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小说吧小品剧本
文章内容页

胡金萍:作业班

  • 作者:胡金萍
  • 来源: 手机原创
  • 发表于2022-04-11 20:40:38
  • 被阅读0
  •   雨,下了一整天。

      下午五点半,某中学门口。

      接孩子的家长从校门口蔓延到了马路边,各种颜色的伞开在雨中,成了一道美丽的风景线。

      校门口的马路很窄,却是双向车道。路边密密麻麻地停了很多私家车,三轮车,四轮车见缝插针地停在任何有空隙的地方,不浪费每一寸土地。电动车自行车在雨中倒成一片。

      正值上下班高峰,来来往往的人和车更多。一辆大型公交车,堵在了路中间,司机按着喇叭,“滴——滴——……”人车纹丝不动,也确实动不了。他没有办法,只好自己下来指挥。这时候放学了,学生们蜂拥而出,家长们全部挤向校门口,一时间,风声雨声喇叭声喊叫声人声鼎沸,此起彼伏……

      六点半,作业班家长群。

      “今晚有人去作业班吗?”小雅妈妈发来一条信息。

      “衣服鞋子全湿透了,正在吃饭,泡泡脚。如果发烧了,教室都进不去!”雪儿爸爸回复。

      “去!要坚持,不能松懈,搞个作业班多不容易!”壮壮妈妈回复。

      “同意!”天天妈妈回复。

      “同意!”小艺妈妈回复。

      作业班是一群上初一的学生家长,在期中考试以后组建的。不考不知道,一考全明白,期中考试以后才知道这个班的孩子藏龙卧虎,有多么牛。几个家长在一起,找中介租房子买桌椅,速战速决,仅用一周时间就把作业班搞妥了。这个号称省城NO.1的重点中学,每年开学之前,家长们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壮壮妈妈在十五年前,就买了学区房。当然,那时候她是为了女儿。当年她带女儿去所谓重点小学报名时受了刺激,然后就转手买了学区房,这么多年了,房价已经涨了十多倍。世事难料,那时候上班忙得昏天黑地,谁知道这辈子自己还有个儿子呢?很多人都说壮壮妈有眼光,会投资,其实真不是这样,纯粹想着不想找人,不想送礼,不想那么多,美名其曰:但行好事莫问前程嘛,用现在俗气的一句话说:赢两次。壮壮爸妈还自嘲了一下,家长慌里慌张,只为那重点班级,唯有重点班级,才能解家长慌张。想着自家儿子各方面一般般,最好不要分到状元班,不要分到重点班,少碾压点。开学以后,各种信息都明朗了,原来这个班是重点班中的重点,不过是校长和班主任都低调,很多人都不知道而已。几个月下来,壮壮妈妈和壮壮两个人都被现状打蒙了,班上有的孩子学到了高一,有的学到了初三,最不次也把初二学了,像壮壮这样按部就班老老实实跟着来的,真的极少极少。结果一考试,数学96分,排27名,英语94分,排41名,班上才50个孩子诶。壮壮还有个姐姐,考的是名牌大学,父母也就花了三分力气吧!还是挺满意的。按女儿原来的模式来,不着急。十年一过,世界变了。刚上初一的节奏,就变得像高三一样,太快了。壮壮妈妈和壮壮娘俩连滚带爬,鼻青眼肿,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挑战。

      壮壮妈妈每天下班回来,累得楼梯都爬不动,但一想到儿子的学习,马上觉得自己要变成超人。更年期遇上青春期,家里经常是狼烟四起,焦虑得头发都掉了很多,甚至梦到了当年自己的中考,物理卷子莫名飞了,要么就是要大考了,自己一页书都没看,然后就是惊醒了,三十多年的伤又勾起来了,来不及悲伤,骨碌爬起来做饭。就这样生拖硬拽,连泥带水,把壮壮弄进了优秀生的行列。

      拿到优秀生奖状的时候,寒假作业里还有一项是要做家务活。壮壮妈妈,外科护士出身,本来嗓门就大,壮壮跟她对着干的时候,这个嗓门就直接飘得自己都控制不住。也不知道平时有没有惊扰到邻居,就这个机会把一到七层的楼梯打扫一遍,就算是给邻居们赔个礼吧。好在整个过程没人看见,回到家的时候,娘俩一头灰,一身汗,赶紧把门关上。壮壮妈妈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半天起不来。。

      小雅的妈妈邀请壮壮加入这个作业班,壮壮妈妈毫不犹豫就答应了。壮壮在家做作业,真被他搞伤了,不是要上厕所,就是要吃东西,不是要照镜子,就是在抠脚趾甲。成绩是上去了,但是习惯还是非常不好,没有适应初中这种快节奏的学习要求。到作业班以后,孩子们自律了很多,也不丢三落四了,也不东张西望了,学习效率提高了很多。最主要的是,一致认为各家气氛和谐了很多,皆大欢喜。因此家长们感恩这个作业班,孩子们喜欢这个作业班。

      作业班的家长们轮流值班,今天晚上是小艺妈妈值班。

      六点半的时候,小艺妈妈带着小艺来了。小艺是个特别温柔内向的小姑娘,从来不多话,别人和她说话的时候,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喜欢抿着嘴笑。壮壮和天天两个淘气包只敢找她借橡皮或者尺子,她从不拒绝。

      接着,楼道口传来一阵“咚咚咚”很重的脚步声,不用猜,是小雅来了。小雅性格泼辣,风风火火。成绩好,脑子反应很快,要是男生偷吃了她的薯片和辣条,那可要遭殃了,她会一个飞毛腿扫过去,毫不留情。

      六点四十,雪儿和她爸爸到了。雪儿如同她的名字一样,肌肤雪白,加上一张胖乎乎的圆脸,特别像洋娃娃。她文静的时候,一句话都不说,疯野的时候,男生都打不过她,学习不是很用功,成绩却常常名列前茅。随后壮壮妈妈带着壮壮也到了。壮壮被人称为帅哥,活泼外向,喜欢的科目玩命学,不喜欢的书看都不想看。很多人都喊他帅哥,估计自己感觉也挺好,脸可以不洗,但头发必须梳得一丝不乱。最后来的是天天,人高马大,比他妈妈高出一个头,少年持重。数学极好,不喜欢语文,上课的时候喜欢画仕女画,被妈妈带去看了几次心理医生,啥事没有。

      小艺妈妈照例带了点水果,今天是小蜜橘。雪儿拿了两个闻了闻,甜甜的说,“谢谢阿姨!”

      小雅伸出右手,大声嚷嚷,“阿姨,给我两个!”小艺拣了两个,用眼瞟了一眼她亲妈,回到自己位上。天天慢条斯理地站起来,从边上拿了两个,给小艺妈鞠了一躬,说,“谢谢阿姨!”壮壮眼疾手快,三下五去二剥了一个,一下全塞到嘴里,说不出话来,又伸出手来找阿姨要。小艺妈哭笑不得说,“好的好的,去写作业,快点写,写完早回家啊!”

      雪儿的爸爸站在边上说,“我今天想跟孩子们说说话。”雪儿的爸爸原来是一个饭店的老板,因为疫情饭店关闭了,家里的经济负担骤然加重,他弄得心里很自卑,经常说现在除了保安,什么工作都不要他。家里还有个大女儿,因为考得不理想,所以把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雪儿身上。平时他接送孩子来的最早,接的最晚,大家团课的时候,他尽量不跟妈妈们一起去,说就他一个大老爷们,脸上实在挂不住。自从上次雪儿考了全年级第一名,他话就多了。因为雪儿除了成绩好,还是学校公认的特别漂亮的女生。他脸上的笑容明显多了一些,走起路来腰板都直了很多。

      雪儿爸爸咳嗽了一声,说:“孩子们,今天我看到家长群里老师发了刘一航妈妈给刘一航做的作息表,啊—那是真不得了!诶,也非常惭愧哦。你们看看人家,啊—吃饭的时候看新闻联播,上厕所的时候想着英语单词,时间都精确到分,我一个大人还做过老板,都没有这么自律,惭愧啊,惭愧啊!”五个孩子相互看看,不约而同地说:“耶——,那是人家的孩子哦!”

      小雅说:“老师说他妈妈年薪是50万,因为要陪刘一航,工作都不要了,天天陪着他,给他做好吃的,天天吃大餐。”

      雪儿说:“老师还说他妈妈每个星期都带刘一航去放生,原来倒数八九百名呢,今年考到一中了。”

      壮壮看了他妈妈一眼,说:“老师还说家里有更年期妈妈的,每天晚上睡觉前要忏悔,要反省:今天有没有打孩子?有没有骂孩子?”然后朝他妈妈吐了吐舌头。

      壮壮妈妈说:“哎呀,你们老师还说了什么呀?又是放生又是忏悔的,只要不吃素我都能做到。”其他妈妈都抿着嘴笑。

      雪儿爸爸说:“好的好的,扯远了,老师逗你们的,是要你们认真学习,不说了,快写作业吧,快写作业。”雪儿爸爸原来值班的时候只要一个家长和孩子多讲一句话,他都虎着个脸,他所有的一切都是围绕学习,所以只要他一出现,大家都很自觉的不说话,今天真是他自己破了一个例。

      雨一直在下。

      壮壮妈妈说:“下这么大雨,别急着回去了,我们在外面走廊里聊聊,声音小一点,也不会影响孩子。”

      小雅妈妈说,“听说学校本部那边有培训班,被举报了,一锅端了。”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天天妈妈问。

      “前天呢!”

      “我们这是作业班,又不补课,我们不怕。”天天妈妈说这句话的时候,其实心是很虚的。因为作业班刚成立的时候,这几个家长都团过N次课,团历史,政治,团数学,都团过,中年老妈的友谊就是因孩子结缘,靠团购变得牢不可破的。后来是觉得不满意,才没有进行下去,双减的风声越来越紧,谁也不想冒这个险了。

      “唉,上面的政策倒是蛮好的,但只要中考50%的升学率这个政策不改,双减可能就会成为一厢情愿哦,没办法哦,现在搞得没办法,补课有巨大的市场需求,家长们现在都成了地下党,天天提心吊胆,钞票比以前花得多的多!”雪儿爸爸说。

      “家里有念书的孩子,哪一家不是举全家人力物力财力?前段时间有委员提出职业教育高中分流,还有北京要取消50%的中考升学率。消息再好,我们这一届估计赶不上喽”。壮壮妈妈说。

      “这几天体育打卡,你们坚持了吗?”天天妈妈问。

      天天才上初一,一米八的大个子,187斤。

      “体育要坚持打卡哦,不讲别的,中考60分哪。再说有个好身体也是竞争力啊,就像你家壮壮,长得帅也是竞争力。”小雅妈妈望着壮壮妈妈。

      “智学网上好多作息时间不真实吧?哪有做到九十点多就睡觉了,少啊!每次超过九个小时的睡眠,估计全国都少吧?”天天妈妈又问。

      “孩子毕竟是孩子,再怎么都只有十二三岁。刚从小学升到初中,很多还没有适应,这些屁孩,每天放学第一句话:今天吃什么?从来不会说考的怎么样。孩子也真辛苦。前两天壮壮体育打卡,拍tabata视频拍到一半的时候,突然,他放了一个响响的屁。他先是吓了一跳,然后都笑得趴在地上,我说继续吧,他说不行不行,删掉重来。我说老师不会看的,他说老师万一看了怎么办?那太丢人了,我说哎呀,真是忙得放屁的时间都没有。壮壮平时皮厚肉粗的,突然眼圈红了,我吓得不敢做声了。我也心疼他。”

      天天妈妈,皮肤本来黑,站在昏暗的走廊下面,脸黑得像锅底。她是这个作业班里家境最好的了,号称全国各地都有房,特别是北京有房,不仅有房,而且还有北京户口,天天高考是要到北京去的,所以天天妈妈逢人就说,新闻发布会都搞了几次。好几次跟雪儿的爸爸斗嘴,十几个回合都停不下来。

      壮壮妈妈心直口快,说:“现在念个书,家长和孩子都压得喘不过气来。好不容易搞个作业班,就是为了抱团取暖。我觉得就不要把一些东西带到这边了,那就没有意思了,孩子们够不容易了!”可能壮壮妈妈经常去香港给天天妈妈带神仙水吧,她没有做声,也收敛了很多。

      天天妈妈叹了一口气说:“唉,老爷子跟后面的小老婆跑掉了,这几天没人接送孩子,我又天天出差,真愁人呢!”

      “老婆婆呢?”

      “老婆婆和老爷子去年离婚了,回老家,服伺九十岁的老太太去了。这几天老爷子帮忙带了几天孙子,惦记着小老婆,归心似箭,发脾气要回家”!

      壮壮妈妈说:“钱钟书老先生说老头子恋爱就像老房子着火,烧起来没救的,你应该有心理准备呀?”

      “随便卖一套房子,请个阿姨,问题一下就解决。我还以为啥事呢,合肥话:好大事。除了念书,其他都是小事。”雪儿爸爸又大男人了。

      “孩子他爹,常年在外也插不上手,就是在家他也不管。”

      她又叹了一口气。看来人看人,隔层纱,一家不知道一家的事,家家有一本难念的经。

      小雅妈妈说:“是哦,孩子平时胆子小,不敢问老师问题,

      只能拼爹啦!班上某某同学爷爷是科大教授,某某同学妈妈是数学老师,我同学在超市上班,但是他连典中点都会做耶,厉害吧?”“男人们都幻想着有白娘子的好命,什么都别管,什么都不要问,十八年后直接送她一状元!”天天妈妈气得嘴翘老高。

      “男人要养家糊口嘛,如果我有正经工作,我也不想来作业班”。雪儿爸爸说完眼望着别处。

      “都说我家有钱,给孩子请一对一的家教,两个孩子就像碎钞机,有多少花多少。这个世界从来是家长考财力,学生考智力。”天天妈妈又来这一套。

      “国内培养不出谷爱凌的,黄灯的二本学生多着呢!我们作业班的孩子将来绝对一本!”雪儿爸说,眼看又要杠上了。

      “最怕的是上网课或者放假,家长和孩子一起上网课,可真是做孽。这些神兽不归笼,当妈的就要归西。!”壮壮妈妈话一出口,大家都笑了起来。

      “每天接送小孩,看到长江饭店门口去学校本部和分部的两路家长,一个往北,一个往南,那气势,真是壮观!我骑车的技术不太好,后面那只小猪一百四五十斤重,每次经过那里,我的心都砰砰砰直跳。校门口那些男的女的老的少的,没看到一个青滋滋的人”!壮壮妈妈年长,话多,不怕别人打岔。

      “就这样,孩子还不太懂大人的辛苦。壮壮同学,有一次经过华为手机店的时候,很认真地问我,他是不是我充话费赠送的?因为他觉得我更喜欢他姐姐。到现在,看到手机两眼放光。有两次把手机藏在裤裆里面,走路一崴一崴的,我以为他是上次夺冠军受伤没有好,哪知道手机’啪’的一下掉在地上,我几天气的心口都疼。”

      “花钱上了教育专家的课,看了那么多公众号,还买了很多书,还带过一个孩子,怎么在他面前用处不大?后来想想,像我们这样念书不多的,不能搞太复杂,一定要简单实用。最近我看了一篇文章,学到了四字真言,简单实用可操作!”

      “哪四个字?”

      “做饭!闭嘴!”几个妈妈都会意地笑了起来,雪儿爸爸也笑了。

      “中年老母面目狰狞,改变不了孩子他爹,也改变不了孩子,就改变自己吧。感觉自己面相最近好了很多!我还有五年呢,等他上大学就好了。”壮壮妈妈叹了口气,

      “我还有十二年”。天天家还有个弟弟。

      “我还有十五年。”小雅家还有个妹妹。”

      大家一阵沉默。

      “你们现在人在哪里?在哪里?快回话!”作业班群里小艺妈妈突然发了一条信息。

      “我们在一楼避雨,怎么啦?”

      “刚才警察来了!”

      “啊?警察来了?”几个家长一窝蜂赶紧跑到楼上去。

      到了楼上,小艺妈妈急慌慌地出来把门带上,让大家门外讲。“我听到外面有人敲门,我以为是你们,拉开窗帘,一看是两个警察,吓一跳。警察问你们这里是不是搞培训班?我说不是的,是作业班,他非要进门来,我说孩子们都在写作业,怕吓着孩子。他们问怎么能证明是作业班呢?我说有监控啊,你可以看呀,我当时一下明白,可能有人去举报了,后来他们硬是要进来,我把门反锁起来了,好好的解释,警察说你们这个地方我已经知道了,希望你们下次注意点,不然的话是很麻烦的,然后就走了!”小艺妈妈双手合十。

      “勇敢,勇敢,很棒很棒!”

      “这可能是邻居们举报的。这些小屁孩一高兴起来,哈哈大笑,扰民了。一定要和孩子们好好聊聊!”

      “是的是的,回家好好给他们做做工作!”大家异口同声。

      十点半,学校班级群里,突然弹出一个信息,连发三个,很严重啊!大意是最近疫情加重,任何班级私自组建的作业班一律取消,班主任在后面留言,请大家立即联系我!疫情期间,班主任老师不分节假日,不分早晚,随时随地发信息到群里。

      “今天是什么日子啊?怎么这么背啊?”小雅妈妈说。

      “你是这个作业班的发起人,你跟班主任问问,看看有没有回旋的余地?我们暂时保留,我们孩子也不多。”壮壮妈妈说。小雅妈妈给班主任发了信息,班主任回复:一律取消,看清楚啊,是一律取消。疫情防控是国策,请理解支持!”大家面面相觑,非常无奈,

      “歇吧!”

    【审核人:雨祺】

      标题:胡金萍:作业班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xiaoshuo/shehui/13858.html

      赞一下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