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生活随笔日记大全
文章内容页

冬天的雪

  • 作者:林凡
  • 来源: 手机原创
  • 发表于2022-01-07 21:43:07
  • 被阅读0
  •   这个冬天无雪,天很干,干得小河嗓子直冒烟!空气干燥得清瘦几许,连风也越发温顺,礼花在寒冷中欢笑着,吹在脸上没有冬的感觉。沿着河沿朝前走,脚下荡起尘土,我听到低低地抽泣声。冬姑娘羞怯地拂了一下衣裳,却只见天空中无意间下了点白雪。雪中的景色壮丽无比,天地之间浑然一色,只能看见一片银色,好象整个世界都是用银子来装饰而成的。

      冬天,虽然没有春的柔美,夏的绚烂,更没有秋的风韵,景色简单而单调,只有白茫茫的一片。但是,却总有一些勇敢的植物,点缀了单调的冬天:松、竹、梅,被人们称为岁寒三友。给冬天带来了希望,带来了振奋。它们都具有坚强无畏、谦虚诚实的精神。松树,一年四季永远是绿色的,在风雪交加的冬天,它们也决不低头;梅花,靓丽多姿,芳香淡雅,冰清玉洁,它们那高雅以及永不屈服的精神让我们感到钦佩。竹,永远是青色的,不管受到多大的风吹雨打,永远挺拔如峰,决不低头折节,人----总要有它们的秉性才好!

      乡村的冬天,田地蒙着一层薄薄的霜,透过那层薄薄的霜,可以看到下面僵化的土地,硬冻而干裂。田里的刚刚出土的麦苗是那样怯弱,原本绿嫩的叶子,显然已被冬天贴上了自己特有的标签,像孩子冬天被冻坏的脸。冬天田野的呼声更甚,让单独走在路上的人心里发毛,那树干没有了地,却被风摇曳得吱支地响,像在悲泣,又像在疯狂地舞蹈。

      落日的余辉懒洋洋的爬过山那洁白而光滑的肌肤;暖暖地照在这片静谧的大地,天边的云儿飘过,像是在追随同伴的脚步;温蓝如玉般的湖水缓缓地流着,湖边横斜着几尾小舟,隐隐约约有几点渔火在闪耀。也许景色太寂寥时,心情便会唱歌,歌声伴着湖水,要将我带到那令人怀念的往昔岁月,带着点神伤,可是当我转头想要离开的时候,看到了山的另一头,那是太阳再次升起是地方啊,也许明天春天就会来临!

      雪整整下了一夜。今天早晨,天放晴了,太阳出来了。推开门一看,嗬!好大的雪啊!山川、河流、树木、房屋,全都罩上了一层厚厚的雪,万里江山,变成了粉妆玉砌的世界。落光了叶子的柳树上挂满了毛茸茸亮晶晶的银条儿;而那些冬夏常青的松树和柏树上,则挂满了蓬松松沉甸甸的雪球儿。一阵风吹来,树枝轻轻地摇晃,美丽的银条儿和雪球儿籁籁地落下来,玉屑似的雪末儿随风飘扬,映着清晨的阳光,显出一道道五光十色的彩虹。大街上的积雪足有一尺多深,人踩上去,脚底下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一群群孩子在雪地里堆雪人,掷雪球,那欢乐的叫喊声,把树枝上的雪都震落下来了。黄昏的雪,深切切的,好象有千丝万缕的情绪似的,又像海水一般汹涌,能够淹没一切,还有一丝揭开藏头露尾般的裸露感。雪花形态万千、晶莹透亮,好象出征的战士,披着银色的盔甲,又像是一片片白色的战帆在远航……

      站在窗前眺望着冬天里季节,侧耳倾听着冬天里风的吟唱,那景色,那声韵,谁说冬天是苍凉的季节?其实,冬天正在寒冷的风霜中,积蓄着力量,在萧萧的寒风里吟唱着洁白的亮丽和冬天的坚毅。冬天的乡村有着让人不适应的萧条,春天的垂柳是一种情窦初开、夏天的荷塘是一种热恋、秋天金黄的丰收是一种成熟,而这些在冬天看来是不可思议的期待。也许吧,因为天择物德在冬天里却很难展现出它们的生机,但它却不受严寒的侵噬而消沉,那是生命与万物空灵,在更高的境界里最默契的结合。

      冬季,特别是北方的冬季那是雪的世界,白雪皑皑铺满了大地,堆积于山岭。江河全结冰了,而冰下的水依然在流淌,由冰缝隙冒出的水蒸汽挂满了小渠岸边树木的枝头,早晨更是银装素裹分外妖娆。在北方的冬季,各式爬犁仍穿越于田间与山野,不远处新辟的滑雪场地,引来了众多中外游人,而形成了一道古今中外靓丽的风景线;湖面上更是水平如镜,是天然的溜冰场,不过那是闲人的乐园,而对于渔者则不肖于此,他们在凿冰下网;而冰雕又成了哈尔滨的标志,看冰雕,让你喜不胜收。

      柳拼命向我招手,嘴裂了、脸裂了、连整个身躯都开裂啦,几个枯枝败叶零星舞在空中。我忽然伤感起来,冬不是这个样子,我脑海里面,冬天总是丰满的、洁白的,每年都会有几场雪光临,或大或小。有雪的日子,我的思绪也会随之饱满,文字也会充满激情,一场铺天盖地的大雪掩盖了残冬的萧疏,填埋了肮脏,给新年最好的礼物就是枕着馒头睡。无雪的日子,连思绪都枯得轻飘飘的,脑海里没有一点水分,笔尖在白纸上划来划去,就是写不出个“雪”字。

      阴沉沉的天空中突然飘起了纷纷扬扬、飘飘洒洒的雪花。它们三三两两地在一起散步,舞着,跳着,多么悠闲自在!雪温柔地吻着我,洒在脸上,凉丝丝的,落进脖子里,麻酥酥的,真让人心醉!雪一直地下个不停,好像在向人们诉说着:它最想来到人间,在大地身上留下洁白的痕迹,让树木享有生命的甘泉。它们就像春天的花朵那样艳丽,像夏天的蝴蝶那样飞舞,像秋天的落叶那样潇洒。

      最奇妙的是下点小雪呀,看吧,山上的矮松越发的青黑,树尖上顶着一髻儿白花,好象日本护士。山尖全白了,给蓝天镶上一道银边。山坡上,有的地方雪厚点,有的地方草色还露着;这样,一道儿白,一道儿暗黄,给山们穿上一件带水纹的花衣;看着看着,这件花衣好象被风儿吹动,叫你希望看见一点更美的山的肌肤。等到快日落的时候,微黄的阳光斜射在山腰上,那点薄雪好象忽然害羞,微微露出点粉色。

      望着晴朗,我此时更盼望一场大雪,只有踩在厚厚的积雪上,我的故事才有灵动的俊气。那年冬天,雪来得早,来得急,人们还没有顾得上穿上棉袄,一场大雪凌空而降,干旱的大地瞬间就盖上一层雪被,不见了河流、不见了田野、不见了道路,天地一个颜色,素净得如同水洗过一样。孩提时代的我们,自然喜欢这样的环境,在雪地里滚呀!跑呀!打呀!一个个飞舞的雪团就是一颗颗火热的心,在属于自己的空间里尽情地舞着、追着、戏着。那热闹的场景把树上的麻雀都惊呆了,静静地注视我们,在雪的世界里狂欢,没有丝毫的冷,汗水驱赶走严寒。月上枝头,清冷袭来,月光下的雪村更美,静谧得可以听见雪打鼾的声音。

      就这样的冬天,就这样的雪,让我的童年充满童话,我就是在童话世界一步步走来,走到今天。

      小鸟哆嗦着闭上眼睛,睡在月色里。记得小时候,我们在母亲的呼唤下,依依不舍走进家门,母亲总会准备好温暖的“被窝”,与其说是“被窝”,倒不如说是“麦秸窝”,生产队地里的小麦成熟后,用石磙把小麦穗碾干净,秸秆就被碾压得平平的,生产队除留够喂牲口的食料外,把余下的麦秸按人头分发到各家各户。晴天的时候,母亲早早把干净的麦秸背回家堆放起来,等到有雪的冬季,就依靠着麦秸窝取暖,那时候棉被很少,顶多在麦秸上铺上一层被单。晚上我总是和爸爸挤在一个被窝睡觉,这样可以取暖,爸爸也总是早早把麦秸窝给我暖温,生怕我受凉,即便这样,夜间常常冻醒。远处不时有猫头鹰的声音传来,好吓人,缩缩脖子,又紧闭双眼,呼吸随着外面飘落的雪花一同进入梦乡。梦里是一片洁白的世界,我飞行在空中,身边是一朵朵美丽的雪花,五颜六色的。

      望望头顶上的蓝天,真想把身上的棉袄撤掉,把棉袄里的棉花撒向天空,让它变成一朵朵雪花,飘落大地,给我的文章带来湿润的颜色,让文章不再干枯!一会功夫,我满身大汗,冬天不是这个样子,儿时我也通常会大汗淋漓,那是欢乐的汗、是寒冷季节甜美地奔跑;如今的汗,是热燥的汗,干枯清冷的汗,无论我怎么努力,也撤不出一片雪花来,只有让汗水在风中飞。

      “一冬无雪天藏金”,上苍真的就那么吝啬,连一场小雪也不给人们恩赐,谁惹恼了你!是大地、行人、汽车,还是工厂、企业、砍伐?让你如此冷峻,我无法找到一个合适的理由,只想着你是为了储存明年更大的霾。

      从有霾的日子我就开始想雪,想到有霾的季节已经过去,依然没有盼来一场雪,我的心枯萎了,像村前那条干涸的小河,瞪着眼,张着嘴,看着无雪的冬天。

      童年的雪花,童年的记忆,成了小河的忧伤,我的心开始流泪,干枯的北风吹乱了我的头发。

      我爱白雪,我爱雪景,我更爱冬天。冬天是心灵的年轮。冬天,虽然十分寒冷,但是它有着无可比拟的温馨和希望。

    【审核人:站长】

      本文标题:冬天的雪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suibi/shenghuomeiwen/7761.html

      赞一下

      网友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发布者资料

      林凡 林凡
    • 会员等级:驻站作家
    • 发表文章:127篇
    • 获得积分:703分
    • 访问Ta的个人空间
      给Ta留言 加为好友

      点击图片赞助美文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