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生活随笔美文欣赏
文章内容页

夏迎东:水中四宝

  • 作者:夏迎东
  • 来源: 手机原创
  • 发表于2022-06-24 18:04:52
  • 被阅读0
  •   藕

      藕,是一种很普通的水中植物,常见于乡间村庄的池塘里,春天播种、夏天开花,秋冬季节收获。

      在我们国家,藕品众多,如苏州的荷藕,品质优良,在唐代时就被列为贡品。苏州的荷藕还有一个美称,叫“雪藕”,因其色白如雪,嫩脆甜爽,生吃时堪与鸭梨相媲美,被唐代诗人韩愈赋予“冷比霜雪甘比蜜,一片入口沉疴痊”之赞誉,如今的中国,湖北省已经跃居为产藕大省,当地洪湖的藕尤为突出,富含淀粉、蛋白质、维生素等成分,鲜美爽口,驰名中外,被誉为“水中第一植物”。此外,江苏宝应的美人红,南京的大白花、河北泽畔贡藕等,都是不可多得的藕品。

      至于我们安徽,最早有记载且最有名的藕品,即是安庆的“雪湖贡藕”。“雪湖贡藕”是一种深水藕,产自潜山县天宁寨的雪湖,此藕粗大肥壮,色白如玉,主藕5、6节,藕中有九孔、十三丝,单支重3到5公斤,最长藕段可达50厘米,生长期200天,藕质脆嫩香甜,汁液丰富。相传明太祖朱元璋大战陈友谅时路过潜山,曾品尝过雪湖贡藕,给予盛赞,朱元璋登基称帝后,赐封此藕为“贡藕”,由此,“雪山贡藕”之名得以传承下来。

      追溯藕的来源,应该是在古印度,南北朝时期传至我们国家,现在已经是户孺皆享的一种食品。

      在乡村长大的人对藕都不陌生,曾经的时日里家家门前都有池塘,每年春夏池塘里荷叶田田、荷花飘香,是孩子们嬉戏玩耍的好去处,到了秋季就有人下到池塘里挖藕,那是一种细长的、浅白色的藕。老人们说这是一种野生藕,要在秋天乘着它鲜嫩的时候去挖才好吃,要不然它就老了、嚼起来涩涩的,口感不好。

      挖藕,在我们那里叫“崴藕”,小时候,我们常常看见一些大人们,穿着一种叫做“大皮衩”的衣服下到水里去崴藕。这大皮衩就是一种橡胶制品,不透水,它的长相很奇特,形状就像是现在女性穿的连裤袜子,底下是一双胶靴,胶靴上边连着裤子,裤腰上边还有长长一大截,直至胸口。穿的时候,一双脚从上往下一直伸进去踩住靴子,再往上拉整齐,胸口处用绳子系紧,就可以下水挖藕了。挖藕也算是一项技术活儿,我至今都没搞清楚大人们是怎样找到那些又大又嫩的藕来着,只知道他们在水里摸索一会儿,就立在一个地方,手里抓着一根残荷枝条,摇摇晃晃地“崴”起来,不大工夫,扔上来一节大藕之后,又去找寻另一个目标了。

      而今,农业科技的进步让藕的品种越来越多,藕的吃法也多种多样,最简单的吃法是“清炒藕片”,即是把藕冲洗干净、切片、沥一下水(漂去藕片上的淀粉以防糊锅),锅里放油烧热,下姜片炝味,倒入藕片翻炒至乳白色,再加入辣椒、蒜末,翻炒几下出锅入盘。这盘清炒藕片入口滑而不腻,清爽绵甜,若放入的是鲜红辣椒、新鲜蒜苗,再配上几片黑木耳,那就称得上是“色、香、味”俱全喽!

      我的一个同学开了个饭馆,每次到她那里用餐时,她都会奉上一盘“炸茄盒”,很是让我欢喜,这里不妨仔细描述一下:茄子洗净,切成两两相连的片状,五花肉、葱、姜切末,加入少许生抽、适量盐、胡椒粉、淀粉拌匀做成馅料,把馅夹入两片相连的茄片里,外边裹一层面浆,入油锅炸熟,一个个香酥诱人的茄盒就出来了。

      我在想,倘若是把这做茄盒子的馅料,塞进那雪白的藕片当中,如法炮制出来的“油炸藕合”,又该是怎样的一种风味呢?

      茭白

      奶奶说:“去池塘边剥几根苞瓜,中午炒菜吃。”

      这个镜头,在我们儿时的生活场景里一次次地再现,每当想起这个场景,我就会心潮涌动、无法平静。

      奶奶口里念叨的“苞瓜”,就是现在市场上出售的“茭白”,它是一种水生植物,在家前屋后的池塘里都有生长,其产量仅次于莲藕。跟人类的性情差不多,水里的植物们,有的很自私狭隘,比方说那藕们,在池塘里乱动乱跑,到处都是。有的则很宽宏大度,这就是那茭白,它们一般都长在池塘的边沿上,便于人们采摘。每年夏天,茭白的植株长到一米多高的时候,从它的根茎部位陆续地冒出一个个白白嫩嫩的东西,而且越长越粗大,成了我奶奶所说的“苞瓜”,我们就可以把它们剥回家做菜吃了。

      茭白是水中之物,而生长在水里的东西总是比那陆地上的鲜嫩了很多,若是将它进一步加工,能够做出很多的美食来。

      我奶奶做得一手好菜,她把那茭白做出了很多花样:用来拌凉菜,清香淡雅,很有滑润的滋味。与猪骨头一起煨汤,则清爽利口、柔滑糯香。我们家那时候用的都是老柴火灶,用那老柴灶的旺火烹炒出来的茭白,味道就更舒爽了。因此,茭白无论蒸、炒、炖、煮、煨都是脆嫩鲜美的。除此之外,奶奶把吃不了的茭白用酱闷上,用盐腌好做成小咸菜,把那些出了霉点、有些老了的切成片或切成丝晒干保存起来,到了冬春季节,与腊肉一起烧制出来,就成了一味难得的菜肴。难怪清代大才子袁枚在《随园食单》这样赞道:“茭白炒肉,炒鸡俱可。切整段,酱醋炙之尤佳。煨肉亦佳,须切片,以寸为度,初出瘦细者无味。”袁大才子对茭白做菜还是颇有心得的,刀工也讲究,以寸为度。切菜赶刀长不过寸,这是配菜的一种讲究吧。

      茭白不但味美,更是食疗的上好材料,其药用价值不可低估。中医认为,茭白味甘性冷、有开胃解毒的功效,它对高血压、小便不利、小儿发热烦渴均有疗效,对产妇的有催乳作用。现代营养学家们还认为,茭白富含碳水化合物、膳食纤维、蛋白质、脂肪、核黄素、维生素E,有钾、钠等微量元素,也有一部分有机氮以氨基酸形式存在,所以味道鲜美。明代李时珍在其《本草纲目》有这样的记载,“菰,一名菰菜、茭白、茭粑。气味甘、冷、滑无毒。主治心胸中浮热风,滋人齿。煮食,止渴及小儿水痢。”清朝吴仪洛《草本从新》卷十一菜部也说:“茭白,泻热通肠。甘、冷、滑,利五脏,去烦热,除目黄,解酒毒,利小便,治酒面赤,白癞沥汤,风热目赤,滑利而冷,甚不益人,根名菰根。冷利于芦根,实名雕菰米,发饥可当粮。”

      看来,再美味的食物也不能贪吃,要以其营养成分和自身的身体状况来适当搭配才行。这也是茭白给予人类的真味之所在。

      芡实

      去闺蜜家吃饭,她喜孜孜地奉上一盘菜,让在座的客人尝一尝,猜一猜是什么东西。大伙儿吃在嘴里、想在心里,半天都没有人发话,只有我这个土生土长的乡下人品出了名堂:“是鸡头莲杆子哎,真是没想到啊,好长时间都没有吃过喽哎!”

      “鸡头莲”是我们家乡人的一种叫法,有的地方叫鸡头果、鸡头米,它的学名叫做芡实,也是水里边长出来的一种植物,每年春天发育,叶片紧紧地贴在水面上,青色的、皱皱巴巴的叶面比荷叶大很多,而它的背面则是深紫色的,还长着一些硬刺。鸡头莲5、6月份开花,也是紫色的,像睡莲的花朵一样浮在水面上,这青色的叶、紫色的花,装点着那一片寂静的水域。

      七八月份鸡头莲果实成熟,就可以“开镰收割”了。把家里用来割麦子的镰刀捆绑在长长的竹竿上,伸到鸡头莲叶子下面的深水里,使劲朝下压、再往怀里一拉,随着镰刀的起落,“腾、腾、腾……”,从水里冒出来一个个苞子,青褐色的身上布满了细细的刺,头上还顶着鸡啄般的花骨朵,让你爱又爱不得、恨又恨不得。

      脱去这层带刺的“衣服”,还有一层青白色的软衣,剥去软衣,方见一颗颗籽粒。您先还别着急,这一颗颗籽粒的外边,还包裹着一层透明的、隐隐现着紫色纹路的单衣,除去这单衣,露出青褐色的硬壳,剥开硬壳,才见着那纯白色的鸡头米,如鱼儿的眼珠子一般大小。您瞧瞧,想吃这鸡头米儿,还真费力气,它把自己整整包裹了四层衣服!

      鸡头米是我们这些乡下孩子独有的“零嘴儿”,生食起来甜丝丝的,把它煮熟了吃在嘴里的感觉特柔韧,我暗暗猜测:这就是鸡头米粒儿柔情蜜意、含而不露的缘由啊。

      我还想说一说那鸡头莲杆子,它们有一丈来长、拇指般粗细,身上长满刺,中间有孔也有丝。嫩嫩的鸡头莲杆也是可以吃的,把它那层长了刺的薄皮剥掉,切成片清炒,或切成丝凉拌,味道都不错。

      我闺蜜捧出来让我们品尝的那一盘菜,就是这样的一份杰作。含箸在口,我仿佛看见了闺蜜那颗细致的、缜密的心。

      菱角

      今年可能是菱角大丰收的一年,菜市场、街角处、水果摊上,都有人摆着一堆一堆的菱角在卖,对于“好这口”的我来说,可是乐呵坏了。

      菱角之于我,是再熟悉不过的一种食物,我在以前的文章里,曾不止一次地描述过我老家的池塘、池塘里的菱角。我的处女作《那一片红菱》叙述了采摘菱角的经历,而我的另一篇文章《池塘》,则是对菱角做了仔仔细细地介绍,不妨摘录如下:

      菱角是夏末秋初的一种水生果蔬,那时候在乡村的池塘里几乎随处可见。说来也奇怪,在我家西边的那口池塘里生长的是一种红皮儿的长着两只犄角的红菱,而在南边的那口池塘里却长满了一种青皮儿的长着四个犄角的青菱,我们还把那红皮儿的叫做“家菱”,把那青皮儿的叫做“野菱”。

      每当菱角成熟的时候,家中的大木盆就成了我们最好的采摘工具——一条圆形的“船”。坐着这条船下水菜菱角也算是个技术活儿,把大木盆推到水中,人坐到盆子里,腰板要挺直,两个膝盖与臀部形成等腰三角形,双手一边划着水向前行驶,一边把菱角秧捞起来,拣那些熟透的摘,如果要是嘴谗了,就摘那稍嫩一些的,剥了皮塞进嘴里,非常鲜甜,还解渴……

      回想那时候的我们,只想着用那白白嫩嫩的菱角填满自己贪婪的味口,并不知道它的全身还都是宝贝呢!

      在我的心目里,菱角的植株是比较好看的一种,它的茎叶很多,叶柄两寸来长,中上部膨大成圆鼓鼓的气囊,很奇特。叶片呈菱形,长宽寸许,表面深亮绿色、无毛,背面绿色或紫红色,有淡黄褐色短毛或灰褐色短毛,菱叶边缘的中上部有凹形的浅齿,这茎、叶从茎中心向周边伸展形成“莲花宝座”般的菱盘,一条细细的根茎着生于水底泥中,牵引着那莲座,轻飘飘地浮于水面或半挺于水中。菱角的花朵很小,有雄蕊和雌蕊之分,白色,单生于叶腋,4个花瓣,生于花盘的边缘,雌花结果,果实即称为“菱角“

      鲜菱的植株,俗称“菱秧”,这种看似普通的水草,其本身却妙用无穷。比如,用新鲜的菱秧洗净切碎剁成泥,辅以肉馅制成包子,蒸熟之后味道鲜美,回味无穷,再加上肉馅本身的香味,令人垂涎欲滴。若是把剁碎的菱秧加入生肉、豆腐干、葱姜末,制成的菱秧丸子,也是一款不可多见的美食。把鲜菱的叶片下那一个个膨胀的、气囊状的茎干摘洗干净,佐以黑木耳、鲜红辣椒、姜蒜,爆炒出来的味道,那可是你想也想不到的一种滋味哦!

      菱角的药用价值也同样不可忽视。老中医认为:多吃菱角可以补五脏,除百病,有减肥健美作用,因为菱角不含使人发胖的脂肪。菱角能补脾胃,强股膝,健力益气,菱粉粥有益胃肠,可解内热,老年人常食有益。菱角具有一定的抗癌作用,可用之防治食道癌、胃癌、子宫癌等。菱角还含有丰富的淀粉、蛋白质、葡萄糖、不饱和脂肪酸及多种维生素、胡萝卜素,以及钙、磷、铁等微量元素,是我们人类不可缺少的补品呢!

    【审核人:雨祺】

      标题:夏迎东:水中四宝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suibi/zhuantiwenzhang/22139.html

      赞一下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