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小说吧微小说吧
文章内容页

疤脸守山人

  • 作者:荆棘鸟
  • 来源: 电脑原创
  • 发表于2022-09-12 11:27:45
  • 被阅读0
  •   十几年前,在一个将近秋天的季节,我独自驾车去怀柔喇叭沟门原始森林玩,上午进了一个叫“五龙潭”的景区,这片原始山林地处北京与河北交界,地处偏僻,当时还没有完全开发,知道的人不多,所以平时来玩的游人很少。

      把车停在景区外,我只身进入景区,先要走上四五公里的路,一条林间羊肠小路蜿蜒通向前方的大山,一路欣赏着两侧的山林,说不尽的林幽山险,看不尽的野花碧草,不曾想北京竟还有如此原始野境,真是个荒野探险的好去处,更妙的是,偌大一个山林,一路竟没见其他游人,心里兴致盎然,脚步也格外轻快。

      差不多有了一个多时辰,进入到山脚下的一个深谷,林木丛生,枝蔓连天,谷里光线暗淡,洪荒僻静,人迹罕至,仿佛进到史前时代。来时的小路至此戛然而止,心稍胆惧,停步四下观瞧,却见三面群峰耸立,怪石突兀,悬崖松柏根茎裸露,孤鹜倒悬,正狐疑中,一只大鸟突然从林莽中扑棱着翅膀腾空飞起,惊得满山坡草丛响动,野鸡.松鼠纷纷逃窜,惊得我一身冷汗。心神梢定,见左侧一条粗砺盘山小道,很窄,仅容两人侧身而过,我整理了一下行囊,拾级而上。山径初时较平缓,转过一个废弃的凉亭,徒然陡斜,石阶青苔丛生,踏上去有些湿滑,一侧岩壁垂立,另一侧则绝壁深渊,望去令人眼晕心跳,神魂魄散,七转八回,枫树叶片重重叠叠青黄掩映,半空有怪石横亘探出,危悬于头顶仅数尺,似有万钧之势,巍巍如累卵,叫人心惊胆裂。山路忽缓忽急,脚下需随时留心风化的细小碎石,不敢梢有松懈。一段路走没多远,林荫底下见一木牌,上写着“野猪林”三字,很是惊异,难不成到了林冲发配途径的莽林险境,虽是笑谈,但也说明这里肯定有野猪出没,脑子里立即出现凶悍野性的野兽,嘴角两侧探出来的瘆人的獠牙,于是心里更加惶惶不安起来,野林中稍有风吹草动便如临大敌。路越往上走,山林越深,渐渐走进一片蓊蓊郁郁的橡树林,林海涛涛,古木幽深,枝叶繁茂,上遮日月,落叶厚积,下掩黄土,山风灌进林来,发出海啸般轰响,层层涌动不绝。我想,这才只是初秋时节,若是深秋,满山满谷该是怎样一番层林浸染红黄相接啊。山林秀谷,劲风古道,令人赫然快慰。

      一鼓作气,我直上到最高峰百丈崖,登高望远,满眼群山连绵,锦绣尽收眼底,危崖陡立,深谷荡荡,不觉心神飘摇,仿佛化身避世隐者,与山川幽谷相伴,与涧泉花鸟为伍,好不快意!

      沉浸在深山野林中,体验着大自然的奥妙与壮美,独世而超绝,周身爽劲,绝尘而忘忧,顿生乐不思蜀的留恋。人一生的追求和梦想不就是自由潇洒的生活吗,此刻,我终于得到了。

      山峦伫立良久,我又在橡树林里游玩了一番,在山外暑气未褪的炎日里,独我寻到这一处清净舒爽的世外桃源,何等快慰!不觉渐渐太阳西斜,才恋恋不舍从原路返回。

      当走到“野猪林”的时候,突然从前面一块转角石上来一人,正迎面与我相距几丈远的地方,这荒山野岭的,一整天都没遇见一个人,如今突然冒出来一个粗壮的中年汉子,我下意识的心头一紧,脚下不由得慢下来。那人也看见了我,似乎迟疑了一下,他差不多四五十岁的样子,上身穿一件灰色夹克,土绿色裤子,一双脏兮兮的球鞋,肩头挎个军绿布包,一手拿了一把明晃晃的柴刀,赭红的脸膛,上唇留着浓重的胡须,尤其让人触目惊心的是他的一只眼侧有一道明显的伤疤,像是曾被什么野兽的爪子抓伤过,也许是跟什么人打斗留下的。看到他这凶险狰狞的面相,我不由得想起美国恐怖片《致命弯道》中的凶残食人魔来,再想到这荒山野岭,人迹罕至,天又渐渐暗沉下来,心里更加紧张戒备起来。

      正当我心里忐忑不安胡思乱想着,那人已渐渐走近,他似乎察觉到了我的不安,同样也局促起来,想是尽量表示出友好来让我放心,于是脸色露出微笑来,可那笑在我看来更显出貌似狞笑,我不禁后退了几步,紧紧抓住手中的单反相机,脑子里就一个念想,逃掉!那汉子停住了脚步,依然笑着,冲我点头,他似乎不善言辞,踌躇着,将柴刀放进包里,再从包里退出的时候,粗糙的大手里已经抓了几个青红的野果,他小心翼翼地,脸上露着诚恳,又怕我嫌弃似的,嗫嚅了许久,才将果子伸向我,

      “吃几个野果吧,山里的,酸甜着呢!”

      我迟疑着,也强挤出微笑来,大叔,谢谢,我不渴,我是来旅游的,现在趁天黑前下山去。

      “哦,哦,那很好,这山里野兽多,早点回去,别让家里人惦记。”

      “您是附近村子的吧?”

      “哦,是的,我常年在这看山,你进山前来时的那条路上,遇到的一个小木棚就是我临时歇脚的地方。”

      “这山里景好啊,你们城里人最稀罕,野蘑菇、野菜、野果子多着呢。”说着他又要把包里的野菜、野果之类送给我,我忙婉言谢绝了,为寻这些野菜野果,他翻山越岭一定吃了不少苦吧,我怎好要他的东西呢,但萍水相逢的这份朴实诚挚的待客态度已经让我感到心里暖暖的了。

      此时,我已经完全消解了初时心中的误解,从他的言语中感受到,这个面丑心善的男人想必一个人孤独久了,多么想找个人聊聊天啊,他似乎有一肚子的经历和故事想向人倾诉。

      他诚恳地邀请我去他的小木棚喝茶,可惜天色不早,我回城心切,只好再次婉言拒绝了他的好意。暮霭沉沉中,守山人目送我下山去,我回头遥望时,还见他依旧站在原地朝我挥手。许多年过去了,疤脸守山人的形象还清晰记忆在我心里,每每想起都如沐春风般的心头一热。

    【审核人:雨祺】

      标题:疤脸守山人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xiaoshuo/kantai/26442.html

      赞一下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发布者资料

      荆棘鸟 荆棘鸟
    • 会员等级:驻站作家
    • 发表文章:81篇
    • 获得积分:1851分
    • 访问Ta的个人空间
      给Ta留言 加为好友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