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生活随笔生活感悟
文章内容页

在严师住院的日子里

  • 作者:方烟雨
  • 来源: 手机原创
  • 发表于2021-10-21 19:19:32
  • 被阅读0
  •   辛丑年的秋天不像秋天,过了秋分,还很炎热,直到寒露前三日,合肥的气温才陡然降了下来。那天,我有事去外地,在高铁南站的站台上感到了临近暮秋时的寒意,心里默默念起宋玉写在《九辨》里的句子:悲哉,秋之为气也!萧瑟兮,草木摇落而变衰。古人常常悲秋,感受着深秋的萧瑟,联想到人事的沧桑。

      我到了目的地,进了酒店房间,还没有来得及放下手中的行李,便接到家荣兄的微信:严云绶恩师早上过世了。我无比惊诧,我知道严师前些天已经拒绝血透治疗而坚持出院,并于前一天的下午回到了家中,一心想着过两天返肥便去探望,与师母商量后续的治疗、照料等安排,谁知事情的发展竟然这样难以预料。原来,古人的悲秋,是因为秋风萧瑟,草木凋零,人世间也有更多的伤感和哀恸。

      严师住院已有一个多月,最初是因为呼吸困难而直接送进了省立医院南区的重症监护室。我跟师母通话,得知医院在疫情期间的管理特别严格,只有小女儿严厉能够与医生做些沟通,其他人很难直接了解到更多的情况,更不可能前去探望。虽然如此,我和爱人还是赶到医院,希望问清病情和治疗手段,以及医生的预判。我们没有见到严厉,但透过那扇厚实、沉重的隔离门,似乎看见门那边的严师是那样的心有不甘。不到万不得已,他决不会躺在那里;不是极度虚弱,他一刻都不能容忍那个空间里令人窒闷的气息。

      过了一段时间,严师病情略有好转,先是转入肾内科,后来又转入老干部病房,每周要做三次血透治疗。我拨通师母的电话,打算带着核酸检验报告去医院探望,师母说,近期大女儿曹劲常去医院,她有探望的办法。曹劲在电话里告诉我,血透治疗是在血液净化中心进行,而从老干部病房到血液净化中心,需要途经住院部一楼大厅,那里的出入没有限制,让我掐准时间,前去守候。第二天,我和爱人准时到达大厅的电梯口附近,见到曹劲,知道严师的血钾指标很高,要做密度很大的血透,还知道,严师这些天一直要求拔去插在身上的管子,昨天拔了两根管子,因此情绪稍好。过了十分钟,曹劲推着病床出了电梯,我看到躺在床上的严师,拉住他的手,抑制着心中的酸楚。他瘦了许多,说话语气微弱,却一如既往的坦然,还说看到我比以前胖一些很开心。我能感觉到,他意识到病魔的无情,却不想失去生命的尊严,正在从容走向生命的终点。

      其实,严师腿肿有些年头了,而且应当与肾疾相关。我多次劝他看医生,他不是很积极。去年,我看他的腿肿愈加厉害,与元访兄商量,一起把他送到安医住院。在医院里,严师对于做哪些检查,用什么药,用多少量,都会提出自己的建议,病情稍稍缓解后,便急着出院回家。我与严师做过交流,我说有病还是应当积极治疗,而他认为,积极治疗不等于过度治疗,不愿接受那些严重影响到生活质量的治疗。他珍惜生命,更珍惜生命的活力,不想仅仅维持生命的体征。所以,当他身上插满管子而无法入睡时,宁可拔掉几根,多睡两个囫囵觉;当他知晓血透对于治愈疾病并无太多价值,只能延续生命时,宁可放弃每周三次、每次数小时的折腾,享受生命最后的安宁和平静;当他感到生命真的无法挽回时,不管家人和友人如何好言相劝,给出的回答始终只有两个字:回家!及至回到家中,严师握着师母的手,极其清醒地说:我都想好了。办完严师的后事,我问师母,墓地如何安排?师母说,他们曾经商量过,骨灰不必安放在墓地,将来请女儿们洒到大江大河中,江河川流不息,生命无处不在。

      算起来,我追随严师四十多年,学习严师的治学,学习严师的做人,受益不尽。没想到,在严师住院的这些日子里,我学到了他身上最珍贵的东西,那就是对生活的挚爱和热情,对生命的豁达和通透。

    【审核人:凌木千雪】

      本文标题:在严师住院的日子里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suibi/shenghuoganwu/4143.html

      赞一下

      网友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发布者资料

      方烟雨 方烟雨
    • 会员等级:驻站作家
    • 发表文章:189篇
    • 获得积分:1052分
    • 访问Ta的个人空间
      给Ta留言 加为好友

      点击图片赞助美文苑