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生活随笔美文欣赏
文章内容页

发小

  • 作者:美文苑
  • 来源: 原创
  • 发表于2022-01-07 14:36:32
  • 被阅读0
  •   我辞职下海经商,经过多年打拼,终于积累了一定的资金,想把生意做大。我看建筑行业勃勃发展,商机无限,就想办一个建筑行业化工厂,我有这方面的技术储备,因为我大学学的专业就是化工,对于做化工来说,不在话下,新产品自己也能开发。

      为了节省资金,我决定到老家投资,因为那里的土地十分便宜,就跟白菜价差不多。正好,哥们刘杰当上了村主任,有熟人好办事,他又那么个好人,去找他办事还不是一句话的事。

      刘杰不但是我的发小,从小学到初中我们都是同班同学。

      刘杰心地善良,乐于助人。有一次,学校厕所的便池下水管堵塞住了,污物溢了出来。他卷起袖子,不顾脏臭,用手伸进管道,把里面堵塞下水管的东西硬是给抠出来。

      事后,我对他说:“你就不怕脏啊?”

      他一脸蛮不在乎的样子,笑笑说:“有什么脏不脏的,洗了就好了。”

      我暗地里笑他傻,但心底里也佩服他。

      一次,我不小心把教室窗上两块玻璃弄破了。损坏公物要赔偿,我不但被老师叫到办公室狠狠批评了一顿,还要赔两块玻璃的钱。

      我哪有钱?

      放学后,我没有去找刘杰,躲在角落里发愁,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刘杰四处找,找到了我。

      刘杰奇怪地看着我,问道:“你躲在这里干什么?”

      我瞪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你不知道啊,今天我被老师批评了,还要赔玻璃钱,向家里要钱,我爸爸非打死我不可。”我家里兄弟姐妹多,不富裕,连买盐的钱都是用家里养的母鸡下的蛋换的。

      刘杰比我还难受,道:“那怎么办?”

      没有办法,看来这顿打是免不了了。我低头不语,已经感到身上疼了。

      看着我落难的样子,刘杰两肋插刀,他十分义气地对我说:“我向家里要钱,就说我打破了玻璃。”

      听了他的话,我脸红了,感到不好意思。我知道他家里经济情况比我家好得多。

      刘杰说:“没有关系的,我爸爸不会打我,至多说几句。”

      我疑惑道:“真的?”

      “真的,我爸爸他才不会为了这点事打我呢,”刘杰一点不担心。

      我感激地道:“谢谢你。”

      刘杰义薄云天:“谢什么,我们是同学。”

      第二天,刘杰果然给我带来了钱,我感激涕零。

      经过这事,我们俩更加好了,就像亲兄弟一样,铁哥们。

      他经常把字有里带来的午菜给我吃。刘杰读书不行,我也经常辅导他做作业,可以这么说,没有我他就要留级,连初中也毕业不了。有时候我鼓励他,他摇摇头说:“我看到书就头晕,我不是读书的料。”

      我考上了一所重点高中,他跟预料的一样,没有考上高中,回乡务农了。

      我大学毕业后,留在了城里工作。我和他常联系。农村人结婚早,我读大四时,他就结婚了,结婚时,我只送了区区价值五十多元的薄礼,因为没钱,这点钱还是我千方百计从牙缝里省下来的,我做他的男傧相。刘杰娶的媳妇很漂亮,我衷心地祝福他。

      我约他在镇里的一家大酒店吃饭,电话中没说找他有事,只说叙叙旧。他不明就里来了。

      我热烈地拥抱他,说:“老同学,我们又见面了。”

      他激动地说:“嗯。”

      寒暄之后,我邀请他入席。

      我点了一桌丰盛的菜。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我把话题渐渐转入到正题,我对他说:“老同学,这次是我有事求你。”

      他说:“什么事,你说吧,只要我办得到我一定帮你。”

      我说:“好,你还是小时候的样子,一点没变。我想到咱们老家办一个化工涂料厂,需要几亩地。”

      他听了我的话,脸色很难看,迟疑道:“这事啊。”

      我见他犹豫,说:“这事难办吗?你批地,大手一挥就行了。你们村也有收益。”

      他解释道:“是这么回事,前几年也有人想到我们老家投资办厂,只是污染问题,我都没同意。这么说吧,只要你通过了环保,我这里没问题。”

      我暗暗叫苦,环保问题不是这么容易解决的,需要投入大量资金,而且运行成本也高,我根本没有这样雄厚的实力。

      我只好实话实说,瞒是瞒不住的:“不瞒你说,我没有去办环保,办这事需要大量设备投资,我没有这个经济实力,所以来找老同学帮忙,先把厂办了再说。”

      他听到我没有环保许可证,不顾情面地一口拒绝了,这倒让我很吃惊。

      我说:“我的面子也不顾?”

      他说:“这不是面子不面子的问题,而是对子孙后代负不负责的问题,要保护好绿水青山,这可是大事,含糊不得。”

      我赌气道:“既然你不肯帮忙,我找其他地方,我就不信,有钱还办不了事?”

      他劝我道:“老同学,我劝你,你还是把环保许可证先办下来,否则,后果肯定严重。”

      我摆摆手,生气地说:“这事就不用你费心了。”

      我们不欢而散。

      我用钱托关系解决了问题,工厂办起来了。但是,随着工厂的开工,污染的问题也随即而来。村里人不但到我厂里闹,还不停地去告状,环保部门几次下文件叫我整改,我都置之不理,工厂最终被环保部门封了。

      竹篮打水一场空,我后悔没有听刘杰的话。只从他拒绝我之后,我俩的关系一落千丈,我有愧于他。我打电话给刘杰,向他道歉,诉说自己目前遇到的困难。

      刘杰说:“需要我帮忙的,你尽管开口,我一定帮你。”

      听了他的话,我感叹道:“你还是原来的刘杰。”

      “我筹集了一笔钱,决心把污染问题解决,你有没有这方面的熟人?”

      “熟人?你让我想想,噢,对了,我一个同乡在省城工业大学当教授,要不去找找他?”

      “好啊,”

      我和刘杰去了省城,在他同乡的牵线搭桥下,污染问题解决了。

      我大大松了一口气,问刘杰:“污染解决了,你欢不欢迎我到你们村投资?”

      刘杰哈哈一笑:“当然欢迎了。”

    【审核人:站长】

      本文标题:发小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suibi/zhuantiwenzhang/7729.html

      赞一下

      网友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点击图片赞助美文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