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生活随笔日记大全
文章内容页

初出茅庐

  • 作者:牧尘
  • 来源: 手机原创
  • 发表于2021-10-30 16:10:44
  • 被阅读0
  •   我在农村老家三间破旧的茅草房里出生,一直长到虚岁十八岁,从没有离开过家。1969年,国家春季征兵,我和母亲商量,想去当兵。母亲一脸愕然地和我说,咱国家不是说不招独子吗?我说,娘,那是过去的规定,现在可以了,您就让我去试试看吧。

      也许有的读者已经注意到,我虽然是干部子弟,但却是在农村长大的。父亲和母亲离婚的那年,我出生了。我出生的时候,上面还有一个不满两周岁的姐姐。从此,母亲年纪轻轻地便离婚不离家,含辛茹苦地在艰苦的农村拉扯我们姐弟俩,自己不舍得吃不舍得穿,省吃俭用供我们姐弟俩上学读书,指望我们长大了能有个出息,不再有像她那样因为没有文化而遭遇被人轻蔑和遗弃的命运。

      我和姐姐从小就知道母亲的不容易,为了不让母亲生气伤心,从小学到初中,我们在学习上都很用功,成绩都是在班级里优秀的。我比姐姐晚上学一年,而读书时却都是在一个学校里,她就像我的“保护神”一样悉心照顾我,同学中没有一个敢欺负我的。母亲也很放心。

      正当我初二的时候,文革兴起,学校停课闹革命,我和姐姐都回到了家里,帮助母亲干农活。由于从小读书,繁重的体力劳动活儿,常常把我累得腰酸腿疼,心想,难道我就这样在农村劳动一辈子了吗?手不能拎肩不能扛的,说不定连媳妇都说不上呢。

      我动员母亲让我去当兵,当我说到将来连媳妇也说不上的时候,母亲便欣然同意了。这天底下,哪有当母亲的不希望自己的儿子能说上一个好媳妇呢?

      说着说着就到了验兵的时候了。验兵,就是体检。那天,我和本村和临近村的几个小伙子结伴,兴高采烈地前往公社武装部集合,然后由武装部长带着我们,翻山越岭地去十几华里远的区公所医院体检。

      不知是因为心情激动还是别的原因咋的,量血压的时候老是偏高。带兵的解放军官想要带我,就一直站在我跟前看量压器,还把我带到门口,让我把胳膊上的衣袖捋开,让冷风吹拂我的胳膊,反复吹了几次,血压方才到了正常指标。我如愿以偿地被体检合格了。

      接下来是政审程序。我父亲当过新四军,共产党员,国家干部,家庭成分贫农,母亲是农家的女儿,直系亲属中也都是贫农成分,所以政审这一关很顺利地通过。很快,我接到了一张入伍通知书。

      通知书上写了去区公所换衣服的时间。那天,我们同一个公社的新兵,又是在公社武装部长的带领下去翻山越岭,怎么就觉得这天走起路来特别有劲,尤其有精神,近似乎一路小跑了呢。

      在区公所宽敞的大礼堂内,铺了一地芦苇席子,我们这批50个新兵,就在这芦苇席子上,把带有浓重乡土气息的破旧衣裳脱下,里里外外换上了一套暂新的绿色军服,还发了一床散发着棉布香味淡黄色的薄棉被,换好衣服以后,带兵的人就一个个手把手地教我们学习打背包。接兵的人很人性化,特地让我们穿上尚没有佩戴领章帽徽的军装,背着背包回家过几天,和家人再亲热亲热。

      回到家里那几天,新军装舍不得脱下,走在村里,处处都是投来的羡慕目光,我不停地和乡亲们打着招呼,有的长辈老年人见了,就说,乖孩子,到了部队好好地干,你娘争强好胜,千万要给你娘争口气。本村和邻村认识的几个退伍军人闻讯赶来,有的给我送了精致的日记本,有的送了一杆好钢笔,他们都语重心长地告诉我,到了部队不能怕吃苦,一定要服从命令听指挥,还要和首长战士们处好关系,尤其是第一年给人的“第一印象”很重要。

      当年的农村,谁家要是有人去当兵了,就像谁家娶来的新媳妇那样新鲜,排着队请新娘子吃饭,村里的左邻右舍也都是争相地把新兵请到家里,宴请一顿丰盛的饭菜,以示祝贺。记得请我吃第一顿饭的是本家哥哥,他是大队书记,又是一墙之隔的邻居,因为他母亲也是年轻时守寡,好不容易才把他拉扯成人,同命相连,所以平时两家的关系相处得就很融洽。

      大哥哥书记没有请人陪我,吃饭的时候就是我们弟兄俩,他拿出一瓶白酒给我斟上,也给自己斟上,这是我第一次喝白酒,不知道白酒的厉害,他叫我喝,我就喝,叫我喝干,我就喝干,话语不多,心情都在酒杯里,都在眼神里呢。第一次喝酒便如此“豪爽”,不加思索,毫无遮拦,哪有不喝醉的?还没出院子就吐了一地污秽。哥哥也是好意,他真的不知道我真的不能喝酒,生怕喝少了慢待了我,才这样给我斟了一杯又一杯的。

      临离开家的那两天,任谁叫我去吃饭母亲都不让去了,她也准备了平时舍不得做的饭菜,让我和她,和姐姐,娘儿仨好好地吃上几顿临别的饭。她知道我喜欢吃鸡蛋,便天天煮鸡蛋,一煮就是一大碗;她把一只打鸣的红公鸡也杀了炖给我解馋,平时吃的杂面馍也换成了白面馍,等等。吃饭的时候,母亲老是凝视着我,不停地往我碗里夹菜,还分明看见她的眼眶里汪着晶莹的泪水,趁我不注意,转过身偷偷地抹去;姐姐也是很少动筷,稚嫩的脸上没有了平日里的笑容,对于姐弟俩的分离,显得那样凝重和不舍。

      我们这一批新兵是从萧县火车站上的火车。站站停的绿皮火车单独给我们留了一节车厢,举目望去,满车厢的绿。汽笛一声长鸣,火车缓缓启动,慢慢地,慢慢地,把我驶离了家乡,驶离了家里的亲人和乡亲,驶离了生我养我的这片热土,驶进了我梦寐以求的绿色军营,开始了为期六年的军旅生涯......

    【审核人:雨祺】

      标题:初出茅庐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suibi/shenghuomeiwen/4517.html

      赞一下

      网友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赞助商

      长按图片保存到手机

      初出茅庐

      我们这一批新兵是从萧县火车站上的火车。站站停的绿皮火车单独给我们留了一节车厢,举目望去,满车厢的绿。汽笛一声长鸣,火车缓缓启动,慢慢地,慢慢地,把我驶离了家乡,驶离了家里的亲人和乡亲,驶离了生我养我的这片热...

      正在为您获取最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