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生活随笔日记大全
文章内容页

雪绒花文学(送别)

  • 作者:牧尘
  • 来源: 手机原创
  • 发表于2021-11-06 22:50:09
  • 被阅读0
  •   雨下得很大。

      飞驰的汽车劈开马路上的积水,向前一路直冲。能见度不足十米,所有的车辆都打着双闪。

      沐芃心急如焚。不知道还有多远,不知道还来不来得及,不知道死神能否网开一面,让病危的朋友能够和自己再见最后一面!握着方向盘的手抖得厉害,她努力地控制自己的情绪,可越是这样,手指越是僵硬。汽车开始在马路上左右摇摆,惊险万分!坐在副驾驶的朋友陆青心都要跳出嗓子眼儿了,着急地说:“沐沐、沐沐,靠边停车,还是我开车吧!”沐芃不说话,也没有停车的意思。她不敢停,耽误几分钟就有可能见不到方佳了!陆青和方佳不熟,但是看着沐芃这么着急,也跟着急,更怕沐芃在这种天气、这种情绪下开车会出事儿。

      雨越下越大,已经看不见前面的路了。在一次差点撞上前面的车,陆青被吓得惊叫一声时,沐芃才回过神来。看了一眼脸色苍白的陆青,很后怕,这才把车停在了路边。本来高速上是不允许随便停车的,可是雨太大了,很多车都不敢再走,停在了路边。停了车,沐芃揉了揉脸,转过头来问陆青:“陆陆,你说我是不是见不到方佳了?这么大的雨,是不是天意?”陆青心里涩涩的:“沐沐,没事儿,你就是刚接到消息太着急了,也许方佳的病没那么厉害,也许就能挺过来呢!你看,刚才多危险。你开的那么快,要是撞上了,就有可能真的见不到方佳了,前面车上都有什么人咱也不知道,撞上了不是害人害己吗?咱俩换换位置,让我开车吧?”沐芃点点头,两个人换了位置。

      雨势没有减弱的迹象,就像天空撕开了一个大口子,把水整个倾泻下来,要把大地变成汪洋大海一样。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雨。沐芃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感觉,不安地问陆青:

      “陆陆,你说会不会方佳已经走了,这雨就是老天为他流的眼泪?”

      陆青安慰她:“不会的,也许情况不是特别糟糕,你别太着急了。”

      沐芃没再说话,心里想:估计没那么幸运了,早晨打电话的是方佳的弟弟,如果不是情况不好,不可能发病危的消息。认识这么长时间,好像都没看见过方佳生病,可这一病就要命了!脑海里闪过方佳微笑的样子。

      沐芃和方佳曾经是同事。这人和人能不能成为朋友,好像和认识多长时间没有很大的关系,只要通过几件事情就能够判断是不是同一路人,能不能走得近一些。

      沐芃开始工作的时候做销售助理,方佳做销售。每个月由沐芃将各门店的销售额计算出来,销售们拿了数据去和乙方对账,然后开发票回款。别的销售对帐回来总是说沐芃计算的不对,因为他们就不敢和对方核对单据,怕得罪对方,所以,对回来的金额永远是乙方的少,就得按着乙方的金额结款。会计主管追究原因时,销售永远都甩锅,说是沐芃工作不认真,数据录入和计算都不准确。方佳负责的区域核对账目时就特别的认真,他绝不会轻易按着乙方的金额结算,数据不一致的,他会和乙方一点一点地核对、计算。他工作认真负责,从来不甩锅,沐芃觉得方佳是个正直、有责任心的人。

      在沐芃升职做行政经理那段时间,由于遭人嫉妒,被老板的一个亲戚联合其他同事孤立,还给她告黑状。被调查期间,因为对方是老板的亲戚,别的同事有倒过去的,有置身事外疏远沐芃的。方佳既没有落井下石,也没有疏远沐芃。还数次在会议上仗义执言,向上级领导说明下面的实际情况,为领导能够调查出真相提供过有力的证据。那段时间,是沐芃职业生涯中最灰暗的日子。平时要好的同事都离自己远远的,只有方佳时常鼓励她。因为方佳年龄大一些,社会经验更丰富,在处事上能够给沐芃建议。在那种情况下,方佳的信任和支持像冬日的一缕暖阳,照亮了沐芃的世界,更温暖了她的心。有了方佳的鼓励,沐芃才能咬牙坚持到真相被调查清楚,相关人员被处置的时候。

      虽然在后来的那几年随着沐芃职位的升迁,在很多方面变成了自己帮方佳。可是在沐芃心里方佳始终像个哥哥一样,自己不高兴的时候,他默默陪在自己身边给自己支持和鼓励,工作中配合的更加默契。

      再后来,沐芃换了单位。方佳还一直留在原单位,他销售业绩突出,干得稳定。两个公司之间离得远,见面很少。每隔一段时间方佳都会主动给沐芃打个电话,问候沐芃工作顺不顺利、身体怎么样、家人好不好。有时候遇到不顺心的事情,互相倾诉、抱怨一下。有这么一个可以说真话的朋友,沐芃感觉特别舒服。

      一晃几年过去了,这期间沐芃认识了很多朋友。可是在她的心里,方佳始终是比较重要的那一个。大家都奇怪:这俩人说得来,配合默契,三观很合,怎么就没走到男女朋友那个程度呢?其实连他们自己都奇怪!可能是觉得做朋友比做情侣更长远吧!

      最近几个月,沐芃遇到了一些麻烦,公司改革,人事调整频繁,事情太多了。方佳很久没打电话来了,她也没太在意。

      今天是周六,早晨五点的时候,接到了方佳的弟弟方悦打来的电话。方悦和沐芃说:“姐,您要是有时间过来一趟吧,我哥快不行了,他得了肺癌,上个月查出来的,他没让告诉任何人。这两天一直处于昏迷状态,刚才医生下了病危通知,我觉得我哥应该是想见您一面的!”沐芃有些不敢相信,觉得自己在做梦,短短几个月没见,等再见面就成了最后一面了?一时间心乱如麻,决定马上赶过去。因为路比较远,让朋友陆青帮自己开车。

      雨还在下,沐芃不说话。陆青看看四周,路上偶尔有一辆车低速驶过,路面的水已经淹了半个车轮了。走吧,危险;不走吧,万一方佳真的没了,沐芃见不到他最后一面,肯定会特别的遗憾。所以,陆青决定继续赶路。幸好沐芃的车底盘高,在这么深的水里行驶还不算很困难。

      走了三个多小时,在雨势减弱的时候,终于抵达了方佳所在的那家医院。

      下了车,沐芃有点儿胆怯,迟疑着不敢往里面走。陆青只好抓着沐芃的胳膊拖着她,一路打听,一路小跑地到了方佳的病房外。方悦在门外,沐芃紧张地看着方悦。方悦冲陆青点点头。然后哽咽着轻声说:“姐,我哥九点多醒过一次,我和他说您一会儿就到,他还责怪我打扰您了。他说等您来了,看一眼就回去吧!他说,到时候您不用送他!”沐芃有些不知所措,努力地调自己的情绪。过了半天才低声说:“行,我知道了,谁在帮你?现在他怎么样了?”方悦说:“我叔叔他们都在,帮着准备后事,我哥现在说不清是睡着,还是昏迷着,您进去看看吧!”沐芃连着做了两次深呼吸,不知道是因为刚才一路跑进来,还是因为紧张,胸口憋得难受,心脏砰砰砰地跳得急促,不敢推门。

      踌躇了一会儿,陆青觉得时间不等人,只好替她轻轻地推开了病房的门。

      病房里面很安静,只有仪器的滴答声,里面没有安排别的病人。方佳平躺着,瘦的脱了相,猛地一看,沐芃都没认出来。没得病的时候,方佳身高一米七七,体重一百五十斤。病床上的方佳骨瘦如柴,看样子体重连一百斤都没有,像是一把就能抓过来。面色蜡黄,眼窝深陷,嘴唇干裂,唇色灰暗,只有仪器上显示的数字才能说明这个人还活着。沐芃心里酸涩。走近,轻轻地喊了两声方佳的名字,方佳没反应。方悦凑近哥哥的耳边大声说:“哥,沐沐姐来了,你要是知道了,你就点点头!”方佳轻微地点了一下头,可是随即眉头就皱起来了。方悦接着问:“哥,你是想让沐沐姐赶紧回去是吗?”方佳又微微点了一下头。接着,他眉梢微微地动了几下,似乎想睁开眼睛。嘴唇也微微动了动,估计是想说话。可惜没有力气睁开眼睛,更没力气说话了。方悦说:“姐,您来看过了就得了,您回去吧!没事儿,我有思想准备了。各地方的风俗也不一样,您在这儿可能对您也不太好。回吧,开车慢点!”

      沐芃没答话,站在床边静静地看着方佳,心里很难过!很想和方佳说句话,看样子是说不成了。沐芃心里压抑,觉得人生无常,好好的一个人,不久前还参加展会炫耀战果呢。这才两个月而已,居然到了这个地步,生命太脆弱了!不知道方佳此刻心里有多少不甘心,有多绝望!以前方佳信命,总说人不能和命争。而自己总是反驳他,认为人定胜天。现在方佳的结果,难道就是命吗?沐芃心里感慨、疑惑、难过各种情绪夹杂在一起,希望这是一场梦!如果这是一场梦该多好!

      大家默默地站了几分钟,都不知道应该说什么。看着仪器显示的数据越来越低,方佳半张着嘴,呼吸越来越急促。陆青觉得还是赶紧走比较好。就对沐芃说:“沐沐,咱们走吧,方悦和家人还有一些事情要做,咱们在这里不太方便。”方悦也说:“姐,你们走吧,我给我哥擦洗一下,您在这里不太好。”

      一直沉默的沐芃俯身对方佳说:“方佳,我回去了,你放心吧,我会好好的!谢谢你一直关心我!”方佳微不可见地动了一下头,他心里肯定是明白的,只是,大限将至,实在没有力气回应了!沐芃不再说话,把一个装了钱的信封递给方悦,方悦也顾不上客气,就接了,又和陆青握了握手,轻声说了声谢谢,陆青拍了拍方悦的肩,然后大家从病房出来。到门口,沐芃回头深深地看了方佳一眼,知道这真的是最后一面了,心里难过,极力控制着自己。

      方佳和陆青都觉得应该帮方悦做些什么,方悦婉言拒绝了。又看到虽然他们没有父母,也没结婚,但是其他亲属十几个人都在,也觉得自己帮不上什么忙。况且方佳有话,不让沐芃送他。碍于传统习俗,只好和陆青一起走了。

      出了医院,上了高速,大概不到半小时,微信里收到了方悦的信息:姐,我哥走了!沐芃没回复,也没说话,心里有些木然。一个朋友走了,还这么年轻,太可惜了!这世界上少了一个关心自己的人,心里酸涩。陆青知道信息肯定是坏消息,轻轻地拍拍沐芃的肩。沐芃看着车窗外雨中飞速后退的景物,眼前闪过方佳温和的、不算帅气的脸,就心里对他说:

      “方佳,不送你了!抱歉!如果每个人都是一颗星,那么,你只是回归了星海,在浩瀚的苍穹遨游,自由呼吸,没有痛苦!如果每个人都是大地之子,那么,你只是回到了母亲的怀抱,自此以后温暖、安然、踏实!你累了,好好睡吧!

      陆青看看沐芃,说:“我停车你下去透口气吧?”

      沐芃看看周围:“没事儿,赶紧回去吧!抱歉破坏了你的周末计划!”陆青温和地笑了笑,没说话。

      沐芃侧过脸望向窗外,细雨又变成了大雨,路边的树木笼罩在白茫茫的雨幕里,向后飞驰而去。

      她努力地睁大眼睛,想控制住不让眼泪流下来,可是很徒劳……

    【审核人:凌木千雪】

      标题:雪绒花文学(送别)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suibi/shenghuomeiwen/4853.html

      赞一下

      网友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赞助商

      长按图片保存到手机

      雪绒花文学(送别)

      出了医院,上了高速,大概不到半小时,微信里收到了方悦的信息:姐,我哥走了!沐芃没回复,也没说话,心里有些木然。一个朋友走了,还这么年轻,太可惜了!这世界上少了一个关心自己的人,心里酸涩。陆青知道信息肯定是坏消息,轻轻...

      正在为您获取最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