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生活随笔日记大全
文章内容页

二舅(二)

  • 作者:墨鱼
  • 来源: 手机原创
  • 发表于2022-03-16 22:37:12
  • 被阅读0
  •   姥爷这边的葫芦还没摁下去,刘寡妇那边的瓢就浮了起来。刘寡妇拽着绣花,一大早堵在姥爷家门口,一蹦二尺高,唾沫星子飞溅着,要二舅对绣花负责,娶了绣花,否则就要去派出所告他强奸。要真那样,那可就要蹲大牢了。原本气昂昂的姥爷在里边听了,像泄了气的皮球,一下子就焉了。

      “成,娶就娶,没啥大不了的!”姥姥站起来拉开门,将绣花牵着手引进了厢房,绣花就这样成了我的二舅妈,二舅辍学娶了她。姥爷说:“辍学就辍学吧,他本来就不是块读书的料!”

      说来也是歪打正着,绣花舅妈不光人长得好看,还勤快、贤惠。自从她进了门,把家里头里里外外、上上下下打理得井井有条,第二年开春,就给姥爷、姥姥添了一个大胖孙子,这下姥爷姥姥乐得连嘴巴都合不拢了。

      娶了绣花舅妈,二舅也一下子收了心,一门心思扑在了过日子上。他把家里的承包地整理出来,从山东那边买来树苗,全栽上了果树,没出几年就发达了,成了万元户,也从老屋搬出来,住进了新盖的三层楼房。

      后来,二舅还成了县里树的致富能手,当上了村长。在他的带领下,村里的人家都务起了果园,摘掉了穷帽子,住进了青砖大瓦房,吃上了自来水。在二舅家他们那一带,论过日子,提起二舅,没有不服气的。

      走到村口我就听到村里传来滴滴答答的唢呐声。路两边的果树都老化了,有的已挖掉了堆在地头上,地里又种上了麦子、油菜。

      早些年,还没到村口,我就能看到二舅站在地头上,手里捧着鲜红的苹果,喜滋滋地招呼着:“亲外甥回来了,快尝尝你舅务的果子甜不甜?”

      如今物是人非,我不免有些伤感。

      进了村,一路上几乎看不到几个人。这几年二舅他们村的苹果更新换代没跟上,品种老化,产量下跌,一年到头辛辛苦苦,卖的钱还不够投到地里的化肥农药钱。村里的年轻人就都出去打工了,很多果园已撂荒,地里的蒿草有半人高,树上的果子都风干了也没人摘,像一只只黑雀儿扒在树枝上。

      二舅家的门楼上已挂起了挽联和白帐子,有几个穿着白孝褂的人在出出进进地忙碌着。

      进到院里,舅妈过来拉了拉我的手。她脸上既没有一丝悲伤也没有一丝欣喜,像门上挂的白帐子一样,没有一点颜色。我的喉结动了动,走进灵堂,给二舅上了一炷香。我磕头的时候,旁边的孝子也跟着施礼、磕头、跪拜。

      我抬头看了一眼二舅的灵位,照片上的他穿着西装,系着领带,正风光满面地冲着我笑。这是二舅当了村长,正得意的时候,开完党代会,在县里的照相馆照的,一直挂在上房的客厅里,这会算是用上了。

      二舅就躺在灵堂后冰冷的床板上,脸上覆着一张白纸。

      二舅妈说:“前些天还好好的,一下子就灵醒了,给我说他想吃羊肉泡馍。你表弟赶紧到镇上去给他买了一碗提回来,只吃了一口就不吃了。又说想吃豆腐脑,豆腐脑端回来,只看了看,一口也没吃。临到走,示意想抽一口烟,烟放到嘴边已经抽不了了。他这一辈子,就好喝口酒,抽口烟。”

      舅妈说着轻声抽泣起来:“你二舅一辈子还是吃了性子急、脾气爆的亏。你知道他那脾气,着急起来就由不得他自己。他老说村里的苹果败落了都怪他,当初目光短浅,栽种的品种太单一,又没及时更新换代。急得胸口一鼓一鼓的,吃不下饭,睡不着觉……”

      我喉结动了动,抓了抓二舅妈的手。

      二舅下葬的时候,村里能来的都来了。一个操着铁锨,筒着手的男子附在一个老者耳边小声道:“有些事你不信都不由你!中秋那天他跑到我家里跟我说,他把我家坟头上祭献的烧酒喝了。我听了当时心里便一惊,没想到报应来得这么快!”

      我鼻子一酸,眼泪就掉了下来。我要是早点回来,二舅喝上我孝敬的酒,就不至于去喝人家坟头上祭献的烧酒了,或许就不会……

      但一切都晚了。(续完)

    【审核人:雨祺】

      标题:二舅(二)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suibi/shenghuomeiwen/12189.html

      赞一下

      网友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赞助商

      长按图片保存到手机

      二舅(二)

      姥爷这边的葫芦还没摁下去,刘寡妇那边的瓢就浮了起来。刘寡妇拽着绣花,一大早堵在姥爷家门口,一蹦二尺高,唾沫星子飞溅着,要二舅对绣花负责,娶了绣花,否则就要去派出所告他强奸。要真那样,那可就要蹲大牢了。原本气...

      正在为您获取最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