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小说吧微小说吧
文章内容页

花季的少年之 ——熄灭的怒火(小说)

  • 作者:南江
  • 来源: 电脑原创
  • 发表于2024-06-27 07:55:39
  • 被阅读0
  •   花季的少年之

      ——熄灭的怒火(小说)

      我们村的金韶生,是个七年级的学生了,个子一米六四,皮肤黝黑,胖乎乎的,他通常喜欢穿黑色的衣服,包揽他的天生黝黑,走路时总低着头,只有往左边甩头发的时候,人们才能看到他的鸭蛋形的脸,高鼻梁,大眼睛,显示他的青春少年。金韶生的父亲和农耕的时候说起金韶生。

      金韶生虽然个子大,在班级里却是一个“怂包”,学习极差,数学作业不会做,作文不会写,史地生更是让科任教师无语。更可气的是那么大个子,连个篮球都不会耍。惹得体育老师一上他们班的课,对他总是骂骂咧咧,让全班同学都看着他生气。

      班主任邓嘉找金韶生谈话多次了,结果只有一个:低头不语,时间长了,会留下几滴清泪。班主任无奈,抱着老大的头想不通。

      邓嘉想归想,工作还得做,毕竟初中三年,一个金韶生不能三年都拖班级的后腿。于是,班主任找来金韶生的同桌卢秀莲,了解他的学习生活情况。

      邓嘉望着卢秀莲问道:“金韶生跟你同桌,他上课专心吗?”

      “嗯,他很专心,只是不说话。”

      “他平时跟谁在一起?”

      “单独行动多,下课老往外边看,还看见他常常流泪,只有在食堂里吃完饭的时候,看见他总是抱着四五个大碗在洗。”

      “知道为什么吗?”

      卢秀莲摇摇头说:“不知道,但是,看见好几次了,我们班的几个男生吃完饭,把碗丢在金韶生面前便走了。金韶生默默地把他们的碗拿去洗。”

      “知道了,你上课去吧!”

      卢秀莲走了,邓嘉的心里透亮起来。

      邓嘉在放周末假的时候,早早便去学校大门口等着,他知道,金韶生的父亲是来接的金韶生的,作为班主任,要了解一个学生,家长哪儿会得到第一手材料。

      金韶生的父亲骑着三轮车来了,这个老实巴交的农民,个子在一米七八以上,迷彩服的身上全是泥土,看见邓嘉便找个空位停下,朝着邓嘉走来,掏出香烟抽出一支,微笑着说:“老师,请抽一支。”

      邓嘉摆摆手说:“不会,你是金韶生的父亲吧,我们找个地方谈谈。”

      “好勒!”

      俩人走到离大门口三四米远地方的一颗香樟树下,俩人蹲了下来。

      邓嘉微笑着问道:“天气转暖了,活路很忙吧?”

      “农村嘛,说不忙是假的。”金韶生的父亲望望四周没人,用极小的声音反问邓嘉道:“老师,小孩子出什么事了吗?”

      “没有,我想了解一下,金韶生回家的情况。”

      “唉!他呀,闷葫芦一个,自从他妈去世后,到现在一句话也没说过了,哑巴,不,哑巴还会比划,他连哑巴都不如。”

      “他妈?”

      “在我们家,这孩子从小就跟他妈最亲近,如今,唉!不说了,这孩子……”

      邓嘉说:“金韶生在家的表现怎麽样?小升初时的分数可不低,如今上中学了,学习却很糟糕,可以说一塌糊涂,你们知道吧!”

      金韶生的父亲说:“不知道,他从未提起过学习的事情,我也忙不赢过问他,小学的时候,从未有旷过课,学习上我们也从未操过心,上中学了,我依然相信他像读小学时一样,会努力学习的,所以……哦,有一次听他和他奶奶说,读完这个学期,他不想读了,要么转学,要么回家,我以为小孩子说玩呢,没放在心上。这是我做家长的失职,今后我会注意的。”

      “他回家干活吗?”

      “没干什么,他妈不在了,他姐上高中,俩老人年纪大了,我一个人要养活五张嘴,挺忙的,他回家只是帮忙赶赶牲口而已。他不爱说话,有什么事情也闷在心里。我也不想让一个失去母亲的孩子,早早背上生活的重担。”

      “哦,下课铃响了,耽误你的时间,不好意思。”

      “没啥,我去签名了,老师,有时间来我们家里玩。”

      星期一下午晚饭后,邓嘉还真就把让金韶生洗碗的五个学生抓到了。金韶生呆呆地望着邓嘉把他们带向办公室。

      金韶生悄悄躲跟在后面,听到老师生气地问道:“多长时间了?” 几个学生都低着头,不说话的举动他没有看到。

      邓嘉提高声音道:“从左到右,一个一个说。”

      小个子的侯锐说:“两个月。”

      “你们不知道学校的要求吗?你们没有听说过校园欺凌吗?你们这叫什么?除了洗碗还有什么?一块说了,否则,我了解到了那就不客气,效果很严重知道吗?”

      第二个小声道:“我们还让他洗衣服。”

      “看看你们,一个个都不长手吗?为什么要那么做。还有没有其它的。”

      第三个说:“因为他从来不说话,我们请他,他就照做了。”

      “那么说,还是你们有理对不对?”

      第四个说道:“老师,我之前错了,我们会改正的,我们去向他道歉。”

      最后一个说:“老师,我知道错了,以后不会让他在为我做事了。我会帮助他努力学习的,请老师放心,我们说到做到。”

      “说的很好听,我看着你们如何做到,一个月后,见分晓。”

      好家伙,午休的铃叮铃铃响了起来,金韶生几个大步冲向宿舍,三下五除二脱去鞋子,躺在自己的床上,看着宿舍粉白的墙。思考着:“老师为什么会知道他给他们洗碗,一抓一个着;他们会不会报复自己呢?说实话,真要跟他过不去,凭他们几个还不够,只是他离家较远,陌生的天地,陌生的环境,不想惹事,他心甘情愿地宽容他们,帮他们洗了一次,二次,三次,本想在这个校园里,时间会让他融入他们的群体,没想到他们得寸进尺,越来越过分了,洗这洗那的。他警告他们两次了,他们还很得意地嘲笑他,他们不知道他的怒火正在燃烧,原想洗玩这一周,便让他们几个洗个粉身碎骨,大家一块儿被处分,被开除,平息心中的怒火,可是天不随人愿,他们就让老师逮住了。他们还没有恶贯满盈呢!算了,只要他们不在过分,以后的日子也许会相处的更好,有句话怎么说,‘不打不相识’吧!”

      小个子的侯锐很有诚意地走到金韶生的床边说:“金,对不起,我们是同学,不应该用‘强龙压不过地头蛇’的方式对你,我错了,这有五十块钱,当做我赔偿你的工钱好吗?”

      金韶生没有说话,而是对侯锐微微一笑,伸手推开“青蛙皮”,表示不用。

      其余四人走了进来,都对金韶生表达了友好的歉意。

      金韶生默默地看着他们,心里在翻腾,在打滚,在澎湃,在起伏。他留下了几滴晶莹的泪。他悄然转过脸,贴着墙,反思自己深深埋在心里的那点小人行为的报复心里。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金韶生想:“在家靠父母,母亲离他而去了,只有父亲累死累活,他的心是酸楚的,他尽量地忍。忍字头上一把刀啊!如果不是老师,他会铸成大错的。出门靠朋友,跟这样的一群人,还是同龄的,也许会有一个美丽的人生!可自己该做什么呢?”

      起床铃响了,金韶生起了床,对每个人送去一个微笑,从枕头下抽出崭新的笔记本,用力甩了一下头,高高地台起来,大踏步走出宿舍,走进教室。

      期末结束了,金韶生远远地看见,班主任邓嘉站在大门外的那棵香樟树下,看见金韶生的父亲,笑容满面地迎上去,握住沾满泥土的手说:“你家金韶生很不错,祝贺祝贺!”

      金韶生的父亲看着邓嘉,想说什么,却没有说出来,转眼看到金韶生钻进人群,向回家的路走去。

      我离开金韶生的父亲的那一夜,我辗转反侧,我也有两个孩子!

    【审核人:站长】

        标题:花季的少年之 ——熄灭的怒火(小说)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xiaoshuo/kantai/183099.html

        赞一下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阅读记录

          关注美文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