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小说吧微小说吧
文章内容页

周二胡(9)

  • 作者:湘诗飞翔
  • 来源: 手机原创
  • 发表于2021-11-21 00:27:17
  • 被阅读0
  •   ——“小镇人氏”之九

      周永和,生在石牛镇,长在红旗下,与共和国同龄。

      永和这人特色鲜明。眼瞅着他,你瞬间就理解了什么叫作“五短身材”。此君不但两手短两脚短再加脖子短,而且短脖子上还顶着一个大脑袋,大脑袋上镶嵌着明亮的大眼和笑嘻嘻的大嘴。此等造型用老话形容,这娃生得齐杵杵的;换成现代语点赞,帅哥好好卡通呃。此等造型,如果说是体操选手,能翻出1080度的空心筋斗,或许还比较靠谱,可要说他从事音乐工作,是位二胡演奏家,那就很有些出人意料,很有些令人惊诧。不过坊间又说了,篮球场上看哪个,就看海拔最低的那一个。因为如果没有过人的绝技,他一定不可能在长人如林的项目中抢得一席之地。所以嘛,条件自然要讲,但更要相信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

      打小,永和就喜欢唱唱嘘嘘、敲敲打打。县里川剧团来演出,他悄悄跑到后台去偷看乐队整响器,下来就找些破铜烂铁敲出“乒乒乓乓”的怪声。上学后,也特别爱上音乐课。教唱歌时,他岔开大口忘我嘶吼,在音量领域鹤立鸡群。后来,学校开展兴趣活动(那时候一分钱都不花),他兴冲冲去报二胡组,可音乐老师先摸摸他的大头,再摸摸他又短又粗的手指,痛苦地摇头拒绝了。老师深情地说,孩子啊勇气可嘉,可惜你不是这块料哟。永和硬着脖子不听,每天放学后坚决不回家,赖在音乐室外旁听,嘴里跟着默念:内弦外弦、换把揉弦……

      由于父亲早逝家里需要劳动力挣工分,高小没毕业,永和就辍学回家务农。几年天气下来,队长就惊奇发现,这娃儿做活路与众不同。他不但可以把粗笨的农活干得质量很高,而且会想方设法把活路做得规整,做得好看。种小春点麦子,永和的锄头不是单纯向下挖,而是下锄时手上有一股向外的推力,锄面后背就把泥土拍紧,麦窝的后壁就有了棱角和光泽。远远看过去,这麦窝就不仅仅是麦窝,而有了大礼堂里一排排座椅般整齐光亮的特殊效果。春天里插秧,队长就让永和负责“牵线”,他不但能在一条冲里把秧苗插出“鸭儿翻田坎”的笔直,还能在湾田里插出螺旋样旋转的花纹图案。更可爱的是,这娃儿干活路蹦蹦跳跳的喜庆,不是晃着大脑袋哼小曲,就是晃着大脑袋吹口哨。

      更可贵的是,艰苦的物质生活和繁重的体力劳动,并没有扼杀永和对二胡的病态热爱和执着追求。收工回家后,他翻箱倒柜找出一截楠竹钻个洞,削根山琵琶插进去。到了夏天,就翻山越岭去打死一条大蛇剥下鳞皮,紧紧绷在楠竹头上。然后步行30里跑到县城买两根牛筋拧上,再去运输公司骡车队收集一束马尾巴绑个弓子,就依葫芦画瓢拼出了一把土二胡。万事俱备了,他就学着老师在弓子上抹点松香,正襟危坐下来,浑身颤栗着狠劲一拉,“昂”地一声吓自己一跳——楠竹居然就响了。于是,五短少年周永和从此有了自己的心爱之物。白日里,出工干农活汗摔八瓣;到夜晚,不管是繁星满天还是风雨交加,不管是饱着肚子还是饿着肚子,永和啥事可以不为,就是要取出自制的二胡,躲在旮旯里依依呀呀地拉割。他拉出的声音,先是格外难听。邻居们形容,说是既如癞蛤蟆叫春,又如杀猪场的凌晨。

      永和笑对人家的讥讽,把它当反作用力,拽着二胡只管一门心思拉,一门心思在自己拉出的声音中去寻找近似于音乐的元素。功夫果然不负有心人,先是一个晚上能够找到一个两个、三个四个类似的音符,慢慢地就多起来了,就连起来了。久而久之,拉出的音质也更纯些、更柔些、更亮些。一年两载过去,杀猪场的响动不知不觉消失了。邻家读书的孩子,就跟着永和拉出的曲子哼出了歌来:“东方红那个太阳升……”再后来,邻家的孩子就跟不上来了,那韵律或者更婉转、或者更深沉,那节奏慢起来如老驴拉大磨,快起来如铁锅炒黄豆。于是,春风在石牛镇徐徐吹拂,它娓娓传递出一条新闻,说青年农民周永和自学成才,一把土二胡能够顺畅地拉出革命歌曲。

      听到这消息,音乐老师为之感动,夜里就悄悄去窗下偷听。听着听着,就时不时点头,时不时摇头,时不时抹泪。第二天就找上门来拉永和去自己家实施一对一的强化教授。永和感激涕零行个大礼,每天晚饭后,就提着自己的二胡,嘴里反复哼着:“来索拉索米来多拉索,多来米拉索米来多来……”摸黑去老师家接受一个小时的教程,风雨无阻,寒暑不易。针对小指头太短,按不到指位的问题,师徒共同研究出以换把来弥补的新手法。这样一来,永和的演奏,无意中就增添了些滑音的特殊效果。又是三年时间下来,永和竟然能够拉出几十首革命歌曲。老师估摸着行了,就推荐永和破格加入了公社宣传队的器乐组。逢年过节永和就名正言顺活跃在镇上的文艺舞台,成了场面上的人物。永和从人们的眼光和语气中读出了待遇的变化,就专程去县里吹了菊花头,人又陡然雄势了几分。

      最风光是那年镇上的中秋晚会,导演竟然安排了永和的二胡独奏。永和激动得数夜不能成寐。十五的晚上,天空布满星,月牙亮晶晶,戏台上汽灯也特别热烈。音乐老师亲自帮永和画妆,厚重的一层粉终于盖住了同样厚重的黑,永和突然就有了几分李玉和的面相。上场前老师净了手,突然打开破旧的琴盒,取出自己的传家宝——一把红亮亮的二胡,双手庄严递给永和。永和激动得瑟瑟颤抖向老师深深鞠躬。

      前台传来了主持人甜甜的报幕声:“下一个节目二胡独奏,演奏者周永和。”永和就操着生硬的步伐走进全场观众的注视中,紧张地坐下来。他举头望明月,低头却见黑压压一片人头,于是百感交集在心间,眼眶就有些潮湿。他定定神,牙一咬,腕一抖,琴声就裂帛样迸发,划破了晴朗的夜空。他一口气拉了《毛主席的思想闪金光》《红军战士想念毛泽东》和《扬鞭催马运粮忙》等好几首背得烂熟的曲子。听那动静硬是和电影里、收音机里放出来的差不了许多,连马蹄的脆声都嘀哒出来了。年轻的观众竟然在下面跟着琴声哼哼起来。独奏获得巨大成功,观众们高喊着永和的名字并长时间鼓掌。永和就站起来躬腰九十度,不断线的泪水浸湿了舞台楼板。

      第二年五一节前,永和提着老师送的红亮亮二胡,坐公社的手扶拖拉机去县里参加文艺汇演,一不小心拿了个二等奖。后来,也不晓得是哪个带的头,石牛镇人不再叫他周永和,改称周二胡。

      2021-11

    【审核人:凌木千雪】

      本文标题:周二胡(9)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xiaoshuo/kantai/5545.html

      赞一下

      网友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发布者资料

      湘诗飞翔 湘诗飞翔
    • 会员等级:驻站作家
    • 发表文章:80篇
    • 获得积分:424分
    • 访问Ta的个人空间
      给Ta留言 加为好友

      点击图片赞助美文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