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生活随笔美文欣赏
文章内容页

大黑

  • 作者:美文苑
  • 来源: 原创
  • 发表于2021-11-21 21:51:11
  • 被阅读0
  •   大黑,是我小时候家里养的狗。

      它,身体细长,肌肉发达,通体油黑,四肢灵活。它,耳朵耸立,眼睛睁亮。它是笨狗和细狗结合的产物,具有双重性格。

      我的老家土井山,系辽宁省康平县的一个自然屯,七、八十年代,农村家家养狗,为了看家护院。我家养狗还有一个目的是打猎。爷爷家养细猎狗,还有猎枪。

      记忆中,爷爷、爸爸、二叔、三叔、老叔经常去打猎,四叔偶尔回老家省亲也要跟去凑个热闹,大哥有时也会参与,这个队伍中也自然少不了大黑,它可是战功卓著呢!

      小学时的一个暑假,发生了这样一件事。

      距离我家3华里,小山那边的段家窝棚屯张姓“六佛爷”家种香瓜,经常被盗,偷瓜的多数是半大淘小子(我从来不参与类似事情),眼尖腿快,脑子灵光,并采用“四面埋伏”战术,令张家人四面楚歌,苦不堪言,防东西受敌,追南北遇盗。现在想来,这个画面是多么精彩,让我更佩服的是,这帮小学生们怎么会把“楚汉相争”的“四面埋伏”战术运用得那样自如,并且取得决定性胜利的呢?现在想来这事有趣,但在当时张家人被这事气坏了。

      一个雨天刚刚放晴,我在屋内用心研练柳公书法,听到院外吵声不断,便速度出去看个究竟。当我赶到院外,只见“六佛爷”的老儿子被我家大黑撂倒在地,大哥拦着继续往上扑的大黑,二哥用脚踢着他的那个不讲理的同学,我闯到跟前,也想一展我习武的拳脚,被大哥制止了。

      事情是这样的:“六佛爷”的老儿子追赶偷瓜的人,撵到了我们屯,那个偷瓜贼就不见了,正好看到我二哥在院外,就硬生生地赖我二哥偷了他家瓜……这是绝对的无理取闹,因为这天下雨,我们哥几个在家雨休,谁也没出去。可这小子一口咬定二哥偷了瓜,且口无遮拦,呜呜喳喳,气得大哥和这小子撕巴起来,还没等身手敏捷的大哥出手,大黑一个猛扑就把这小子干倒了,随后扑上去就咬,这小子被吓破了胆,直呼“救命”,大喊“服了”……大哥怕大黑把人咬坏,费了好大劲才拉开了维护正义,明辨是非,猛烈进攻中的大黑。

      这件事从始至终,没听大黑叫一声。真是叫唤的狗不咬人,咬人的狗不叫唤。

      更令人感动的是,大黑天天护送我们哥仨上学,准时接我们放学,说它根本不听,撵也撵不回去。其实,我们哥仨互相照应根本不用它接送,可大黑就是不放心。每天早上一定要看着我们走进校园,才肯回家去。放学时,早早地坐在校门口安静的等着,直到我们三个都出来,它才高兴地摇着尾巴,和我们一起回家。就这样坚持了好长一段时间,直至它消失......

      后来,大哥听说是段家窝棚屯另一张姓人家,把大黑勒死吃肉了。大黑的离去,令我们全家无法释怀,特别是我们哥四个,聚到一起就会回忆大黑的点点滴滴,常常的令我们悲伤不已。

      狗是人类最忠诚的朋友,它们已经陪伴人类走过了数千年。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凡是有人烟的地方,都有狗的身影。如树与藤蔓,相依相生。它们知恩图报,无论你贫穷还是富有,它们从不背叛主人,“狗不嫌家贫”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

      狗拥有人类一切美好的品质,却没有人性的缺点。这既令人赞叹,也令人惭愧。

      我,属狗。也爱狗!

    【审核人:站长】

      本文标题:大黑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suibi/zhuantiwenzhang/5572.html

      赞一下

      网友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点击图片赞助美文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