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小说吧短篇小说
文章内容页

小说||恋 人

  • 作者:向东
  • 来源: 手机原创
  • 发表于2024-07-08 09:09:37
  • 被阅读0
  •   周一上班,杨玉国刚到单位,就听说公司新到了一个三十多岁的年轻领导,急忙向同事打听新领导的来处,竟都说不清楚,只有会计张宏知道一点,他说,新领导是从外地调来的,年轻,还是个博士生,并告诉大伙,上午领导要开会,不许缺席。

      新官上任三把火,对于新领导的做派,已经五十八的杨玉国并不意外,他是公司的业务骨干,多少年的先进劳模,再过两年就要退休了,一辈子兢兢业业,他没结过婚,全部心思都用在工作上。按照习惯,像他这样年纪的老员工,完全可以轻松自在些,不必和年轻人一样朝五晚九的在单位熬时间,听说项目部的老刘和后勤部的老马和他同岁,人家已经早早的把位子让出来,回家哄孙子去了,干等着退休。

      可是杨玉国却做不到,他怕退休,他更怕一个人在家的孤独,他喜欢单位忙忙碌碌的氛围,这样最起码让他能感觉到活着的意义。所以他拼命地工作,每天和年轻人比学习、比干劲、比业绩,他一点也不服老。

      因此,他一听说新领导要开会,急忙准备笔记本,又找了一支新碳素笔,捏在手里,而他的脑子里也在快速地思考着领导要布置哪些工作,自己应该去如何高效完成,从而取得新领导的信任和欣赏。

      新领导的确说到做到,安排上午八点半开会,他八点二十就来到了会议室。

      干练,有气质,不苟言笑,八点半一到,立刻宣布开会。

      “认识一下,我姓陈,陈强,刚从林海市调过来,以前也是做国土资源的,业务上的事不用我强调,各位的工作我都了解,为了公司的发展,我决定下一步的重要工作全部交给年轻员工负责,至于有些老同志,做一些辅助性的事就可以了,大家对我的安排有不同意见吗?没有,好,各就各位,各司其职,赏罚分明,动起来,我看的是成绩,希望各位不要让我失望,散会!”

      三下五除二,陈强开完了见面会,年轻员工心情澎湃,干劲冲天。而老员工杨玉国则像霜打的茄子,一愁不展。

      完了,这是被靠边站了,业务再好,人家不用你,你就是个摆设,甚至连摆设都不如。看着身边年轻人在电脑前噼里啪啦工作,杨玉国像掉进了三九天的冰窟窿里,心灰意冷,他无力地收拾着办公桌上的材料,电脑打开又关上,期间有几个年轻人带着可怜的目光抬头看了他一眼,他感觉到了,但他并不在意,一个没有利用价值的老员工早就应该知趣地离开这个属于年轻人的世界,干嘛还要自以为是呢!这样想着,杨玉国站起身来,很不情愿地离开那个自己坐了几十年的椅子。

      他孤独寥落的走出办公楼,来到外面,六月的天空美得像一副写意画,深情的蓝天,温暖的太阳,悠然的白云,逐渐浓重的夏天,安静随意的北方小城,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洒脱,高大的公司办公楼仿佛一个永恒的雕塑,宽阔的广场,郁郁葱葱的绿化带,这一切,都像和杨玉国作对一样,它们色彩缤纷,生机盎然,都在努力奔向好的一面,唯独他,杨玉国,一脸愁容,一身疲惫,站在那么透彻的景色里就像一缕猥琐的阴影,连他自己都看不惯。

      “奶奶,我也要坐小车。”一个孩子的声音传来。

      “小林,听话,让妹妹坐,她小。”一个老妇人的声音,满是慈爱和焦急。

      “奶奶,那我去玩秋千。”小孩子一刻也闲不住。

      “哎哟,我的小祖宗,我一个人看你们两个,你妹妹要坐车,你又要玩秋千,奶奶可不会分身术啊,你就不能安静的和妹妹玩一会。”奶奶显然生气了。

      祖孙俩的话吸引着杨玉国的好奇,他向办公楼右侧的那片树林走去。

      那里是一个占地半公顷大的一片人工树林,松树、桦树、丁香、梨树中间红砖铺成的小路纵横交错,这些小路汇聚到树林中心,围成一块二百多平方米的空地,四周有各种体育器材、长条座椅,原本是公司为员工建立的一个休息娱乐的场所,但因为是开放的,所以这里也成了许多老人孩子的乐园。

      循着声音,杨玉国走进树林,沿着林下小路,很快他就看到在树林中心的空地上,一个上了年纪的妇女一手推着儿童车,一只手紧紧拉着一个三岁左右的小男孩,儿童车上坐着一个更小些的小女孩,因为小男孩的调皮,做奶奶的已经显得力不从心。

      一开始隔着远,杨玉国看不清这祖孙三人的相貌,随着越走越近,杨玉国看那做奶奶的妇人身影竟然有一种莫名的冲动。

      难到是她,杨玉国在心里琢磨,不能,她和爱人成家就去了林海市,已经三十多年了,一定是自己相思成海,天天想她,看见和她年龄、身形相似的人就不自觉的往她身上联想,真没出息,杨玉国苦笑着摇了摇头。

      “小林听话,让奶奶歇一会,我有些头晕。”

      已近很近了,杨玉国被那妇人的声音再次惊醒,他定定的看着离自己几步之遥的妇人,真的是她。

      “玉翠。”杨玉国情不止禁喊道。

      “啊!”正在哄孙子孙女的李玉翠忽然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随口答应着。

      当两个花甲老人乍然相见,竟都呆住了。

      “玉翠。”杨玉国嘴唇哆嗦着,他看着眼前熟悉又变化了的很多的妇人,一颗心早已无法控制,思绪飞一样把他带回属于他们的青春岁月。

      杨玉国心里只有李玉翠。

      一九九零年春天,从财贸学校毕业的杨玉国回到家乡杨家湾村,在等待分配工作的时间,正赶上村小学缺老师,村长便找到杨玉国,让他去当一段临时老师,村上会按月给他发工资。

      杨家湾村小学真小,全校一共只有十二个学生,四个班级,两个老师上合班大课,一二年级一个班,三四年级一个班。

      杨玉国去学校报到时,就认识了李玉翠,她是高中毕业生,没考上大学,回村一直当民办教师,李玉翠比杨玉国大两岁,见到大学毕业的杨玉国,李玉翠显得既激动又紧张,见过大世面的杨玉国更显稳重。

      小学校除了十几个孩子,每天见面相处的只有一对青年男女,杨玉国文质彬彬,李玉翠标致迷人,天长日久,不出点意外才怪呢!

      杨玉国和李玉翠处对象的事传到双方父母耳中,一家欢喜一家忧,李玉翠的爹妈对杨玉国一万个满意,恨不得马上把姑娘许配给人家。

      可是杨玉国的父母却对李玉翠怎么看都不顺眼。

      “不行,她岁数大,女大一不是妻,何况她大你两岁多。”

      “她是个民办教师,不作数的,你将来要去城里工作,你们不般配。”

      父母的阻挠没有让杨玉国停止追求爱情的脚步,他爱玉翠的朴实勤劳,更爱玉翠对他体贴入微的关怀,他放不下她。

      “玉翠,等着我,我在城里一找到房子,就回来接你,这辈子,我只爱你一个人。”去城里工作前,杨玉国和李玉翠在小学校的教室里,月光如水,他们的爱情却像挺拔的杨树,那天,他们紧紧的拥抱在一起,情人的心热辣滚烫,相爱一生的誓言说给了天上的星星。

      可是,当杨玉国把城里的事情安排好,兴高采烈地回村接李玉翠时,却听说李玉翠已经出嫁了。

      又一个有情人难成眷属的故事。

      杨玉国愤怒地质问父母,一定是你们把她逼走了。

      “傻话,我们怎么逼她,是她自己愿意嫁人的,儿子,我们都是为你好,你们俩不合适,我托村长给她介绍的对象也是城里人,在林海市住,虽然是个普通工人,但他们般配,听话,回头我托人给你介绍个门户相当的对象,你就忘了她吧。”父母的话像一把锋利的刀子,让杨玉国痛彻心扉,他恨老天不公,他心疼玉翠落入苦海,可是他又能怎样呢?

      从此,杨玉国不再相信爱情,不再羡慕婚姻,他把爱埋在心底,用幻想弥补心灵上的欠缺,孤独终老。

      然而,今天,他们竟鬼使神差般见面,上苍弄人,三十多个年轮让他们苦泪相伴,其中的故事难以述说。

      “玉国,真的是你。”李玉翠松开拉孙子的手,使劲抹着眼睛,呜咽着声音,泪水涟涟。

      “是我,是我,你看多巧。”杨玉国见李玉翠神情忧伤,又当着两个孩子的面,知道这不是释放感情的地方,忙笑哈哈过去。

      “一晃,你都成老太太了。”杨玉国打趣道。

      “你也老了,看头发都白了。”李玉翠擦了擦眼泪,回答他。

      “哎,小林别乱跑,看摔着。”李玉翠惦念着孙子。

      “这是你孙子,真淘。”杨玉国尽量平复着心情。

      “是,一男一女,大的叫小林,三岁了,小的叫小茵,刚满周岁,他们的父母都忙,把两个祖宗交给我看着,累死人啊!”李玉翠揉着腰说。

      “多好,儿孙绕膝,还是你有福气,我就不行了,哎,淘小子,过来,爷爷领你玩。”站在昔日的情人面前,杨玉国好像开心多了,他招呼正在树林里淘气的小林。

      “你不是我爷爷,我爷爷去年就死了。”小林的话像一粒石子落在杨玉国的心里,沉寂许久的心海泛起了躁动的微澜。

      “他爷去年得新冠没的,儿子怕我寂寞,就让我和他们一起住,其实是让我给看孩子。”李玉翠悠悠地说着,像自言自语。

      “嗨,人都有那一天,往前看,慢慢就好了,我一个人过了一辈子,不也过来了。”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李玉翠看着杨玉国欲言又止。

      “走,我和你一起看孩子,我领着淘小子玩,你推着小姑娘,人多力量大。哈哈。”杨玉国开心地说。

      “你不上班了?”李玉翠一如既往地关心他。

      “上班,可是现在靠边站了,有的是时间,嘿嘿。”杨玉国已经从失落中苏醒,他让小林坐在秋千上,自己做保护,让小林来回地荡着,小林高兴得一个劲地喊:“真好玩,真好玩。”

      一个上午,一对老人,两个孩子,在树木葱茏的小树林里悠然度过。直到下班的陈强过来接母亲和孩子回家,他发现公司的杨玉国和家人在一起,便好奇地问:“妈,你们认识?小林快下来,怎么让爷爷背着你。”

      “强儿,这是你杨叔叔,我们以前在一个学校做过同事。”李玉翠向儿子介绍杨玉国。

      “噢,不用介绍了,他是我们新来的领导,”杨玉国笑哈哈地对陈强说:“领导,我和你母亲三十多年没见面了,还得谢谢你,让我也有时间享受享受做爷爷的快乐,哈哈。”

      杨玉国的话让陈强摸不着头脑,心里说:“这个老杨,早就该退下来,这么大岁数,和一帮年轻人能干到一块吗?看来,我的决策是正确的。”

      回家的路上,陈强见母亲一直低头不语,就问:“妈,你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不是,奶奶是因为想爷爷了!”不等李玉翠回答,小林抢先说出了答案。

    【审核人:站长】

        标题:小说||恋 人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xiaoshuo/youmo/185922.html

        赞一下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阅读记录

          关注美文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