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生活随笔日记大全
文章内容页

高立娟:立冬的这场雪

  • 作者:圆圆
  • 来源: 手机原创
  • 发表于2021-11-13 11:59:48
  • 被阅读0
  •   乘着冬奥的风,冬天里的第一场雪要来了,而且预报是暴雪。可能去年在南方过了一个暖冬,缺失了西北风的凌冽,寒流的彻骨,和雪花那个飘,便觉得漏掉了一个冬的光阴。所以,对这场雪的期盼,让我夜不安寐。

      预报这场雪要下在秋末最后一天。那天夜里,我几次醒来望着窗外黑漆漆的天,再翻看手机上的天气实时预报,都是2小时内无降水。而且,这一晚气温出奇的高,几乎保持了头天白天的温度。多么希望,一觉醒来,窗外是一片白茫茫的世界啊。然而到了早上,阴沉沉的天,没有一丝降雪的迹象。到了早上8点,阵风突起,气温骤降,从夜间的零上反转到零下,与往日恰恰相反。都说风来雨就来,雪也应该一样吧!直至午后,除了北风那个吹,就是不见雪花那个飘。唉,午休吧,补个觉。

      一觉醒来,懒在床上不想动,继续翻看手机,看作家做保姆体验生活,看她编花样给雇主做好吃的,再想想自己就会给母亲做那老三样,连个保姆都不如,顿感挫败和歉疚。突然,一个电话打断了我的沮丧,是好友打来的。她说,没看见下雪了吗,去不去嘚瑟呀?去!我打了鸡血似的,从床上蹿了起来,蹦到地上,挑了一件艳丽的衣服穿上,出门而去。迎面真的是凌冽的风和彻骨的冷,还有雪的冰凌打在脸上的刺痛,而不是雪花那个飘的轻柔。这刺痛让我有种快感和振奋,在小风的裹挟下,老腿屁颠屁颠的还挺快,很快和邻院的好友相会。不用商量,直奔我们的后花园~林园而去。这天的雪下的真不爽,下了半天也就寸厚,勉强盖住了地皮。些许顽强的小草,还青刺刺的在雪中高昂着头,大有亮剑的意味。被西北风吹的哗啦啦山响的树叶,不甘的从枝头飘摇而下,落在洁白的雪上很是显眼,倒成了主角,有点与雪争高下,喧宾夺主的意思。林园里的海棠树,叶子已经掉光了,青黢黢的枝干上只剩下红艳艳的海棠果。虽然红果上还挂不住这青雪,但在地面上的白雪映衬下,也比平常鲜艳的多。我俩忙到树前留影,这鬓边海棠红一直是我们的最爱,没想到在这秋末冬初的雪地里,还能一尝心愿,感谢上苍厚爱。林园里的白蜡树,叶子也掉光了,但它的豆荚还一串串,一嘟噜一嘟噜的挂在树上,卡其色的树冠有一种高级感。两行列队的白蜡树,如两队列阵的白领,是在等待欢迎我们加入,还是在等待我们的检阅?管它呢,那就在它们的夹道中,走走洁白的地毯吧,留个正形或背影,都好啊!有一种好,叫自己觉得好就好,哈哈!林园尽头的枫树园,是必到的打卡地,不能不去,但今年的枫叶却红的不尽如人意。深秋里的一次降温,将还没来得及泛黄变红的枫叶,生生的冻得留下了残迹。叶片有了冻癍,没了光泽,在气温回升后,那些或红或黄的枫叶蜷曲着,少了精气神,少了招展和张扬的锐气。但也不全是这样,也有个别的抗寒的品种,一枝独秀,在猎猎寒风中,彩叶飘飘。我们便是寻着它们去的,果然没让我们失望。虽然在西风的鞭挞下,树叶已稀疏,但仍然绚烂,仍然流光溢彩。只可惜,地上的雪虽然不多,但天上的云却越积越厚,天光逐渐暗淡,人与枫树的合影,都朦朦胧胧的,仿佛劣质的油画,只可远看不可近瞧。乘兴而来,并不尽兴而归,那就指望那可期的暴雪的来临吧!

      一夜无语,便从秋天躺平到了冬天。今日立冬,果然不同凡响。一大早起来,天地苍茫,整个一个银色世界。推开窗户,护栏垫板上的积雪,一把手插进去到了手腕,足有五六寸厚。天上的雪还在飘着,这是北风那个吹里的温柔的雪花,不是小冰凌小冰渣,是小雪片,是小雪花,我想一定是六角形的。院里的几棵小松树,集满了雪,像精心打扮的圣诞树,等待着淘气的孩子去寻找圣诞礼物。院里停放的几辆单车电车,深陷在雪中,像是静物写生。小区改造尚未完工,堆集的建筑材料,一摞摞的地砖,一堆堆的埋管,在静谧的雪中,不再碍眼,仿佛艺术家手下的作品,都是静美。

      可能与我生在腊月有关吧,爱雪,仿佛与生俱来。不管是风吹落沙似的小雪,还是絮片飘飘的大雪,都是我爱。我喜欢小冰凌打在脸上的刺痛,喜欢大雪片落在脸上慢慢融化的滋润,更喜欢双脚踩在厚厚雪地上,咯吱咯吱的声响。仿佛你在与大地亲密的对话,这声音来自远古。我迫不及待的想要冲进雪地里。但今天我决定独行,邻院朋友的外孙女在外地上学,这周小休回来了,不能搅扰她们的天伦之乐。离得较远的朋友也不能勾搭,毕竟都是六十开外的人了,雪后路滑,小心为好。我穿上厚重的衣服,不能为美丽而冻人。

      昨夜一场雪,不负立冬这节气,不负冬奥这盛事,远山近水,茫茫天地间,银装素裹,这雪坐冬了。出门,双脚便深陷在雪中,一步一窝的跋涉着,又向林园进发,目标依然是那雪中的海棠。可是到了林园门口,电子门紧闭,闭园了,谢绝游人。隔着门看园中那鲜艳的红果上,落满了白雪,愈加娇艳,像挂满了一树的红灯笼,诱得人心里痒,但无可奈何,只能恋恋不舍的离开。当然我还有备用目标,那就是不远处与林园一墙之隔的胜利公园。胜利公园没有闭园,和我一样爱雪的人不在少数,或独行或结伴,三五成群散落在亭前树下和环形健步道上。有的在拍雪景,有的在美美的自拍或互拍,有的纯粹就是为在雪地上走走,听听那咯吱咯吱的声响。我当然不满足于只是走走,我对雪景也是情有独钟。我深入园林腹地,有的地方还没有被践踏,纯白的让人不忍落脚。龙爪槐像玉女举着的一把把花伞,颔首玉立。低矮的松柏,像守卫边疆的一排排卫士,身着洁白的披风在寒风中伫立,圣神不可侵犯。而那杉松像宝塔直耸云天,在雪中傲立。不可思议的是,在这隆冬有一片花树,好像树上有红梅花儿正开。这里吸引了一众女士,花枝招展的拍照。这是胜利公园的一片怪树林,也是这里的一大特色。说怪,是因为这片树长得都不挺拔,歪歪扭扭,四脚八叉,是树中的歪瓜裂枣。说特色,是这片树在斜阳下极有格调。无论是夏日浓荫密布,还是秋末枯枝秃干,那婆娑的树影,让人有穿梭在光阴深处的既视感。而那几棵似开着红梅花儿的树,就在这怪树林的边上,巨大的树冠,红红的花儿,覆着洁白的雪,极引人注目。近前举头仰望,才看清那不是花,而是果。白里透粉的四角形的果实,一枝枝一串串,有的裂开了口,露出了里面的籽粒,远瞧可不就像是一树的红梅花。忙请教度娘,才知它叫白杜树,是一种温带树种,对环境的适应能力比较强。枝条像柳,垂挂似帘,果实像花。入秋后果实粉红色,有突出的四棱角,开裂后露出桔红色假种皮,在树上悬挂长达五个月之久,颇有风韵。涨姿势(长知识)啦!还是那句话,管它什么树,什么花,我就当是踏雪寻梅了。转身他处,更不可思议的景色又映入眼帘。一片低矮的灌木丛,在莹莹白雪覆盖下,一簇簇的小黄花,嫣嫣的开着,不事张扬,又不胜张扬。那明黄,天生的富贵色,你看不看的到,我就开在那里。这可不是白杜以果假花,这是连翘,是春天里开的最早的花之一,居然让我在冬天里看到了它的花开。这几年气候变暖,我曾不止一次在秋天里看到过海棠树,梅开二度,而连翘花开二度,我真的是第一次见到,有点惊艳。这就像放开了的生育政策吧,让宝妈们争先恐后,当仁不让。哈,今天真是不虚此行,踏雪寻梅,雪中观花,大开眼界啊!

      下午,本想在家整理拍的雪景照片,在微信圈里秀一秀,嘚瑟下。却又接到另一好友电话勾我,说想去踏雪拍美照,当然欣然应约,当然还是胜利公园,这次我是熟门熟路。拉她在那片还飘红的枫树下,在那片明黄的连翘花丛前,在白杜树的似红梅的果花下,都美美的留个影。还沿着环形的健步路走一走,听听脚下咯吱咯吱的声音,体验下冷风浴的爽。路遇铲雪的园林工人,好友还接过雪锹,铲了把雪,体验了一下劳动的快乐和辛苦!

      这立冬的一场雪哟,补偿了我缺失了的冬的光阴,亦为即将举办的冬奥会助力加油!更期待这家门口的盛会,如这场雪一样,如期而至,精彩纷呈!

    【审核人:凌木千雪】

      本文标题:高立娟:立冬的这场雪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suibi/shenghuomeiwen/5249.html

      赞一下

      网友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点击图片赞助美文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