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生活随笔生活趣事
文章内容页

童年的野桑果

  • 作者:玉笛书剑
  • 来源: 电脑原创
  • 发表于2022-06-16 16:37:59
  • 被阅读0
  •   时光在不知不觉间流逝,许多经历过的都随着岁月走远。有一些事物或将从记忆里消除的时候,忽然之间与之相遇,有一些往事一幕幕的涌现,透着挥之不去属于童年的美好回味。

      初夏时节,草木都是旺盛之时,空气难得清新,无事在小河边的公园里散步,无意间看见两个年轻女人带着几个小孩子,在一棵粗壮的树下手忙脚乱的忙着不亦乐乎,远远的不知是在干什么,出于好奇,走近细瞧,原来此时是野桑果成熟的季节。这些在公园里闲玩的人,看见那些挂在枝头沉甸甸的诱惑,忍耐不住。虽然这些挂在树上的桑果,没有市面上看到的色彩鲜艳,粒大饱满,但却是在原生态中生长,没有人们担忧的其他因素。这几个大人小孩显然也是偶然而见,不是有备而来,一个个使尽浑身解数,垫脚,蹦高,见之却有一种亲切之感。

      看到眼前的一幕,看着这些带着快乐、轻松心情的几个人,几个小孩子围着树围着大人团团转满足和幸福的笑容,一如我的童年画面,只是这些时光只能留住我的回忆之中了。眼前的情景和我们小时候不同是,我们没有大人相伴相随,那时候大人们都是自顾不暇,根本就没有时间和精力来陪伴我们,更不会分享我们自己寻找的快乐。

      我们的童年是物质匮乏的年代,生活条件和质量和如今相比,有着天壤之别。眼前的桑果树,我童年就曾见过,我的小时候也是它的小时候,它在成长,我在逐渐老去。小时候在我的眼里十分的不起眼,而现在已是参天大树。初夏时节,不但枝繁叶茂,而且是枝头都是缀满红的紫的散发着诱人的召唤。与之也发生我的童年趣事。只有那些大自然那些自生自灭的,才会让我们童年肆无忌惮,才会平息我们舌尖上的渴求。

      小时候,人们追求的是温饱,脑子里还没有青山绿水的这根弦。人们无暇去关注自然中来的生命。我小时候看到的桑果树在自我展示着生命力,让我们人生经历中多了一些用来回味的往事。

      小时候我们只知道树上结满长长果子的叫桑树,是一种坚硬的木材,人们最喜欢取其做成扁担,既有弹性又能载重。现在知道它既叫桑果又叫桑葚。小时候并不关注这些,只去留意什么时候开花了,离进我们口中的果子就不远了。

      童年的时候除了小河边树林里那几棵不规则分布的桑果树,印象最为深刻的还是供销社仓库院里围墙边的那一棵。当时的这棵桑果树已经有了些年头,我们十一二岁时的臂长凑乎着将其熊抱。树身紧挨着围墙,夏天生命旺盛之时,树干四散像个巨伞,墙里墙外都是它的身影。每逢初夏时节,那些的红的、紫的如约而至,缀满了枝头。每逢这个时候,我们的幼小的心飞到这里。逮到机会,我们的身躯也会奔向这里。

      桑果含有丰富的葡萄糖、维生素、氨基酸、矿物质等多种元素,被医学界定论为最佳保健品之一。具有补肝益肾、生津润肠、乌发明目、止渴解毒、美颜防衰、滋阴补阳等多种功效。在我们儿时的付诸行动中,这些都是题外之话,我们只知道,摘桑果的过程,是我们的无忧无虑的游戏,是不谙世事属于童年的乐趣,是口中难得的美味。

      小时候,桑果刚刚成熟,没有什么力量能够阻挡几双小腿。我和几个小玩伴,经常是放学后,没有首先去做老师布置的作业和选择回家。直接奔那些诱惑而去,要将这些桑果弄到手中也是要费些周折的。

      首先那里是人家供销社的仓库重地,在计划经济年代,堆放的都是紧俏商品,当然不会让人轻易出入。好在那时不似现在有尽职尽责的保安,看管之人时常也有开小差的时候,还有我们都是小孩子不易引起警觉和注意。每次去的时候,我们都是瞅准时机,乘大人疏忽或者是不留神,窜溜到最后面。因为那棵桑树在仓库的最后一排,既然进去了就可以肆无忌惮了。这棵桑树最矮的树干离地面都有两米多高,我们的身高只有一米多高,有时候是选择爬树,有时候是偷偷搬来梯子,先上墙头,再小心翼翼走近树前,先摘几个塞入口中,先尝为快。大部分的时候都是选择从院墙的后面,想尽各种办法爬上墙头,再爬上树。

      那时候我们脑子里并不会去想我们的做法有什么危险存在,从没有想到会从树上摔下去的后果。最害怕,最担心,最恐惧是树上的一种小虫,几厘米长,一微米左右粗的身躯,全身毛茸茸的,被它盯了一下,先是很痒,接下来被盯的部位就肿起来很疼,最后咬过的地方就是一道血痕。直到现在,都不知道它的学名叫什么,从大人嘴中得知它叫洋辣,颜色和树叶的颜色差不了多少,且体小,不易被察觉。毒性倒是没有去想象什么特别严重,只是被其光顾后,其身上的细毛会钻入人的皮肤,十分的难受,肿痒要好几天才会痊愈。我们那时摘桑果,都是用手直接接触,也不会借助什么必要的工具。我就被洋辣光顾几次,一般都在手臂上。都是自己的疏忽大意,只顾去摘那些桑果,忽视身边的不速之客。后来听说有的严重的需要去医院治疗,想想还是暗自庆幸自己比较走运。都说是吃一堑,长一智;可是童年的我们还是无法修行的那一步。

      熟透的桑果,肉厚汁多,咬一口,既有浓郁的酸涩味,还有它自身特有的青气,最让人回味的是在舌尖上卷起的甜丝丝的,满嘴舒畅。

      童年我们有个习惯,也不知道这个习惯是好还是坏。无论有多么好吃,多么香甜的美味,都是只吃不带。基本都是在自己就地享用满足之后,不会想到摘一些多余的带回家与家人分享,或者是送给其他人。之所有养成这种习惯,还是有原因的。童年的我们不是野孩子的野孩子,不去学习功课,大人也不过问。在当时有多种原因,一是家里人口多,大人们的压力大,想尽办法是解决一家人的衣食;二是读书也没有多大用处,认识几个字就可以了,再说了家里也供不起那么多孩子都去深造的能力。我们的小时候,只要没有冻着饿着,平平安安,大人们已经很是心满意足了。即使是这样,我们在外面的出格行为还是不敢让家里人知道。无论在何时,在何处环境,天下的父母心是一样的。我们的某些行为在他们的眼中就是危险行为,就是不可取也是不可犯的。

      就拿吃桑果这件事来说,那么高的树,那么高的围墙,连大人攀爬都会有危险,何况幼小的我们。每次吃完桑果,回家之前都要先去小河边,将嘴清洗干净,因为桑果色泽很深,咀嚼之余,嘴里、舌尖上、牙齿上、嘴唇上都会留有桑果的赤红或鲜红的印记。如若不清除掉这些痕迹,回家被家里大人发现,不打也会挨骂。

      我们时常去的都是供销社仓库后面的那棵老桑树,小河边的小树林里的那棵桑树那时很幼小,只是在这棵树上摘过桑叶喂蚕,小时候对这里的桑树上的结的果子还看不上眼。小树林是儿时时常光顾的地方,没有摘桑果这样的故事。现在曾经杂乱无章的小树林被修建成供人们休闲的地方,人们在里面散步锻炼,我也是无意之间,看到这群摘桑果的人,看到这棵随岁月成长的树,那些曾经经历过的在脑海里涌现,童年不知世路的艰辛,没有世故,没有利益之分,没有明争暗斗,更没有爱恨情仇,只有笑声伴着欢乐。如今供销社的仓库不复存在,那棵桑树也不复存在,只有属于我们童年的故事在触景生情时清晰起来。

      如今,人们摘桑果,尤其是城里人基本都是去乡间农家果林,这里的桑果树都十分的矮小,和野桑树树种不同,果实比野桑果色泽更亮,形体更大些,虽然依然是其独有的味道,比之我们童年时自由自在的心情,回味悠长,无拘无束的过程有着天壤之别。

      野桑果没有人为的因素干扰,成熟期很短,一夜风雨,便会纷纷坠落尘埃,所以我们小时候在桑果成熟的那几天,总是在心里默默祈祷不要下雨,那样的话我们的快乐得以延时。

      现在,我们的生活水平在提高,桑果只是许许多多果类的一种。现在乡村农业转型,许多农户还有那些看中桑果的经济价值潜力的人,都在乡间承包种植桑树。而那些从城里自驾乡村旅游的,还有那些休闲的人,在桑树林里穿梭,都是带着轻松、愉快的心情。对于今天的小朋友,桑果已经是不值得一提的水果。根本无法体会我们的儿童时代,虽然家境贫穷,但那份纯真,那份自由自在,那份其乐融融的过程,那份独有的欢声笑语,蓦然之间,几分感慨,许多美好的失去,再也不会回到眼前。

      生活一直都是在向前奔跑,偶然间的回忆,只有童年不可复制,只有童年愈久还念。

    【审核人:雨祺】

      标题:童年的野桑果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suibi/shenghuoqushi/21671.html

      赞一下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发布者资料

      玉笛书剑 玉笛书剑
    • 会员等级:文学秀才
    • 发表文章:10篇
    • 获得积分:166分
    • 访问Ta的个人空间
      给Ta留言 加为好友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