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生活随笔美文欣赏
文章内容页

王必东:善良

  • 作者:美文苑
  • 来源: 原创
  • 发表于2022-07-31 16:02:09
  • 被阅读0
  •   窗台的茶花开的正艳,火红的花瓣吐着黄蕊,再加上褐色枝条抽出的深绿肥厚的叶片,显得盎然春意。

      “妈妈!这花真漂亮!”一个稚气的男孩声音让我抬起了头。

      “哦!儿子别碰……是啊,春天要到了吗!”一个柔弱略带病容的年轻妇人拉住一位五六岁的孩子,彬彬有礼地向柜台走来。

      “欢迎光临!您要吃点什么?”我站起身。

      墙上的摆钟,时针快要指向七了。

      三月的天似乎很短,窗外夜幕已经降临,而我的生意由于疫情影响,似乎没有几个客人。

      “一份叉烧,一份鸡腿饭,叉烧浇点肉汤好吗?”妇人把飘在前额的刘海别在耳后,顺便又拉了一下灰色的旧呢子长衫的领口说:“老板,两份米饭都不要太多哦!吃不完怪浪费的。”男孩不等她妈妈说完,抢着说:“妈妈妈妈!我还要个热狗好吗?”妇人轻微地笑了一下,细声地说“好吧!今天是你生日,就算奖励你的!”男孩高兴的跳了起来,妈妈用食指放在嘴唇中间弯腰比划了一下,微笑地回看了我们一眼。

      她们捡了一个靠窗户的饭桌坐了下来。

      其实我们的叉烧店很小,灶台被木板墙隔在里面,外面再摆上收银台,基本上只剩下四张桌的地方了。老婆是潮汕人,做的一手正宗的叉烧饭,因为前两年我们辛辛苦苦开的鞋厂倒闭了,又不会别的手艺,于是便做了本钱小的饭食生意。没有办法,欠了一屁股债,亲戚朋友都不来往了,还要养老人小孩,只有从零开始了。老婆是个急脾气的人,刀子嘴豆腐心,经历这场霉运,才真正明白世态炎凉,人情寡薄如纸。

      好了,不说了,十分钟不到,老婆已经把两碗客人点的快餐做好,端上桌了。

      老婆回来后,悄悄地对我说:“你猜猜我刚才听到什么了?”

      我放下手机,抬头看了一眼老婆,几年的沧桑,我发现老婆已经青春不再,正愣神的时候,老婆示意地把我按在凳子上,不时还斜着眼睛盯住窗台下正吃着饭菜的母子。

      我疑惑了一下,用手抵了一下老婆悄声问:“啥事啊!神神秘秘的?”

      老婆说:“刚才我看到那个女的哭了”

      我一愣,忙问:“为啥?”

      老婆低声说道:“孩子问她,爸爸什么时候回来,她说爸爸去很远很远的地方了,再后来孩子说给爸爸打电话,他的妈妈就哭了,说爸爸那儿没有信号,打不通。看到我过去,才停住聊天,但是孩子毕竟太小,还一个劲地嘟哝要爸爸,女的似乎很伤心,低着头擦眼睛。”老婆说到这里侧身向外望了一下。

      我皱着眉头,看了一眼这对母子,似乎意识到什么。

      老婆说:“等下她们付账的时候,我们给她们免单吧!估计她们日子也很苦!”

      我点着头,孤儿寡母的,真的可怜。

      就在我们低头叙说的时候,玻璃门再次打开,进来的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只见他戴着用白胶布裹着镜腿的眼镜,穿着洗的发白的蓝色中山装,斜背着一个草绿色的旧挎包,步履碎促而有点蹒跚地走到柜台前。

      我们都站直了身子,同声问道:“大爷,您要吃点什么?”

      老人胆怯地四面张望了一下,又看了看柜台里面,有点腼腆的问道:“老板,有米饭吗?”

      我望了一眼老婆,老婆急忙说:“有有有,您还要点什么菜,我们这里有叉烧猪脚,鸡腿鸡翅,卤蛋热狗……”

      老人似乎没有听到一样,略微迟疑了一下,慢声的问:“白米饭多少钱一碗?”老人用浑浊的眼睛望着我们,似乎像犯错的孩子一样,小声地再次询问:“我可以不要点菜吗?”

      我们两个都诧异起来,大厅安静的很,老人的话虽然不大,却似乎也惊动了窗下的年轻妇人,她站起身,侧着身子似乎也在聆听着我们的谈话。

      “当然可以,米饭两块钱一碗!”老婆大声的回答。

      老人很高兴的说:“谢谢您了,请给我来碗白米饭。”老人正准备转身的时候,看到柜台旁边铁桶上写着免费喝的豆汁,于是又回过头来问我:“老板,这豆汁是免费的吗?”

      我急忙点着头,似乎怕惊吓到老者一样,轻声地说;“免费,是免费的!”

      我把一碗豆汁端到临窗旁边的桌子上,看到对面年轻的妇人又在擦眼睛,可见孩子的爸爸是她伤心的原因——我怕妇人看到我会尴尬,便快速地回到柜台里。

      老婆正犹豫着站在装饭的铁桶旁,拿着大汤碗不知怎么装饭一样,看到我便无奈地摇着头。

      这是老者的手机响了,我们——还有那位妇人,都在听老者通话。

      “孩子,在学校还好吧!…要学会照顾自己啊!不要舍不得吃,缺什么就和爷爷说,爷爷退休工资花不完的,这不,上个月退休教师工资又涨了…你考上大学,不知道爷爷那时有多高兴呀!我相信你天堂的奶奶和爸爸妈妈都为你自豪…爷爷身体好的很,你不要担心我…我呀,现在饭店吃饭呢?点了叉烧,鸡腿…嗯!好的乖,好好上学,我吃饭了,再不吃就冷了…”

      老人的话,让饭厅更加安静了。

      正当我准备和老婆再次说话的时候,老婆对着我一努嘴巴,我回过头一看,原来那个妇人已经站到我的背后。

      “给这位老人来份叉烧好吗?等下我一起付账!”妇人小声地对我说:“请您不要说是我给点的,您就说是饭店搞活动!好吗?”

      我们两口子被眼前的场景变化顿时弄得哑然了。此时妇人已经回到了座位旁,她一边劝儿子,一边看着老者喝豆汁,显然这已是第二碗豆汁了!

      老婆什么话也没有说,快速地搞了一份加量的叉烧饭,里面还加了卤蛋。当送到老人面前的时候,老人惊愕地站了起来,结结巴巴地说:“我要的是一碗白米饭?”

      老婆忙说:“今天是店庆,所有客人都有送,您老就放心吃了吧!”

      老人看了看我们,又看了看那对母子,似乎寻找什么答案。

      年轻的妇人停下筷子,笑着对老人说:“是的老人家,我们真是好运气,您看我们这也是免费的!”

      看到这对母子顾客的抢答,老人似乎相信了,他向我们点头致谢,便低着头吃起来,妇人看到老人狼吞虎咽的样子,又开始擦眼了。

      当老人放下筷子说:“真的好吃极了,好久没有吃这么好吃的饭菜了!”

      我的眼泪也瞬间流了下来。我寻找纸巾的时候,我看到老婆在小黑板上擦掉菜名广告,郑重地写着:今日店庆,每个客人送一份叉烧饭。

      2022年7月18日写于广东吉隆

     

    【审核人:站长】

      标题:王必东:善良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suibi/zhuantiwenzhang/23911.html

      赞一下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