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生活随笔生活感悟
文章内容页

我又穿上大头鞋

  • 作者:林凡
  • 来源: 手机原创
  • 发表于2022-01-06 20:44:26
  • 被阅读0
  •   “穿上了大头皮鞋,想起了我的爷爷,走过了雪山草地”,听着韩晓的《大头皮鞋》,想起了我的大头鞋。当然,曾经当过兵的我,生长在和平年代,没有爬雪山过草地的英雄壮举,但也穿着大头鞋,走齐步、踢正步、跑步出操,走过了军营的春夏秋冬。

      那是1993年的12月,从港城秦皇岛到山城张家口,参军到崇礼区一个叫朝天洼的小村庄。老兵复员前,下过一场大雪,塞外的冬天,显得格外的冷,北风呼啸,雪花飘飘。“老兵复员,新兵过年”,但对于我们刚入伍的新兵来说,没有像过年那样热热闹闹,而是要经过三个月的新兵连,完成一个社会青年到合格士兵的转变。先是队列训练,齐步、跑步、正步“三大步伐”训练,都要穿上大头鞋。在家乡入伍发军装时,我们到张家口当兵的人,比去天津的多发一双大头鞋,后来才知道,张家口是寒区,普通棉鞋根本扛不住塞外的严寒。欠而久之,我更喜欢早操时大头鞋发出“咔咔”的跑步声,让人感觉到一种豪迈。特别是值班带队的老排长,不用看队列,光听声音,就知道连队官兵们跑步是否整齐划一。

      就这样,这双大头鞋,陪我度过了三个秋冬,直到考上了北京某军官学校。我把大头鞋里里外外刷干净,放进了迷彩包搁置起来。一是北京的冬天比张家口要暖和多了,用不着穿大头鞋。二是军校学员发皮鞋了,大头鞋只能暂时做为收藏品了。

      1998年春节前,张家口市张北县发生了地震,我正在连队实习,部队官兵纷纷捐款捐物。做为一名干部学员,那时候津贴费不高,囊中羞涩,只有捐物了,当了五年兵的我,军装不多,思来想去,把一直陪伴我的大头鞋捐了,给坝上人民带去一份温暖,也算是人民子弟兵的一点心意吧!

      2008年“5•12”汶川地震时,早已转业到张家口市审计局的我,正在进行捐赠资金物资审计。全市号召广大市民捐款捐物,既是审计人,又是捐赠者,我把在部队时发的新棉衣棉裤捐给了汶川灾区人民,当时,还在棉衣兜里写了一封信,鼓励收到物资的朋友“战胜灾情,重建家园”。

      今年九月,借调冬奥,在云顶场馆物流仓库负责收发物资工作。11月测试赛期间,尽管仓库里有电热板,但配送物资总是开门,室内温度在零下3度,感觉脚冻得不行。趁着星期天休息,在家里翻箱倒柜,终于找到了一双大头鞋。数九寒冬,穿在脚上,暖在心里,感谢部队发给我的大头鞋,终于在冬奥工作时派上了用场,虽然笨重,但很保暖。似乎又回到了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大头鞋发出的“咔咔”跑步声,仿佛在我耳边再次响起。

      12月28日,我在张家口制服注册中心领到了冬奥赛时服装,从头到脚一身新,大到防寒服,小到高腰加厚保暖袜,冬奥服装设计师们都考虑的细致周全。我穿上了雪地靴,保暖程度不次于大头鞋,如果再冷,还可以用冬奥组委下发的暖足贴。有新不穿旧,陪伴我两个来月的大头鞋,也终于光荣地退役了。说实话,有些不舍,难忘那些寒风暴雪的日子,大头鞋给我的温暖,也给了我快乐,我将会永久珍藏。

      为冬奥而来,我又穿上大头鞋,走得正,行得直,站得稳,为简约安全精彩的冬奥盛会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审核人:雨祺】

      本文标题:我又穿上大头鞋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suibi/shenghuoganwu/7702.html

      赞一下

      网友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点击图片赞助美文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