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生活随笔生活趣事
文章内容页

岁月入冬爆米花

  • 作者:晴子
  • 来源: 手机原创
  • 发表于2021-11-12 07:18:22
  • 被阅读0
  •   清晨起来,我刚演练结束健身大刀,就听到小组院子里传来小孩的咋呼声:“哈哈,爆米花的来啰!”不一会就传来“嘭、嘭”爆米花的声音。接着一股浓浓的爆米花香味悠悠的传来。我们这里一进入十月下旬,那香甜的爆米花就开始打磨着的乡村岁月的简朴时光,引来独特的年味,留下欢乐的笑脸。

      我清楚地记得,在上世纪的六十年代的那些岁月里,只要一进入冬季,旧得像一张发黄草纸的村子就单调寂寞起来。地里的农活大都基本干完,剩下的全是农人们的安静和悠闲。只有爆米花的师傅担着炉担进入村里,那长长的“爆米花------”的吆喝,才能把每个院子搅得热闹起来,老人们的脸上露出喜悦,小孩子们寡淡的眼帘里长出生机,纠缠着大人要去爆米花……

      那时的农村里,农户生活大都不宽裕,大米是绝对舍不得拿出来爆米花的,一般都是用金黄的玉米去爆炒。家家户户都端出一升半升的玉米靠近爆米花的师傅。“来!给我爆一升米花!”“好呢,爆米花师傅愉快的应答着。”

      院子里顿时热闹起来,几乎每一户都有人来爆米花,一时间爆米花的师傅忙得不亦乐乎。

      做爆米花生意的一般都是上了五六十岁的老人,黝黑的脸庞和蔼而慈祥,身上套着老式旧棉袄,看起来就像一个大企鹅,可是手脚却很麻利。他在一个稍微避风的角落,架起一个小风箱,支起一个小铁炉,丢进几块木炭,拉动风箱,火苗就“呼呼”的窜出来。爆米花的主要机器就是一个封闭的铁罐笼子,很有点厚重,安放在铁炉上的支架上,铁罐笼子后边连着一个摇柄,摇柄边有一个圆圆的小气压表。铁罐笼子里倒上玉米粒,加上适宜的几粒糖精,师傅就紧紧地拧上盖子,一手拉动风箱,一转动手柄,铁罐笼子悠悠的转。爆米花师傅一边摇动一边看着气压表,待到气压达到指标,师傅就停下转动,歪着把铁罐笼子的头伸进预备好的一条大长的麻布口袋里,就像变戏法的那样“一拉一扯”,“嘭”的一声巨响,一股白烟腾起。你还没有来得及眨眼,那股香味就钻进了你的鼻孔。那些早在铁罐笼子里憋闷的难受的玉米粒,一见新鲜空气,几乎同时爆开成雪白的米花。炸米花的主人迅速上前去接装。站立旁边的那些小孩早就迫不及待,嘻嘻哈哈地一拥而上,捡起那些飘零在地上的玉米花塞进嘴里。院子里顿时充满大人小孩的笑声,笑声飘得老远老远……

      因为我和弟妹们都喜欢吃爆米花,我家也是每年都要爆米花的。母亲从粮缸里舀出一瓜瓢玉米,带着我来到爆米花师傅的身边。母亲把玉米交给师傅,对他唠叨几句就回家忙活去了。剩下的活就由我来全部担承。冰冷的风从院子外刮来,站着一边的孩子都在瑟索。可是我一点不觉得冷,一双眼睛总是盯着转动的笼子。事情就是这样,你越是急着等它偏偏却慢,我急不可待,把手指头伸进嘴里吮吸着,听着拉风箱的叫声,闻着越来越浓的米花香,不断吞咽着嘴里的涎水,等待那米花的一声爆炸!

      师傅摇着圆鼓鼓的爆米花机,孩子们瞪大了眼睛,接二连三地追问那老者:“爆米花还有多久能熟。”我也是孩子中的一员,我与小伙伴们的神情都是一样的,几乎是在痛苦地等待着,香甜的爆米花就在眼前,但我们就是吃不到,那种等待的滋味很是难熬,但却无能为力,唯有继续等待。那老师傅一边摇着米花机,一边给火炉里加着木炭,再低头看看气压表。他看气压表的时候,我们的眼睛也跟着睁得老大,发出道道期盼的目光,可期待已久的结果并没有到来,我们只能继续等。那老师傅看着周围的小孩,嘴巴微微翘起,看得出来,他很开心。面对孩子们的殷切期盼,他也是有点着急的,但爆米花必须要完全爆开才行,早早打开都是前功尽弃。好不容易才等到气压足的时候,那老师傅将米花机头从火炉上取下来,迅速塞入早已准备好的麻布铁丝笼里,只见他手用力一扳,“嘭”的一声,米花爆出,许多零散的乱飞落地,孩子们一哄而上,抢着捡那铁笼里飞出的的爆米花吃。这场景,真是叫人终身忘记不得!

      第二年爆米花的时候,依旧是那个老头师傅。我见那老头和蔼可亲,就大胆上前帮他做事,我去拉动风箱,那老头开始有些迟疑,认为我拉不动,接着那老头又在我头上轻轻拍了两下,意思是鼓励我大胆干。我蹲下去。两手用力将风小箱拉动,风箱在我的拉动下“噗嗤噗嗤”地响起来,炉子里的火苗也飘起来。那老头师傅扭头冲我一笑,意思是表扬我还行。我拉得高兴。脸上也呈现出玉米花一样的笑容。这天我一共帮助那个老师傅拉了三个多小时的风箱,一共爆了十八铁罐玉米花。老师傅坚决不收我爆玉米花的加工费,说我给他出了大力,是个好孩子。我呢,认为帮助老人是小孩子应该做的,坚持要付钱给他。我们两老少拉扯得难分难解时,母亲来接我了。母亲就把老师傅请到家里吃饭。

      我把一包爆米花提回家里,全家人都来品尝,弟弟抢先,抓起两把就溜到一边去了。妹妹斯文,用小手拿起三四颗就觉得满足,她塞入嘴里,细细咀嚼,幸福的笑容洋溢于脸庞奶奶没得板牙,吃爆米花一冲一冲的,那吃相惹得弟妹们哈哈大笑。爸爸妈妈都是象征性的吃了一点,他们舍不得吃,要留给我们慢慢地在春节里享用。爆米花是我们孩提时代的难得的零食,只有到年底才有机会吃到。爆米花为我们的童年少年带来了无比的快乐和幸福。虽然那时过得很清苦,但只要每年过年时能吃到香甜的爆米花,我的心里便是温暖的;即便没有华丽的衣裳、鞋子,心灵深处的快意也是满足的。

      岁月入冬的爆米花,如雪那般的洁白,如蜜那样香甜,它给我的童年带来了欢乐,丰富了童年时光的生活,也为我的生命增添了传奇色彩。在我跨过古稀的岁月里,在我充满思念童年的岁月里,耳边还是响起“爆米花来啊!”的喊声。那是一抹熟悉的甜蜜。不管岁月流逝多远,这个爆米花的声音永不褪色,它只会随着岁月的长久而融入我的生命,“爆米花”师傅的喊声时时温暖着我的心田,唤起对童年生活的甜蜜眷恋。

      童年里的那些爆米花不再是简单的情节,而是承载着我对童年时光的深刻记忆。存在那记忆深处,谁也抹不去。让岁月的爆米花永远沉浸在我的生命里,与它一起呼吸,一起老去……

    【审核人:凌木千雪】

      本文标题:岁月入冬爆米花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suibi/shenghuoqushi/5209.html

      赞一下

      网友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点击图片赞助美文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