照上的股额和收入而牵连到老婆的娘家,自然是十分的不解。一个姓柳,一个姓邱,本就是两个家庭,国家也太能扯了,说是关心民生,底下办事的人太教条主义了,没有做到真正为老百姓办实事。

      想到别人不完全符合条件的都在吃低保,邱菲苼心里十分地不平衡。本来打算听父亲的话放弃了,一想到这些又坚持去替父亲申请吃低保之路。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每一次陪着父亲邱生豫到医院,垫付医院费的都是我这个做女儿的。虽然柳上奎嘴上没有说什么,有时候耍的态度和父亲生病前截然不同。父亲吃上低保了,肯定能缓解一下时常遇到的窘境。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因柳上奎的收入问题,而低保不予通过。邱菲苼当然听说社会有人为了在拆迁上或者债务纠纷上假离婚,从中获取最大利益。如果自己也来一个假离婚,就不存在这个障碍了。等父亲低保通过再复婚,岂不是两全其美。想到这,立刻将想法告诉了叔叔邱生源。

      邱生源也觉得这个法子十分不错,连忙同意:“这个事宜早不宜迟,你赶快去办。”邱菲苼点了点头,心中说,你急,我比你还急呐!

      回家和柳上奎说了这个想法,柳上奎也没有提出反对,减少我们这边的负担,目前也只有这条路走了。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准备好离婚协议,正准备去民政局办理离婚手续。尽管这次假离婚,没有和几个姑姑商量,几个姑姑从邱生源嘴中知道了这件事,几个人异口同声,骂邱生源没有脑子,简直太荒唐了。

      几个人把正准备出门的邱菲苼拦在了屋内,对柳上奎说,今天不用去了,我们找小苼有事商量,你去忙你的吧!

      等柳上奎走了后,大姑开口说话了,对着邱菲苼伸出了左手的食指,连连指着,口中道:“你啊!你!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吧!从哪里想出了假离婚的馊点子,难道你没有听说吗?”被大姑的连珠炮的语句,邱生豫愣了一下,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说:“我听说了什么了啊?”大姑露出一脸的惊讶:“什么你没有听说,你去打听打听,有几个假离婚的最后还复婚的?”接着话语一转:“是不错,你为你父亲做的已经够好了,我和几个姑姑都是十分感激你,你现在要去离婚,我们几个姑姑却是一百地不赞同。不能为了你父亲葬送你一生的幸福,你自己细细掂量一下。”邱非苼似乎还有一些没有转弯的念头,口中说道:“上奎不是那样的人,再说,我也是没有更好的办法嘛!”这时二姑接过话:“你这个傻丫头,我们几个姑姑还会害你啊!人心隔肚皮,这个世界一切皆有可能。你父亲是我们的亲哥哥,血浓于水的亲情是割舍不了的。但是我们看到你跳下去的,有可能是一个火坑,我们几个姑姑不来救你,谁来救你。你叔叔虽然出发点也是好,他是老糊涂了,不知道其中的利害。傻丫头,你就听我们几个姑姑的,这件事就此打住。好好和柳上奎过日子,带好两个孩子。”

      事已至此,邱菲苼还能说什么。心中想道,父亲的低保看来是没有指望了。

    【审核人:雨祺】

      标题:一“保”难求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xiaoshuo/youmo/45092.html

      赞一下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发布者资料

      玉笛书剑 玉笛书剑
    • 会员等级:文学探花
    • 发表文章:27篇
    • 获得积分:471分
    • 访问Ta的个人空间
      给Ta留言 加为好友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