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生活随笔生活感悟
文章内容页

照相

  • 作者:凡云玲
  • 来源: 电脑原创
  • 发表于2021-10-24 00:39:28
  • 被阅读0
  •   闲时无聊,我偶尔会翻翻以前的相册,一张张看着,往事就如电影一样,一幕幕浮在眼前,思绪也跟着回到了从前。光阴像影子般飘走,谁也抓不住,但相片会还原一些画面和场景,那些鲜活有形的记忆,让你暂时回到过往,重温旧梦。

      我的第一张照片,大概是三四岁,穿着一条洁白的连衣裙。每年梅雨过后,母亲在院子里,用几条长凳,上面铺上门板,然后翻箱倒柜,把所有衣服都掏出来,在太阳下翻晒。五颜六色的衣服,在太阳下发出绚丽的光彩。我一件件打量着,往往拿起那件小裙子,爱不释手地抚摸着,眼前似乎看见一个小女孩,穿着裙子蹦跳的样子。只可惜,那时候的照片,都喜欢压在桌上的玻璃底下,或者用玻璃相框装着,挂在堂屋上面的壁板上。那样保存的照片,受了风吹雨打,隔了一段时日,照片会粘在玻璃上,或者潮湿发霉变色至模糊。很遗憾,我的那张照片,就那样消失了。

      01

      及至到小学毕业,才有机会照两三张相片,我小心翼翼地把它们装在信封里,收放在干燥的地方,才得以保全至今。想起读小学时,校舍倒塌,我们像打游击一样,在东家读一段时间,去西家读一段时日。到最后,照毕业照的时候,只剩下十几个人。居无定所,大家也无心向学,所学无几,基本上是混过来的。

      记忆中,最难忘的是一张没有成型的照片。我大概也是十来岁的样子,当时,我穿着红格子上衣,随母亲在地里干活,无意中发现一株桃树苗,母亲小心翼翼地把它掘出来,我捧在手心,想带回家种在院子里。回家路上,碰到万福,其时,他正挎着照相机,正在自学照相,和母亲打招呼的当儿,说给我照个相。我想把桃株苗放下,他说这样捧着就好,咔嚓一声,光影一闪,照好了。

      我自以为那是我很理想的照片,心里一直期盼着有朝一日得见它的真颜。然而,过了好久,还是没有消息。我托母亲去问万福,很不幸的是,万福说,洗照片的时候,曝了光,照片全废了。他许诺,等他把照相的技术学好了,再好好给我照相。然而,没有等到那一天,他就因病而故,撒手人寰了。

      万福家就住在村中央的马路边,房子不大,但干净整洁。他和母亲相依为命,正是所谓的孤儿寡母,一个姐姐早嫁去外村。我和园枝有时会去他家玩。他家以前是富农,很多东西都被充公了,但家里还有几样东西留着。那时我少不更事,但记得他们家的桌凳都是乌漆油亮的,长凳比一般人家的宽大,坐在上面特别舒服。他们家的油灯,是那种青花瓷的长圆形的灯座,我常常盯着发呆,感觉从那油灯里点出的灯火特别明亮好看。据说,万福和他姐都有一种先天性的肺病,他们都怕冷、面色蜡黄,不能干重活。万福长相英俊帅气,身材高挑,且聪明好学,自学了很多知识,还会拉二胡。他和我四叔玩得很好,两人经常一起切磋交流。他母亲慈眉善目,在大病一场后,丢下他一人走了。而孤苦无依的他,也在没多久英年早逝;后来,他姐也跟着走了。我总在惋惜,这么好的一家人,竟然就都没了。随之消失的,还有那栋房子,没多久被推倒重建了。

      02

      人,就是很奇怪,对于得而不至之物,总是难以忘怀。我怀念的岂止是那张从未面世的照片,还有那一家人,以及那时纯真的乡村生活。

      初一初二时,也只照了一两张合照。当时,照相对我们来说,简直是了不起的大事。和我玩得好的雪子,悄悄告诉我:“小霞,等我长大了,我要嫁给照相的。”我听了,捂着肚子和她一起大笑。那时候的梦想,是多么简单和纯净。后来去万宝山中学读初三,借着照毕业照的因由,我们玩得好的几个女同学,也会照几张合影。因为住宿,手里有了一点零钱,我们省吃俭用,偶尔拿出一角来,照个合影。当时,附近的周家村,有个照相的驼子。矮小的他,用力蹬着自行车,踩得飞快。我们爱臭美的女学生,便会和他讨价还价,笑嘻嘻地照一两张留个纪念。学校背后有片松树林,我们早晚都爱捧着书,在树林里背书。还记得我有张手里拿着书,以松树为背景的意气风发的照片。那时候的快乐,甚是简单,一两张小小的一寸照片,便能带给我们许多欢乐。我们经常拿出照片,细细摩挲着品味着,尽管是板着脸、没有任何表情,或者是呆萌痴傻的样子,我们还是爱不释手,小心地保存着。那些照片,留下的不仅是快乐,还有我们的青春和校园生活。

      去年,再回去探视校园,除了几棵楝树,其它已面目全非,再也找不回曾经的光影,再也看不到曾经的学习场景。曾经那么熟悉的学校,此刻竟变成了陌生的地方。老师和同学都各自分飞,也不知道那个驼子师傅还在吗……

      03

      高二,我去县城读书。县城的生活更丰富多彩,每每经过照相馆的时候,端详着橱窗里那些发光的照片,心里很是羡慕。不久,危老师组织我们去秋游。回程路上,路过鄱阳大桥,我们在桥上歇息的时候,危老师给我拍了一张照片,眼神坚毅,湖风把我的头发吹得竖起;红色的上衣,把我的脸映得红彤彤的。那是我颇为喜欢的一张照片。从珠中到鄱阳二中,我已从一个羞涩的少女变成一个比较自信大方的高中生了。接触的人事越多,看到的天地更广阔,便知道外面的世界更精彩。人,应该尽量走出去,走远些,多接触外面的世界和生活。

      余武隆老师也是摄影爱好者,有次,他来二中看我,给我在宿舍照过一张黑白照,背景里的双层床上,是竖起的厚实禾秆。我穿着姐姐给的丝质连衣裙,抱着双手,后背倚靠在床边,神情淡然。那是我最喜欢的一张照片,可惜,后来也丢失了。但那张照片一直留存在脑海里。

      在鄱二中,我们珠湖的几个女生:凯华、红梅、刘小霞,经常一起玩。我们曾穿着军装,凯华背着吉他,在工会门口照了张合影,比较经典,有时代特色。

      高三毕业的时候,我们女生就更爱美了。对学校照的毕业照不满意,又私自去照相馆重新照。当时,开始兴起互赠照片和留言的风气,所以单人照更要讲究,也要多洗一些。我不太喜欢互赠照片,尤其是送给男同学,留言倒无所谓。不管如何,我有自己的做人原则,如果是我不接受和喜欢的,绝不会随大流。

      岁月,是一场洗礼。也是一场淡忘。早些年再和同学联络时,那么多同学,有些连名字都不记得了,面目更是模糊。同学聚会时,有些同学的样子很熟悉,就是记不起名字;有的站在眼前,还以为是陌生人;悄悄地向旁边同学打听,才想起来,原来是他呀。时光,毫不留情地在每个人脸上身上都留下了痕迹,有些不是很明显,有些却变得不敢认了。

      直至,出来工作了。

      04

      对照相的喜爱有增无减。青春年华,谁不想留下一些美好的回忆!工作了一些时日后,工资比较高,我便毫不犹豫地拿出半个月的工资,在广州万客隆买了我人生中第一部尼康傻瓜相机。从此,出去旅游,我便不用再蹭别人相机,而可以为所欲为了。只是,同事照相技术一般,通常是一张照片,有一半是地面。最痛心的一次,是去贵州看黄果树瀑布,换胶卷的时候,不小心把胶卷曝光了。可惜了那些景致,终究是弄丢了。

      最浪漫的一次,是珠海的姐要回湖南过年。我和俊还有园在她家看房子。我带了相机,买了几筒胶卷。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我们仨凑在一起就像疯了一样,打开姐姐的衣柜,把她的衣服一件件套在身上,然后靠着墙或倚着阳台沙发,摆出各种姿势拍照;真的好过瘾!且不说照片怎样,光是那个照相的过程,玩闹嬉笑,我们就比过年还开心。两卷胶卷照完后,又马上送去照相馆冲洗,第二天拿到照片后,我们一张张翻看,边看边笑。照相制造的快乐,是无法言喻的。

      每逢亲朋好友聚会,我会习惯性地拿起相机,留下一些珍贵的瞬间。那些照片,凝聚着浓浓的亲情。慢慢地,照相,竟然成为我的业余爱好。到了手机也可以拍出精美的照片后,我基本上就把手机当成相机了。每每碰到一些好看的景致,顺手就拍下,然后配些心情文字,发到朋友圈,与大家分享,此时,莫名就觉得快乐。

      我拍照,纯粹是出于兴趣,大都是为了悦己,如果还能悦人,更好。偶尔,翻翻以前的朋友圈,看看拍的风景和人物,便能多一些回味和感叹!

      只是,某些物事变得越来越简单和容易,便失去了那份等待的快乐和意义。

      我还是怀念以前照相的日子,那些照片,留下了我生活的印记。其中,有我和同伴同学亲友之间的关联,有幸福和伤感,有快乐和悲伤。有些关联,会成为历史;有些,还会延续。

      一生很短暂,如果不能留下什么,留下些照片也是好的。在与这个世界告别之前,还是多留下些照片吧!

    【审核人:雨祺】

      本文标题:照相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suibi/shenghuoganwu/4221.html

      赞一下

      网友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发布者资料

      凡云玲 凡云玲
    • 会员等级:驻站作家
    • 发表文章:51篇
    • 获得积分:456分
    • 访问Ta的个人空间
      给Ta留言 加为好友

      点击图片赞助美文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