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生活随笔生活趣事
文章内容页

土豆

  • 作者:星语
  • 来源: 手机原创
  • 发表于2022-05-14 11:23:19
  • 被阅读0
  •   土豆最早有记载的历史,是在明朝末年的时候。它是一种既能做主食,又能做菜品的薯类。所以自从引进我国,就受到社会普遍的推广和人们的喜爱。在我国北方广大地区,比如河北、山西、陕西、内蒙等地,土豆俗称山药,土豆这个官名也只是在文章之中才出现的。

      在我很小的时候,父亲在外地工作,家里常年就是我和娘亲两个人生活。那时候娘天天要去生产队干活挣工分,一个工分一毛五分钱,就这样一天一天的积磊着我们娘俩的口粮。秋天生产队分粮食,谷子、黍子、土豆都是几十斤的样子,只有玉米是主粮,可以分到三四百斤。

      仅有的几十斤土豆在那时候能吃上一年,这在今天看来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一件事情啊。秋天,土豆被大家伙从地里起出来,堆在场院中。生产队分土豆的日子,娘和我都很高兴,娘早早去了几里外的场院,那半袋金子般的土豆便被她歇好几歇后背了回来。在这个唯一能饱饱吃上一顿土豆的日子里,娘把老腌菜切了细细的丝,还浇了一些麻油在上面,煮一锅土豆,熬半锅玉米糊糊,娘俩的一顿饭就算齐了。就着咸菜吃土豆的感觉很爽,以至于我至今还喜欢这一口,久久不能忘却。之后,那些土豆便会被娘藏到土窖子里,在以后的日子里掰着手指数着土豆,编算着一年的生活。

      把土豆擦成丝,与莜面和在一起,可以做烙饼,也可以做山药丸子,特别是把吃剩下的山药丸子切成片状,在炉子上烤糊,划嗓子乎乎的,吃起来别提多么过瘾了。但是我们当时很少吃这类食物,因为土豆不多,吃不住如此奢侈,况且莜面也是个稀缺的存在。我们那时候,隔几天能吃上一顿土豆烩黄菜,或者吃一顿土豆丝、老腌菜丝、拌豆腐泡糕,就算打了牙祭了。以至于幼小的我老问娘,土豆是粗粮还是细粮,娘却老说它是粗粮,这样的粗粮让我百思不得其解,

      纳闷了好多好多年……

      春天来了,生产队要翻耕土地,能跟着耕犁去头年种过土豆的地里拣拾漏网的土豆,是一件让人们争抢的事情。有时候,娘也会被派去干这样的活。好的土豆交到了生产队里,一些冻坏或者犁坏的小土豆便被分给了同去劳动的人们。这样的土豆拿回去削去坏了的部分,还是能够吃上一些的。感觉在土地里过了冬天的土豆吃起来甜丝丝地,有股子红薯的味道。

      年年五六月的时候,就到了种土豆的季节,生产队会拿出在土窖里藏了一个冬天的土豆,让人们拣选和分切籽种。有一些胚芽眼少,又腐烂了部分的土豆被挑出来堆在一起准备扔掉。娘就挑拣了些拿回来,这样的土豆闹好了还是能吃上一小部分的。于是,娘擦了土豆丝和老腌菜丝,再加些从地里掐回的野韭菜拌成馅。把玉米面和成不软不硬的样子做成皮,包玉米饺子吃。每当有拳头大小的玉米饺子出锅的时候,满屋飘着玉米饺子特有的香味,蘸一些醋和辣椒,我能吃好几个。这也是至今为止,我吃过最有人间烟火气的饺子了。

      后来解散了生产队,地也分到了家家户户的手里。每年,我们家都是要选一小块地种土豆的。土豆对地力要求较高,我们就把每年积攒的坑粪送到那块地里。种土豆最少要三个人合作,才不会浪费人力。一个人剜窝,一个人撒粪,一个人扔籽。因为土豆籽就是土豆切开的部分,它富含水份,对最初天气的旱涝没有太多要求,但在出苗后长秧的过程中,还是需要雨水的,但雨水也不宜过勤为好。在土豆的生长期间,我们一般锄两遍草,第一遍单纯锄草泛松土壤,第二遍锄草并用土壤覆盖秧苗四周,达到保护土豆品质的目地。

      到了秋天收获土豆的日子,长成青涩少年的我会和娘一起拿着铁锹袋子去地里起土豆。起土豆也是个讲究活,一般干枯死掉的秧子下,土豆不会多,只要正常的剜下去就行了。长势还好的秧子下,根系探的远,土豆也多,必须剜的深一些,范围也大一些,不然就会伤到土豆。最后,把起出来的土豆运回家,倒在庭院中晒上一晒,然后把它们筛选一遍,品相好的用吊筐下到土窖子里,有残疾或者起的时候伤到的,装到袋子里,不耐储存,放在外边先吃。剩下那些很小的,有时候会有好几袋子。年年秋天有专门用机器磨粉子的人,把不好吃的小土豆拿到他们那里花钱磨一下,磨出来的土豆粉面主要用来加工成粉条,粉条能烩着吃,也可以象饸饹那样下着吃。的的确确是大众食品,平民生活。

      土豆多了,生活好了,人们就变着法地把土豆做成了各种食物。我最喜欢吃的是山药粥,山药粥要趁热吃,就一些腌韭菜或者老腌菜啥的,一顿饭能吃好几碗,其实我饭量很小,别的饭食是绝对吃不了这么多的。家乡人的主食是黄糕,天天吃罢糕以后,再吃一点同煮的土豆灌灌缝,那绝对是老乡们妥妥的好生活。炸土豆片、炒土豆丝、凉拌土豆丝、肉炖土豆、土豆烩菜……土豆在人们的日常饮食当中,扮演了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记得我十六岁那年,在放学骑车回家的途中出了车祸,当时我是在南留庄矿医院住院治疗的。同病房有一对大阳眷的中年夫妻,丈夫在煤矿上砸断了腿,妻子陪床。在同一个病房的日子里,那对夫妻和我挺谈的来,他们也挺喜欢我,我也肯给他们讲一些历史寓言故事逗乐。一个月的相处,我们成了很要好的病友。直到之后我病好了出院很久,也忘不了这段情谊。于是,来年的正月,我按照约定去大阳眷给他们拜年,他们夫妻见到我很是高兴,我在了一夜。第二天中午饭是吃山药烙饼,他们把土豆蒸熟了去皮,揉乱后与莜面和在一起,放入调料食盐,做成饼状,方法基本和我们这边差不多。不同的是,他们家里有特大的一口铁锅,下面生着煤火,他们就把饼子在大铁锅里炕上,并时不时的翻一下,待烙饼两面都炕出了红脸蛋就出锅,吃一口,外脆里嫩,香酥可口,那味道是我从来没有体味过的。他们见我吃的香,就索性给我做了好多那样的烙饼,让我带回家去。这一回,我的家里人都吃到了蔚县西北山独特风味的山药烙饼。

      要说起土豆食物,蔚县东乡的山药粉是必须要讲一下的。他们把土豆在锅里煮熟或者蒸熟去皮捣乱,放在一个器皿中,用木槌或者木勺等工具来回搓揉,待土豆泥搓揉的有了筋骨,便瓦出来拍在黑瓷水瓮的璧上,并且拍压成饼状。过一段时间,冷却成型的山药粉被一张张揭下来,晶莹光亮有韧性。卷起一张切成条状放入碗中,佐以先前调制好的汤汁,再倒点醋和辣椒油,一碗令人垂涎欲滴的山药粉就可以开搂了。山药粉好吃,第一是柔韧有嚼劲,其次是纤维粗挂汤汁调料。山药粉这样的美味,我们西半县的人却从来不做,偶尔想打打牙祭,就去县城的摊位上吃上两碗过过瘾。西半县的人们年年秋天制做黄菜倒是挺上心的,黄菜熬山药小米粥,几乎是普通人家的日日佳肴,但东半县的人们却很少制做黄菜。这就是所谓的“十里不同俗”吧。

      由于小时候的那些经历,我对土豆有一种特殊的喜好和情感,前些年我种地时,也会像娘当年种地时一样,专门留一块好地种土豆吃。这些年来,由于生活的诸多原因,我不再种地,也就吃不上了自种的土豆。但是年年秋天,我会早早地从市场买回来好几袋子土豆,并像娘当年那样存放在自家的土窖子里。其实从外面买回来的土豆更好吃,品种也多,有大西洋、里外黄、小白花等等。价格也不贵,八九毛一块钱的样子。

      今天,当我再不用为吃不上土豆而发愁,当我再不用探知土豆是粗粮还是细粮,当我变着法儿享受土豆衍生的各种美食时,我的内心深处,却更加怀念以前那些土豆稀缺的日子,怀念娘掰着手指头数着土豆盘算光景的样子,还有那至今难忘的土豆丝老腌菜丝玉米饺子……

    【审核人:雨祺】

      标题:土豆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suibi/shenghuoqushi/18562.html

      赞一下

      网友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赞助商

      长按图片保存到手机

      土豆

      仅有的几十斤土豆在那时候能吃上一年,这在今天看来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一件事情啊。秋天,土豆被大家伙从地里起出来,堆在场院中。生产队分土豆的日子,娘和我都很高兴,娘早早去了几里外的场院,那半袋金子般的土豆便被...

      正在为您获取最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