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小说吧中篇小说
文章内容页

椒椒——根据王崇彪《兵“椒椒”》改编

  • 作者:湘诗飞翔
  • 来源: 手机原创
  • 发表于2021-09-04 16:44:31
  • 被阅读0
  •   第一幕

      【桐城某村庄。晴朗的天空。远处可见淡紫色龙眠山剪影,萦萦一线龙眠河蜿蜒流经。岸边的村庄,树木掩映。远远传来欢庆锣鼓,间有阵阵鞭炮声。隐隐约约,有人在唱,“太阳照到穷人的家,翻身的日子开鲜花……”

      【几个七八岁的孩子上,穿上世纪五十年代皖中农村棉衣。男孩放爆竹,女孩捂耳朵躲避。男孩们嘻嘻哈哈笑闹着跑下。“等等我!”女孩追下。

      【小妈妈一身新娘红妆,腰系粉红色彩绸,率腰系红绸的秧歌队青年男女,兴高采烈,载歌载舞,左上。

      小妈妈(唱)太阳照到穷人的家,翻身的日子开鲜花,男人种地地里走,妇女在家中纺棉花……

      旁白我的故乡桐城,喊叔叔为“椒椒”。据说,是源于老宰相张英写公文时的一次笔误,从此便以讹传讹了。

      我有一个椒椒,那是我家的骄傲。因为,他是志愿军,参加过抗美援朝。

      【秧歌队载歌载舞。至台右,乐曲换《嘿啦啦啦》

      小妈妈(边舞边转身,秧歌队随着舞至台右她身后。唱)嘿啦啦啦啦,嘿啦啦啦,天空出彩霞呀,地上开红花呀,中朝人民力量大,打败了美国兵呀……

      【幕侧欢呼声。“一人当兵,全家光荣!”“抗美援朝,保家卫国!”

      【众人簇拥几名身穿志愿军军装的应征青年,左上。接兵的道具大卡车在他们身后随上。鼓乐班敲锣打鼓,兴高采烈上。应征青年身披红绸,胸佩大红花,笑逐颜开。各自的家人,拉着他们的手,依依不舍地叮咛。

      【椒椒在队伍里张望。

      小妈妈(看见椒椒,喜形于色)三哥!(挥着手跑过去)

      椒椒(大喜,冲出人群,挥手高喊)小李!

      【两人双手紧握,深情对视,依依不舍。黄梅戏音乐起。

      小妈妈第一次离开家,好好照顾自己!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椒椒嗯。不用太牵挂。我今年十八了,你当我才八岁啊?小妈妈我不担心。我知道,首长和战友,都亲得像一个娘的娃。你也别挂念家。我在家,好好侍奉爹妈,好好种庄稼。多交公粮,支援前线,也能戴上大红花。椒椒辛苦你了。我知道,你是干部,又是党组织培养的积极分子,是样样都挑尖的头一份。我……也不会比你差。我要递上入党申请书,上前线英勇杀敌,把立功喜报寄回家。

      小妈妈(甜甜一笑)那咱就比赛!看谁先入党。

      【画外音:同志们,该出发了!

      【锣鼓声震天动地。欢呼声此伏彼起。“一人当兵,全家光荣!”“抗美援朝,保家卫国!”“抓紧生产,支援前线!”椒椒(紧握小妈妈手,盯着她的圆眼睛、红脸庞)我该出发了。小李,我……我忘不了你!

      小妈妈(热泪盈眶。给椒椒整整衣领,正正帽子)三哥,放心去吧!

      我也忘不了你。我……等着你。

      【《九九艳阳天》乐曲声起。女声:“哪怕你一去千万里呀,

      哪怕你十年八载……”

      【画外音:上车了!

      【鼓乐班使劲奏响鼓乐。应征青年陆续登上大卡车。

      椒椒(转身向左后挥挥手)哎!——来了!

      【跑到大卡车后面,登上卡车,笑着朝小妈妈挥手。

      小妈妈(泪流满面笑着)三哥!别忘了!给我来信。(挥手)

      【灯转暗。

      第二幕

      【坑道。众志愿军战士或坐或站。有人擦枪,有人拿茶缸在岩壁上接水,有人在吹口琴。战士甲该死的美国鬼子!轰炸没完没了了!啥时才能出去?啥时才能把弹药送到前线?前方的战友等着咱们呢!战士乙咱运输大队的车都藏好了吗?听说,上一次战役,被敌机炸毁了一二百台车,还牺牲了不少战友。椒椒你说的是以前。现在,咱们越来越有经验了。白天,咱们运输大队隐蔽起来,到夜间再上路。咱们在坑道里很安全,前方的战友保卫着咱。好好休息吧,攒足了劲,夜里好快开快跑!刚才,我把车辆又一辆一辆检查了一遍,保证不会出故障。单等天一黑,就放心地跑吧!战士甲班长,你的修车技术真棒!大伙都说,有你给车辆做保养,一百个放心!班长,你出去,可要注意安全哪!椒椒咱们是运输大队,不能亲自到前线打鬼子,真不过瘾!以前,我也抱怨过。指导员说,好好学开车、修车技术,保证尽快把物资送到前线,就是打美国鬼子,跟面对面拼刺刀是一样的。咱开车,保障前线的供应,就是在保卫祖国,保护大后方的人民,让他们放心地劳动生产,让孩子们在学校安安稳稳读书。咱们的祖国,以后要靠有文化的人建设呢!战士乙对!咱在前线流血拼命,就是为了保护后方人民。战士甲班长,听说你家里来信了?还有全家福照片?让俺看看呗!战士乙让俺看看,嫂子啥模样?听说,你们刚结婚,她就主动替你报名参军。你离开家的时候,你们结婚才四十六天,她还是新娘子呢!嫂子真积极!真是好样的!

      【众战士快乐地围过来。椒椒伸手从胸前内衣口袋掏出信。

      战士甲哎呀!怎么上面有血?

      椒椒(黯然神伤)通信员小刘,路上遇上敌机轰炸,他……

      【众战士悲愤,默默攥紧拳头。

      战士甲(接过照片凝视)多幸福的一家人!奶奶、妈妈、哥嫂,还有侄儿侄女。班长,站在你位置上的,就是俺嫂子吧!长辫子,圆脸庞,真漂亮!嗬!胸前还挂着钢笔呢!一看就是个又学文化又生产的积极分子!

      椒椒(得意)是啊,积极分子!超额完成公粮,评上“五好家庭”,还是模范党员呢!战士乙啊!真棒!让俺也看看!好媳妇,好党员,嫂子真是不简单!

      【众战士围上来,一起观看,齐夸赞。

      战士丙(一手一个茶缸,在接岩壁上渗出的水)还有我呢!谁来接替我?让我也看看。接了好半天,一共才接了这么一点点。合在一起,可能只有小半茶缸水。给,你们一人舔一下,湿湿嘴皮吧。

      【战士丙将两个茶缸的水倒在一起。一个战士走过去,接替他继续从岩壁上接水。白茶缸上两行红字:赠给最可爱的人。

      【战士丙端茶缸至前台左,递给战士甲。攀住战友肩膀,一起看照片。

      战士甲(看着茶缸)只有这么一点点水,一人一口也不够啊!只能湿湿嘴皮了。唉!狗日的美国鬼子!轰炸,轰炸!找水的人没法出去,他这是想渴死咱哪!战士乙(手拿干粮袋)又是炒面,炒面!真不想吃。含在嘴里半天咽不下。吃下去,拉不出来,麻烦更大!椒椒吃吧。凑合着吃点,不吃东西体力不行。不能让美国鬼子阴谋得逞。咱在前线吃炒面,就是为了让后方人民不用吃炒面。让他们安安生生坐在炕头上,喝粥,吃饼子,还有萝卜白菜。战士乙(笑)班长,你说的,也包括俺嫂子吧?

      椒椒(大笑)那当然!

      【众战士笑。灯转暗。

      第三幕

      【农家小院。室内简单整洁。墙上贴满各式奖状。桌上放着暖水瓶和茶壶、茶杯。小妈妈(左上。齐耳短发,对襟衣裤整洁朴素)复员回来这么多年了,三哥咋还像打仗一样紧张?就显着他能了!又当电工,又当修理工,修水泵,修柴油机,还有农用四轮子,就连县建筑社的龙门吊、卷扬机、搅拌机,他也会修。还是部队锻炼人哪!人人都夸他技术好,他说,都是当志愿军时学的。三哥呀,你咋就像猴儿上杆一样?一撺掇就上!(笑)不识夸!乡亲们说你是“六月里的西瓜红到边”,你可真红啊!(向台右几步)唉!前几天就给他捎信,今天大侄女结婚,他就是有天大的事,也得改个时间。这天都快黑了,咋还不回来?忘了?唉!他呀,就这么个人,干起活来,啥都忘了。

      (向幕侧)二小子!

      【幕侧画外音:哎!小妈妈,您找我有事吗?小妈妈(向幕侧)快去!找你椒椒。传我的话:天大的事也得搁下,大侄女出阁的事要紧!

      【幕侧画外音:哎!——马上就去!)

      小妈妈这个三哥呀!(右下)

      椒椒(左上。黑黢黢的脸上带着点点油污,头发乱蓬蓬的,眼睛很亮。急急忙忙)来了,来了!哪能忘了!小妈妈(右上,笑嗔)瞧你这样儿!翻毛鸡似的,也不捯饬捯饬自己。(掂起茶壶倒水,递给椒椒)给,先喝口水。

      椒椒(喝水)哪顾得!给人家抢修机子,连个屁也没顾得放哩。

      【椒椒喝水时,小妈妈右下。稍顷,端着洗脸盆上。

      小妈妈(放下脸盆)洗脸!

      椒椒(笑)得令!(洗脸)

      小妈妈(笑着递上毛巾)洗了脸,快把头发梳梳。晚上有喜宴。你好赖也算名人哩,可不能让人说邋遢,丢我的脸。椒椒(双手捧着毛巾,擦了把脸,把嘴凑过去)还是你疼我!

      【灯转暗。小妈妈乐呵呵的画外音:老没正经!不怕晚辈看见?

      【灯转亮。喜宴。椒椒给众亲友敬酒,敬烟。

      椒椒(手持酒壶,给小妈妈斟满酒)来!小李。今天是大侄女的

      大喜日子,她小妈妈也得干了这杯古井贡。(扭脸向众人)我们两口子,也相敬如宾哩。

      小妈妈(站起,扬手,笑嗔)叫啥?还是小李?越老越没正经。我……

      (扬手,佯装打椒椒)

      椒椒(缩脖子,眯着眼笑)不敢,不敢。夫人饶了我吧。

      小妈妈(大笑。仰脖干了,将酒杯举起)罚你再给我满上。(椒椒斟酒,小妈妈又仰脖干了)喜事成双!(椒椒又斟酒。欲转身)别跑!这就算了?你还没给我点喜烟呢。【椒椒放下酒壶,拿南洋红双喜香烟,抽出一支,恭恭敬敬奉上。小妈妈大咧咧接过,叼在嘴上。椒椒双手捧着打火机,点烟。小妈妈故意吹灭。椒椒尴尬。众人大笑。

      椒椒(笑嗔)瞧你乐得!比自己结婚还高兴!

      小妈妈(有点撒娇)可不!那时婚礼太简单了,你得给我补一个。

      椒椒行!五十年金婚时,一定热热闹闹给你办!

      众(共举杯)对!一定得办!

      【灯转暗。

      第四幕

      【巍巍龙眠山,滔滔龙眠河。村子盖起了一栋栋楼房,风吹稻田,一片金黄。

      椒椒(左上)真好!我也享受抗美援朝津贴了!国家没有忘记我,人民没有忘记我,没有忘记我们这些老兵啊!

      小妈妈(右上)哎,老头子!你又要到哪儿去?回家!(抓住椒椒手,仔细看)哎,看你这手,真就洗不干净了?你瞧你瞧,这满手的老茧,这指甲缝里的油泥,怪不得,小孙子不爱让你抱。

      椒椒镇农机站那台联合收割机,不知出了啥毛病?几个小年轻摆不平。这不,电话叫我呢,说姜还是老的辣,师傅出马一个顶俩。我去看看。

      小妈妈整天这家请、那家叫,就你忙!这活儿有干完的时候吗?

      椒椒(不好意思地笑)嘿嘿!

      小妈妈(担心地)你这身体行吗?昨天还发烧呢。改天不行吗?

      椒椒稻子马上就要收割,季节不等人哪!

      小妈妈(叹气)唉!(抬头看天)这天,我看可能要下雨。你咋连把伞也没带?总这么颠颠跑跑,风里雨里,没日没夜的,不行啊!你以为,你还是十七八岁?你豁得上,我还豁不上呢!

      椒椒(看天)没事。放心吧,习惯了!乡亲们日子越过越好,我

      高兴啊!觉得浑身都是劲,觉得还像十七八岁。(笑着挥手)你回家吧。别担心我。(抬腿就走,右下)

      小妈妈(目送椒椒背影,自言自语)俺咋能不担心哪!前些天,你就不舒服,总是发热盗汗,好像不正常啊。这几天,脖子又长一小疱,不疼吗?咱得去县里找好医生看看。(叹气)唉!

      谁心疼你呀?只有我,才肯收留你这糟老头子啊!

      【天空黑沉沉,一串滚雷,大雨倾盆。灯暗。

      【灯渐亮。秀美龙眠山,林木葳蕤。树下草丛,可见一株株国兰傲立。花型多姿,叶片坚挺。

      【一座新坟,坐落在花木丛中。墓碑上有椒椒的照片。墓前摆放香烛、供果,香烟袅袅。

      小妈妈(跪在墓前,抚着墓碑上的照片,哭诉)三哥呀!看见你,我就想起咱俩第一次见面。你那么精神,那么好看。只一眼,我就认定,就你了!一辈子,手拉手,一起走。三哥,一起走了那么多年,我亲你亲不够啊!人都说,人间难得是知己。三哥呀,咱俩就是知己。我知道,那一天,你想说什么,没说出来。我知道,你想说,你当志愿军走的时候,咱俩约好,比赛看谁先入党。结果,很快我就入党了,你却……我知道,你写过火线入党申请,可是,战事结束了,你没能上战场。三哥,你虽然不是党员,可你这人、这心,早就属于党了。你,还有我,咱俩都是合格的共产党员。为了穷弟兄都能过上好日子,咱在平凡的位置上,勤勤恳恳,兢兢业业,奋斗了一辈子,奋斗了整整一辈子啊!咱问心无愧。咱对得起党旗,对得起良心!(拔掉墓前几株杂草)三哥,你在那边好好等着我,我一定披着党旗去见你!因为,你也属于这面鲜红的旗帜。(抚摸墓碑、照片)那天,我说了这句话,

      你才慢慢闭上眼。还是我最懂你呀!你也最懂我。三哥,等着我!(叩头。伏在地上)

      【音乐骤起。混声合唱《英雄赞歌》副歌。“为什么战旗美如画?英雄的鲜血染红了它。为什么大地春常在?英雄的生命开鲜花。”

      【灯渐暗。

      【灯亮。换背景。青山巍巍,碧水滔滔,鲜花盛开,翠竹含笑。

      【画外音:今年“七·一”前,小妈妈得到了一枚“光荣在党五十年”纪念章。想必,她已经用她的方式,告诉了泉下的椒椒吧!

      【舞台灯亮。《英雄赞歌》声中,幕落。

      剧终。

    【审核人:雨祺】

      本文标题:椒椒——根据王崇彪《兵“椒椒”》改编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xiaoshuo/rensheng/2787.html

      赞一下

      网友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发布者资料

      湘诗飞翔 湘诗飞翔
    • 会员等级:驻站作家
    • 发表文章:80篇
    • 获得积分:424分
    • 访问Ta的个人空间
      给Ta留言 加为好友

      点击图片赞助美文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